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我与反派话余生 > 第八章:眼里不容沙子的大爷
  “年年啊,我们家南希遥年纪已经不小了,不知道你……”想什么时候结婚这几个字还没说出口,就被南希遥打断。
  “爸,你明天该去医院复查了,冠心病这件事可大可小,不能马虎。”
  “我这不是冠心病,我这就是心病,还不是放着好好的军事院校不读偏要学医。眼看就要三十岁的人了,连女孩子的手都没牵过。爸这十几年啊,为了你可是操碎了心啊,现在好了,有年年替我分担,我这病也就没事了。”
  南北筷子狠狠地摔在碗上,即便是吃饭认真如何思年,视线都集中在了南北的身上。
  “南爷爷,来吃点苦瓜,清热降火,据说还有减肥的功效。”说着夹了一大把的苦瓜到南北的碗里。
  只见南北的脸瞬间由愤怒的小鸟变成了霜打的茄子:“来,儿子,多吃点苦瓜,能长身体的。”
  “南爷爷,这可是我给您夹得,不吃我会伤心哦。”何思年忍着嘴角的笑意,做出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逼迫南北。
  “就是,老南,怎么滴,我孙女给你夹得菜有毒啊?都一大把年纪了还挑什么食?赶紧吃了,趁热。”
  说着还特地夹了一筷子的苦瓜放在自己的嘴里品味。
  “爷爷您也是,吃点青椒需要保持营养的均衡。”说着一大筷子的青椒进入了何必的饭碗里,看着已经冒出来了的青椒何必冷笑:还真是一个孝顺的孙女,一碗水端平,但是讲真的这么一盘子青椒炒肉,孙女是怎么做到夹了一堆青椒但是没有一片肉的。
  “哈哈哈哈,年年干得好,南爷爷就欣赏你这一碗水端平的态度。”说着将饭碗里的苦瓜放进嘴里嚼也没嚼就咽了下去。
  南希遥自然也不能落在何思年得后面,于是夹了一大筷子的胡萝卜丝,刚准备给何思年送过去,却意外看到了她瞟过来的目光:锐利中带着警告似乎在说敢夹给我试试看。
  手快了脑子一步,在空气中画了一个圆弧准确的放进了自己的碗里,嗯,以后要学学厨艺,在潜移默化中,润物细无声的让何思年吃胡萝卜,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就这样,一顿饭下来两个老战友都在逼迫对方吃彼此厌恶的食物,一顿饭下来,何思年吃的倒是很开心,可两个老人家却脸色铁青,至于南希遥则一直在思考:应该学中餐还是西餐?还是中餐吧,学学煲汤还能给何思年养养身体。
  这边吃饭的是其乐融融,那边吃饭的却远远没有如此的快乐。
  “什么?我没听清,我这是被甩了?”
  在每天只接待十个人的高级餐厅里,桌子上摆满了价值不菲的食物,不管是食材还是色泽,都是数一数二的。一般来这里吃饭的虽然算不上达官显贵,可基本的素质还是在线的。
  再看看今天迎接来的这两位:男的用温文尔雅来形容不过分,女的嘛……此时此刻正瞪大着双眼,满脸的不可思议。
  “所以你今天带我来这样的餐厅里,不是为了庆祝你和何思年分手了,我们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在一起了,而是为了和我分手?”
  刘珊此时此刻正喘着粗气,双眼瞪得和铜铃一般大小。
  “你怎么知道我们分手了?”
  刘幸对此很淡定,专心致志的切着手中的牛排,看也没看她一眼。
  “你派人跟踪我。”
  这是一个陈述句,说话的人表情看不出喜怒,可语气却始终保持在一个度上:彻头彻尾的冰冷。
  “我派人在跟踪那个病秧子,她已经有男朋友了,而且还是和你分手之后马上就有的,这样水性杨花的女人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
  刘珊越说越激动,甚至控制不住自己说话的语调,直到后来浑身颤抖,就连嘴唇也忍不住打颤。
  “我是不会和你分手的,实话告诉你吧,我已经有了你的孩子,本来是准备过几天告诉你给你一个惊喜的。现在看来,不必了,而且这个孩子我是一定会生下来的。”
  直到听说怀孕两个字的时候,刘幸才缓缓抬起了头,语气中是说不出来的嘲讽。
  “孩子不是我的,两年前我做了结扎手术,这辈子是不会有孩子的。至于谁才是真正的水性杨花,好好想想吧,这顿饭我结了,以后不要再来找我了。”
  刘幸目光注视着刘珊,已经看不出喜怒了,他拿起盘子里的湿巾擦了擦手随意丢在桌子上。
  这里是何思年经常来的餐厅,预定这里本是为了庆祝和她复合。直到何思年拒绝了他,还有了新男友,他才意识若是不斩断过去,他们是不可能的。
  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一幕,却不想还意外的知道了那个女人的为人,想着当了自己一年床伴的女人其实是一个公交车他就忍不住作呕。连半秒钟也不想和她多待,所以这是他罪有应得吧。
  “你就这么爱她?知道她这辈子也不会生孩子就去做了手术?你还是男人吗?”
  刘珊知道自己做的事情已经暴露,干脆也不在隐藏,双手拍着桌子站起来,朝着刘幸的身影怒吼。
  可男人终究是没有回头,泪水模糊了她的视线,那一刻她的心也死了。
  她有孩子是真的,既然孩子不可能是他的,那就只有那个人了。
  “思思,我是刘幸,只是想告诉你一声,我是不会放弃你的,另外我已经和那个女人分手了,我太太的位置,只为你一人留着。”
  刘幸上了车,拿起手机按出了那串已经刻在骨子里的数字,犹豫了半天,最终还是给对方发了一个短信过去。
  “叮当。”
  南希遥和何思年正在玩五子棋,赌注是南希遥今天晚上要不要留宿在何家。
  但他不知道其实他爸已经安排好了一切:今天晚上一定要住在何家,只要他够不要脸,儿子娶上媳妇指日可待。
  手机就放在棋盘边上,朝着的方向,所以来消息得第一时间南希遥就看到了,尤其是最后那句:只为你一人留着怎么看怎么刺眼。
  反观何思年,因为棋盘上的局势焦灼,所有的注意力都在上面,即便是南希遥催促也会被她恶狠狠的看一眼,至于这短信自然不在她关心的范围内。
  “手机密码是多少?”南希遥拿起手机,问道。
  “说了你就让我悔棋两步,不,三步。”
  “可以。”
  “981111。”
  何思年话音刚落,马上开始忙活棋盘,把南希遥的黑色旗子拿起又放下。
  南希遥淡定的把信息删了,之后拉黑了对方的联系方式,删除了微信。一系列操作不过是几秒钟的事情。
  “可以了?”
  “嗯。”
  何思年心满意足的点头,南希遥放下手机拿起一枚黑子,咚的一声,一锤定音。
  “记得给我准备一套新的床单被罩,没有也没关系,我半夜溜过去找你。”
  何思年看了看南希遥又看了看棋盘,哎呀,这么明显的圈套她怎么就没看出来,这颗旗子不管是放在哪里都可以让他凑成五步。
  可何思年被圈套的又岂止是她的五子棋,还有她的人生。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