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君届+网王]一顶白色的帽子 > 她们是同类
    “十五分钟后将进行第三场,单打三的比赛。请选手做好准备。”

    “啊。”

    胡桃刚把饭盒盖子盖好,放回了书包里。她歪头看一眼越前,显然听见了他刚刚的那一声。

    越前龙马压压帽檐,“我先回去了。”

    “嗯。”胡桃点点头。

    这应该是最和平的闹别扭的方式了。

    两个人没有言语上的争执,也没有冷言冷语,他们相处得如平常一样,但二人却同时都察觉到了对方心里的那份小小的控诉。

    越前龙马刚走没多久,纱丽一行人就回来了。下午场的比赛快要开始了,胡桃周边又躁动了起来。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胡桃总觉得观众们的反应要比上午热情得多,尤其是那些来自国外的女性们……?

    周围声音太过嘈杂,胡桃根本没有办法听清前后左右的人在说些什么,只是隐隐约约地捕捉到了一个单词。

    ——prince

    王子?她们在说谁?

    胡桃眨巴眨巴眼睛,原谅她对网球选手一点都不了解。不过看她们这么激动的反应,难不成接下来出来的是什么明星选手?

    答案很快就揭晓了。

    先从通道走出来的日方的单打三选手,只不过显然那些远道而来的国外妹子们关心的并不是这一边,而是日方的对面,美国的选手通道。

    坐在胡桃后面的正好有几位年龄相仿的男性,如果胡桃有印象的话,那她应该会认出来他们正好是公车上的那几位青年。

    “哦!越前应该是快要出场了吧!”

    “大概,我记得他今天是单打三的位置。”

    “不过这家伙人气真是越来越高了啊!前两年比赛的时候还没有这种架势呐!”

    越前?胡桃的耳尖动了动,她心里突然有了种荒诞的猜测,随后又被自己打飞。她剧烈地晃着脑袋,这怎么可能!她真的是犯糊——

    这、怎、么、可、能!

    胡桃的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个从通道走出来的人,擦了擦眼睛,终于确认了自己没眼花。

    可是,这怎么会……越前居然会是美国队的职业……

    对了!

    她终于想起来了,那个她一直没想起来的高中生的职业选手的名字——

    越前龙马。

    “比赛开始。越前发球!”

    比赛很精彩,两方都表现得可圈可点,可到底是美国队的实力强劲一点,最后以3-2的比分赢下了比赛。

    这是胡桃刚刚听别人说的。

    事实上自看到越前龙马出场后,她就没什么心思看比赛了。

    胡桃走到自动贩卖机前面,手指习惯性地点上了某个饮料。

    原来如此啊……怪不得越前网球打得那么好……现在就连胡桃自己都有些解释不明白了,为什么在在得知这个消息之后她竟然会如此的失落。

    因为越前欺骗了她?不是,这顶多算是对方没跟她说而已,而且她也从来没问过。

    因为他们两人的差距太大了?

    可她又要为什么要因为这种事情感到失落……?

    “咣!”“咣!”

    贩卖机连着响了两声,打断了她的思绪。胡桃看着出货口,长叹了一口气,“哎……竟然不知不觉的……”买了两罐饮料,还是葡萄味的ponta。

    这么一个人瞎想也不是事,胡桃还是觉得跟越前龙马见一面比较好。刚跟人约好了在体育馆正门碰面,不远的拐角处却传来几个熟悉的声音。

    “啧,不行!我还是咽不下这口气!”

    “我们要不要想个办法收拾一下那个女人?”

    “可我们又不知道她是谁,平时干什么也不知道。”

    “不是还有纱丽在的吗?那个傻兮兮的家伙,稍微给她点甜处,她就迫不及待地凑上来了!”

    “还说什么我们是好朋友,真的是白痴!谁会把她那种爱勾引男生的人当作朋友啊!”

    “就是!”说这话的人现在似乎还恨的牙痒痒,“上次我男朋友不就见过她一面,就跟丢了魂儿一样!不就是胸比别人大了点吗,有什么好的!”

