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我与反派话余生 > 三十三章:灯市,原是离别地
  “年年,记住我和你说什么了吗?”灯市入口,沐白泽拉着何思年的手怎么也放心不下。
  “不要和陌生人走,即便是你也要说对暗号。”
  “暗号是什么?”
  “一生一世一双人。”
  “如果有陌生人骚扰你怎么办?”
  “把这个玉石摔碎,然后屏住呼吸在原地等你。”
  “嗯,进去吧,我看你走了再走。”
  “好。”
  何思年照做,一步步的往人群里走,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淹没在人群中了。
  沐白泽始终看着,不知为何,心中的不安越发浓烈,没关系等我,不过是百米,很快就可以找到的。
  沐白泽努力忽略在整个过程中对方没有回头的落寞感,朝着另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夜间的灯市满是火光,在不同颜色的轧纸下映衬着的光影舞动着,雀跃着。
  灯市的规矩是每一炷香放一批人进去,男向北,女向南。
  这样不管是谁,只要走的步数相同,一定会有某一个时刻逆着人群,要么前进,要么追寻。
  而现在已经有不少带着面具的男子穿越人群去追寻自己心仪的女子了。
  在这里没有人会用满身的修为,所有的人,不过是追求爱情的普通人。
  而沐白泽身处在其中,心中有淡淡的氤氲着的温暖,找到了年年就和她讨论两个人什么时候成婚吧。
  一年也好,十年也好,也是自己的承诺,也是她的心意。
  何思年顺着人群向前,在手上拿着的玉石还在散发着淡淡的温暖。怀里藏着一个乾坤袋,是曹柔给她的,昨天晚上,曹柔用了秘术进了她的梦中。
  秘术的高明之处就是让她笃定对方的身份,又让她清楚的知道这只是一场梦。
  “你就是阿泽带回府上的乞丐?”
  “对。”
  “你已经出现在了这里,我就不对自己做出什么介绍了,一句话,离开我儿子。”
  “哦,我要五万两银票还有防身的符纸和灵宠。”
  曹柔明显没有预料到对方会这样开门见山的提出价码,有些愣神。
  何思年缺习以为常,知道自己是遇到了一个严厉的母亲,那自然要抓紧机会了。
  “你,还真是……”
  “真是直白对吧?退一万步讲,若是你让我离开我就离开,你肯定会心有疑虑,整日担心我会不会突然回来。
  可若我们只见是明码实价的交易那就不用了,我开价,同意了我们就皆大欢喜,不同意也可以讲讲价,万一我接受了呢?”
  “哈哈,你还真是一个有趣的女子。”
  “谢谢夸奖,就事论事而已。我本就是一个乞丐,想要的不过就是一日三餐,平安顺遂而已,姐姐您说对吧?”
  “既然你求得就只是这些,那有为何?”
  “为何和你儿子同房对吧?您觉得现在我除了自己的身体还有什么可以汇报给他的吗?正如我所说,不过是一场明码实价的交易而已。”
  “那我又怎么确定你拿了钱会乖乖离开。”
  “我有心仪的男子,若是你不来找我,我也会在将来离开,只是现在事情简单了一点而已。”
  何思年坐的笔直,看着半倚在床踏上,笼罩着一层紫色纱幔的女人,有生意人的严谨,但更多的是属于负心人的薄情。
  “我可以杀了你,就让你死在睡梦中。”
  曹柔说着,单手片凭空滑动了一下,接着何思年的勃颈上出现了一道血痕,却丝毫不疼。
  “可你现在却在和我谈判,你不过是一个严厉的母亲,我相信若是在你可以达成目的的情况下,你也不愿意多杀一人对吧?”
  “好,那我们就做一个赌局,三天之内,你能找到机会离开,我会放过你,若是你不听话,我也不在意多杀一人。”
  “那我要的东西呢?”
  “你醒来就会在你手边。”
  “好。”
  就这样,在梦中,两个人完成了一个交易,而两个人之间的链接人还在睡梦中,做着自己娶媳妇的梦。
  果然如曹柔所说,第二天何思年醒来,手边有一个乾坤袋,里面有五万两银票,还有各种各样的防身道具。
  原本还想着灵宠没有着落,不想不过是才出了房间门口,就有一只白色的狐狸往自己的怀里蹿。
  莫名其妙的签订了契约,根据沐白泽说这个狐狸好像还很有能耐,而看中了她是因为他送的那个狐狸面具招来的……
  何思年环顾了四周,确定没有沐白泽的身影便离开了灯市,至于那块石头,被她扔在了角落,一起被扔的还有乾坤袋里的狐狸面具。
  沐白泽,再见了,遇见你是我的幸运,就当你是月老给我的金手指吧,现在,也该让我自力更生了。
  何思年离开,没有丝毫的犹豫和不舍,对未来她没有迷茫,没有恐慌。
  可沐白泽却慌了,五百步之后沐白泽马上回过身去找何思年,明明只是几百米的距离,才分开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他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明明身边满是行人,可一个凉意却席卷沐白泽的全身。
  前进的脚步越来越快,摩肩接踵的人群在这个时候终于显示了他们的威力。
  巨大的阻力和摩擦力在一刻被放到最大,哪怕是走上一步也要废上很大的力气。
  马上就想到了何思年,她现在会不会和自己经历一样的拥堵?得赶快过去才行。
  沐白泽定了定心神,快步向前走,虽然在犹如“下饺子”的街道里,这样的快步走微不足道。
  他十分确定看见何思年的时候自己不会走眼,哪怕是一个背影,他也可以务必确定。
  “年年。”
  沐白泽逆着人群,走到了街市的尽头,看见了那个身影,奋不顾身的冲了过去,就在握住对方手腕的一刻,沐白泽的双眼暗了暗,不是她。
  “喂,你是不是有病啊。”
  这是一个男子马上冲过来,将人护在背后,看着面前的男人,满是怒火。
  沐白泽嘴角耷拉下来,并没有理会那个男子,只是瞟了对方一眼便转身离开。
  男子没有追上去,默默地吞了一下口水,竟是那个祖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