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我与反派话余生 > 三十六章:相逢
  何思年选择炼丹是有原因的,可以提升修为的丹药每年就产那么一点,但凡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炼丹师基本上都已经被各大世家招揽了。
  随着世家的抢夺,炼丹师的数量逐渐减少,后来者上不去,前辈又在面临着死亡的威胁,而沐家卖的丹药都是天价,导致普通的练武者没有丹药的帮助,迟迟充不上更高等级。
  何思年看准这个弊端,反正她随便找点草药塞进去进可以炼制出各种等级的丹药,成本低廉,可以以亲民的价格买个附近的练武者。
  对于那些家境贫寒,却有潜力的人,何思年更是将最好的丹药双手奉上,就是求一个承诺:将来有一天需要的及时出现帮忙就好。
  一年之后何思年的名声就传扬了出去,生意在这个镇子里也是响当当的。
  即便有世家的杀手前来暗杀,也被冷羽和受她恩惠的人们解决了。
  所以她可以混的风生水起,并不是因为运气,而是长久的筹谋和智慧,为的就是最后对孙家的一击。
  她做了一个决定,有朝一日可以崛起的时候,要杀了孙家的所有人,雪崩的时候没有一颗雪花是无辜的。
  既然要复仇,就一定要狠到底。
  “吃药。”
  冷羽皱着眉头朝着何思年走了过来,话音刚落,啪的一声,将药碗摔在桌面上。汤汁在顺着碗边圆润的滑动了一圈,最后又原封不动的落到了碗中。
  “怎么生气了?”
  何思年看了看还在波动的碗,又看了看站在自己面前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的冷羽,一时间摸不到头脑。
  却也还是把药碗端到了嘴边,咕咚咕咚的吧里面的汤药一滴不剩的喝了进去,随即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
  “冷羽,苦,要蜜饯。”
  “没有了。”
  冷羽将桌子上的空碗拿走,离开的时候何思年还感受到一丝的寒气。
  所以这个丫头是怎么了?有心事了还是失恋了?怎么这样?何思年决定一会她回来的时候要好好和她聊聊。
  “要什么。”
  何思年坐在柜子后面的藤椅上,闭目养神,听见脚步声这才开口。
  “你。”
  “哦,不卖,还有什么吗?”
  “那就你的命。”
  “哎?我说你这人怎么?沐白泽?”
  何思年从椅子上坐起来,本来想和这个人算账,不想看见了一张熟悉却又陌生的脸。
  “哦,不好意思,认错人了,你是谁派来的杀手。”
  何思年看着眼前一身白衣,发丝银白的男人,长得倒还挺帅的,总觉得在哪见过,就是记不清了。
  “嗯,还记得我的名字,不错。”
  沐白泽“刷”的一声将折扇打开,缓缓煽动起一阵微风。
  “你是沐白泽?证据呢?”
  就算何思年记不住沐白泽的长相,可南希遥的长相她也会牢牢的记在心里,和眼前的这个人一点也不一样。
  “易容术而已。”
  “哦,那你来有什么事吗?”
  “找你。”
  “哦,那你现在也找到了,要是不买什么东西那就请离开吧。”
  “你们这都有什么啊。”
  “提升修为的的丹药。”
  “没了?”
  “没了。”
  “为什么要炼丹?”
  “挣钱快。”
  “那怎么又喝汤药了?”
  “有病了呗,你这人,到底买不买东西。”
  何思年话音刚落,左手腕就被人拽了过去,只觉得身体像是被什么东西定住了一般,动弹不得,那一刻竟然连目光都转移不了。
  “你在用性命炼丹。”
  沐白泽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抬眼看向何思年,随即伸出左手去翻她的眼皮。
  还没来得确认,就被人打断。
  对方虽然是个姑娘,可身手矫健,他自认为自己已经到了紫层中阶,至少鲜有敌手,可却和这个人对了十几招,依旧找不到对方的破绽。
  “差不多行了,再打下去我这些丹药就要毁了。”
  何思年看着一黑一白两个身影,是觉得头疼,而且他们俩交手起来丝毫不顾忌她这个普通人,越来越强大的威压瞬间在这个铺子里凝聚,她差点都要吐血了。
  直到现在说完话之后,还觉得胸口火辣辣的疼。
  两个人对她的话充耳不闻,依旧在对峙,只听见“啪啪”的几道声音响起来,房间里所有瓷器瞬间炸裂。
  破碎的碎片翻转过来,将何思年的四肢和背部划出了几道血痕。
  看着两个人打斗的身影越来越模糊,这一次,何思年是真的吐出了一口老血。
  因为何思年这样的举动,旁边还在战斗的冷羽感受到主人生命的威胁,进攻的动作一顿,就是在这在一瞬间,被眼前的男人打飞了出去,腾空的身体将柜子打破。接着冷羽不安不省人事了。
  沐白泽这才停下手,瞳孔由血红转变为了正常的深褐色。
  看着已经躺在地上,嘴角甚至还挂着鲜血的何思年,他无奈的叹了口。
  “既然已经这么惨了,当初为什么还要离开?”
  就像是自言自语一般,沐白泽走到何思年的身边,将人抱了起来,随即施展轻功,将人带到了自己住的客栈中。
  何思年觉得自己好冷,仿佛是躺在了冰块中,从脊背到发丝都是说不上来的凉意,因为这寒冷,她甚至已经没有了思考的能力,只觉得下一秒钟自己就会昏倒过去。
  隐约之中,她好像油看见了南希遥,还是穿着那身干净洁白的白大褂,脸上是灿烂的笑容。
  “遥遥,我是不是马上就要见到你了?”
  “怎么不知道照顾好自己,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
  南希遥抿着下唇,将何思年散落在的发丝别在脑后,尽是温柔。
  “你会不会怪我?怪我一个人活在这世间。”
  “我会陪着你,不管你在哪,不管你是谁。”
  南希遥说着伸出了自己的小拇指。
  “我们来约定。”
  “好。”
  何思年笑着,可眼泪就是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她伸出自己的小拇指,勾住了南希遥的。
  “虽然这只是一个梦,可谢谢你出现在我的生命中。”
  原本准备给何思年倒上一杯水的沐白泽突然之间就被何思年拉住了手,下一刻,泪水便冲破了紧闭的双眼,流了出来。
  “遥遥。”
  沐白泽才出现一刻的温情瞬间就被这个女人打破,抽出了自己的手,干脆也不照顾她了,打开门走了出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