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我在娱乐圈里咸鱼躺 > 第65章 想当咸鱼的第六十五天(三合一)
乔奚奚:“…………”

    万字小作文?

    那你可真是太好意思了。

    “一万字小作文……死宿主是对你有什么好处吗?”眼角余光瞥到有工作人员拿着剧本过来找她,  乔奚奚动了动脚步,往工作人员身边走去,一边在心里面和系统说话。

    如果系统坚持让她写小作文的话……

    “亲亲,  这边建议您换个宿主。”乔奚奚选择逃跑。

    系统:【……】

    它对乔奚奚换宿主的提议没有任何的表态,  只是因为乔奚奚不愿意给它写万字小作文,偷偷摸摸的,  发出了一两声表达愤怒的电流音。

    但它依旧因为自己能够干预主线剧情而兴奋着。

    跟着工作人员去找编剧核对剧本的时候。

    乔奚奚远远看到了正在找鹿星遥说话的薛韵贤的背影。

    再一看,鹿星遥也在那。

    薛韵贤显得很是火大,她离得远远的,听不清薛韵贤在说什么,但能听到他的语气中听出他有多大火气。

    而鹿星遥低着头,咬着唇,一脸内疚。

    乔奚奚并不是很在意薛韵贤都在训鹿星遥什么,  和她没什么关系。

    但她还是往鹿星遥那边多看了一眼,她发现——

    “系统。”乔奚奚对系统说道,  “鹿星遥头顶的主角光环是不是变淡了?”

    “还是我对她头顶主角光环的亮度更适应了?觉得变淡只是我的错觉?”

    乔奚奚发现,  现在即使她目不转睛地盯着鹿星遥看,她的主角光环也没那么刺眼了。

    但她只是路过一下,在一旁盯着鹿星遥的主角光环就像是她在盯着薛韵贤训鹿星遥的场面,  像幸灾乐祸,看了几眼后,  乔奚奚就走开了。

    主角光环是不是真的变暗了的事,  她选择交给系统。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随后,ai少年音才响了起来。

    【检测到鹿星遥主角光环亮度变暗】

    【不是宿主的错觉】它肯定道。

    乔奚奚:“怎么回事啊?”

    【系统需要观察一下】

    薛韵贤与鹿星遥这边。

    “之前不是答应得好好的?你演的是朱芜,  在片场的时候尽量不要穿这么张扬的衣服。”薛韵贤的语气并不好。

    鹿星遥头低垂着,  不敢反驳。

    她我行我素惯了,  即使有些时候,她自己也知道她是在挑战规则,但是过往的经验告诉她,不会出任何问题的。即使她我行我素,周围的人也会觉得她大胆的举动有魄力。

    这次打扮得这么明艳张扬,她根本不是在配合朱芜的角色设定。而是在配合女一号栾佳月的副人格,目的就是让网友和薛韵贤都觉得她更合适女一号的角色。刚才开机仪式之前,薛韵贤明显也对她的这身打扮惊艳不已,和她交谈过程中,甚至还说,要丰富一下朱芜参与的剧情,要给她加戏。

    这才过去没到半天,怎么薛韵贤的心思就变了?

    她压着心头的不悦与慌张,等着薛韵贤说完话,急不可待地说道:“导演,我不是故意不按你的要求来的,我只是觉得……”

    她一顿,目光坚定地说了下去,“你那个在片场要按照角色风格穿搭打扮的规矩,是错的。”

    “演员要有自己的思想,而且,真正优秀的演员,是能够将角色和现实分开的。”

    “我虽然穿得更像栾……我虽然穿得不像朱芜,但是,我能保证我在开始拍摄后,立刻入戏。”

    鹿星遥向薛韵贤表达着自己的观点。

    在她抑扬顿挫地发表着观点的时候,薛韵贤就静静地听着她讲。

    因为刚才莫名其妙在面对着鹿星遥的时候,忘记了他的种种原则,这次,薛韵贤格外的冷静。

    鹿星遥安静下来后,他淡声问,“说完了?”

