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我与反派话余生 > 三十八章:解铃还须系铃人
  睁开双眼时,是漫无边际的黑暗,犹如被迫陷进了墨水之中,什么也看不见。
  意外的她没有恐惧,相反很镇定安详,她浑身赤裸裹着被子一动不动,宛如是一个尸体一般。
  当世界中失去色彩时,总会有一些办法用来填补这空缺,周围一切细小的声音都可以轻易的被她捕捉:房间外总是也停止不下来的脚步声,大堂里食客熙熙攘攘的声音,筷子敲打饭碗的声音……
  发生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般,事实上,她也希望这可以是一场梦,这样的话,三年的努力才没有白费。这样的话,她还是当初的那个可以高傲的不可一世的女生。
  可现在不会了,她认识到了自己的软弱,虽然不愿意承认。可事实却是这样切实的发生了,她现在失去了自己的双眼,甚至连话也不能说一句。
  被困在这一个小小的房间里,她知道死亡不是解脱,可却又找不到可以逃生的办法。
  她就像是一个被困在海底的少年,拼命向上游去寻找新鲜的空气和自由,可身体却控制不住的不断的不断的往下沉。
  但却是在这一刻,她决定要和沐白泽开诚布公的谈一谈,既然很多人在面对苦难和挫折的时候没有选择放弃。那他至少也要把握住这个机会。即便对自己过去的所作所为没有丝毫的忏悔之心,可却也要寻找到全新的突破口。
  “吱嘎。”
  是门被推开的声音,之后的脚步声应该是如约而至才对,可何思年却没有听到丝毫的声音直到案板被放在桌子上,何思年这才确定已经有人走了进来。
  身体被一双大手扶了起来:“这衣服是你穿还是我给你穿?”
  沐白泽将衣服扔在被子上面,本已经做好了被拒绝的准备,不想对方却开始摸索着衣服,自顾自的穿了起来。
  女人不知道她的行为像是在平静湖面上投了一刻石子,才拿起了衣服,却也没阻挡被子的滑落,接着男人欺身而上。
  也不知道进行了多久,何思年已经麻木了,直到最后她感受到了热水的接触,这才直到都结束了。
  男人原本想把人放进去,自己再去冷静冷静,不想对方精准的抓住了他的手臂,温热的触感在一瞬间涌上了大脑。目光中带着震惊。
  紧接着,女人牵着自己手放到了她的下颚处,有些涣散的目光定定的看着自己。
  “呦,不闹脾气了?想要和我说话了?”
  沐白泽有一瞬间的失神却也很快的反应了过来,右手微微用力,只听见卡巴一声,何思年的下巴回到了原位。
  松开攥着男人的手揉了揉自己的脸颊,她看不见,男人的手微微向前,想要替她整理一下散乱的发丝,最终还是紧握成拳放了下来。
  “你就这么恨我当年离开你?”
  “是。”
  “那我怎么样才能弥补对你的伤害?”
  “你悲惨的现状就是对我最好的安抚,沦为我的泄欲工具,失去自由,奴隶,事业还有双眼。是不是没告诉过你?当年我就是喜欢上了你这双眼才把你带回了家,既然这眼中已经没有了我,那也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沐白泽说话间,双眼再一次转变成血红色,说着捏着何思年的下颚,伸出了食指和中指将那双眼拿了出来。
  “滴答,滴答。”鲜红的血液像是细小的水流落在了清澈的水中,很快就将它染成了红色。
  那一瞬间,何思年一动不动,拼命的在深呼吸,以阻止这铺天盖地的疼痛。
  “如果这样,可以让你也好。”
  水下,何思年紧紧的握住了自己的双拳,浑身因为疼痛而不住的颤抖,可嘴角却是在微笑。
  “你这副模样,真丑。”
  沐白泽猛的向前,那双眼还握在手中,他看着何思年的目光中满是痛苦。
  我已经进入了无边的地狱,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让你看见这么丑陋的我。
  “等你心平气和了,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
  何思年嘴角带着微笑,将自己脑袋一下的部位埋进了水中。
  “有什么话,现在说。”
  沐白泽从枕边拿出了一个白玉盒子,将那双眼装了进去,心情不错。
  “有一个女孩儿,她从小就是一个练武天才,就像你一样她有着超出常人的天赋。可是没有像你一样的运气,在她15岁生日那天,家里的长辈将她叫了过去。那长辈是她从小就要立誓成为的人,也是她心心念念的偶像。
  灾难就这样毫无预兆的发生了,开始的时候是寻常的聊天,长辈为了她一些关于练武的心得,她对答如流。
  可一炷香时间之后,这长辈却突然发难,废了女孩的武功,毁了她的丹田,还污蔑她说之所以修为增长的飞快是练了取人性命的邪门歪道。
  女孩儿家里人听了之后如临大敌,不停歇的将女孩赶出家门,不听辩解。
  在那一天,女孩认识到了血肉亲情就像是白水一般,在顷刻之间由沸腾变得冰冷。
  她被家人毁了容貌,废了声带,拿走了女孩的所有骄傲和尊严,让她沿街乞讨。
  她活着的目标只有一个,有朝一日,可以重新回到家里,让伤害过她的所有人付出代价。
  后来女孩遇到了一个拯救了她的人,可女孩知道除了自己没有人可以拯救她,于是终于选择在一个晚上离开了那个对她有救命之恩的男人。
  女孩知道自己已经身处在漩涡之中了,不能再把别人拉下水了……”
  何思年说完这个故事,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气,她不知道身体的颤抖究竟是因为伤心还是因为疼痛。
  “你就是故事里的人,是鸟语大陆孙家的大小姐,孙雨嫣。”
  沐白泽从故事的开始就知道这个女孩儿就是她本人。原来,在遇见自己之前她就已经遭遇了这么多。原来身处在痛苦当中的不止有他一个。原来这三年来的仇恨和爱恋都是那么虚无……
  可现在知道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他一只脚已经迈进了地狱,这辈子是不可能出来了,当心魔占据了他身体的一刻,一切都已经有了答案。
  “现在,女孩失去了所有活着的希望:可以复仇可以相依为命的伙伴,三年来为复仇积攒的努力,都成为了灰烬,你说她活着是不是就,没有意义了。”
  何思年笑着,身体终究是滑落到了这浴桶中,从沐白泽来到如意坊的那一刻她就知道沐白泽已经走火入魔了。
  在他火烧如意坊,甚至杀死了冷羽之后她就更加确定了。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如果说这一切都因为三年前的那场背叛,那现在也是时候离开了。
  何思年在赌,赌沐白泽对自己的感情,赌沐白泽的心魔是因她而起,赌沐白泽在知道了自己的遭遇后,或许会因为愧疚帮她回到孙家复仇。
  沐白泽眼看着人滑落到了水中,身体快过大脑,将人从浴桶里捞出来,却看见女人的右手腕上有一条宽大的伤口,血液像是小溪一般,争先恐后的流入到水中,一刻不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