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君届+网王]一顶白色的帽子 > 未来的方向
    “早、早上好,胡桃!”

    “嗯。”胡桃朝着跟她打招呼的人微微点头,然后接着看窗外的风景。虽然窗外并没有什么好看的。

    角落里的女生们又在不停地讨论着什么。

    “呐,你们有没有觉得胡桃最近越来越难以接近了!”

    “有!有!感觉现在的她超级不好相处!”

    “不过,为什么我总觉得胡桃她……”

    “好酷啊!”“好酷啊!”几个女生异口同声地说道。

    “嗨,大家都看我这边!”

    今天早上第一节课是班会,看班主任那副样子,应该是有什么要说的吧。

    “嘛,大家也都知道,这个学期是高二的最后一个学期。再过几个星期你们就要放春假了,春假结束之后,你们就是应考生了。”

    “因此!”班主任从文件夹里面拿出一张单子,“也差不多到你们决定自己未来的方向的时候了!”

    “这张进路表一会儿我会让班长发下去,务必每个人都填写!这可是决定你们未来一年努力的目标,一定要慎重填写,知道了吗?”

    “知——道——了——”

    “很好!”班主任把一摞表格放在了前排班长的桌子,“那么剩下的时间就留给你们考虑吧!”

    “当然,你们可以慢慢考虑,这张表格最迟可以一周后交给我!”

    “是——”

    “班长,接下来就交给你了!我一会儿还要去开会!”

    “是,老师。”

    全班总共也不过三十几个人,班长一个人发表格也用不了多长时间。很快就发到了胡桃这里。

    未来的方向啊……胡桃用笔头敲了敲桌面,她好像没有什么特别想去的大学。要是以前的话,她或许会想去跟那个人一样的学校吧。

    但是现在……

    “呼……”胡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能将胸口那股莫名其妙一起收回去一样。

    上午的课结束之后,胡桃拿着学校买来的饭团,坐到了教学楼后面的一棵大树下。

    什么时候开始,来到这里成了习惯呢?

    胡桃怀念地抚摸着树干,那个时候的记忆还是很清晰。在夏天的季节里感受到的,比寒冬还要冰冷的心情,以及,那个跟着她一起放声大哭的黑发女孩。

    “胡~桃~酱!”

    还没坐稳的胡桃突然出现的人吓了一个激灵,“好痛!”

    她揉了揉被撞痛的后脑勺,口气略有点嫌弃,“有事,三浦?”

    “抱歉抱歉,吓到你了?”三浦健人完全没注意,或者可以说是忽略了胡桃的情绪。

    他直接坐到了胡桃的边上,手指不自觉地挠了挠脸颊,扭扭捏捏的样子看得胡桃一阵恶寒。

    “什么啊,有什么话就快点说!”

    “我想了很多人,还是这种事情问胡桃最好了。胡桃,喜欢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感觉?”

    拿着饭团的手突然用力,视线逐渐变得扎人,“三!浦!你这是在挖苦我吗!”

    “没有!没有!”三浦健人挺直腰板,用力地摇着头,“我是认真地在问胡桃你的!”

    “认真?”胡桃眯起眼睛,嘴角扯开弧度,“你也会有认真的时候吗?”

    “呀嘞,胡桃真的是冷淡啊!我也是普通的人嘛!”

    “所以,你喜欢上了谁?爽子?”三两下解决了自己的午餐,胡桃把外套团成一个团精准地投进了垃圾桶,“顺便说一句,风早会杀了你的哦!”

    “不是啊!谁有说是贞子酱啦!话说回来,就算我什么都不做,风早那家伙也会——”

    “那就是绫音了!”

    “……”

    太长时间没有得到回应,胡桃有些困惑地侧头看了一眼,结果却看到了她以为一生都不会看到的场景。

    三浦健人……脸红了!!!

    因为太稀奇了,一瞬间胡桃还以为自己看到了幻觉,“你……原来是这种性格的吗?”

    “那个,可以不要再挖苦我了吗?”三浦健人的表情意外地认真,“我是真的想和胡桃商量的。”

    “为什么是我?这种事情不是应该去找爽子吗?”胡桃双手交叉撑起了下巴。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虽然嘴上一直说着不喜欢爽子,可每当提起那孩子的时候,胡桃总是一副放松的笑脸,“爽子现在可是大有人气的人生导师。”

    “所以最初我不就说了吗,我去找贞子酱的话,风早会……”

    “问我也没什么用处,我帮不了你什么。”胡桃站了起来。

    “胡桃?”

