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桃!”

    “胡桃明明这么可爱,居然没有喜欢的人!好可惜!”

    “和胡桃做朋友真的是太好了!”

    “……”

    “不是吧!宫川说他喜欢的人是胡桃。”

    “她就是看不惯有男生喜欢自己以外的女生!”

    “真过分!明明名字就是梅,还叫什么胡桃!”

    “以为跟胡桃在一起就有机会和男生们说话才勉强跟她一组的!”

    “呐呐,如果胡桃有了喜欢的人的话,我们就给捣乱吧!反正她也给我们捣乱了!”

    “……”

    闭上眼睛的时候,总会浮现出那些不好的回忆。

    掀开被子,胡桃从床上坐了起来。床头上的表滴滴答答,悠闲地荡过了六点钟。

    “好早……”细小微弱的声音充斥在这个寂静的房间里。

    正好是冬季的时节,胡桃拉开窗帘,外面还是一副满天星的景色。

    好奇怪。

    明明是平时觉得很美丽的景色,今天却完全没有了欣赏的心情。是做的梦的原因吗……

    “算了。正好今天值日,索性早点去学校好了。”

    今天起的有些早,家里人还没有起床。胡桃下楼的动作不由自主地放轻了,打开厨房里的冰箱,“只有几个鸡蛋啊。”

    “妈妈也真是的,昨晚做饭的时候没有察觉到吗?”

    转身走到客厅里,随手抄起放在沙发上的外套。

    没办法,出去去便利店随便买点什么吧。

    “姐姐?”小小的身影从楼上的房间走出来,因为刚睡醒揉着酸胀的眼睛,头上还有撮翘起来的头发。

    “这么早就要出门吗?”

    “嗯,我出门买早饭。稍微再睡会儿也可以哦,小哲!”看到弟弟睡迷糊的样子,胡桃的表情稍稍缓和了一些。

    要是学校的人看到了的话,一定又会是大吃一惊的表情。毕竟,在展现出本性之后,胡桃泽梅已经很久没有露出这么柔和的表情了。

    “是这样啊,那我再回去睡一会儿!对了,姐姐回来之后记得叫醒我,我今早还要早点去学校。”

    “好,我知道了!”回答的声音伴随着玄关的铁门被关起来的声音,虽然有些微小,但还是清晰地传到了胡桃泽哲也的耳朵里。

    “欢迎光临!”

    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真的是辛苦。

    一边这么想着,胡桃一边拿了两包面包片,“嗯,用这个回去做点三明治也不错。”

    决定了早餐,胡桃又去一旁的冷藏箱里拿了一大盒牛奶。准备结账的时候,排在她前面的一个人却迟迟没有动作。

    “那个,这位客人。”营业员勉强地笑着,“一共两百四十元,请快一点,后面还有别的客人在等着……”

    “唔。”前面的少年顿了顿,从裤子的口袋里掏出了手机,“请等一下。”

    出门忘带钱了吗……

    胡桃不着痕迹地打量了一下少年,运动衫,运动帽,脖子上围着一条毛巾。看这个打扮,应该是出门晨跑却忘了带钱吧?

    “两百四十对吧?”胡桃把手里的东西放到台子上,“一起付吧。”

    就当作是日行一善……啊,为什么她会突然闪现那个人的座右铭?

    “客人,一共一千五百元,收您两千元,这是找零!”

    嘛,随便什么了。已经,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把东西装进塑料袋里,胡桃走出门口的时候,又被人叫住了。

    “呐,你!”

    白色的帽子突然扣在她头顶上,“这个给你了,我不喜欢欠别人东西。而且——”

    啊,刚才的那个人。

    “正好可以遮遮你脸上难看的表情。”

    少年有一双很好看的琥珀色眼眸,直视着人的时候,仿佛一瞬间就可以把人看穿。

    随意地挥了挥手,少年留下了一个潇洒的背影。只不过手里拖着两罐罐装ponta的样子,意外的有些滑稽。

    难看的……表情?

    胡桃有些不解地偏了偏头。

    天刚有点蒙蒙亮的感觉,很多店铺都还是关门的状态。她这一偏头正好看清了路边玻璃上的,自己的倒影。

    就算是有帽檐遮挡着,也能被看出来的,那个没出息到快要哭出来了的她自己。

    那个瞬间,胡桃泽梅第一次理解到了,失恋是一件多么漫长,又多么令人痛苦的事情。

    “小梅,早上好!”