    鹿星遥有一分没底,不知道薛韵贤能不能把她的话听进去。

    但她还是有九成笃定的。

    她觉得自己的观点无懈可击,身边常有人在她说完话后,发出“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慨,其中比薛韵贤地位更高的大人物也不是没有,薛韵贤也一定不会反驳她。

    薛韵贤却只是冷笑了一声。

    “你说的是没错,在拍摄开始后尽快入戏,确实是优秀演员该有的素养,但是……”

    有但是,没好事。

    鹿星遥心脏一紧。

    薛韵贤向她投来了冷冰冰的目光,“一个导演有一个习惯,在片场的时候,演员尽量保持着在戏中的状态,更有利于我这个导演的发挥,这是我个人的习惯。”

    “我尊重你们,所以在开始拍摄之前,就问过你们,能不能在片场时穿搭尽量贴合你们在剧中扮演的角色。”

    “那时你的回答是可以  。”

    “既然你心里有意见,为什么不在开机之前告诉我呢?反而在开机之后,又来和我说这些?”薛韵贤有些不满地质问。

    鹿星遥噎住了,不知该怎么回答。

    从来没有遇到过的情况,让她有些无措,只能先低头认错,嗫嚅道:“薛导,我这就去换衣服。”

    而薛韵贤看着鹿星遥,眉头轻拧。

    他待人严苛,脾气爆不讨喜,这点他自己也知道,刚才想来找鹿星遥,是带着火气来的,但很奇怪,一接近她,他心里的怒火就减弱了。

    若说鹿星遥长得特别合他的眼缘,倒也不是。

    但现在他努力提醒自己不要因为私人情绪影响判断,只觉得自己的头脑越来越清醒。

    想着试镜的时候鹿星遥的表现不错,现在认错的态度也诚恳,薛韵贤还是给她了一个机会,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让鹿星遥离开了。

    中午,剧组分发了盒饭。

    乔奚奚怀里抱着个小孩子。

    小孩子是剧组的小演员,出演的角色是男一号的妹妹。

    小妹妹上午的时候和乔奚奚并没有对手戏,但是因为拍摄之前,和乔奚奚说了几句话,之后一直黏着乔奚奚,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不找自己的爸爸妈妈,非要来找乔奚奚抱着。

    小女孩很是乖巧,她自己会吃饭,乔奚奚偶尔看一眼她,见她自己吃得很好,连米粒都不会沾到脸上,也就放心地让小女孩自己吃饭。

    她问系统:“我是不是又干扰主线剧情了?”

    对怀里这个小女孩,乔奚奚有印象。

    如果不是她在这,小女孩现在喜欢亲亲抱抱的,应该是鹿星遥。

    关于这个小女孩,有一段剧情,是说在之后的采访中,小女孩会对记者说,自己特别喜欢星遥姐姐。

    采访和剧组的一些拍摄花絮放出之后,网友纷纷夸赞鹿星遥温柔有爱心。

    但现在这个小妹妹一直跟在她身边。

    而鹿星遥那边时不时会往她这边看一眼,在被她发现后很快就将目光瞥开,目光中微微含着怨念。

    乔奚奚:只是想安静当个炮灰,没想到却成为了女主眼里的反派。

    真是高兴不起来。

    唯一高兴的大概就是鹿星遥头顶的主角光环好像变得更淡了,在她又一次干预主线剧情之后。

    鹿星遥头顶的主角光环变淡,她周围的人就会变得很正常,合作起来更轻松,这点对乔奚奚来说确实是好事。

    系统答道:【是的,我们又干预主线剧情了】

    那语气听上去就有点飘。

    乔奚奚发现了一件事。

    自从她的系统发现它不会被销毁之后,就变得格外的猖狂,格外喜欢干预主线剧情。

    看看,它说的,是“我们”,不是“你”。

    这个小妹妹跟在她身边可不关它什么事,它居然往自己的身上揽,看来是真的对干预主线剧情这件事非常感兴趣了。

    她看透不说透,只是让系统去看鹿星遥头顶的主角光环,“你看看,她的光环是不是更淡了?”

