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君届+网王]一顶白色的帽子 > 第16章 预兆
    美雪那天晚上或许是真的被胡桃说动了,这几天胡桃都没怎么看到她出现在宿舍里。这也正遂了胡桃的意,她正好也想该如何躲着伊藤博文。

    这天上午胡桃被人叫了出去。

    “我说。”胡桃懒洋洋地靠在椅背上,整个人几乎都是躺着的状态了,“你不是回来当教练的吗?怎么会这么悠闲。”

    “今天是周末。”男人一本正经地回答,手里还扒拉着网球弦,不时地挥动两下。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胡桃歪头看向他,“你不是教练吗?不需要给你现在的学生们制定训练计划吗?”

    “有助教在。”越前敲了敲球拍,嗯,果然是因为这些天都没用球拍所以球拍弦有些松了吗,一会儿要不要送去修一下?

    “这个暂且不提。”胡桃无奈地叹了口气,“医生不是让你好好休养的吗?现在就打球可以吗?”

    “我伤的是右手,只用左手的话没问题的。”越前顿了一下,然后转头过来看向胡桃,抿了抿嘴,“而且我有好久都没碰网球了。”

    胡桃的嘴角扯了扯,是错觉吧,要不就是她脑子坏掉了,怎么会在越前龙马的脸上看到可怜兮兮的表情?

    “好吧,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有数。”胡桃也知道让越前龙马这个网球痴太久不碰网球实在有点难度,而且来这里的时候他们也刚刚去了医院检查,说是可以做些少许的运动。

    不然的话,她是绝对不会这么悠闲地放任越前不管的。

    “说起来,越前。”

    “什么?”他正在调自动发球机的球速,虽然他用左手没什么问题,但为了避免什么特殊情况不小心再伤到了右手,他还是决定把速度调慢一点。

    “我们是不是每次碰面都在网球场里待着?”胡桃眼睛微眯,突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她不算是个急性子,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懒,平时没事的时候更喜欢宅在家里面。跟人出去玩的时候她有时都会觉得累,为什么跟越前在一起看他打球她反而没什么反感呢?

    难不成……她潜意识里居然是个运动系少女吗?!

    这怎么可能。刚提起的念头瞬间就被她打了回去。可是老这么看着越前打球她也实在是没事做,要不要找点其他的事情做呢?

    脑子在天马行空的胡桃自然没注意到,一旁的越前根本就没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陷入了沉思的状态。

    实际上他只是被胡桃的问题问到了而已。回顾跟胡桃认识的这几年,越前龙马发现胡桃说的似乎……一点错都没有。

    ——“这臭小子每天就知道打网球,早晚有一天到手的媳妇都得被打没了。”

    不知怎的,他脑子里突然会想起了多年前他家老爸的话。他猛地反应过来,胡桃说这话的意思是,难不成是觉得无聊了?!

    越前抿了抿嘴唇,他要不要找找其他的事情来做了呢?

    两个人思考的方向虽然完全是背道而驰,但最后的终点却莫名其妙地汇到了一起。从某种角度来说,这也算是一种的默契吧。

    “呐,胡桃,一会儿你还有事吗?”

    “越前,一会儿我们找点别的事做吧!”

    不约而同的,两个人同时说了意思差不多的话,两人都有些惊讶,随后又相视而笑。

    “想去干什么?”越前的心情柔和的不可思议,这是他自出生以来都没体会过的感觉。心脏像是被用了什么奇怪的药水浸泡了一样变得柔软,一触就漾起了层层的波浪。

    胡桃、胡桃,胡桃泽梅。一叫起这个名字他心里便觉得温暖极了。

    完了,越前觉得自己这次真的是完了。

    “你突然这么一问,我还真不知道去哪里了。”胡桃歪了歪头,突然瞧到了旁边贴着广告的柱子。“啊!”她指了指柱子上的广告,笑得开心,“我们就去那儿吧!”

    越前看了过去,嗯?游乐园?

    胡桃其实是挺常去游乐园的,但从上了大学后这还是第一次,算一算也是有三四年了。

    “两张票是吗,请您收好。”门口售票小姐带着职业化的笑容,从小窗口里递出来两张门票。

    “谢谢。”胡桃回了个笑容,转身对后面的人招招手,“越前,快点过来!”戴着帽子的男生慢吞吞地走了过来,手里还拿着两罐饮料。

    “今天太阳可真大,还好我有带帽子出来。”胡桃调了调帽檐,让它能最大程度地遮住阳光,“你还记得这顶帽子吗?”

