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我与反派话余生 > 十二章:知人知面不知心(3)
  何思年仔细想了想,她有心脏病这件事情肯定是毋庸置疑了,这么多年来她一直有一个固定的家庭医生。
  直到五年前,她缠着何必要去医院进行日常检查,这一检查就是五年,在这期间她的主治医生从一个普通的医师迅速成为了主任级别的人物,并且不轻易给人进行会诊,开始当上了管理层。
  只有何思年去的时候才会亲自接待,何必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毕竟那个医生能走到那一步还有他的可以推动。
  可何思年却把这件事放在了心里,她准备在今天一探究竟。
  “怎么又突然要去a医院检查了?是不是南希遥那小子水平不行?”南北看着何思年脸色苍白要去医院检查,有些着急。
  “没有,就是想着去医院要一份之前的看诊报告,让遥遥对我的情况进行进一步了解,顺便也和之前的主治医生告个别,南爷爷不用担心,我去去就回啊。”
  “那行,早点回来,爷爷等你回家吃午饭啊。”
  “行了老南,还没成你家儿媳妇呢,这关心的比我还勤,年年别听他的,晚饭之前回来就行。”
  何必觉得自己的这个老战友越来越像娘们儿了,甚至还管起自己的孙女了,生气。
  “好嘞,爷爷,南爷爷那我就回来陪你们吃晚饭啊。”
  何思年连连朝着两个人摆手,只觉得南爷爷的爱来的太突然太炙热,一时之间承受不住啊。
  一路上,何思年整个人心神不宁,对于这个记忆力只有片段的医生她的心里还是存在恐惧的。
  一定要有一个医生身份的人存在,这样她失去的记忆才能得到解释,而在何思年的记忆里,就只有这样一个人。
  到了办公室,何思年的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她不安的环视周围的情况,发现了这个房间的蹊跷之处,自从出了患者家属持刀砍伤医生的事情之后,一般的看诊室都会有专门的监控录像,当然也会存在一个监控盲区方便患者进行私密检查。
  可眼看着这间屋子没有监控,甚至连电脑也没有,这就很蹊跷了,保险起见何思年在进来之前打开了手机录音,这样即便再一次失去记忆,她也可以有一星半点的线索。
  “登、登、登。”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逐渐传入房间中,何思年马上正襟危坐,还是因为恐惧不自觉的吞了吞口水。
  “万医生。”
  看见人进门,何思年马上站了起来以示礼貌。
  “年年来了,最近的身体情况怎么样,也是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有来这了吧。”
  “对,前一阵子心脏病发作,被送到就近的医院去搭了个桥。”
  “嗯,我也觉得你的脸色不错了。只是最近又想起了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吧。”
  “对,所以来您这看看。”
  几乎就是在对方开口说这句话的时候,何思年几乎全身的汗毛都战栗起来了:果然有问题。
  “不是我说啊,你这个妄想症越来越严重了,虽然我是心脏和心理的双学位,但是也建议你去更专业的地方看看。”
  妄想症?这是什么说辞?
  “我怎么不记得自己有这病?”
  “这个是病发表现,开始的时候会忘记一些事情,之后会根据遇到的人,身边发生的事自己进行脑补。当年你过来找我的之后只有17岁,还说为了不让爷爷担心特地拜托我保密的,当然这些事你也不会记得。”
  “那如果我想把那段被封印或者删除了的记忆重新回到我脑子里呢?可以吗?”
  “当然,你是一个成年人,有自己的决断力,我会尊重的要求,何况你再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会崩溃的。
  可不管怎么样,我都想和你说一句,差不多了就放过自己吧,别把莫须有的事情和罪过强加给自己,如果你准备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开始进行催眠了。
  记住,你看见的一切,都不要去抗拒它,要接受它,告诉自己:放轻松一点。”
  “好。”
  不安的预感逐渐加深。
  “如果你遇到了什么危险,就击掌三下,你就会从催眠中醒来,好吗?”
  “好,谢谢万医生。”
  何思年靠在沙发上,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我数三下,你就回回到你的记忆中,放轻松,想象自己在一片辽阔的草原中,阳光照耀在你身上,暖洋洋的的撒了一片,云淡,风轻,现在你进入了你记忆的深处,我数三下,你就会成梦中的旁观者:1、2、3。”
  猛然的何思年身边的场景发生了改变,辽阔的草原被阴暗的角落取代。
  “三天之内,你要让方源染上赌瘾,否则家破人亡的就是你,嗯?”
  何思年眼看着“何思年”一手握着方源好友的下巴,一手拿着锋利的匕首,手指轻轻移动,便在那人的脸上留下了一个血痕。
  男人的眼中满是惊恐,含着泪痕的双眼直直的看着眼前的人,因为恐惧浑身颤立,即便是脑袋也微微的打颤。
  何思年本人抿着下唇并没有太激烈的动作,只是看着,默不作声,直到感觉到一阵眩晕感,再睁开双眼时,一切都变了。
  在一个宽敞明亮的咖啡厅里,方源坐在“何思年”的对面,他的脸上早已没有了初见时的意气风发,满眼的血丝,满脸的胡茬,神色中尽是憔悴。
  “给你钱可以,但是你要让这个叫刘珊的爱上你,并且怀上你的孩子。”“何思年”手中拿着刘珊的照片,神情中有恐慌更有孤注一掷的狠绝。
  “先给我一半的定金,我会让你如愿。”
  方源说着,从“何思年”的手中抢过支票本,急躁的写下了一个数字便递给她签名。
  “何思年”犹豫着,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再抬头时对面的人已经离开。
  再看“何思年”哪有半分的软弱和恐慌,就只剩下了让人看不透的阴郁和深沉。
  眩晕感接踵而来,接下来是一个雨天的场景,“何思年”坐在车里,看着方源被追债人殴打。其中一个将棒球棍狠狠地击中了他的脑袋,之后他趴下的身体就再也没起来过。
  一个老大模样的人伸手制止了小弟们殴打的行为,弯腰去试探了下他的鼻息。
  最后那人打了个电话以此同时,“何思年”的手机响了起来。
  “老板,事情已经办妥了。”
  “好,我要他合理的消失在这个世界。”
  何思年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才恍然大悟,所以昨天给她打电话的人,很可能就是刚才看见的那个“大哥”,而何思年则是这一切背后的主使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