    【是的】

    【我们的猜测应该是正确的】

    早上观察到鹿星遥头顶的主角光环变淡后,乔奚奚和系统商量出来了一个可能。

    由于他们对主线剧情的干预,现行剧情遭到了严重破坏,以至于鹿星遥头顶的主角光环变淡了。

    系统问乔奚奚:【宿主现在打算怎么办?】

    现在摆在乔奚奚面前两条路,一条是虽然发现了这件事,但是什么都不管,任由这个世界随意变化,另一条是继续干预主线剧情,不停地干预下去,直到把鹿星遥的主角光环给干预到消失。

    出于对乔奚奚的了解,系统觉得她非常可能会选择第一条走起来更容易的路来走。

    但是系统太想干预主线剧情了。

    一个炮灰系统在岗期间能有几次干预主线剧情的机会?

    系统虽然朝着乔奚奚发问了,但它赶在乔奚奚回答之前,非常快速地说道:【系统想干预主线剧情】

    乔奚奚沉默了一会儿。

    然后莞尔笑了。

    “亲亲,这边建议您写一篇万字申请书,来申请一下这件事,这样比较配得上您尊贵的身份。“

    系统:【……】

    可恶。

    这就叫只有魔法能打败魔法吗?

    人类的小花招真多。

    【请宿主想一想】

    系统开始替乔奚奚分析将鹿星遥的主角光环干预到消失的好处。

    【这个世界受到主角光环的影响,所以一切都是以主角为中心的,但是如果鹿星遥的主角光环去掉了,那她对这个世界的影响就消失了,你就是拯救这个世界的英雄少年,你将影响无数人的人生】

    乔奚奚不为所动。

    咸鱼并没有拯救世界的英雄梦想。

    系统闷声闷气半天没说话,见说服不了乔奚奚,半晌后,响起来“哒哒哒”的声音。

    【系统只是想要干预主线剧情而已】系统哒哒哒地哭着。

    “好吧。”乔奚奚听到它的哭声,叹了一口气,“那到了能干预主线剧情的时候,你提醒我一声。”

    系统“哒哒哒”的声音一下就停住了,十分大声地说,【感谢宿主】。

    乔奚奚愿意去干扰主线剧情那再好不过,它稍微配合一下,它和乔奚奚就是路子最野的系统和宿主。

    系统满心期待着乔奚奚干扰主线剧情的种种举动。

    然后,系统就看着乔奚奚喂完剧组里年纪最小的小妹妹吃好饭之后,牵着小妹妹的手全剧组溜达。

    要不是它知道乔奚奚芳龄到底有多少,看着她领着小糯米糕一样的小孩子溜达的状态,它会觉得她这是在享受颐养天年的退休生活。

    好好一个人类世界的美女,为什么经常退休老大爷的状态上身?

    对系统来说,这是永远的未解之谜。

    说好的干预主线剧情呢?

    系统发出愤怒的电流音。

    乔奚奚“嘘”了一声。

    【宿主要记得干预主线剧情】系统可怜巴巴地祈求。

    乔奚奚果然吃软不吃硬。

    直觉如果她现在不理系统,系统又会发出“咔咔哒哒”的哭声,乔奚奚对它说道:“我在《雾踪》剧组,本身就是在干扰剧情。”