    “嗯。”越前也跟着她笑了一下,“你还留着呢?”

    “那当然了!”胡桃大概真的是开心,到了游乐园门口后脸上的笑容就没歇下来过,“我们俩互相送过的东西就只有这个吧……这么一说来,我好像从来没送过你什么东西。”

    那又怎么了,他想这么说,只不过却抢先被胡桃抢了话头,“不如,你今天看看这里有什么好玩的东西,我买来送给你啊?”

    她笑得狡黠,是个人都能听出语气里的调笑。然而越前却俨然一副当了真的架势,颇有些严肃地点了点头,“好啊。”

    他巴不得呢。

    琥珀色的双眼泛起了温柔的晕色,胡桃和他对视了一眼,蓦地就怔住了。

    扑通、扑通。

    有谁的心脏在跳动。

    胡桃移开视线,她突然觉得面干舌燥,脸一阵一阵地发烫,过了一阵子就连耳朵也开始红了起来,“噢……可、可以啊……等会儿、看看你想要什么。”她说话都有些不连贯了。

    好奇怪啊,她这是怎么了……

    两人一起往游乐园里面走去,刚刚售票的两个售票员正在闲聊着。

    “诶,刚刚买票的那对小情侣长得还都挺好看的!”

    “小情侣?”

    “嗯那,那氛围一看就是小情侣吧,连帽子戴的都是一样的!”

    “是吗?我还没看到呢!”

    许久不去的游乐园胡桃就跟玩疯了一样,拉着越前龙马从这里走到那边,坐这个玩那个。一开始越前还有点拦着她的意思,但后来看胡桃实在是开心,也就不说什么了。

    “还好吧?”

    冰凉的金属触感让胡桃恶心眩晕的感觉好了点,她微微睁开了眼睛,“抱歉,我好像有点玩过头了。”

    “这样子应该不是有点了吧?”越前又气又觉得好笑,哪里会有人连着坐了三趟过山车的。

    “唔……”胡桃接过冰冰的饮料罐,放在自己的额头,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猛地直起了身子,“你没事吧!”

    “啊?”

    “对不起,越前!”胡桃觉得自己真的是搞砸了所有事情,明明是想着出来玩玩让因为养伤好久都没出来的越前散散心,现在怎么又只顾着她自己玩了。而且……

    “你没事吧?对不起,我完全忘了你身上的伤……怎么样,有没有觉得不舒服的?”

    虽然很满足于胡桃关心他,但真当看到胡桃因为介意他的手腕而不能好好玩的时候,越前又觉得有点心疼了。

    这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越前摸了摸鼻头,果然还是得说实话吧。

    “胡桃,你先坐着听我说……”

    越前龙马确实编了点瞎话,他受伤是真,要休息养伤也是真,唯一的假是他说的时间不对。在他来日本之前他其实已经在美国养了快半个月的伤,只一个轻微的骨裂,骨头早就在那个半个月里长得差不多了。

    回日本确实是因为应下了做两个月教练没错,但那只是送上门来的,能让越前回日本的借口。他真正想去日本的理由,是的,只是因为胡桃而已。

    这一点早在越前经历车祸的时候,明白自己的心意的那一瞬间,就是决定好了的。

    只是回国之后,出于他某种不可告人的心思,在胡桃询问他受伤过程的时候,越前出言稍微误导了一下他受伤是在回国的前几天,因此导致胡桃误以为他连骨头都没长好就匆匆回了日本。

    越前龙马把事情的经过删删减减地说了一遍,当然删减的那部分自然是他那点不可告人的小心思,并且着重强调了他没有故意误导的意思。

    于是,胡桃明白了,但又更觉得糊涂了。

    “你说你既然好得差不多了就直说呗!干嘛非要画蛇添足让我以为你伤还没好?”胡桃鼓了鼓脸,她倒没多生气,因为她还觉得是自己当时没把越前的话搞明白。

    所谓被人卖了还要给人数钱大抵就是如此了吧。

    “嗯,是我没表达清楚。”越前强忍着语气里的笑意不表露出来。

    “行了,这事我也有错。”胡桃大大方方地挥手,“我休息得差不多了,那我们接着去玩吧!”

    “啊,去哪儿?”

    “我开玩笑的!”胡桃回眸一笑,明眉皓齿,笑靥如花,“不是说要买东西送你的吗?走,我们去纪念品店里瞧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