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说是春假,但这天气着实不太好,总是不见晴天不说,还总是寒风阵阵。这让本就不爱在冬天出门的胡桃,更加懒得动弹了。

    收到越前发来的消息的时候,胡桃还躺在温暖的被炉里温习功课。这段时日她想了不少,未来要做什么她虽然还不甚明确,但至少有了个大概的方向。

    家里父母的意见她虽然没有再问,但据她观察多半是想让她继续考大学的。

    ——那就继续考大学吧。

    胡桃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但做决定容易,实现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之前就说过,胡桃的成绩实际算不得有多好,能保证顺利毕业倒是可以,但考大学的话,就得更加努力才行。

    于是自那次比赛过后,胡桃除了送越前去机场的时候出了趟门,其他的时间都在家里看书学习。

    是的,越前龙马已经回美国了。

    他这次来日本也只是为了比赛而已,如今结束了自然也是要走的。好在这年头大家都有一两个社交账号什么的,两人不说没有失去联络,反倒是更加亲近了些。

    越前发过来的是一张照片,照片上棕白毛的喜马拉雅猫正在咬着一颗黄色的球。照这张相片的时候,猫应该是还没反应过来,圆滚滚的湛蓝色双眼里透露着些许的疑惑。

    “呵。”胡桃轻轻地笑了一声,在键盘上打下了一行字。

    【卡鲁宾还是那么的精神。】

    许久不见对方有回话,胡桃也不意外,不用脑子想她也能知道那个网球痴去干什么了。

    “小梅,纱丽来了哦!”如果说这个寒假还有什么不一样的事情的话,那就是天野纱丽,比以前更爱黏着她了。

    随着登登登的几声,纱丽就跑进屋里来,“胡桃,我来找你了!”少女端着的是没心没肺的傻样,手里拿着一提小蛋糕,“还有我家厨师做的蛋糕!”

    胡桃的眼角不自觉地抽了抽,又不是自己做的到底有哪里值得她骄傲了?

    纱丽丝毫不在意胡桃冷淡的反应。自那次事之后,她似乎吃准了胡桃是个嘴硬心软的,做什么事也没有了以前的瑟缩。

    少女高高兴兴地坐到了胡桃边上,然后把脚直接往被炉里一伸。她瞅了眼胡桃摆在桌子上的东西,不禁撇了撇嘴,“胡桃,你怎么又在看书啊!”

    “嗯。”胡桃懒懒地从嗓子里挤出了一声。

    “对了,胡桃!你上次拜托我找可以打工的店,我找到了!”

    “哪里?别说又是什么女仆咖啡厅。”胡桃不太在意,事实上早在前几次看到纱丽给她找的地方之后,她就已经不抱希望了。

    还是等天气暖和了些之后,她自己去找找吧。

    “没有没有!这次不是!”纱丽尴尬地笑了笑,虽然她很想看胡桃穿女仆装,但既然本人没这个意愿,她还是算了吧。

    当然,她肯定不是因为上次胡桃的眼神太恐怖了的原因!嗯!

    “我们家新开了一家店,要招不少服务生,就是……”就是不知道你会不会去。

    “怎么了?”胡桃停下笔下的验算,侧头望了眼纱丽,“我去的话,你们家会给我个店长做做?”

    “额……”应该不太可能。

    “那就是给我的时薪比较多?”

    “这恐怕也……”有点难度。

    “那我为什么不去?”她的声音里带着疑惑。

    简单的一句话就让纱丽内心的忐忑消散了,是了,胡桃从来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多想的。

    “抱歉,胡桃。”纱丽笑了笑,“我好像又多想了。”

    “嗯。知道就好。”

    “话说回来,胡桃!你为什么突然要打工啊!”

    “因为这个啊!”胡桃指了指桌子她打印好的资料,“我之前查了不少资料,这个补习班是好多人都说好的。我成绩不够,想考大学的话就得上补习班,但是最近小哲也要开始上兴趣班,我不想再给爸妈添加压力……”

    “这样啊……诶?胡桃你要考大学吗?”

    “嗯。”

    “要考哪里的大学?”