    刚才,她仔细观察了一下。

    即使她什么都不做,鹿星遥头顶主角光环的亮度也在慢慢减弱。

    减弱的程度不是特别的强烈,但是聚沙成塔、积少成多,在《雾踪》片场待几个月,估计也会对鹿星遥的主角光环产生非常大的影响。

    听完乔奚奚的分析,系统觉得有道理。

    但系统依旧很着急。

    【宿主难道不想快一点解决鹿星遥的主角光环吗?】

    乔奚奚还真不是特别着急。

    “任何事都有它的造化。”她开始和系统扯一些她自己都不知道正确与否的有的没的。

    和鹿星遥起正面冲突,对乔奚奚来说,成本太高了。

    她这干预主线剧情也得有个限度吧?总不能真的把自己变成鹿星遥的眼中钉肉中刺。

    鹿星遥是典型的进攻性人设,日天日地的,真变成她的眼中钉肉中刺了,估计她就没有宁日了。

    即使鹿星遥不是女主,乔奚奚也不想变成她的眼中钉肉中刺。

    准确来说,她不想成为任何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别人不惹到她的前提下,她谁都不想招惹,只想好好过好自己的小日子。

    乔奚奚满足于现状。

    她就按部就班地在《雾踪》剧组里面演戏,鹿星遥的主角光环就能一点点弱下去。等减弱到一定程度她再想想别的办法,就把光环给搞没了,系统的愿望就实现了。

    就是没它想得那么快而已。

    系统:【……】

    为什么要给它绑定一个这么没有奋斗欲的宿主!

    “我已经答应帮你干预主线剧情了,至于进度,得由我来控制。”乔奚奚十分有先见之明地补充,“你哭也没用。”

    乔奚奚算看透了。

    她的系统可能打了成吨的鸡血,现在的它成天想着搞女主。

    都不像炮灰系统了。

    像个反派系统。

    系统正憋着劲儿打算发出哒哒哒的哭声,听乔奚奚这么一说,倏地停滞下来了。

    系统呆若木鸡。

    刚想用百试不灵的哭哭对付乔奚奚,乔奚奚就把它的路给堵上了。

    面对如此不听话的宿主,系统只能在心里默默哭泣。

    …………

    虽然乔奚奚一整个上午都没有和鹿星遥正面碰面的机会,她也可以避开了鹿星遥,但鹿星遥的目光却始终放在乔奚奚身上。

    她的目光并不止乔奚奚一个人身上。

    鹿星遥有着观察周围人的习惯,剧组所有的工作人员和其他的演员她用一个上午的时间全部认识了一半,私底下反复记忆,已经能够做到见到每个人的面都喊出来对方的名字了。

    所有的人她都会留意到,更何况是得到了女一号的出演机会的乔奚奚。

    剧组发布的关于开机仪式的微博下,网友变着花儿地吹女一男一的颜值、吹剧组选角的眼光,她心里以为的会有人跳出来说她更适合女一号的评论,也有,但只有寥寥几条,影响不了大气候。

    反而是说她不够适合朱芜、适合朱芜那个恶毒继母的言论比较多。

    但鹿星遥看到这样的评论就皱起眉头。

    朱芜还能算得上女三号,朱芜的恶毒继母就是个彻头彻尾的路人,甚至在剧本中,每次出场甚至都不会露脸,拍一下高跟鞋和小腿就行了。

    因为关于恶毒继母的戏份,是通过朱芜的视角展开的。

    年幼的朱芜个子小,大人从来不抱她,所以,她只记得自己继母的小腿和高跟鞋长什么样。

    朱芜的继母,找个腿长得漂亮一点的男人穿着高跟鞋来客串一下都行,网友却让她去演这个恶毒继母……

    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这种评论这么多,怪不得薛韵贤会突然来找她,批评起了她的着装打扮。

