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我与反派话余生 > 二十九章:真相发现的很突然
  让秦家人担心的天明终究是来了,秦奋更是在得知老祖亲自出马也被拒绝之后绝望的无可救药。
  在去挑战台的路上时,他只觉得自己的脚好像是被什么千金重物压住了一般,迈上一步都已经把吃奶的力气用出来了。
  别提是和人家橙阶级别的动手,他能不能上去台阶都是一回事。
  今天的沐白泽十分激动,破天荒的早起去自己的房间敲门,现在他只恨夜太长,影响了自己和年年的相处时间。
  几乎是鸡一打鸣,沐白泽就已经起床更衣了。
  只是在敲门的时候沐白泽犹豫了,现在好像还挺早的,会不会打扰媳妇睡觉?那就不要好了,就这样,沐白泽经历了一番挣扎,看了看时间,准备去厨房看看是哪个厨娘来了,早上做些什么。
  王婶昨天接到了一个秘密任务,来自沐家家主,大意就是少爷这里来了一个身份不明的女子,魅惑少爷,让她想办法在她的日常饮食中下点慢性毒药,慢慢的慢慢的,把人整死。
  这样的事情,她已经得心应手了,想当年只要有人过分靠近少爷,或者是引起了少爷的注意,她就会出手。
  而现在时移世易,少爷已经从一个咿呀学语的孩子成了大陆年轻一代的饺饺者,英俊挺拔的少年郎了。
  而她也已经不复当年英姿,成为了一个六旬老翁,只是工作还是一如既往地龌龊。
  眼看着雪白的粥已经在锅里冒出气泡,显得迫不及待,王婶这才从袖口里摸出了一包由黄色油纸包裹的五石散,她一层接一层的将纸打开,原本有些颤抖的手在拿起那粉末的时候稳如泰山,就连身体的起伏也在那一瞬间静止。
  直到勺子多的白色药粉全部进入粥里,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将那油纸扔进火炉里,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甚至起身的时候衣袖没有带出半点的火星儿。
  沐白泽站在门口,一时之间忘记了动作,修炼到绿色阶段就可以一视百米,他清楚那药粉是加工后的五石散。
  慢性毒药,会让人上瘾、产生幻觉,最多不超过一年,就会毒发身亡。
  那一刻,他的脑子里涌现出了无数的画面,当年惨死在花园的旺财,年少时喜欢的姑娘,还有当做大哥哥的朋友……他们是不是也如此遭遇了毒害,只是他还不知情?
  所有的疑惑席卷上了大脑,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一般在大脑里突突直跳。一把叉子似乎怼进了他的大脑之后又拔出来,如此反复。
  沐白泽没有上前去问出究竟,他不知道怎么面对王婶,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童年。
  这个时候他的脑子里就只有一个人,想也不想的朝着她的房间去。
  “年年。”
  沐白泽坐在床沿,看着何思年的睡颜,很平静,嘴角还带着丝丝的笑意。
  何思年听见有人叫自己,将眼睛眯了起来,只睁开一个缝隙,看着熟悉的面容她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遥遥,再睡会嘛。”
  语气中带着鼻音,虽然声音沙哑不怎么好听,可沐白泽还是在其中听出了撒娇的意味。那一刻如遭雷劈,支撑着自己的唯一一条细线在此崩断,只见沐白泽的发丝一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白,就连皮肤也一同变得惨白,唯有那双眼,如同辣椒一般的红。
  看着何思年的目光在一瞬间有了变化,如同蛇蝎一般,嘴角挑起一抹微笑却尽是薄凉。
  “年年。”
  “嗯。”
  “遥遥是谁呢?”
  沐白泽喉结缓缓滑动,语气中的冰冷是还在半梦半醒中的何思年没有意识到的。
  “是你啊,乖,再睡会。”
  何思年也不睁眼,在床上摸索,直到终于摸到了对方的手指,这才顺着方向找到了他的手掌,把人拉到了怀里。
  床褥翻飞,何思年手脚并用把人困在身边,因为突如其来的寒意,微微皱了皱眉。
  “遥遥你好冷哦。”
  话是这么说,可身体之间的接触却又紧密了一些,像是要给对方取暖一般。
  “所以,遥遥是你的男人?”
  沐白泽顺从的躺在自己的床上,可看着何思年的目光始终带着警惕和冰霜。
  “你才是我男人。”
  “呵,还真是有一句答一句啊。”
  沐白泽冷笑,随即挑起女人的下颚,看着她的红唇不假思索的咬了下去。
  “唔。”
  何思年被这刺痛惊醒,瞬间睁开了双眼,看着那张脸,只以为还是过去,便安抚的吻了下去,随后的一切水到渠成。
  如果她够细心就会发现,在两个时辰间,沐白泽的瞳孔由白转褐,发丝也变成了黑色。
  可她是何思年,一时半会还发现不了变化,直到日上三竿,她睁眼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又看了看躺在自己身边,抱着自己小腹的男人,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忘了,这已经不是她记得的那个世界了,可这张脸怎么……做的事情怎么……
  “年年,现在清醒了?”
  沐白泽见媳妇醒了将脑袋凑了过来,始终红着的小脸和他的行为十分不符。
  “年年,你放心,我们早晚会成为夫妻的,今天早上的事情都没关系。”
  沐白泽说着,脸已经红成了猴屁股,可满脸兴奋的神情已经说明了他的内心。
  “今天早上?”
  “嗯,今天早上,我叫你起床,你抱住了然后就……没关系,真的没关系,我会对你负责的。”
  沐白泽撑着上半身,离着何思年的正脸没有几厘米的距离,满脸的认真,一副要指天发誓的样子。
  何思年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后转移话题:“你叫我起床有什么事吗?”
  沐白泽想了想,原本看见下毒那一幕,准备抱抱媳妇求安慰的,然后真的就被媳妇抱了,唯一让他不开心的是,在办事的时候年年一直叫他遥遥。
  所以遥遥是她夫君?不会啊,她是一个处子来着,是她的情人?
  “遥遥是谁?虽然我有点介意你刚才叫他的名字,但是你会适应我在你身边的对不对?”
  “……介意我洗个澡吗?”
  “不会,我这就让沐一……算了,我去给你打水吧。”
  沐白泽说着,伸出手,原本散落在地上的一副蹭的一下到了沐白泽的手上。
  下床的时候,沐白泽已经将衣服整理好,宛若一切没有发生一般。
  可沐一到两个人身上的吻痕以及少爷经常看着小乞丐发呆的样子就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
  呵,果然是狐狸精。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