    “还没决定。”

    “哦,补习班啊……”纱丽的眼珠转了转。

    “想都不要想了。”胡桃一眼就看出来了纱丽打的什么主意,“你成绩够好的了,跟我一起去上补习班没什么用处。”言外之意,别在想着时时刻刻黏着她了。

    纱丽一下子蔫了,“好吧……”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天气也随着一天一天的过去逐渐回暖。回过神来,就已经是四月份了。

    新学期开始了。

    自从上次之后,胡桃就去了纱丽所说的她家新开的店。假期的时候因为时间很多,胡桃几乎每天都有排班,再加上那是家西餐厅,时不时地还会有客人给点小费。就这样,胡桃的口袋里也逐渐宽裕了起来。

    上个星期交上了补习班第一期的学费之后,竟然还剩了些。想想她也没什么用处,于是就存了起来,毕竟接下来补习班还有第二期、第三期的,而且那补习班的学费真的说不上是便宜。

    “唉……”打了工之后,她的生活竟然还比以前要拮据了不少。

    学校走廊的公告栏上依旧是挤着不少的人,看来很多人都想第一时间知道分班的情况。

    胡桃自然也不例外。

    她关注倒不是想知道未来同班的人是谁,她只是想知道自己的班任是谁。只要不是荒井痞那个不正经的体育老师做她的班主任就……好……

    咦???

    胡桃瞪大了眼睛。三年D班,班主任,荒井痞……这个世界对她一点都不友好!

    “啊,胡桃!我们是一个班的诶!”

    “胡桃酱,我们是一个班的啊!”

    两边响起了相似度极高的话。

    胡桃往左右一看,三浦健人和天野纱丽。怎么偏偏是跟这两个人……

    她不死心地再次往公告栏看去,没想到又看了几个意想不到的名字。

    黑沼爽子、矢野绫音、吉田千鹤还有,风早翔太……胡桃再一次地体会到了世界对她的不友好。

    这么多人都聚到一起难不成是要开party吗?才不过开学的第一天,胡桃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心累。

    然而胡桃的心累之旅才不过刚刚开始而已。

    分座位的时候左右两边分别是天野纱丽和黑沼爽子,前面是三浦健人,后面是矢野绫音。

    开班会的时候班主任荒井痞一个劲儿地都在盯着看,显然没忘记体育祭那时候误以为她要跟他告白的事情。

    开学第一天整个下来,胡桃甚至感觉比她在餐厅站一天的班都要累。

    真糟心……

    放学的时候,胡桃连打工的餐厅都不是很想去了。

    “胡桃酱,大家说一会儿要去ktv聚聚,毕竟一个假期了,你去吗?”三浦健人把手肘杵在她的课桌上,十分自然地邀请她。

    “我……”“胡桃当然不去了!”

    话没说完就被纱丽截了胡。也不知道为什么,才不过第一天见面,纱丽跟三浦健人非常地过不去。

    “胡桃酱还没说呢吧?你着急什么?”

    “胡桃也肯定说不去的!对吧,胡桃?”

    “啊……”胡桃什么反应也不想做了,她看了眼三浦,“抱歉三浦,我接下来还要去打工。”

    “你看!”如果有尾巴的话,纱丽现在一定是把尾巴翘得高高的。

    “又不是跟你一起去玩,你高兴什么?”

    “你你你!”

    胡桃在旁边听的只觉得头痛难忍,她随意地挥了挥手,提着书包就要走人,“纱丽,三浦,我先走了。”

    “诶?胡桃?”“胡桃酱!”

    没理后面两人的喊声,胡桃直接就走了。她揉了揉酸胀的头,是她的错觉吗,总觉得今天这脑袋疼得厉害。

    来到打工的地点,胡桃刚换好了工作服就往外面走。现在正是餐厅开始忙的时候,这时候她没心思想自己头疼的原因了。

    “胡桃,三号桌的牛排,你带过去!”

    “好!”

    “胡桃,六号桌点的酒!”

    “好!”

    “胡桃……”

    忙忙碌碌地胡桃也就忘了自己身体上的不适,好不容易有了喘口气的时间,胡桃刚给自己倒了杯水,后面就有好几个人又在催着她。

    她刚一起身,脑子里便一阵眩晕。失去意识的时候,胡桃隐约听见了同事们的惊呼。

    “胡桃!”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