    从小到大一路顺风顺水的鹿星遥,对今天的这种情况非常的不习惯,甚至觉得在《雾踪》剧组内发生的一切,都像一场梦。

    自打踏入这个剧组以来,她就没有舒心过。

    一次都没有。

    在乔奚奚拍摄期间,鹿星遥在远处旁观。

    本来是想着,薛韵贤今天心情那么不好,如果乔奚奚出了任何的问题,那他一定会破口大骂。

    指不定就会把乔奚奚给骂哭了。

    鹿星遥等着这种画面的发生,等到最后,神色却渐渐变了。

    在乔奚奚拍摄期间,只要不是和她演对手戏的演员出问题,回回都是一条过。

    这对于演员来说,的确很难得、很优秀。

    这么久的观察,倒是打消了一点她对乔奚奚的偏见。

    她以为乔奚奚是因为外形太契合栾佳月的形象设定,薛韵贤才会拍板签下她,现在在旁边看了那么久,她虽然不愿意,但也承认,乔奚奚很有天赋,不是只能做花瓶。

    她演戏的经验不多,还能演成这样,能称得上一句老天爷赏饭吃。

    但这令鹿星遥更加难受了。

    没有什么比发现自己的竞争对手原来比她想得还要优秀更令她难过的了。

    在拍摄间隙,鹿星遥找到了自己的经纪人。

    她问经纪人,“出演女一号的乔奚奚,你了解得多吗?”

    “还行吧。”经纪人说,“其实她差点和你做了同期。”

    “如果不是青山娱乐那边早早签下了她,应该就是我们公司签她了,我们公司是通过她老师联系的她,比青山娱乐那边晚了一步,人就被抢走了。”

    经纪人的语气有些可惜。

    “我不是想听这个的。”鹿星遥瘪了瘪嘴,说道,“我是说……她有没有什么黑料?”

    经纪人看了一眼在片场内陪着几个小演员玩老鹰抓小鸡的乔奚奚。

    她左思右想,想不到乔奚奚有什么能被称作黑料的事,摇了摇头。

    鹿星遥咬了下唇,“你再去打听打听。”

    几天后,经纪人回复她,“真没什么黑料,人家私底下过得挺简单的,在学校里的经历也很干净。”

    鹿星遥沉默着没说话,经纪人见鹿星遥自打《雾踪》试镜开始,就不怎么开心,对鹿星遥说道:“不过也可能是因为她之前名气小,太糊了没人注意,找狗仔多注意着,说不定能扒出她的黑料。”

    隔着电话,经纪人看不到鹿星遥的表情。

    半晌后,听鹿星遥应了声“嗯”。

    听声音,对这个安排是满意的。

    …………

    转眼到了十月。

    随着热度的水涨船高,除了综艺方和剧方,找上乔奚奚的代言也有许多。

    梁宸从中筛选出了他把关过后觉得可以给乔奚奚接的,将乔奚奚这个秋天的行程安排得满满当当的。

    但也因为看出了乔奚奚好像对大火没什么执念,好歹也算是认识许多年的朋友了,他也没有压榨她压榨得太厉害。

    十月底的时候,乔奚奚终于得了两三天的空闲,从《雾踪》拍摄现场出来,能回家休息两天。

    梁宸去接了她一趟,刚一出片场,外面就遇到了几个找乔奚奚签名的粉丝。

    看着乔奚奚给几个粉丝签好名,到了车上,梁宸想着刚才遇到的几个粉丝,对乔奚奚说道:“你现在不比往常,出门在外注意一下你的形象,万一被拍到,太邋遢不太好,要是遇到难缠的粉丝,立刻给我打电话。”

    乔奚奚辛苦工作了那么多天,终于能从工作中解放出来,她在车后座打着游戏,听完梁宸说得话,“哦”了一声,答应了下来。

    梁宸听她应得漫不经心的,难免有些担心,但又一想,乔奚奚现在虽然比之前粉丝多了很多,但应该也不至于到了被人盯着黑的程度,再加上他认识她这么久,除了剧里面角色需要刻意扮丑,还真没见过她邋遢的模样,也就不管她了。

