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快穿之我与反派话余生 > 第一章: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等等,等等,你也许可以不杀我。”
  “给我一个理由。”
  “那你给我一个杀我的理由先。”
  事实证明,在一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面前,耍嘴皮子是不推荐的。
  就这样,何思年被电视上通缉的杀人犯灭口抹脖了。
  当锋利的刀子没过大动脉时,何思年看着喷洒出来的鲜血,回顾自己短暂而又短暂的一生。
  她只有二十岁,没车没房没男朋头,甚至连男生的手都没有碰过一下,回想她这短暂的一生,扶老奶奶过马路,给失学儿童捐款,去敬老院慰问老人,自认为是问心无愧了。
  如果说她还有什么希望的话,就是真的还想再活五百年。
  冥冥之中,有人听到了她的心声,并且给予了一个回应。
  “我可以让你继续活下去。”
  一道空灵清澈的声音,四面八方的钻进何思年的耳朵里。
  “尸体都已经凉了,怎么还能有救。”
  何思年看着地上躺着的美少女,心情低落。
  “我说我能我就能。”
  还没等何思年反应过来,只觉得自己的脸一疼,又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名光荣的鬼。
  “你,准备怎么帮我?”
  “带你轮回百世,重新为人。”
  “轮回百世?那我就可以一直活下去吗?”
  “对。”
  “成交,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何思年太渴望活下去了,以至于稍微有点希望便毫不犹豫的同意。
  “如此,我便予你不死人生,便带着这执念活下去吧。”
  话音刚落,何思年只觉得眼前一黑,再睁开双眼的时候已经是另外一番景象了。
  “小姐,小姐,你终于醒了。”不过是刚睁眼,就看见一个大妈年纪的人正红着眼圈看着自己。
  她一身麻布的衣服,乌黑的头发整齐的盘在脑后,没有一丝碎发。面容虽然算不上苍老,可却绝不年轻。
  “痛。”何思年还没把眼前的人看个清楚,只觉得心脏涌上来了一波又一波的浪潮。如同被数百跟一寸长的细针同时刺入心脏一般,就连呼吸都会让这痛楚加剧。
  “小姐,小姐,你挺住,我去叫医生。”
  半分钟后,医生进入了病房。
  “病人现在的情况很不稳定,需要马上手术进行搭桥。”
  “好,我去给老爷打电话。”
  “我,自己签。”
  何思年只觉得自己快要痛的晕过去了,等她给那个所谓的老爷打电话,自己怕是要疼死了。
  “手术存在一定风险,你很可能……”
  “协议书给我。”
  何思年倒吸了一口凉气,一点也不想听对方想要说什么,哪怕有一丝活下去的可能,她也不会放弃。
  “好,在这里签字。”
  何思年伸出缓缓的从被窝里掏出自己的手,因为疼痛,握着笔的手不自觉的颤抖。手心里的汗水更是让她连笔都拿不住,最后费力的写上自己的名字:何思年。
  几乎是在她放下笔的一瞬间,病床就被人推了出去。
  何思年弓着身子,小心翼翼的呼吸着,平复因为刚刚的“剧烈运动”而加剧的疼痛。
  汗水顺着她的额头留到了脖颈上,她死死的闭上双眼,意图麻痹自己,可终究是徒劳。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就再也没有感觉,沉沉的睡了过去。
  “擦汗。”
  手术室里,南希遥分神看了看时间,手术已经进行了三个小时,这女孩的情况比他想象的还要复杂。
  连续三台超长手术让他整个人有点麻木,却还是咬着舌头维持清醒。
  滴滴滴的声音让他神经紧绷,汗水模糊了视线,还差一点,只要十五分钟就可以结束了。
  他这么告诉自己,随即加快了动作。
  而在这昏迷期间,何思年在接受这个世界的信息。
  何思年,同样的名字,可这个人却和她有着不一样的人生。
  这个身体生下来就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曾经预测她活不过十八岁。索性她生活在一个富可敌国的家庭当中,小心翼翼的养着,竟然撑到了二十岁。
  何思年虽然有钱,却没有父母的关爱,因为她的身体问题,父亲堂而皇之的在外面养起了小三小四,私生子女无数,极少回家。
  而她的母亲也心灰意冷去了国外,开始了自己的新生活。
  何思年嫣然成为了一个累赘,能长大,全靠着家里那位身体硬朗的爷爷。
  从小的生长环境决定了何思年的性格:小心翼翼、卑微脆弱,身体的压力让她养成了温柔的性格却也造就了她的软弱。
  所以当她遇见了刘幸时,不顾一切的爱上了这个心完全不在自己身上的商人。
  他是商人,懂得将一切最大利益化,于是向何老爷子求娶了她,架不住自己捧在手心里的孙女央求,他也就同意了这门婚事,尽管他很不看好刘幸这个后辈。
  之后,两个人订婚了,何思年以为她沉浸在爱情的海洋里,却不想,这从头到尾只是一个骗局而已。
  当她发现刘幸和别的女人在他们新房的床上纠缠时,她没有第一时间冲上去。竟然耐心的趴在门口,听完了两个人对话。
  “亲爱的,嗯~你,不是真的要和那个病秧子结婚吧?你这么勇猛,她怎么可能满足的了你?”
  “想让一个心脏病人死,有很多种方法,只是她还有利用价值。哈、哈,你真棒。”
  “嗯~我、还要的更多。”
  门内是两个人的狂欢,而门外则是何思年一人的伤痛,她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家里,之后心脏病越来越严重,直到三个月后的今天上了手术台。
  她是一个好孙女,知道爷爷出去旅行了,不想他担心,即便自己心脏病复发,愣是没让任何人通知何必。直到现在手术已经完成,那老爷子还在巴西看比赛。
  那些画面就像放电影一样在何思年的脑子里走过去,最要紧的是何思年好感同身受,这让她觉得很憋屈。
  “啊呸,狗男女,啊呸,软弱何思年。真是气死老,阿不,气死宝宝了。”何思年在梦里毫无顾忌的抒发着自己的情感,并且下定决心好好养病,等自己好了之后一定要送这个刘幸上西天。
  可现实问题是,何思年身体孱弱,不能做任何的剧烈运动,也就是说亲自打人是万万不能的。但是找人打也不明智,那就慢慢策划,让他身败名裂,对,就这样。
  这是何思年醒来之后的第一个想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