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仁手邪妃倾世心百里绯月长孙无极 > 第1586章 风云,都聚往沧禹
九儿立刻捂住眼睛,但是手指缝却又并不严实。

    几乎在她捂眼的同时,那边红袍已经落在了段容身上。

    人影一闪,九儿的小手就被捏了下来。

    “又不是第一次看了,你现在才来捂,不觉得晚了点?”

    好吧,九儿仰头。

    大大方方的看。

    眼前男人的一头黑发还带着潮湿的水汽,甚至还有微微的水珠滴落,滑隐入那松松垮垮的红袍深处。

    九儿就又捂住眼睛。

    段容眯起眼睛,伸手捏了捏她脸蛋,低低笑了声。

    九儿笑嘻嘻,“陆管家故意的,明明知道你在沐浴,也不提醒我。还让我自己进来。”

    段容就像不知道她今日出去干了什么,遇到了什么人一样。

    尽量让自己忘记下午看到的她冲苏景行笑那一幕幕,尽量不吓到她。

    去到一边懒懒散散的坐下,“你先前说你反算计了乌海神女,是怎么回事?”

    说到这里,跟过来的九儿也坐下后问,“昨晚上城中又有少女失踪对吗。”

    “甚至还打了你的人一个措手不及。你手下的人再多,也没多到能把京都所有十六岁的少女都守着。你一定重点让他们守那些权贵之女了。”

    倒不是段容更看重对权贵之女的保护,而是先前失踪的就是权贵之女。

    “就被幕后之人钻了空子,他完全改变了方向。”九儿又道。

    “呵,他在这种小算计上,一向都有些小聪明。”

    “所以,你对幕后主使也早就心知肚明了是吗。”九儿一点也不意外。

    又开始认真思考起来,“你说他是不是有什么要炼丹长生不老之类的邪门歪道想法啊。”

    “他有没有这种想法我不知道,但是,”段容嘲讽的笑了声,完全看穿了沧禹皇帝的把戏,“昨晚失踪的少女全是家里情况特殊的。是没有任何顾忌,一定会把失踪这事情闹出来的家庭。”

    “譬如我今天遇到那位脑子有些不清楚的大婶就是这其中最典型的的是吗。”九儿接话。

    “不错。”

    现在就很明显了,沧禹皇帝到底抓少女想干什么目前情况不明。但他并不想把这事做得无人知道。

    甚至是在故意让快速传开。

    这和之前疫病事件异曲同工。

    当然,王小槿的失踪,九儿更倾向于是为了把自己卷进去。毕竟王小槿是她朋友,她的确会管王小槿。

    九儿支着下巴道,“无论他有什么目的,目前来说,那些少女暂时应该没有性命之忧。但时间长了也说不准。”

    “我也证实了,我之前找人的法子现在已经没有用了。所以……”

    她眼睛弯弯,满脸鬼灵精,“今日我将计就计,假装吃乌海神女的醋,在她对苏景行下毒试探我的时候,我直接把追踪的东西下在了她身上。”

    “我们只要守着她,应该就能找到失踪少女的蛛丝马迹。即便不守着她,她去了哪里我也能都知道了!”

    当时她关心则乱,上了乌海神女的当。

    但那个时候,又何曾不是让乌海神女最不易察觉的时候。

    见她眼睛发亮的样子,段容忍住那种又想捏捏抱抱她的冲动,“昨夜失踪的姑娘应该还在城内。”

    “而今夜……”

    九儿立刻兴致勃勃的抱住他胳膊,“今夜万一对方还会让人出手呢。不然我们去夜探乌海神女住的地方啊。”

    明明什么都惯着她任性的男子这次十分无情的拒绝,“你就别想了。”

    撒娇也没用!