    “跟她在一起玩也就是因为她家里有几个钱,平时吃饭都不用掏钱!”

    “决定了!这次把那个女人和纱丽一起教训了吧!”

    “同意!”“我也是!”几个人纷纷赞成了那人的提议。

    为首的挑染少女颇有种严肃的氛围,“那就这样吧!先打电话给纱丽,让她把那个女人引过来!”

    一群人围成一个圆,三言两语地就把某个人贬入了尘土了,仿佛她们才是最受到迫害的那一方。

    多么……熟悉的场景。

    胡桃现在墙角的阴暗处,落日的余晖明明灭灭。胡桃笑了笑,嘴角勾起来的弧度好似在嘲讽。

    不过,这跟她也无关了,毕竟那当事人可是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一样。胡桃可没忘早上的那一巴掌,虽然现在印子已经去的差不多了。

    转身就要走,胡桃却没想到她后面还有一个人听到了全部。

    纱丽蹲坐在地上,双臂环抱着膝盖。

    “你就算在这儿坐到第二天天亮,事实也不会改变的。我说了她们没把你当过朋友——”

    纱丽动了动,到底还没能抬起头来看胡桃一眼。

    “算了,反正怎么说你肯定也听不进去了。”胡桃迈开步子,她听墙角听了不少时间,估计越前早就到了地方在等她了。

    “我先走了。”

    纱丽依旧是没动。

    胡桃走了,纱丽听着她的脚步声越来越远,越来越小,就像是过去那些自称是她朋友的那些人一样,她们总会离开她。只不过胡桃是她亲自,用双手推出去的。

    纱丽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从小总是被同性讨厌。那些事情明明不是她做的,她们却总能找出个千万个理由去埋怨她。

    其实她知道的,那群人不过是在利用她而已。可是那又怎么样呢?她想要朋友,她们想要钱,说到底不过是在互相利用罢了。

    可胡桃却硬生生地把她的幻想打碎了。她恼羞成怒,她不敢承认,所以她把胡桃的好意拒之门外。

    纱丽其实是知道胡桃的,在刚进入高中的时候她就知道了。北幌高中有很多胡桃初中的同学,在那群女生的碎碎嘴之下,纱丽很快就清晰地知道了胡桃是什么样的人。

    ——那是她的同类。

    所以她才会在高二跟胡桃一个班之后,主动地去接近胡桃。但很快她又发现了,胡桃是她的同类不假,却要比她有勇气的多。又

    胡桃会对她们伤害她的人还以颜色,而她只会默默忍受。

    胡桃无论何时无论做什么都是耀眼的,而她只会缩在角落里自暴自弃。

    她们终归是不一样的。

    纱丽扯了扯嘴角,笑的样子比哭都还难看。

    “你们除了会做这种小动作以外,还能干些什么?”

    纱丽一怔,她几近不敢置信地往后面看去。

    “又是你啊?”

    那一群不良少女把胡桃围了起来。

    “这里可是没什么人经过的,你自己碰上来的就不要怨自己运气不好了!”

    “这是,恼羞成怒所以想要动手了?”

    纱丽就坐在那个小角落里,注视着胡桃的背影。这不知道是她第几次看到胡桃的背影了,明明就是被一群人围着,却不甘示弱,耀眼的不行。

    那几个人果然还是说不过胡桃,簇拥着上前去似乎是想要动手的模样。

    胡桃应该是经历不少这种被女生围起来的事情,她的动作格外地灵活。那群女生说是不良,其实也就是几个没有学好的小女孩罢了,打架没有什么章法。

    但一个人终归是敌不过好几个人的,胡桃被后面一拥而上的两个女生一把抓住,前面的挑染少女拎起她的头发。

    胡桃斜眼看了眼那个小角落。那么,就让她看看,你到底有没有改变的勇气吧。

    要是这样都没能让纱丽站起来,那她接下来可能真的是要白挨一顿打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