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凤卿酒楚因宸 > 第628章 本公子也不是好惹的
玉堂公子万万没有料到,美貌倾城的阮馨竹居然会说出这番话。

    对战王失望透顶?

    莫非是她勾引失败,被那个不解风情的战王拒绝了?

    玉堂公子摇着折扇,讪讪地笑道:“王爷毫无情趣,跟个木头人似的,你跟他没有进展,一刀两断,也是好事。”

    谁愿意整天对着一根不解风情的木头?

    恐怕只有凤卿酒那种无趣的女人,跟战王才是什么锅配什么盖!

    阮馨竹拿起汗巾,沾了热水,将脸上的妆容擦拭干净。

    “公子这么晚还不歇息?找我,可有什么事?”

    玉堂公子听出逐客的意思,只能跟阮馨竹打了个招呼,道了一声晚安便举步依依不舍地离开。

    他倒也不是什么容易沉迷美色的平庸男人,而且他见多识广,手中的浣花楼更是美人如云,美腿如林。

    想要什么样的美人,还不是手到擒来?

    只是阮馨竹长得如此绝色,气质妩媚勾人,确实勾起他的一丝兴趣!

    等玉堂公子离开,阮馨竹将门窗反锁,坐在梳妆台跟前,她小心翼翼地撕开一些粉饰用的面具,露出最真实的容颜!

    之前在雪国王宫,她设下圈套陷害墨将军的女儿,被凤卿酒识破诡计,最终导致自己的鼻子被墨媛大小姐割掉了!

    后来她找凤卿酒报仇雪恨,结果不打不相识,她提供锦曦和霓裳坊的情报,凤卿酒替她整容,恢复美貌。

    铜镜里,倒映出阮馨竹那张倾国倾城的绝美姿容。

    她心疼地摸了摸自己的俏鼻,如果不是凤卿酒不计前嫌,替自己整容安装了一只假鼻子,恐怕她现在就是不折不扣的丑女!

    她不能忍受容颜的丑陋,更不能忍受男人眼中没有自己的身影!

    阮馨竹仔细地照了照铜镜,发现自己卸完妆之后依旧肤色白皙胜雪,五官精致如画!

    虽然假鼻子是个无法弥补的缺陷,但是她暂时只能这样忍受着。

    “凤卿酒!终有一天我要超过你!我要让你匍匐在我脚下颤抖!”

    三楼包厢里。

    凤卿酒慢悠悠地喝完一壶茶,有点内急,便跟楚因宸知会一声,独自来到浣花楼后院,贵宾专用的茅房里。

    正巧隔壁就是男人解决内急的地方,紫衣侯莫绍峰也来到这里,一边撒尿一边气愤地骂道:“什么狗屁王爷!本侯爷迟早给你好看!”

    凤卿酒不动声色地跟了出来。

    莫绍峰并没有第一时间离开浣花楼,而是跟在旁边看好戏的玉堂公子另外要了一间上房!

    心中的怒火与屈辱感难以宣泄,难以排解,他便使劲地喝酒!

    一醉方休!

    莫绍峰将自己灌得烂醉如泥,这样他心中的屈辱感才能减少一点!

    他有皇帝做后台,但是权势滔天的战王府也不是好惹的!

    今晚他得罪了战王,被战王当众掌掴,大丢脸面!

    事后他绞尽脑汁地想办法,打算狠狠地报复回去!

    凤卿酒缀在他身后,不远不近地跟着。

    果然,莫绍峰被战王一顿教训,正在气头上,根本没心思回家歇息!

    他来到主楼附近的烟花苑,这栋阁楼里住着几个浣花楼的红牌姑娘,她们一起出动,各自上阵,来到房间里陪着紫衣侯喝醉解愁!

    莫绍峰继续喝酒,英俊的脸上凝着一丝狰狞的恨意。

    其中一个红牌伺候他的时候,不小心将酒壶打翻了,酒水顿时泼在莫绍峰身上,沾湿了他华贵的紫色长袍。

    这个红牌吓得一个激灵,赶紧退后三步,低下头去,诚惶诚恐地回道:“小侯爷莫要生气!奴婢给你更衣!”

    莫绍峰低头扫了一眼,大腿上赫然就是一片暗色的水迹!

    不知为何,他想起刚才在那座位置最佳的昂贵包厢里,战王风轻云淡地掌掴自己,还讽刺他,让他去皇宫里找皇帝替自己做主……

    莫绍峰突然想起战王脸上,那一抹冷酷无情不屑一顾的神情,似乎他在战王眼中就是一只死不足惜的蝼蚁……

    莫绍峰俊眸中猝然间闪过一丝杀气,他示意另外几个红牌给自己取来铁鞭,从红木椅子上站起身来。

    他武艺高强,就算烂醉如泥,也可以保持一丝清醒的意识。

    那些红牌唯唯诺诺地取来铁鞭,小心翼翼地递给他。

    他举起铁鞭,气势汹汹地一脚将那个向自己赔罪的红牌踹翻在地!

    然后挥舞铁鞭,啪啪,啪啪!

    狠狠抽打,毫不留情,而且打得越来越兴奋,越来越起劲!