    “只是,有一句忠告给你。”正好天上有白色而柔软的雪落下,胡桃又觉得有些冷了,“有些东西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

    “就永远都不是。”

    胡桃越走越远,三浦健人隐隐约约地还能听到她嘴边的碎碎念。

    “北海道还真是冷啊……”

    胡思乱想的时候,上课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回过神来,下午的课都已经结束了,胡桃看着眼前洁白干净的笔记本,眨了眨眼。

    她从旁边的书里抽出了进路表,名字年龄什么的早就被填上了,唯一剩下的就是最后写着“未来的方向”这一栏了。

    她的成绩不好不坏,也没有什么特别擅长的。如果是爽子的话,应该会考一个很好的大学吧?那孩子成绩一直都名列前茅。

    那么,她呢?

    果然还是回去跟爸妈商量一下吧,嗯。

    决定了之后,胡桃收拾东西的动作就变得迅速起来。

    “胡桃现在就要回去了吗?刚才班里有人说要去k歌,胡桃不去吗?”

    “嗯,今天就算了,回家有点事情。”

    “是吗?真可惜!”

    “下次再和你们一起去吧!”

    “嗯嗯!说好了!”

    回家的途中胡桃绕路去了趟超市,家里冰箱里几乎什么都没有了,菜和肉看来都需要买一些。

    不知道妈妈晚饭准备做些什么呢?

    她做些简单的料理倒还可以,但在硬菜上真的是一窍不通。不过在妈妈回来前,帮忙把菜切好倒是可以。

    这么想着,胡桃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牛肉和鸡肉都在特卖中吗?”电话里传来胡桃母亲惊诧的声音,“那,两个都买一些好了。今晚做咖喱,明天中午的便当就做汉堡肉好了。”

    “我知道了。咖喱粉家里我记得还有,别的蔬菜类的还有什么让我买的吗?”

    “土豆,胡萝卜……其他的小梅就选自己喜欢吃的吧!”

    “嘟嘟嘟……”该说的话都说完之后,胡桃妈妈干脆利落地挂了电话。

    “我喜欢的啊……”胡桃左挑挑右看看,其实她真的对于蔬菜之类的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困扰的时候却有两道熟悉的声音传进耳朵里。

    “风、风早君有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蔬菜?”

    “什么都可以,其实。”

    风、早。

    仅仅一个名字而已,瞬间让胡桃有了种血液倒流的感觉。

    她甚至不敢回头去看。

    “那有什么不喜欢吃的吗?”

    洋葱和香菜,她偷偷地在心里作答。

    “洋葱和香菜……吧。”

    “是这样啊,那今天的晚饭就不放这两样东西了!”

    看吧,果然是这个答案!

    胡桃太了解风早翔太了,了解到连她自己都会吃惊的程度。可是,他却不会因为这种了解而对她有任何的另眼相看。

    风早翔太对黑沼爽子一心一意,就算黑沼爽子对风早翔太的事情一无所知。

    感情从来都不是靠这种东西来衡量的。

    “那个,黑沼不用刻意这样也可以的。而且,我也不想伯父伯母……”

    两人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一直到胡桃听不见了。

    胡桃再次庆幸自己带上了这顶莫名其妙得来的帽子,至少没有让她被从旁边经过的那两人发现,也没有被别的什么人看到她脸上糟糕的表情。

    “啊,我的帽子。”

    胡桃一惊,快速地用袖口蹭了蹭脸颊,抬头,撞进了一片漂亮的金色里。

    “啊,今天早上的人。”她摸了摸头顶的帽子,又看了看少年头上的帽子,一模一样……

    这帽子居然有很多个吗!但是……

    胡桃摘下帽子来,递到少年的面前,“今早不过举手之劳而已,用两百多元换一顶怎么看也是你吃亏了。所以,这个还是还给你吧!”

    少年没有动作,只盯着胡桃微红的眼眶若有所思。

    “要是过意不去的话,你可以把钱给我。”

    “不要!”拒绝的话突如其来,少年的表情异常地任性。

    胡桃突然有种自己看到了另一个风早翔太的感觉。

    “我说,你是只有这种难看的表情吗?”仿佛自己很了不起的自大口吻。

    胡桃沉默。她收回刚才的话,这家伙跟风早一点都不像!

    不给胡桃回复的时间,那个看上去很了不起的少年又接着说道,“给出的东西我才不要收回,而且……你都已经戴过了吧?”

    他的表情有些奇怪,语气更像是在嫌弃胡桃一样。

    胡桃抽抽嘴角,差点没把手里的帽子直接砸到对面的人的身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