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我与反派话余生 > 二十五章:这是心动的感觉?
  再进房门时,沐白泽已经梳洗干净并且换了一身衣服,在非炼丹时间,沐白泽一向还都是干净的,可一旦炼丹开始,他可以几天几夜不吃不喝,这也是一开始,他可以忍受何思年身上恶臭的原因。
  自己也这样,就不嫌弃别人了。
  “喂,小乞丐,洗好了就出来,别让爷等着。”
  沐白泽坐在桌子前,缓缓的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开始细细品味,明明品茶应该是一件淡雅的事情,可在沐白泽的身上却看不见半点的淡雅,左手撑在左腿上开始抖腿。
  目光一会看看这一会看看哪,也不消停,喝茶时更是一饮而尽,可惜了几两金才能换来一两的茶,在这个粗人面前彻底失去了价值。
  “还挺好看的。”
  何思年听着声音从屏风后面走了出来,因为没有合适的衣服就随手拿起了沐白泽挂在屏风上的白色里衣。
  明明是一件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衣服,可穿在她身上却显得干净的出奇,一头乌黑的发也散落在肩膀上,那双眼在雾气的笼罩下也显得更加出神。出水芙蓉,这是沐白泽能先到的最贴切也是难得的赞美了。
  褪去污垢的何思年带着女儿家的柔美,小脸虽然瘦削却显得格外的伶俐,唯独那脸上的伤疤,怎么看怎么碍眼。
  “张嘴。”沐白泽朝着何思年走了过去,几乎是口和手并用,话音一落手也粗暴的掰开了何思年的下颚,将一粒雪白晶莹的药丸塞进了何思年的口中。
  还没咽下去,那药丸就已经在口腔中融化,不消片刻,原本干涩的声道也舒展了不少。
  “很好吃。”在药丸入口的一瞬间何思年的双眼本能的亮了亮,习惯性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原本以为自己说了个寂寞,不想却真的说出了声音,虽然干瘪的像是喉咙里铺满了沙子一般,可好歹却出了声音。
  “你、很好看。”
  何思年不知道的是,原本在脸上挂了几年的伤疤也奇迹一般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了,原本因为风吹日晒而产生的雀斑也消失不见。
  就像是煮好了刚剥壳了的鸡蛋一般,满满的胶原蛋白,水嗡嗡。
  沐白泽的心跳几乎是露了一拍,觉得自己的呼吸有些艰难,努力的吞了吞口水,接着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也不只是是因为急促还是紧张,出门的时候还被门槛绊了一下,随后更是不要命的逃离。
  直到完全出了园子,沐白泽靠在柱子上,呼吸还是有些急促,就连脸也因此变得更加红润,就像是被煮熟了的虾子一般。
  “这个乞丐还真是有几分姿色。”
  沐白泽喃喃自语,可嘴角的微笑怎么也平复不下去,一直在感慨自己捡到了一块宝。
  不行不行,之前小叫花子还打了他,可不能这么算了,不过还真想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嗯,就这么定了,一会去问问。
  何思年看着飞也似的逃跑的沐白泽,只觉得有些好笑,所以她到底是美是丑,要是美的话也不至于把人给吓跑吧?
  抱着疑问的态度何思年在房间四处转了转,想要找一面镜子,最后虽然没找到,可刚洗完澡的水已经变得漆黑入墨,倒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暂且不去吐槽一个要饭的为什么可以把洗澡水污染成这样,但是就夸夸这个水的效果,也真是没谁了。
  原本身上还有几处青紫的伤痕,泡澡的时候还隐隐觉得很疼,但现在在身上却是找不到半点伤痕了。
  何思年甚至想找到这个水的出处,拿出去卖是不是她就发达了?
  水面上呈现的是一张白皙干净的小脸,双眼澄澈却也带着冰霜。刀锋眉宇非但没有给这张脸拉低分数,还显得格外清爽干练,樱桃小嘴也是红润的让她忍不住咬上一口。
  而且这身体的瘦绝对是它前所未有的,是不是说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她就可以胡吃海塞了。
  一想到这,虽说很兴奋,可是肚子却更激动。她努力的咽了咽口水,条件有限,那就水饱吧。
  何思年记得在门口有个茶杯和水壶来着。
  “你你你你,你不知道男女有别吗?”
  好不容易恢复了心跳和脸色拿着糕点进了房间的沐白泽看见穿着自己衣服的小姑娘又喝起了自己才用过的茶杯不淡定了。更要命的是,她唇角碰触的地方也是他常用的地方,也不知为何,心跳又加快了几分。
  “不知羞耻。”沐白泽气急败坏,将茶杯一下子抢了过来,装着点心的盘子重重的摔在桌子上,随即又飞也似的逃跑了。
  何思年看了看桌子上的糕点,又看了看沐白泽的衣角,所以这点心是专门拿给她的?真贴心。
  出于本能,何思年想也没想的就伸手拿起糕点往嘴里送,因为这几年的习惯,她已经失去了昔日的矜贵和斯文。相比细思极理,还是大口大口的吃东西更能让她开心。
  既然茶杯没了,那就拿起茶壶对着壶口往嘴里倒茶,直到满满一盘的点心被吃了个底朝天,何思年这才勉强的抚平了腹部的饥饿感。
  然后她开始意识到:自己是不是吃的太多了?
  之前太饿都没有力气思考,那个男人把我抓回来是要干什么?虽然他长得和南希遥一模一样,可毕竟不是自己的遥遥,她可不是一个随便的人。
  要找男人,至少也得去下个世界,才能慰藉遥遥的灵魂。
  何思年坐在椅子上,如坐针毡,所以那个人到底要干什么?她长得这么好看,不会被卖到秦楼楚馆吧?
  她的皮肤这么娇嫩,不会是太把她烤了吃吧?
  还是对方因为那么巴掌斤斤计较,准备把她玩腻了,涮够了之后杀人灭口?不会吧?
  她的报复还没来得实现啊!不行,要跑。
  但是转念一想,对方对他不错,治好了她脸上的伤疤还让她开口说话,甚至给她水洗澡还拿来了食物,就这么一走了之实在不是她的风格。
  实际上是她认清了现实,现在她没有任何武功,出去了也只是任人宰割,还不如乖乖的留在这,刚才那个谁好像还说她好看来着。
  说不定她卖个萌,求个绕还能留她在这待几天。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