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我与反派话余生 > 三十二章:往事
  沐白泽姓沐但是又不姓沐,和千千万万的爱情故事一样,当初曹柔有自己的心上人,并且行了周公之礼。
  他是一个天才少年,至少沐白泽是继承了他的基因。
  曾柔曾以为自己的爱情会天长地久,直到她看见自己心心念念的男人将其他女人揽在怀中,笑得灿烂。
  那时候曾柔就明白,男人是靠不住的,想要得到还是要靠自己。她没有大哭大闹,一反常态,她改变自己,讨好那个男人。
  她给自己下了一个毒药,但凡是沾染过自己的男人,身体会日渐虚弱,最后会*******。
  而身为毒药直接的承受者的她,每日经历着万蚁啃食的痛楚,从皮肤到骨缝,无一遗漏,可是她挺了过来,成为了最后的赢家。
  可是她不开心,觉得自己的心里空落落的,男人死后没多久,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风言风语,也为了给自己的孩子找一个父亲,曹柔给自己选了一个最好的归宿。
  成亲三十年来,沐桐一直待她如初,只要是自己想要的哪怕是坏了规矩和名声他也在所不辞。
  可惜曹柔不会爱了,她把所有的心思放在沐白泽的手上,只有这个孩子才能给她漫长又无趣的人生一丝慰藉。
  所以这个孩子一定要在她的掌控之中,不是自己给安排的玩伴一律除掉,武功一定要是她亲自挑选的。
  说过的话,见过的人她要马上知道,哪怕是路边的小狗他多看两眼她也一定会杀了去。
  对待这个孩子,她不知道是恨还是爱,可总有一丝扭曲的报复在心里颤动。
  炼丹也是在她的掌控之中,尤其是搬出去这件事,这孩子越是长大,眉眼就越是像他的父亲,她看不惯。
  可那个小乞丐的出现却是在自己的意料之外,她甚至听闻两个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这更是她不能允许的事情,如此就成婚吧,趁着现在她还能打过那个小子。
  “阿嚏。”
  沐白泽将头转过去,习惯性的吸了吸鼻子。
  “你们练武的人也会感冒?”
  何思年一边往嘴里塞饭,一边奚落沐白泽。
  “没事,不是感冒。”
  沐白泽说着,转过身子,接着给媳妇夹菜。眼看着她吃完了五道菜的最后一口。
  “吃饱了吗?他们家包子好像不错。”
  “不用了,一次也不能吃太饱。”
  “那我们聊聊吧。”
  “嗯,想聊什么?”沐白泽拿起茶壶给何思年斟上一杯茶水。
  “今天挑战台上的那个,好像就是昨天给我下了挑战贴的人。”
  “哦?好巧啊。”沐白泽淡定的喝了一口茶水随后迎合。
  “我也觉得巧,所以你是故意的吧。”
  “嗯,年年啊,你现在太弱了,万一出个什么意外,我这也接受不了啊。”
  “你武功这么高,为什么要炼丹药?听说这需要天分。”
  沐白泽正顺被长篇大论和何思年解释,不想对方却转移了话题。
  “只是在某一天想的发疯,就做了。”
  “还真是一个率意妄为的人啊。”
  “我就把这个当做是夸奖了,嘿嘿。”
  “大陆上,有那么多女子对你芳心暗许,你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一个人,别说什么等我之类的鬼话。”
  沐白泽原本张开的嘴在听到何思年的后半句之后乖乖的闭上了。
  女人?他对这个没什么兴趣,从小就是,但凡他对什么有了兴趣,肯定都会无一例外的被破坏。
  曾几何时喜欢荷花,结果被他爸填平了那个池塘,遇见了温柔的大哥哥,结果没有几天就失踪了,最后只发现了他的尸体。就连被他带上天的旺财也免不了过几天就死的下场,似乎除了沐一,自己稍微亲近一点的人和事都会消失。
  所以他干脆率意妄为,对什么都有兴趣,可却又不看他们第二眼。寂寞了就练练武功,难过了就练练武功,似乎就只有练武这一件事不会离他而去。
  时间长了,对周围事物和人的感知就淡了,直到昨天醒来,在一个乞丐的怀里,他觉得很久违很温暖。
  起初想要杀人灭口,可那双眼让他心软了,之后一切的一切似乎都是顺其自然,她让自己心动,他也大方承认。
  只是这一次他决定,无论如何也不要和她分开,哪怕悲剧会发生,他也要和她一起面对,起码有一刻他不是孤身一人。
  可今天早上,他似乎找到了自己体质的原因,只是他不愿意细想,不愿意面对,至少现在有这样一份温暖在自己的身边,这就足够了。
  “那就当我沉迷练武吧。”
  “切。”
  “那个……要不要说下你的身世,我察觉到你的丹田好像……”
  “哦,被人损了丹田,废了修为,还有那声带和伤疤。”
  “是被仇家……”
  “也算不上,勉强可以说是家人。”
  何思年拿起茶杯一饮而尽,可神色尽是坦然,没有丝毫谈及过往,触及伤痛的表现。
  一瞬间,沐白泽陷入了沉思,家人?是谁?之前的遥遥?
  沐白泽马上就脑补出了一部狗血大剧,我爱你,你爱她,最后伤人明志,何思年就成为了受害者。
  “以后,我不会再让任何人伤害你。”直到我死。
  “哦。”
  何思年只当对方是间接性抽风,并没有放到心上,就连回答都极为不走心。
  她自然不可能知道沐白泽的心声,她所知道的不过是经过千辛万苦隐藏起来的。
  沐白泽的温柔,沐白泽的体贴,沐白泽的谨小慎微,这一切不过是在隐藏他的暴躁,隐藏他在骨子里的冰霜。
  也有真心,想将所有最好的都捧到何思年面前的真心,只是对方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罢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