    “早,今天你起的真早啊!”

    “早上好,爸爸,妈妈!”做好一家人的早餐,胡桃脱下了围裙,“今天正好是我值日,所以起的有些早!”

    “是吗?”胡桃泽妈妈小口地吃着三明治,嘴上不太清晰地说着话,“学校里没发生什么吗?总感觉小梅最近没什么精神呢!”

    “没什么,没什么特别的。”胡桃习惯性地戴上了笑容的面具,“妈妈你担心过滤了!”

    “真的?没什么事就好,不过啊,小梅!”

    “嗯。”

    “真要有什么事情了,要跟我们说哦!因为我们是一家人嘛!”

    内心充斥的情感一瞬间快要爆发出来了,胡桃猛地低头,刻意地去忽略鼻头的酸意。

    “嗯……我知道了,妈妈。”她的声音里少见地掺上了颤抖的尾音。

    “那么,我先出门了!”胡桃穿戴好衣物,转身跟家人们打招呼。

    “嗯,一路小心!”

    “一路小心!”

    “姐姐一路小心!”

    冬天真的是不可思议。

    胡桃小心翼翼地哈出了一口气,看着它凝结成雾,慢慢升空,再慢慢消散。

    “呵。”她轻笑出声,手指点了点头上白色的帽檐。

    不知道是为什么,刚刚出门的时候,她居然鬼使神差地戴上了这顶帽子。

    “啊,是胡桃!”

    “真的!说起来,最近胡桃给人的印象和以前越来越不一样了!”

    “我觉得现在这个胡桃比以前好多了!啊,这份冷酷真是让人欲罢不能!”

    随着离学校的距离越来越近,和胡桃穿着同样校服的学生也越来越多了。

    每当这个时候,耳朵里总会擅自被钻进周围人莫名其妙的议论。

    胡桃对这种情况早已习以为然。

    从初中时代就开始的不管善意恶意的评论,到“胡桃真的好可爱啊”,再到现在“胡桃太冷酷了”,胡桃渐渐地也不去在意别人对她的说法了。

    这种宛如“什么事情都随他去”的佛系想法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胡、胡桃,早上好……”细细诺诺的声音本来是很不容易在这个吵闹的清晨被听到的,然而胡桃却听个一清二楚。

    她转身,映入眼帘的是一抹纯黑的颜色。

    是的,让她周围所有事情都改变了的就是这个人,黑沼爽子。

    “啊。”相比较于爽子提起勇气的问好,她的回答略显苍白又冷漠。

    “今天胡桃来的好早啊!”完全没有被胡桃的冷漠吓到,爽子秉持着一如既往的乐天派作风,不懈地跟她搭话。

    “嗯,今天有值日。”

    “是这样啊,我今天也是!”和自己认定的朋友在同一天的清晨要做同一件的事情,这样的认知让爽子开心了不少。

    胡桃没有转头看爽子的表情,但即使是这样她也能想象出爽子脸上的,散发着阴森气息的笑容。

    透过眼睛的余光,她悄悄打量着爽子。果然无论看多少次她都是这么觉得的,黑沼爽子真的是一个既单纯又狡猾的人!

    明明就是这样的人夺走了她最喜欢的人,她却一点怨恨都激不起来。

    看,多么狡猾的人。

    “爽子!”“爽子!”

    到达学校玄关口的鞋柜没多久,果然那两个女生就过来了。

    “啊,胡桃!”

    “嗯?今天爽子是和胡桃一起来的吗?”

    “是的,上学途中偶然碰到了!”

    吉田千鹤和矢野绫音,黑沼爽子的好朋友。但是,对于她胡桃泽梅来说,这两个人外加一个黑沼爽子一直是她无法面对的人。

    她想,大概对面那两个人也该是这种想法。

    嘴角轻松地勾勒出一个嘲讽的弧度,毕竟在这个世界上像黑沼爽子那样的笨蛋,真的是少之又少。

    没有人会原谅伤害过自己的人,胡桃是,吉田千鹤是,矢野绫音也是。

    但,黑沼爽子却不是这样的。

    “那个,胡桃!以后我也能和你一起说话聊天吗?”对面的人眼睛里的期盼太过明显,不知道为什么,胡桃突然很不想让她失望。

    “随、随便你吧!”她是这么回答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