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我与反派话余生 > 三十五章:我娶你
  今天,何思年也迎来了一位客人,和之前那些想要要她命的人不同,这位想要要她的人。
  “你是?”
  “在下张家长子张元。”
  “哦哦,那个五大世家之一的张家,有何贵干?”
  何思年极不雅观的瘫坐在椅子上,神色中带着不耐。
  “掌柜是聪明人,今日我来此处的目的您应该知道,我就开门见山了,我娶你,十年之内让你成为张家当家主母,此生只有你一个女人。”
  “哦,谢谢好意,我拒绝。”
  何思年觉得伸出食指摩擦了下自己的鼻子。
  “你以为……”
  张元带来的小斯听闻皱着眉头站了出来。
  “退下。”
  张元只是双目盯了小斯的双腿一眼,对方马上跪倒在地,裤管膝盖的位置上被缓缓出现的血液沾湿。
  啧啧啧,替他说话的人都要受他这样的摧残,没有人性啊。何思年冷眼旁观,却也分外感慨。
  “掌柜明明没有修为却可以活到现在肯定是一个聪明人,你嫁给我了,我便护你周全,倾尽张家所有在所不辞。”
  张元看着何思年,目光中带着恰如其分的笑意,一副谦谦公子的模样。
  “多谢好意义了,但我对你不感兴趣。”
  何思年伸了一个懒腰,随即站了起来,与此同时,一个面容冷峻的女子便不知从那里跳了出来。
  “请离开。”
  冷羽视眼前的男子如无物,语气也是平稳的保持在一个腔调上,似乎说句话都可以结成冰。
  “掌柜的考虑一下,在下会在旁边客栈小住几日,随时等待掌柜改变主意。”
  张元也不恼怒,嘴角的笑意不曾改变,轻易得到了也就无趣了。
  何思年一路来到了柜台,目光直勾勾的看着门外:三年了,应该是时候了吧?
  三年前离开了沐家所在的红金大陆后,她漂泊了整整三个月,虽然身上的钱还够用,可她终究是一个没有修为的废物。
  直到一次偶然,她去了拍卖会,发现里面竟然还卖奴隶。
  一千两一张的终身契约,赠送一个奴隶,只要在契约上滴上两个人的鲜血,主仆二人的生命便从此关联在一起。一但奴隶做出任何损害主人生命的事就会马上遭到契约的惩罚。
  何思年沉思了一番,买上了一张契约,她忘不了初见那个奴隶时对方的样子:满身伤痕,手上带着枷锁,因为挣扎的原因,双手已经出现了血痕,目光如同被寻衅的野兽一般,带着狠厉。
  那一刻何思年觉得她甚至会冲上来咬自己一口。
  “小朋友,你占了大便宜了,在这些奴隶里,属这个战斗力最强,桀骜不驯,适合你这种没有修为的傻白甜呦。”
  “哦。”
  何思年轻易听出了对方语气中的嘲讽,可并不在意。
  “我要一个安静的房间,还有一盆热水,干净的衣服。”
  何思年说着,将一定金子扔到了对方的手中。
  “行,跟我来。”
  对方称了称金子的分量,喜笑颜开。
  “如果你要给这个奴隶松绑,这屋子的东西有任何损坏都要照价赔偿。”
  “明白。”何思年一边不耐烦的关门,一边不走心的回应,只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太烦。
  转过身来,是奴隶带着阴狠的目光。
  何思年虽然吓了一跳,却没有太大的反应。
  伸手解开手铐。
  “张嘴。”
  虽然带着不甘,可对方却还是乖乖听话,张开了嘴巴,不消片刻,身上的伤痕便奇迹般的恢复了。
  “后面有热水,去泡个澡,不着急。”
  依旧是不急不缓的语气,没有居高临下的蔑视,没有命令的口吻,甚至没有半分主人的架子。
  奴隶皱了皱眉头,却也乖乖照做。
  “哈——”何思年打了一个哈欠,看见旁边有床,就躺下睡了起来。
  再醒来时,已经接近傍晚,那个奴隶始终盯着眼前的茶杯,好像是在沉思什么。
  “渴了就自己倒水喝,还等着我去喂你?”
  对方显然没想到何思年会说这样的话,先是愣了愣,随即将茶壶拿起来,对着口径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差不多得了,一会还去吃饭呢。”
  何思年走了过去,将茶壶夺了过来,水流顺着对方的下颚流了出来。
  “冷羽,这就是你的新名字吧。”
  何思年看了对方半天,这才开口。
  从那之后,一个人的漂泊变成了两个人的旅行,最后到了赤金大陆,何思年才做起了生意。
  她曾经夜夜对着月亮找月老,足足坚持了十天,月老才肯放出一丝的神力在她的身体中和她对话。
  “月老,我要金手指,我需要你的帮助。”
  “有你这么和师傅说话的吗?”
  紧接着何思年觉得自己的脸一疼,哎,又被空气抽了一巴掌。
  “我要金手指,我要你的师傅帮助。”
  “等你会叫师傅了我再来,而且我是月老,你对着月亮许愿有个p用,我能听见?”
  一提起这件事,月老就气不打一处来,嫦娥都磨得没有办法,亲自去了他的姻缘殿让他下来,否则,呵,他才不理会这个傻子。
  “师傅师傅,我错了。”
  “哼,说罢,要什么金手指。”
  “我要炼丹,炼出地表最强的丹药。”
  “不可能。”
  “哦,那我要炼丹,普通的就行,但是要能炼出紫气级丹药。”
  就这样,在何思年的软磨硬泡下,她终于终于获得了炼丹的能力,而且对方一再向她强调:金手指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以后就是你跪在我面前,求我我也不会答应你。
  最后,拿到声音消失了,而何思年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半人高的紫金色铜炉。
  “这是我在太上老君那借来的,珍惜着使用,五年期限,五年后还给我。”
  这是留在何思年脑海中的最后一句话。
  “切,小气。”
  何思年虽说自说自话,可是却开始研究起这个铜炉的使用方法了。
  从开始的灵力不纯,到现在的花样百出,如果不是炉鼎强大,何思年甚至认为自己有炼丹的本事了。
  她用自己炼的丹给冷羽吃,看着她一步步从“青铜”到“王者”流露出了老母亲的欣慰。
  但自己的身体却一天天的差了下去,所以他这个师傅是在坑她吧?
  五年之后取得不仅是他的炉鼎还有她这个徒弟的性命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