    乔奚奚下车后就飞奔回自己的小窝,扑到床上的时候简直热泪盈眶。

    刚才梁宸的话,她听到耳朵里,也记在心里了。

    最近她的生活确实起了一定的变化。

    具体表现在,走在街上的时候,会有路人认出她来。

    但对乔奚奚来说,这点变化对她影响最大的,可能就是等到她不做这一行了,被人拍到在种地养猪的时候,会有一条昔日光鲜亮丽女明星现在竟种田为生的热搜。

    其余没什么影响了。

    有一条昔日光鲜亮丽女明星现在竟种田为生的热搜也没什么不好的,乔奚奚不是很在意网友对她的看法。

    网友的看法是网友的看法,她的生活是她的生活。

    而且现在即使走在路上会被人认出来,也不是所有的人都认识她,大多数人还是对除了自己以外的人没那么在意的,真要想让所有的人都注意到她,那估计得是她上街撒钱才行。

    然后没等到路人的目光全都放在她身上,她就因为不尊重人民币,被警察叔叔带回去教育了。

    乔奚奚没怎么把梁宸的话放在心上。

    这两天空闲态难得,她给自己列了长长的计划。

    搬了新家以后,她还没来得及把周围的小饭馆都尝一遍就开始到处打工,要是再这样下去可能等房租到期了,她还和这附近的小饭馆是没有任何故事的陌生人。

    晚上乔奚奚做了一番调查,列了个清单,第二天一早醒来就开始探店。

    中午她去了一家烤肉店。

    虽然觉得最近得多吃点蔬菜了,但她还是抵挡不住肉类的诱惑。

    没关系,生菜也是菜。

    乔奚奚大快朵颐,一个人吃饭有些无聊,但彭忆函这两天行程很满,她找不到和她一起吃饭的人,只能和系统说话。

    “这里的烤肉好好吃啊。”

    系统:【……】

    这几个月以来,系统一直忙于一件事。

    那就是记录鹿星遥头顶的主角光环的亮度。

    随着乔奚奚在《雾踪》剧组的时间越来越长,鹿星遥头顶的主角光环的亮度确实越来越弱了。

    系统判断,只要来一次和主线剧情关联度比较高的事,就能一举将鹿星遥头顶的主角光环给踢走了。

    就差临门一脚了,系统很着急。

    恨不得把现在在烤肉店快乐吃肉的乔奚奚踢回《雾踪》剧组。

    【系统吃不到的】

    好吃对它来说没有用的。

    【吃不到,也闻不到】

    乔奚奚很是同情,“你吃不到……好惨哦。”

    她往生菜叶里卷了块烤好的肉,举了举给系统看了一眼,“那我替你多吃一点,你好好看着哦。”

    然后她一口给吃掉了。

    系统:【…………】

    它本来没觉得自己有多惨,但现在真的开始觉得自己惨了!

    好气哦。

    多亏它是一个胸怀宽广的系统,不跟乔奚奚这种和人类幼崽属性差不多的人一般计较。

    【宿主什么回《雾踪》剧组拍戏?】

    系统找乔奚奚确认。

    “得一周之后了,我得先去拍《一起去旅行》。”

    《雾踪》里面属于她的部分差不多快杀青了,有几个镜头薛韵贤想重拍,从更多的选择中选择出最佳的,不过这部分工作量不大,对乔奚奚来说,《雾踪》的拍摄工作基本已经完成了。

    系统得到乔奚奚的回答后,认真地计算起了时间。

    鹿星遥的主角光环什么时候能被它干掉的时间。

    它太想看到鹿星遥的主角光环被它这个炮灰系统干掉之后,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了,计算完只拍摄《雾踪》这部剧,干掉鹿星遥主角光环的可能性不是百分之百,它就忧愁起来,更想踢乔奚奚早一点回《雾踪》剧组了。

    【宿主】

    【你想回《雾踪》剧组拍戏吗?】

    系统开始诱骗乔奚奚。

    在它的计划里,只要它这样问,一旦乔奚奚回答,她不想去拍戏,她想继续在家睡懒觉。

    那它就可以反向惩罚她,把她给踢回雾踪剧组了。

    但乔奚奚给了一个中肯的回答。

    “还行吧。”

