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我与反派话余生 > 二十六章:我要对你负责
  何思年趴在桌子上,等待着自己即将到来的命运,嘟着嘴,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却被沐白泽突如其来的行为下了一跳。
  “我要对你负责,我会娶你。”
  沐白泽闯进门来,一把抓住何思年的肩膀,看着他的神情,明显是做了一番挣扎的。
  “你我已经有了肌肤之亲,你又用了我的杯子,我是要对你负责的,明天,明天我就娶你过门。”
  “???”
  何思年看着沐白泽,双眼瞪得和牛眼一般,半天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沐白泽眼看着对方已经“开心的说不出话来”只觉得自己的心跳又快了几分,双手忍不住的颤抖,一股微麻感袭遍全身,让他无力,更让他兴奋。
  “不……”
  “不拒绝对不对?我就知道你不会拒绝我的。”
  说着沐白泽撅起嘴唇,波的一下亲到了何思年的脸上。
  随即认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马上将手放下。
  “我,我这就去准备婚事。”
  眼看着沐白泽一只脚已经迈出了房间,何思年急得满脑门的汗。
  “等等。”
  依旧是干枯如白骨的声音。
  “怎么了,媳妇,你说。”
  沐白泽听话,马上转回了身子,坐在何思年的对面,看着她,满眼的期待,就像是一个得到了父母明天带他去游乐园的承诺的孩子。
  “不用负责。”
  何思年用尽了全力,才堪堪说出了这几个字,连也因此憋的通红。
  “你不用担心配不上我,我没有这么多门第之见的,只要你喜欢我,我也喜欢就够了,我喜欢你啊。”
  沐白泽愣了愣,随即很快反应过来,没有一丝停歇的说了一大串话。
  这……何思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对方了,要是说自己不嫁,可眼下也没有更好的选择。可一旦嫁了,她又会觉得自己很没用,而且对不起南希遥的很。
  于是,她选择了缓兵之计……
  “再等等,太仓促了。”
  沐白泽听了这句话,才放心的呼吸,连脸上的笑容也恢复了不少。
  “也好,我们之间是不太了解,这样也显得我太着急了,不好意思啊。”沐白泽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
  “对了,我府里还没有合适的衣服,要不你和我上街去买几身?这样也不太合适,你也不能穿成这样就出去,有了,你在这等我一会,半个时辰,我马上回来。”
  说着沐白泽又一个箭步窜了出去,熟练的施展起轻功,几个呼吸就没有了身影。
  沐一将一切看在眼里,呵,果然是一个妖精,长得丑也就罢了,现在竟然还迷惑起了他家少爷,真是找死。
  看着沐白泽兴奋离开的身影,何思年只觉得头疼,所以她真的成了月老的徒弟吗?
  一个接受任务的空挡都能遇见一个桃花,而且看这品相,还不赖,所以时隔多年,她终于走桃花运了?
  可是这个桃花也未免太汹涌了吧?她承受不来啊。
  在沐白泽上街买衣服的时候,听说了今天的一个新闻,秦家的秦奋在街上向一个小乞丐发起了一个挑战,而且还是必须要接受不可的那种。
  沐白泽听了听地点,不就是自己遇到小乞丐的附近吗?他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个地方很少会有乞丐,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巧合。
  就这样,沐白泽绕道去了秦家,不过就是寻常的敲门,一不小心,用力过猛,竟然把门给弹开了,正好砸中了刚刚进门的秦奋。
  “娘的,是谁这么不长眼?竟敢伤害你爷爷我?”
  秦奋被压在门底下大叫起来,一边叫着一边叫嚣。周围的小斯想要去把人扶起来,奈何这位大爷却迈步走到了压在秦奋的大门上。
  他每走一步,秦奋的哀嚎就大上一分直到最后他的脸上已经呈现出绛紫色,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只要在门上的爷稍稍用力一分,这门底下的人就会被压死。
  可对方偏偏的,就用这种力度,一直走到尽头,甚至还踩上了秦奋的脑袋走到了地上。
  “你大……爷,您怎么来了?”
  秦奋在感受到自己的脑子像是被搬砖拍过的力道之后,气的浑身发抖,奈何这门就像是长在了身上一般,怎么也挪不下去。
  秦奋已经有了预感,他也许是得罪了哪位高人,但是他的脑子以每秒钟四百二十转的速度在思考着:自己得罪了谁?
  怎么会?这么多年来,他一直谨小慎微,本着持弱扶强的姿态,小心翼翼的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他绝对绝对不会得罪一个武功高于自己太多的人。
  当对方站到了自己的面前,看着这绣锦的鞋子就知道了对方的身价,之后实现一路向上,却看见了这个让他牙疼的祖宗——沐白泽。
  整个大陆谁不知道沐白泽啊,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不到三十就已经到了橙色阶段。
  不过就是出场给各个武馆剪彩,就能让这厮赚的盆满钵满,何况的背后还有一个世代经营丹药的家族呢?
  但这些都还不是他最出名的,他的脾气才是,传闻曾经因为有人挡了他的路,就被他一脚送上了西天,是真正意义上的上天,然后掉下来摔死了。
  传闻有女子仰慕他的容颜,在路上给他丢水果,然后水果怎么去的就怎么换回去了,砸伤了人家小姐的鼻梁,好好一个大美人最后成了一个小丑。
  传闻有十个人向他发起挑战,最后没有一个或者出了挑战场。
  传闻……
  关于他的传闻,多如牛毛,可偏偏这样的一个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看着这神情,不整死他不罢休。
  “这是我的挑战涵,明日午时挑战台等你,这是“你不能拒绝符”。”
  说着一张符纸精准的撇到了秦奋的脸上,明明是一张轻的不能再轻的符纸,却生生将秦奋砸晕。
  于是街口的新闻又多了一条:“你听说了没?沐白泽向秦奋发挑战涵了。”
  “秦奋?就是今天上午在街口要挑战乞丐的那个秦奋。”
  “对,就是他。”
  “那可太好了,终于有人肯出来教训教训他了。”
  “但是对方可是沐白泽哎,能这么好心?”
  “也可能是对方单纯的心情不好,想找人出出气吧。”
  “无论如何,实在是太痛快了,走喝两杯高兴高兴,我请客。”
  “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