    不容分说,晚上九儿睡的时候,段容还亲自给她点了特制的安神香。

    愣是强制守着让九儿睡着,见她身体今夜没有异常才离开。

    这一夜,九儿睡了个好觉。

    但很多人没睡好。

    特别是心怀鬼胎野心勃勃的大皇子和二皇子。

    而九儿和段容推测的也完全没错。

    京都近来有少女失踪这事一夜之间完全传了出来。

    正沉浸在皇商选拔热闹中的百姓们有部分最开始还没回过神。还是那句话,毕竟别说少女了,只要是妇人孩子,偶尔总是有失踪的。

    他们都觉得把家里的女人和孩子看好一些便是。

    直到失踪的‘真相’逐渐清晰的浮出水面。

    这些人听说了这次这些少女失踪得很‘诡异’,且不止是平民百姓,甚至是贵如丞相的女儿,身在丞相府那样的高门大户中都‘莫名’失踪后,百姓们后知后觉的恐慌了起来。

    他们也各种揣测。

    之前京郊外那些零散的少女失踪案也被联系了起来。

    越联系越揣测越邪门。

    就有人开始往青春不老或者长生不老或者什么诡异的祭祀这些方面去想。

    到了傍晚的时候,一个新的让人毛骨悚然的说法隐隐约约传了出来。

    那些少女只怕是被什么妖女魔女抓了要练什么邪门歪道青春永驻的东西吧!

    这个论调不新鲜,毛骨悚然是因为具体落实到了某个人!

    那就是——九儿这个妖女!

    说实话,哪怕是段容和九儿都没想到,沧禹皇帝节奏会这么快。

    而且是用这种方法针对九儿。

    就在沧禹京都眼看又生种种乱象要大乱的时候,遥遥的,一个同样几乎容易被忽略的国家,澜国。

    因为这些年依旧是闭关锁国自给自足的政策,看上去举国上下依旧是一片岁月静好。

    澜国的皇帝凌青然也是一位少年帝王,是三年前登基的。

    此时此刻,某处澜国的皇家度假园林中。

    一名少年让他身边的太监和侍卫留在原地,自己一人独自往斜前面那处宫殿而去。

    那是一个气质和模样都非常吸引人的少年。

    少年穿着墨色衣袍,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

    明明不算花哨,却怎么看怎么觉得是一副艳丽贵公子的非凡身影。

    特别是他抬眸看人,笑起来的时候。真正仿若人间四月,明媚得像要召唤回春天。

    “祖母。”少年帝王停在院子外面,以一个无可挑剔的尊敬态度笑着唤了声院子里的人。

    他的声音绝对不难听,也不像大多数帝王那样不怒自威。

    听上去甚至有几分少年特有的的清软和无害。

    然而,院子里的白衣妇人却被针尖刺了一样猛地转身。

    凌断念养大的孩子,哪怕模样不像他,但神韵已经有几分像了。

    何况,眼前的少年帝王凌青然虽然不像凌断念,眉目之间却有那么一两分像百里绯月这个白姨娘觉得简直是魔障一样的人!

    清冷如霜,从来似乎毫无感情的白姨娘这一刻眼底剧烈颤抖,质问道,“凌断念果然还是去大景找凌婧了吗!”

    凌青然微微一笑,看上去很是乖巧孝顺的回道,“祖母,父亲他并没有去大景。”

    “他也不是去找婧姑姑。他听说九儿妹妹失踪了,最后查到一个叫沧禹的国家。他去沧禹了。”

    “他还是要管!他甚至连凌婧的女儿都要管!”白姨娘尖利无比,“他知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十年前如此,十年后还如此!十年时间,还不够他忘掉一个凌婧吗!”

    “他是不是真的要彻底把自己那条命送给凌婧啊!”

    凌青然垂眸,长长的睫毛遮住了他眼中神色。

    须臾,再次抬眸,少年轻轻低低无害极了的冲白姨娘笑了笑,“祖母若是在父亲小时候便这样关心他,给他哪怕一点点的呵护和爱。婧姑姑又怎会是救赎父亲的,唯一温暖的光。”

    他孝顺极了的幽幽叹息,“祖母,您现在才来母子情深,晚了啊。”

    白姨娘嘴唇直哆嗦,仿佛看到了自己养的那个儿子,那个……恶魔一样的儿子。

    “你……你……”

    凌青然又冲她无害的软软一笑,“祖母,您就不要替父亲操心了。做什么,父亲自有他的想法和考量。您还是安下些心,好好将养身子吧。毕竟,父亲希望您能康健长命百年。”

    话落少年帝王转身,出去还对外面候着的宫女吩咐了一声,好好照顾太后。

    院子内,岁月并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痕迹的白姨娘嘴唇青了又白,白了又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