    她确实更想留在家里睡懒觉,但是一想到这次再去一次,她就可以杀青了,离开家也就没那么痛苦了。

    系统:【……】

    它在心里唱起了悲伤的歌。

    为什么宿主总是不懂它的心。

    中午试完了烤肉店,晚上,乔奚奚又去了一日料店。

    花钱不少,体验感不是特别好。

    心灵受到了创伤,第二天乔奚奚没敢继续胡乱探店,而是重新回到了那家烤肉店,点了个双人套餐。

    她不管吃完之后系统是不是又会给她减体重了,快乐最要紧。

    拍了个照,发给彭忆函,引起了一波仇恨后,乔奚奚笑了笑,撸起袖子开始给自己烤肉。

    而鹿星遥那边找到的私家狗仔晃荡了半个城市后,终于找到了乔奚奚。

    他调查了很久,早就找到乔奚奚了,但乔奚奚最近太忙,一直在各个综艺和剧组之间奔波,都没什么闲暇时间,他也自然没什么黑料可以拍。

    这次乔奚奚赋闲在家,他也开始行动了。

    昨天他就一直在跟着乔奚奚。

    知道乔奚奚进了哪些餐馆,但他没有跟进去。

    但今天,看到乔奚奚又来了昨天她去的烤肉店,狗仔推测,这烤肉店里可能藏着什么玄机。

    寻常人是很少会在短暂的时间内光顾同一家烤肉店的。

    他混进了烤肉店,点了个单人套餐,偷偷观察着乔奚奚。

    见乔奚奚点了个双人套餐,之后还低头用手机联络着什么人,看着手机屏幕时笑得很开心,他心里大喜过望。

    这一看就是约了人啊。

    而且很像是约了男朋友。

    挖到大料了。

    狗仔盯住了门外,每一个进来的男客人他都会仔细打量,然后将对方的脸记在心里。

    但随着时间流逝,没有一个客人是走到乔奚奚这一桌的。

    往乔奚奚那投去目光的人虽然不少,但显然是因为觉得她漂亮,而不是和她认识。

    再看一眼乔奚奚那边,已经开始吃了。

    估计是对方迟到太久,她等不及了。

    和这么漂亮的女明星约会都迟到。

    这得是多狂啊。

    这行事作风,得是家里有矿的纨绔公子哥吧。

    狗仔已经想好了把照片发给媒体时需要起好的题目。

    “xx大少约会当红女星迟到,女星愤而先吃烤肉”

    狗仔将目光转向乔奚奚。

    女孩一个人吃饭一点都不会让人觉得她很孤独,反而因为她吃饭的样子看得自己也饿了起来,被激发了食欲。

    但狗仔没忘记自己来这一趟是做什么的,他收了鹿星遥团队的钱,是来抓拍乔奚奚的黑料的。

    他不能吃东西,一定要抓拍到那个神秘的纨绔公子哥的照片。

    他忍着饿,看着乔奚奚吃了一碟五花肉后又在那烤牛肉片,一碟又一碟的肉被她清了出来,空空的碟子堆在桌边被服务员收走。

    狗仔脸上期待的表情渐渐变得麻木了。

    乔奚奚那边快吃完了,他也终于意识到了不对。

    根本就没什么纨绔公子哥,乔奚奚根本就不是在等人。

    她一个人吃完了双人套餐。

    淦!

    这个是真的乔奚奚吗?不是和她长得一样的素人?

    狗仔掏出手机来,非常认真地比对了一下现在正在吃烤肉的乔奚奚和她的照片。

    就是一个人。

    狗仔看着自己这一桌还没动的烤肉,想着自己花出去的钱,忽然肉疼得紧。

    而乔奚奚已经吃好了,离开了烤肉店。

    狗仔不敢跟丢她,连忙跟了出去。

    见乔奚奚迈步进了一家奶茶店。

    狗仔:“……”

    她是不是和这条街上的人有仇,想一个人吃完这条街上所有的东西,然后饿死这条街上的所有人?

