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其他小说 > 柯学捡尸人 > 第313章 服部家的凶手
  江夏循声回头,看到一个发际线很高的中年男人。

  那人鼻梁很短,唇下留着一瞥八字胡,穿着一身居家的衣服,看起来像是从同一栋楼里跑过来串门的邻居。

  服部静华暗暗打量了他一下,点了点头:“我们确实是来找柴田先生的,您是他的邻居?”

  “嗯。”中年男人也有事找柴田,他越过江夏三人走到柴田家的门口,一边按门铃,一边不太客气地说,“我们约好了一会儿要去我家打麻将,你们要找他的话,动作快点啊。”

  江夏也希望他动作快点,悄悄暗示:“柴田先生好像不在家,刚才我们按过门铃,但是一直没人开门。”

  邻居吉川竹造摇了摇头:“肯定是睡着了没听到,毕竟昨晚我们……”他话到一半,忽然想起了什么,清清嗓子,把剩下的话咽了回去。

  安室透嗅到一丝可疑的气息,仔细看了他一眼。

  江夏倒是对吉川竹造兴趣不大。毕竟这个人腿上没有鬼,身上目前也没有杀气——他知道吉川竹造之所以在说话时躲躲闪闪,是因为柴田四郎和其他几个人经常在吉川家赌博。昨天,柴田四郎也在他家通宵打了麻将,所以吉川竹造才觉得柴田可能是因为困倦睡着,没听到门铃响。

  这群狐朋狗友彼此之间混得很熟,吉川竹造按完门铃,发现果然没人应,干脆伸手去拧门把。

  门只是关着,并未上锁。

  吉川竹造顿时露出一种“果然如此”的表情,他一边推门进屋,一边带点炫耀地看向旁边的三个观众:“看吧,我就说他在家。”

  吉川竹造跨进玄关,喊着柴田的名字往里走。

  江夏很自然地跟着他走了进去。

  安室透平时也没少私闯民宅,同样很自然地进了门。

  服部静华才刚犹豫了一下,旁边就已经没有人了。

  她看了看大敞的房门,想起和她约好今天会等在家里把照片给她,实际上却不接电话,还不响应门铃的柴田四郎,思索片刻,谨慎地地跟进了屋。

  屋里的生活气息颇为浓郁。路过客厅时,江夏看到客厅的电视开着,桌上摆着吃到一半的饭菜,还放着一份今天的晚报。

  江夏收回视线,打算再去看看前面的房间,踩点收集线索,方便待会儿“推理”。

  就在这时,玄关处的大门忽然被人推开。

  门口传来一道尖锐中带点恐惧的颤抖喊声:“你们在干什么?!为什么擅自闯进别人家里?我要报警了!”

  安室透一怔,回过身,看到门口站着一个拎着购物袋的短发女人。

  从女人说话的口气和年纪来看来看,这很像是柴田四郎的妻子。大概是一回家,忽然看到多了几个陌生人,受到了惊吓。

  安室透正想为私闯民宅道歉。但开口时,他看了看旁边一身和服、打扮高贵典雅的服部静华,又看了看似乎正在因为闯别人家被抓现行而怀有歉意江夏,忽然感觉有些不对。

  ……现在时间不是凌晨或者深夜,柴田太太也并非独居。这种情况下,回家以后突然看到屋里有几个打扮得体的陌生人,一般人不是会先猜测这是丈夫带回来的客人么。

  可为什么柴田太太反应这么激烈?他们家以前遭过贼,留下了心理阴影?

  他刚想委婉问一问情况,然而这时,反方向的走廊里又传来一声惊叫。

  ——这一次,发出叫声的,是刚才那个开门带他们进来的中年男人。

  吉川竹造的声音听上去非常焦急:“柴田?!你怎么了?振作点,柴田!!”

  听上去,柴田四郎似乎出了一些状况。

  安室透和服部静华刚警惕又疑惑地转头看向声源,忽然见旁边一道人影掠过——江夏反应很快地赶了过去,似乎想第一时间给那边提供支援。

  服部静华于是也快步走向惊叫声传来的方向,同时暗暗点头:这孩子很热心嘛。

  ……

  半分钟后,所有人都来到了书房,包括拎着一堆购物袋,满脸警惕的柴田太太。

  从门口向内张望,能看到柴田四郎正倒在地上,头顶发丝粘连成块,像是被血浸过。

  江夏半蹲在地上,戳了戳已经开始僵硬的柴田四郎,略显沉重地收回手:“很难再抢救了。”

  这是人已经死透的委婉说法。

  邻居吉川竹造一脸呆滞地看着尸体,柴田太太则捂着嘴,开始发出悲伤的啜泣。

  再加上旁边神情凝重的服部静华。又是一次标准的三选一。

  ……

  警察很快赶到,人一多,场面就变得混乱起来。

  江夏走到尸体旁边,发现柴田四郎的右手略微前伸,手里攥着一张被卷起来的照片。

  ——只要再看一看照片,和尸体攥着照片的这只手,收集到的线索就差不多能开始快进了。

  作为一个惯常跟警方合作愉快的侦探,江夏没直接去扳尸体的手,而是在尸体手边短暂地徘徊了一下,等机智的警员注意到这边,然后过来当一个任劳任怨的扳手工具。

  没多久,警察果然来了,只是来的是个特殊的警察。

  ——安室透趁没人注意,走了过来,他拎着一只不知道谁给他的相机拍了几张照,然后蹲下身,抽出尸体手中的照片,展开看了一眼。

  照片上是一个扎着单马尾,眉目忧伤,垂泪抚摸奖牌的少女。

  她的面容有几分熟悉,结合之前服部静华取出来的那一张初中剑道社合影,照片中的人,身份已经非常明确——她是将近三十年前的服部静华,死者柴田四郎的同学。

  安室透深深看了一眼,又默默把照片原样卷起来,给死者塞回去。

  然后他站起身,看到旁边似乎同样惊讶的江夏,低声说:“不要让嫌疑人的身份影响到自己的判断。”

  杀人案随时可能发生在任何人身上,谁都可能被杀,也谁都可能是凶手,高官太太也不例外……

  不过,从吃瓜的刺激中回过神以后,安室透总感觉有哪里不太对。

  他沉默片刻,目光又落回到尸体攥着照片的手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