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我与反派话余生 > 十六章:全员恶人
  何思年觉得自己睡了好久,明明身边的人说的话、做的事她都一清二楚,可眼皮上就像是有了千斤重物,无论如何就是睁不开眼。
  可她万万没想到,正是因为这次的意外,才让她看清了自己现在身处的环境,和一些人的真面目。
  “年年,是我不好,那天是我太激动了,可是别用这种方法惩罚我好吗?你会醒的,用不了多久。”这是南希遥走之前的一段话,虽然她听的莫名其妙,可却有一丝丝的感动。
  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南希遥再也没有出现过,何必和南北每天都要来个几趟,然后说一些过往的事情,林林总总什么事情都有。
  其实“何思年”还是挺幸福,虽然没有父母,可爷爷宠爱,甚至还有一个愿意为她付出一切的未婚夫,有颜有钱,就是渣了点。
  回想起何思年进入这个身体的一个月里,还算是丰富多彩,开始以为刘幸是个负心汉,励志要整垮他,让渣男付出代价。
  可在干这个“事业”之前,却对南希遥有了感情,算不上一见钟情,可却在某一个时刻怦然心动。
  相处了没多久,就发现了“何思年”的秘密,一切都改变了,原本以为的渣男其实是一个默默守护的骑士,还很可能有什么特殊癖好(喜欢玩养成)原本以为的傻白甜在这一刻变成了不是很精明的恶狼。
  再之后南希遥也黑化了,据他所说,他秒掉了刘幸,整垮了他的公司,哦,如果何思年得这个身体不能睁开双眼的话也顺带着秒掉了她自己。
  以为这就结束了?不不不?真正有趣的还在后面。
  一天她还在为睁不开双眼这件事困扰的时候,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出现了。
  “小黄,你看看她是怎么了,睡了大半个月,不管在她耳边说什么就是醒不来,是不是实验失败了?”
  何必站在窗前,双手支撑着拐杖,嘴唇上面浓密的白色胡须向下耷拉,就连嘴角的褶皱都和胡子的弧度一毛一样。
  “在机体还有生命体征的时候,这样下结论还太早。”
  黄凰拿出听诊器开始在何思年的身上比划,冰凉的听诊器在接触皮肤的一刻,何思年凉的都想大喊,奈何实力不允许。
  “身体机能一切正常,就连体温也正常,突然陷入休眠的原因还需要进一步查证,在她陷入沉睡之前都在做什么?”
  “你看看这身上的吻痕,这还不明白吗?”
  “你的意思是师兄?不可能,他从20岁的时候就已经接手了这个项目,绝对不会……不会的。”
  “我不想和你讨论这件事,要是联系的上南希遥就让他马上给我回来。”
  “我会尽力联系看看,您,稍安勿躁。”
  黄凰转过身时,只觉得天旋地转,即便如此还是三步并两步的快速离开,她要马上求证这件事。
  就在黄凰离开时,南北从暗处走了出来,目光没了以往的神采奕奕,就连脚步都要虚浮不少。
  “老何,让希遥配合我们演戏,是不是错了?”
  “有什么对错的?我们都是戏中人,只不过是这个孩子入戏太深而已。”
  “那你说我们研究这个人造人,已经有了二十二年,看着她从一个枕头大的娃娃,长到现在,你真的就对她没有半点感情?”
  “我的感情,早就在儿子和儿媳离世时,一起埋葬了,她不过就是试验品而已,既然研究失败了,那我们就趁早把她处理了吧,免得看着心烦。”
  “你就不再努力努力?咱们可没有下一个二十年可以等了。”
  “这就是宿命吧,我们想要长生,可却在追逐中衰老,现在这个荒诞的计划也该结束了。”
  何必说着从裤兜里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终结剂,只需要一针,这个人造人就再也无法醒过来了。
  “等等,你就不考虑考虑,30亿,在让她成长的过程中我们整整在她身上花了三十亿啊。”
  南北没有意识自己阻止何必的手有多颤抖,在二十三年前,一场空难带走了何必儿子和儿媳的生命。
  从这之后,这人一夜白头,他做了一个决定——开始进行人造人计划,他将儿子和儿媳的基因灌注到了这个人造人的身体中,成就了何思年。
  因为当时的资金不足,何必请求他加盟,这个人造人计划一旦成功了,他们就可以得到泼天的财富和永远的消失的生命。这确实是一个诱惑,南北同意了,从此开始了一场长达22年的戏剧。为了实现最终的计划,他甚至把自己的小儿子也送了进来,他付出的太多了。
  22年前,何必将何思年从实验室中带回了家,告诉每一个人这就是他的孙女。
  为了检测人造人的性格,何必安排了私生子女的出现,包括偶尔的学校霸凌。
  本来一切都好好的,她的性格就像母亲一样温顺,可十七岁那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演员受到了伤害,他们自然要给巨额封口费。
  直到方源的死亡让他们意识到了这个人造人性格的弊端。所有的实验全部数据全部清零,为了检测她的内部是不是出了问题,何必授权南希遥对她进行一场检测,冠以手术之名。
  可谁知道这个人造人有什么魔力,向来心如止水的南希遥竟然也对她心动了。
  南希遥有充分的理由:人造人的思维和我们一样,既然同过检测无法追根溯源,那就走进她的心里让她说出一切。
  就这样,两个人在一起得到了何必和南北的支持,可谁知道情况越来越不受控制,何思年的心脏病发作频繁,直到今天一周之前,她陷入了彻底的昏迷。南希遥身为这场计划的主要负责人,在那之后不久也消失了。
  由此,实验完全进入了盲区,二十二年的努力将要在此功亏一篑。
  “对不起,我不能让你这么毁了我多年的成果。”南北一把将注射器抢了过来,尽数注射到了何必的身上,在挣扎中何必没了呼吸。
  他做梦也不会想到,曾经并肩作战的战友,他们穿越了枪林弹雨,走过了最艰苦的岁月,现在富贵了,反倒是死在了他最信任的人手里。
  直到闭上双眼前,何必还是满眼错愕,原本散发着精光的双眼也突然失去了焦距,张着的嘴发出了“额……”的声音,却始终没说出什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