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我与反派话余生 > 二十八章:等我去寻你就好
  “爷,正好,我在街上看见了有人卖丹炉,就顺手给您买回来了,快看看,这质地,比之前用的要好上不少呢。”
  沐一将丹炉抱了个满怀,脸上是掩藏不住的笑意,就连眼睛都变成了星星眼,等着沐白泽好好夸奖他一番。
  “哦,放到炼丹房去吧,买回来菜了?”
  “……对,一会他们给送回来。”
  “让你找到厨娘呢?”
  “外面的人不熟悉,我回沐家找了一个过来,明天一早就过来。”
  “沐一。”
  “在。”
  “以后见何思年如见我,若是让我知道你对她有半分的慢待,别怪我不念多年的主仆情分。”
  沐白泽在一瞬间释放出了威压,原本一动不动得树木也突然吱吱作响,明明是夏天,可掺杂着冰霜的风却吹在脸上,只是片刻就有了血痕。
  “是,谨记主子吩咐。”
  沐一还是头一次见沐白泽如此和自己生气,马上双膝跪在地上求饶,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他觉得大脑嗡嗡作响,好像随时会爆炸了一般。
  “哼。”沐白泽坚持了好一会才收起威压,迈步离开,而此刻的沐一无力的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息这,额头上的汗将地面侵染了个干净。
  看来这一次,沐白泽是真的生气了,不过就是一个房间没收拾好而已,看来这个女人真的不能久留,必有大患。
  沐一目光深沉,如同被困在笼子里的狼一般,愤怒中带着绝望。
  夜已经完全黑了,不过是几个时辰的时间,沐白泽的家门就被姓秦的人踏破了,先是秦家的家主,再是长辈,最后甚至还找来了许久不过问事事的老祖宗。
  本来想和媳妇认认真真吃个饭,看着媳妇吃饭的样子,他的胃口也就很好。不想秦家那群不懂事的,这个时间也要来打断他。
  “爷,秦家老祖求见。”
  沐白泽在听见秦这个字的时候,脸色马上黑了起来:他们老秦家有完没完?送走一个又来一个?以为他不动手大老人对不对?
  “不见。”
  沐白泽一边狠狠皱眉,一边给媳妇夹菜,笑意吟吟,其表情变化不可谓不快。
  “我吃饱了。”
  何思年将最后的一口菜吃完,桌子上的几道有荤有素的菜就只剩下了汤汁。
  “吃饱了吗?不够的话我带你出去吃,现在还能赶上晚上的集市,有什么想买的,我们去看看。”
  “嗯,等你见完客人就去。”
  “行……那你现在园子里四处走走,我马上就回来。”
  沐白泽愣了愣,没想到小乞丐这么懂事,就连陪她逛街也要等自己忙完了再去,哎,有妻如此,夫复何求啊。
  然而何思年想的只是:这货有点烦人啊,不能从自己面前消失一会吗?
  而沐一的想法却是:呵,小妖精,长得好看了不起吗?是个女孩子了不起吗?性格好了不起吗?就可以随便抢走他的少爷了?呸。
  就这样,何思年促成了沐白泽和秦家老祖宗的谈话:
  “秦家和沐家也算是世交了。”
  “我知道你来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要求我手下留情那就走吧。”
  两个人之间隔着一张桌子,沐白泽一会玩玩自己的手指甲,一会看看手上的茶杯,就是不肯给对面几百岁的老头一个正眼。
  “就算我求你了,秦家就这一个孩子,一脉单传……”
  不知何时那老人已经跪在了地上,伴随而来的是平整的砖地上出现的两个大坑,整个房子也随着这一个动作为之一颤。
  原本在院子里遛弯的何思年也因为这颤动摔在了地上:!什么鬼?地震了?那怎么只震一下呢?
  何思年一会看看纹丝不动的房子,一会看看已经和自己有了紧密接触的土地还在愣神。
  “你也知道我沐白泽是个怎样的人。”
  “听闻你今日在拍卖场上买了一件水火不入的百褶裙,刚好我带了过来。”说着一个粉色的乾坤袋就吃现在了沐白泽的手中。
  “还有一些金银首饰,虽然粗俗,可也是我秦家的心意。”
  老祖宗还是老祖宗,活的时间长,也可以一眼看穿年轻人的心思。
  虽然在久居深山,不问世事,可沐白泽的名号他还是有所耳闻,尤其是近年沉迷炼制丹药,可今天却去了拍卖场,放着万中无一的赤焰火不买,最后只买了一件女子穿的衣服,这心思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哦,自己拿回去穿吧。”
  沐白泽也不瞟上一眼看看里面有什么,就在秦老祖视线还在乾坤袋上时,自己就已经被沐白泽推出了大门外。
  “好快,果然是英雄出少年。”秦老祖看了看满天的星辰,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终究还是秦家的宿命怨不上旁人。
  “年年,我已经办完事了,咱们快出去吧。”
  “好。”
  “三天后就是中元节了,前一天晚上有灯市,到时候我们一起出去逛逛好不好?”
  “好。”
  “在灯市里,男人和女人要统一着装,传闻情人背对背走五百步,若是可以在一个时辰内找到对方就可以一生一世。但是概率很小,发型,衣服都一样,就连面具也不能让彼此看见,只露出一双眼这怎么能找到呢?
  所以这只是市井的一个传闻,但可以和我试试吗?若是你,我定可以在人群中找到。”
  沐白泽拉着何思年,边走边说,满眼的兴奋,可他越是兴奋,何思年就越是觉得凄凉,半天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不答应也没关系,也是我太幼稚了,而且那天人会很多,万一你被其他男子引诱了去我怎么办?”
  沐白泽说着,有些小心的拉住了何思年的手,可笑容却满脸灿烂。
  “那我们就在那天试试,看你寻不寻得到我。”
  “真的吗?”
  “嗯。”
  “年年,你最好。”
  沐白泽听着,只觉得一个绚烂的烟花在闹钟绽放了出来,可他若是知道在那天会发生什么,怕是打死也不会这么说了。
  “年年。”
  “嗯。”
  “若是有一天我们走散了,你什么都不必做,站在原地,等我去寻你就好。”
  “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