    等玉堂公子闻讯赶到,莫绍峰似乎已经杀红了眼!

    除了那个不小心洒了酒水,向他赔罪的红牌,另外几个旁观的红牌也没有幸免于难!

    莫绍峰挥舞手中的铁鞭,英俊无俦的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快意!

    有一种变态至极的快意!

    几个红牌被他打得奄奄一息,最早那个赔罪的红牌早就一命呜呼!

    身上没有一块完整的皮和肉,整个人被铁鞭抽得血肉模糊,惨不忍睹!

    凤卿酒一直躲在游廊拐角处,没有来得及细看。

    此时看到莫绍峰匆匆赶到,她急忙跟上前来,就见几个浣花楼的红牌已经被莫绍峰各种侮辱暴打,变得鲜血淋漓,满地狼藉!

    玉堂公子也是有武功在身的,他急忙阻止住紫衣侯的暴行,一把夺走他手中的铁鞭!

    “小侯爷!你玩够了吧?”

    玉堂公子寒着脸:“这些红牌每一个都价值十万两银子!今晚你如果不赔偿我们浣花楼,明日我去登闻鼓,让皇上来评评理!”

    凤卿酒闻言,不禁暗暗咋舌。

    果然,在玉堂公子这些上等人眼中,浣花楼的红牌只是一些商品。

    待价而沽,任人宰割!

    现在这些美丽年轻的红牌被紫衣侯打得奄奄一息,甚至毁了容,饱受摧残,那玉堂公子肯定不会放任不管,要榨取最后一点利用价值!

    凤卿酒这次没有多管闲事。

    所谓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这些红牌自愿在浣花楼中伺候贵客,平时也没有少赚钱和领赏!

    凤卿酒又不是什么菩萨心肠的救世主,当然不可能替这些陌生人行侠仗义,强行出头!

    莫绍峰手中的铁鞭被夺,一时有些回不过神来!

    稍后,看到玉堂公子摆出兴师问罪的架势,他不雅地打了一个酒嗝,无所谓地笑道:“你去敲登闻鼓?你觉得皇上会替你做主,还是毫无怜悯地揭过不提,继续纵容本侯爷?”

    玉堂公子顿时被他问住了!

    大家都知道,紫衣侯是皇帝的心腹,深受皇帝宠爱。

    紫衣侯背后的世家贵族,一直都是皇权的支持者和利益共同体!

    玉堂公子不悦地质疑道:“皇上也需要讲道理,而且浣花楼的红牌也是一条条人命!小侯爷,未免太放肆了!”

    莫绍峰盯了他一眼,得意地大笑起来,伸手指了指地上几个昏迷不醒的红牌:“就凭这几个卑贱的奴才,也配跟本侯爷讲道理?”

    玉堂公子据理力争,结果遭遇紫衣侯的嘲笑和怒骂。

    凤卿酒躲在屋外,观望片刻,终究还是不放心,将浣花楼的专职大夫叫过来,替那些身受重伤生死不明的红牌治疗。

    专职大夫急匆匆赶来,也不敢得罪紫衣侯,便等着玉堂公子的命令。

    玉堂公子无奈地挥挥手,示意那些手下和大夫将几个红牌带走!

    莫绍峰冷笑一声:“慢着!”

    他傲慢地环顾一圈,嗤笑道:“没有本侯爷的命令!谁敢将这些贱婢带走治疗?不就是几条人命?死不足惜罢了!”

    玉堂公子其实也没有什么同情心。

    但是人命关天,他心底还残留着一丝对底层阶级的怜悯。

    与无法无天暴戾狠毒的紫衣侯不一样。

    玉堂公子抛给那些伙计一记凌厉的眼色。

    随即他亲自挡在紫衣侯跟前,不动声色地笑道:“如果这些红牌死了!医药费和损失费,你们侯爷府必须拿出赔偿!本公子也不是好惹的!”

    莫绍峰顿时气急,再次感受到那种遭人无视的屈辱感,便挥舞拳头,在房间的空地上与玉堂公子喂招打斗!

    凤卿酒这次毫不避讳,径直推门而入。

    她仔细观察一番,便好整以暇地待在一旁,欣赏两人的武斗!

    玉堂公子武艺高强,但是莫绍峰也不是吃素的,而且紫衣侯身份高贵,玉堂公子不可能将他置于死地,所以出招的时候稍有余地!

    绝对不敢将紫衣侯赶尽杀绝!

    论武功,莫绍峰一直被玉堂公子牢牢地压制住,平时他作威作福惯了,何尝被人如此无视,如此怠慢?

    一招不慎,莫绍峰被对方逼退,便怒吼道:“狗奴才!给我滚开!”

    玉堂公子很狡猾,故意跟他打得不分轩轾,偶尔占据上风,如此一来就能将危害结果牢牢地控制住!

    偏在这时,烟花苑的动静惊动了不远处的主楼和阮馨竹。

    楚因宸也察觉到一丝不对劲,便及时赶来。

    看到凤卿酒安然无恙地站在旁边,充当吃瓜群众,楚因宸暗暗松口气笑道:“不就是寻衅滋事?有什么好玩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