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君届+网王]一顶白色的帽子 > 第28章 跟我一起回家吧
    “真是受欢迎呢!帅气的越、前、君。”

    越前拉着胡桃走出了俱乐部,看她什么话也不说直接上了车,越前还松了口气。然而在他准备发动车子的时候,坐在旁边的胡桃突然冷不丁地来了这么一句话。

    该来的总会来的。越前沉默了一下。

    “我跟她真的没什么关系。”他就差双手举高,以投降的姿势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我当然知道。”胡桃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要是真有关系的话,你以为我还会在那里跟她白话那么长时间吗!”

    “对不起,这件事情是我没有处理好。”越前认错的态度异常良好,“一开始我就跟她讲明白就好了,我以为当时她能明白我的意思的。”

    他有些懊恼。

    “嘛,其实也没什么真正让人生气的事。”胡桃最喜欢越前的就是这一点了,有事说事,从来都不瞒着掖着。

    虽然说情侣之间最重要的就是信任,但这并不代表就不需要交流了,尤其是像他们这样常年分居异地的。

    有些话不说出来的,又怎么会知道对方在想什么呢。

    “我只是稍微有点介意,嗯,有点而已。”胡桃好像生闷气的样子,支着脑袋看向车窗外,“明知道你肯定会很受人欢迎的,平时见不到还好,可一旦真正见到的时候,还是会不舒服。”

    “而且同时,我又很嫉妒那个凯特琳。”胡桃回过头来,很是认真的看着越前,虽然对方现在正因为开车而不能回头看她。

    “连她都可以每天见到你,而作为你的正牌女友的我,却只能一个月甚至好几个月才能见你一面。”

    “一想到这个,我就更不舒服了。”

    越前握了握方向盘,没说什么话。

    胡桃也不在意,她也没想让对方有什么反应就是了。所以她又转过了头,接着看向窗外。然而车子的速度却慢慢地降了下来,最后停靠在了路边。

    “龙马?”还没来得及回头,胡桃就感觉到手腕一阵力道,直接把她扯进了身后人的怀里。

    然后,眼前一片黑暗。

    越前用手挡住了她的眼睛。

    “龙马……怎么了?”突然看不见让胡桃有了一瞬间的慌乱,但一想到捂住她眼睛的人是越前龙马,胡桃又不觉得怎么样了。

    她全身心信赖的表情让越前的呼吸一滞。

    随后胡桃就听到了越前有些喑哑的嗓音,“别动,胡桃。抱歉,我不太想让你见到我现在的表情。”

    她听见越前粗重的呼吸声离她越来越近,很快就扫到了她的脖颈,胡桃不太自在地动了动。

    “别动。”越前又强调了一遍。

    突然胡桃感觉到脖根一阵凉意,同时还伴随着湿溽的,柔软的,触觉。

    “龙、龙马?”这回她连声线都不怎么稳了。

    越前没有回答她,反而一路向上,脖颈,下巴,脸颊,额头,发旋,每一个亲吻都像是在对待自己最为珍重的宝物。

    最后,他扳着胡桃的脑袋,印上了她的嘴唇。

    胡桃:“……”

    别说动不动的事情了,她现在还怎么反应都不知道了。大脑已经在越前亲吻上她的那一瞬间当机,因为惊讶她的嘴微微张开,却恰好让越前有机可乘。

    “唔。”

    她只能发出一阵阵的,宛如小兽呼救的声音。

    不知道过了多久,五分钟?还是十分钟?胡桃终于感觉到了松动,越前慢慢离开了她。胡桃即使看不见,也能感受到她跟他嘴里,被逐渐拉长了的银丝。

    她应该是有些缺氧了,一时之间竟然喘不过气来了。

    越前看着胡桃久久没能平息下来的胸口,泛红了的脸颊,轻轻地笑了笑。他的手还没从胡桃的眼睛上拿下来,因为视觉消失的原因而导致听觉灵敏的胡桃,一听他那低沉又有些性感的笑声,只觉得全身都酥麻了起来。

    “你真可爱,胡桃。”

    嗯?!!

    她面前这个仿佛调情老手的男人是谁?刚刚还宛如一个纯情的小少年,因为没处理好她情敌的事情而懊悔不已的越前龙马去哪里了!

    这些胡桃只敢在心里吐吐槽,她有预感,如果真的是说出来的话,恐怕她真的要在车子里体会一下调情老手的调情手段了。

    伪·纯情少年·真·老司机·越前龙马当然不知道胡桃内心的活泛,他把脑袋往胡桃肩膀上一搁,在看不到的地方神情有些落寞。

    “对不起,胡桃。”

    “让你不安了。”

    ============

    夜里。

    胡桃醒来的时候,外边的天还是黑的。她眯着眼睛找到了手机,三点……再睡一会儿吧,翻了个身,胡桃迅速做了决定。

    “怎么了?”在胡桃旁边睡的人似乎被她翻身的动作惊醒了,伸出两条光洁的胳膊,男人把她拥入怀里,“睡不着了吗?”

