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闪婚独宠:隐婚boss太难缠苏晚晚陆言 > 第485章 和好如初
言晚堵在了病房的门口,拦住了言泽野。

    言泽野却有些急不可耐的,想要冲进病房里面去看一看月清到底伤的怎么样了?伤到了哪里?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言晚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言泽野堵在了门口。

    既然自己进不去,言泽野也将苗头直准了言晚:“晚晚,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言泽野你先别着急。”言晚刚说完这句话,想要言泽野的情绪稳定一下,然后再看一看他的表情。

    “我怎么可能不着急!”

    可是这一切还是超乎了言晚的可控的范围内,男人的情绪异常的激动。

    言泽野的这一声声音特别的大,而且特别的尖锐,吓的其他的医生和护士立马停下了手里的动作,齐刷刷的看了过来,言晚感觉到脸上红彤彤的,十分的愧疚。

    毕竟月清也不是真的出了事儿,他们只是在做一场计划而已,反而影响了其他人的工作。

    “对不起,对不起,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言晚赶紧对着所有的工作人员点头哈腰的道歉。

    “不要这么激动嘛,你等我慢慢跟你说。”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慢慢的跟我说。”言泽野被言晚拉到了一盘,可是看着言晚的这一副样子,可不像是月清受了什么天大的伤害。

    刹那间,言泽野的心里面产生了疑惑,他的一双眼睛上下打量着言晚,然后轻眯了一下,像是要从言晚的那一张脸上看破事情的真相如何?

    言晚被他看的有些心虚,然后视线有些躲闪。

    “你看着我。”言泽野忽然间变得十分的严厉。

    一这架势,恐怕自己的事情没法再隐瞒下去了,言晚急忙将主导权掌握在了自己的手里。

    “其实也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月清从楼上摔下来了,现在已经在里面休息,刚才我不让你进去,是因为她正在睡觉,我怕打扰到她睡觉。”

    言晚从小到大向来是不爱撒谎的,可是有了这几天的经历,她现在说谎可是信手拈来。

    说完了这句话,言晚还在心里面悄悄的安慰自己:这些都是善意的谎言,都是善意的谎言,所以不能责怪我。

    听到言晚的这一番解释,言泽野的情绪算是真的冷静了下来,他还是不太放心的看了一眼病房。

    “那我现在进去看看她,我保证会很轻,动作会很轻。”言泽野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要朝病房里面走去,言晚一下子没有拉住了他。

    言泽野的长腿的大步迈了进去,然后手拉开了那帘子,只见月清完好无恙的躺在了床上。

    一看到言泽野那焦急的脸,月清顿时间感觉到了,这个男人对自己充满了满满爱意。

    “你……”言泽野看着眼前的这一切,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下一秒钟,他眼中的锐利一下子转头看向了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言晚。

    “我,我,我不打扰你们了两个了,你们两个慢慢说,我那边还有事!”

    言晚结结巴巴的,一溜烟便直接消失在了病房门口。

    现在她可不敢往枪口上撞,自然是能跑则跑。

    等到月清将言泽野哄好了,他们两个的感情和好如初了,到时候再来感谢她这个媒人吧。

    躺在床上的月清将被子掀开,然后盘腿坐在了床上,看着面前的男人:“你不用怪她,这件事情是我出的主意。”

    “你?”言泽野明显露出了大吃一惊的表情,他万万没有想到,平时做事情十分理智的月清,居然也能跟言晚一样胡闹。

    一下子,他不知道该说月清什么。

    月清翘起了一边的嘴角,然后双手撑在了自己的身前,微微靠近了男人。

    “我以为只有我像傻子一样,一听到你住院会立马赶过来,没想到你听到我受伤,也会像是疯了一样。”

    月清说出这一番话,明显带着苦涩的自嘲。

    可是在下一秒中,她却又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点了点头说:“看来这今天的这一切,还算是大功告成。”

    言泽野听着月清说的这一番话,大致已经猜到了,今天在他不在c市的这一段时间发生了什么?

    “所以你不要告诉我,这一切都是晚晚设计的。”

    “说到底,其实你应该感谢一下她。”

    “感谢她欺骗我?”言泽野的眼眸中露出了杀气。

    她让自己白那么紧张,一会儿回去的时候,可少不了要收拾她的。

    月清下了床,然后直接拉着言泽野走了出去,“如果不是她的话,我今天估计还是不愿意见你。”

    “……”

    此话一出,倒是十分有道理。

    医院走廊的尽头,一男一女站在了窗前,女人脸上的表现着十分释怀的样子,而男人却有一脸的惆怅。

    言晚时不时的,从男医生的办公室里面探出头来,看一看两个人在说些什么,距离离得非常远,听不到两个人的说话声。

    只是等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两个人才一同从走廊的那一边走了过来,然后来到了男医生的办公室。

    言泽野站在了门口,敲了敲门。

    走进来的第一件事情,言泽野先用一记狠厉看了言晚一眼,言晚缩了缩脖子,然后言泽野又将视线落在了电脑后面的那一个男人。

    “没想到你也跟着她们一起胡闹。”

    男医生立马将手里面装模作样的工作放下,然后双手举了起来,做投降的姿势,“我是被逼无奈,而且我也不想要看着你,年纪轻轻的就将大好姻缘葬送。”

    当男医生这么一说,言晚忍不住笑了出来。

    言泽野看了她一眼,言晚又急忙将自己的笑容收敛。

    “好了,今天的事情就到此为止,你们两个也不用多感谢我了,只要能看到你们两个和好如初,那么今天的事情也没有算白忙。”

    言晚率先叹了一口气,然后走到了两个人的面前,看着他们两个拉在一起的手,笑眯眯的。

    言泽野也叹了一口气,着实不知道拿这一个妹妹应该怎么办。

    终于了结了言晚心头的一块石头。

    接下来的几天,她在言泽野的别墅里可算是吃香的喝辣的。

    闲的无聊的时候,就去月清的别墅里面,和月清聊聊天,要不两个人就去逛逛街,真是像一对好姐妹。

    这一天,言泽野才刚到别墅门口,还没有下车,口袋里面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看到电显示上显示着陆言深的名字,言泽野立马就猜到了,这个男人打电话来的目的。

    “喂?”言泽野一边下车一边接着电话。

    “你到底要把我妻子拴在你身边栓多久?”

    “你既然给我打电话了,那就说明你已经给晚晚打过电话了,肯定是因为晚晚不愿意回去,所以你才打到我这里的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