    乔奚奚喝着奶茶,在街上逛着。

    她踩着路上的落叶,数着路砖的格子,悠闲散漫地往前走。

    狗仔亦步亦趋地跟在她身后。

    三点钟。

    乔奚奚来到了这周边大学城附近的小吃街。

    从街头吃到了街尾。

    六点钟。

    中午的烤肉店提高了乔奚奚一整天的生活质量,她有了继续探店的心情,傍晚,到了一家川菜馆。

    最近《雾踪》的片酬已经打到了她的账户上,《雾踪》播出之后,按照她的合同,她也能有分成。

    一想到最近丰裕起来的荷包,乔奚奚就美滋滋的,奖励自己中午吃肉,晚上继续吃肉。

    从川菜馆出来,乔奚奚没有着急回去。

    天色稍稍有些暗了下来,但还没到晚上,她在小区外面转了转。

    系统挺不适应这个吃完饭之后不着急往家跑的乔奚奚,【宿主为什么还不回去?】

    乔奚奚眼睛余光往后看,朝着系统“嘘”了一声。

    乔奚奚到了小区门口。

    她一个女孩子独自居住,安全意识是有的,选择了安保好的小区,进小区时笑着和门卫大爷打了声招呼,但要刷卡的时候,忽然转身朝着路边小草丛冲了过去。

    她一把薅住了狗仔的脖子,“抓住了。”

    狗仔被提了起来。

    脖子上传来了束缚感,他的脸因为缺氧变红,身体下意识想反抗,但乔奚奚的力气让他根本没办法反抗。

    乔奚奚见他快死了,松了松手,但她反剪他的胳膊制住了他,压着他打,“说说,为什么一直在跟踪我?”

    她从烤肉店出来就发现他在跟着她了。

    狗仔疼得嗷嗷直叫。

    而小区保安冲过来,看有跟踪狂,嚷嚷着要报警。

    狗仔立刻喊:“不,不,不是跟踪狂。”

    他一阵辩驳,解释自己的身份,还将身份证和工作证拿出来给乔奚奚看。

    乔奚奚勉强相信了他的话,但给了他双手自由的同时又掐住了他的脖子,总之就是要把对方的生命牢牢把握在她的手里。

    “你是谁派来的?”

    乔奚奚问。

    狗仔一五一十交代了。

    哭嚎着求饶,“我不敢了,我不敢了,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收她的钱来偷拍你了。”

    他这钱也太难赚了,跟了乔奚奚两天,什么黑料都拍不着,连张她不好看的丑照甚至都拍不到。

    现在还得经受这种摧残。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狗仔朝着乔奚奚疯狂道歉。

    “对不起没用,有的钱该赚有的钱不该赚啊,你这样跟着我,我多害怕啊。”乔奚奚慢吞吞地说道。

    别的女孩没她的力气,遇到这种事,得被他给吓死了。

    狗仔:“…………”

    他还真没看出来乔奚奚有多害怕。

    他只知道他现在害怕极了。

    乔奚奚忽然想起来一件事,“不过你刚刚说,收了鹿星遥的钱?”

    狗仔一个劲儿地点头。

    “你拿了她多少钱?”

    “三万。”

    那么多钱。

    商机啊。

    乔奚奚在心里换算了一下三万能买多少小猪苗。

    然后,她决定把握住这个商机。

    她松开了掐着狗仔脖子的手,笑眯眯地看着她。

    “你今天拍到的照片,可以发给鹿星遥。”乔奚奚道。

    她的笑容很甜美,但她的笑令狗仔心里直发毛。

    她让他发照片给鹿星遥,不会是想让他利用偷拍到她的照片盈利的事从未遂变成既遂,然后留下确凿证据,跑去报警吧?

    乔奚奚拍了拍手,又眼疾手快地捉住了趁着她松懈想要逃跑的狗仔的衣领,另一只手薅住了他的头发。

    狗仔伸手护头皮,身子往后倒:嗷嗷嗷!

    乔奚奚继续笑眯眯地同他说道:“但是你拿到的工资,我们九一分成,你一我两万九,就当我通过你这个渠道卖照片给她了,你和我签个合同,我就放你走。”

    狗仔直接懵了。

    一番操作后。

    乔奚奚:两万九到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