    “突然醒了的。”

    “累到了?”

    “……没有。”不说还好,一说突然腰酸背痛起来的胡桃沉默了。

    “那,再睡一会儿?”

    “嗯。”闭着眼睛,胡桃把头埋进了越前的胸膛,枕着他的心跳。

    越前眼睛都没睁开,手上的动作却很轻柔,“乖,睡吧。”他拍打着她的背部,像是在哄着婴儿一样的温柔。

    一夜好梦。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胡桃盯着墙上已经指向数字十一的钟表,突然怀疑起了自己来美国的目的,因为她的作息一点都不像在出差的人。

    稍许地对上司愧疚了一下之后,胡桃随便套上了睡衣,然后从床上爬了起来,慢吞吞地走进了盥洗室。

    “龙马……?”刷出一嘴的泡沫,嘴里说话都是含糊不清的。胡桃伸出了脑袋四处看了看,这才发现越前没有在屋里,“去哪儿了啊?”

    正说着人就回来了,正和探出脑袋的胡桃对了个正着,“醒了?”

    “唔……”胡桃把头缩了回去,快速地解决了洗漱的问题,又走了出来,“你上午有事吗?刚才起来的时候都没见到你。”

    “没有,我只是去楼下找了一趟亚伯。”越前手里还拿着一塑料袋的东西,“这是亚伯给我们的牛排。”

    “诶……”胡桃看着他往厨房里面走去,意外得不得了,“你要做吗?”

    如果她记忆没出错的话,这人是那种连盐和糖都分不清的类型吧?厨房也是,用具倒是挺齐全,但她估摸着越前应该都没用过几次。

    “额,要不你来?”越前有些挫败地看了她一眼,“我可以给你打下手……”

    “不用了……”胡桃微囧,她对以前几次越前进厨房的记忆尤为深刻,“我自己来吧,你坐着等一会儿就好。”

    其实胡桃西餐之类的不是很感冒,如果给她一块牛排的话,她更倾向于把它切块直接做成咖喱牛肉。越前在这方面和她倒是差不多,他喜欢日式多一些。

    不过现在时间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如果真的选择做咖喱牛肉的话,他们怕是要等到下午两点才能吃上饭了。

    退而求其次,胡桃认命地煎起了牛排。

    好在亚伯也知道越前家里的情况,给他牛排的时候,顺便连调味品都给了一份。这倒是省了胡桃再出门去买的时间。

    越前正在打电话,不知道他是在跟谁说话,但胡桃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声“学长”之类的称呼。是桃城学长的几率很高,因为这两人实在是很合得来,胡桃想到。

    她趿拉着拖鞋,在等待油温升高的时候,不自觉地揉了揉后腰的部位。

    “还在疼吗?”身体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越前从后面拥着胡桃,右手轻轻地揉着她的腰。

    嗯,有人服务就是比自己揉着舒服。

    “今天我要跟你分房睡。”她的语气坚定得不行。

    “……我拒绝。”

    “拒绝也没用。”胡桃哼唧了一声,看着锅里的温度差不多了,她把牛排下了锅。“我可是在为你好,你明天还有比赛!”

    “……”深知自家恋人一旦决定了事情就很难回头的个性,越前用沉默表示自己心好累的心情。

    “对了,一会儿吃完午饭你记得提醒我买机票。”

    “要走了?”越前问她。

    “嗯……也差不多了,明天你比完赛,然后采访,后天一早就回去。”胡桃歪着头,把流程想了一遍。

    “这么快……”他抱着她,明明还没分开,他就已经觉得自己在想念了。

    紧了紧手,越前心里想的那个念头更加坚定了一些。

    “胡桃。”

    “怎么了?”

    “今年新年的时候我会回日本过。”

    “哦,是要回去跟伯父伯母一起过吗?那不是挺好的嘛!”胡桃把牛排翻了个,“不过那个时候我也在家里啊,我们恐怕见不到面了。”

    胡桃觉得有点遗憾,“你大概能在日本待多久啊?我看看能不能提前回东京,能有一段时间也好嘛……说起来我们好像从来都没在一起过新年过呢!”

    越前看着她笑得开心,好似已经在想象新年的场景了。他眸子里的情绪加深,“不,我的意思是……过年的时候,跟我一起回家吧!”

    啪叽。

    刚准备铲起来的牛排又跌回了锅里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