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君届+网王]一顶白色的帽子 > 第32章 见家长
    越前。

    胡桃站在门口,在她旁边的墙上挂着一个白底黑字的名牌,上面是这样写着的。

    “看着干嘛,进去吧?”越前站在她身后,用比她要宽厚一些的身躯挡住了胡桃的退路。

    胡桃下意识地抿了抿嘴唇,“要不……我们明天再来吧?”

    “你昨天也是这么说的。”越前完全不给她后悔的机会了,直接拉着她的手就走进了宅子的铁门,然后掏出钥匙开门。

    好可怕!她好想回家……

    在胡桃闭着眼睛强迫自己接受现实的时候,越前已经把她拉进屋里面了。

    “欢迎回来,龙马。那个,这就是胡桃酱对吗?”

    “是、是的!”胡桃一下子直起了腰板,她可能连小时候面对老师的提问都没这么紧张过,“初次见面,请您多指教,菜菜子姐姐。”

    还好她提前有做过功课,越前家里的人都还能认出来。

    “你好。”菜菜子是个很传统的日本女性,举手投足之间都有着一股从骨子里透出来的温婉的气息,“抱歉呢,没想到你们这么早就过来了。”

    “叔叔阿姨出去超市买东西了,我家老公因为工作的原因可能还要迟一些过来。”

    越前家显然是相当重视这次的会面,就连已经嫁了出去的菜菜子都带着老公回来了。

    “没关系的。”胡桃连忙摆手。

    “在紧张吗?”菜菜子微微一笑,这个时候她也经历过,所以十分能理解胡桃此刻的心情。

    胡桃稍微红了红脸,几乎不可见地点了一下头,“是……有一点紧张。”

    “你应该不知道,其实在你和龙马刚一开始交往的时候,叔叔和阿姨就希望龙马能带你回家了。但是那孩子以你会害怕的理由拒绝了呢!”

    “这种话就不用说了吧,菜菜子姐姐……”

    “阿拉,让你感到害羞了吗?”

    “姐姐!”

    “是是是,这个话题先放到一遍。”菜菜子站起身来,在不远处的抽屉里找出了一本相册,“其实伦子阿姨昨天晚上就把这个从储藏室里拿出来了,她说今天一定要让你看看呢。”

    “这个是?”

    “龙马小时候的相册!”

    “不会吧……老妈居然连这种东西都能翻出来……”越前在一旁叹了口气,不过他也没阻止菜菜子的举动,因为他已经看到了胡桃亮起来的眼睛。

    嘛,如果能用这东西让她减少几分紧张也是好的。

    “这张是龙马两岁时候拍的,你看,他人还没有手里的球拍高呢!”

    “好可爱……”

    “这张是五岁的时候,第一次上幼儿园的纪念照片!”

    “好可爱。”

    “这张是叔叔刚把卡鲁宾带回家里的时候拍的!”

    “好可爱!”

    就在两个人一个介绍照片,一个只会说“好可爱”的情况下,越前家的两位大家长终于回来了。

    越前伦子同样是个很温柔的女性,虽然面容已经有了褶皱的存在,但依稀能够看出来她年轻时候的风采。

    至于越前南次郎。因为有了越前先前的提醒,胡桃也就没有怎么吃惊了。虽然如果走在路上,她依然会觉得这种打扮很像怪蜀黍就是了。

    “呦,青年,终于把人拐回来了吗!”

    说的话也很像怪蜀黍=_=

    “南次郎!”还没等越前回答,旁边的伦子就已经阻止了自己的丈夫。她转身看向胡桃,“胡桃酱,别拘束,就当在自己家里好了。”

    “是……”胡桃点点头,虽然在这种情况下让她放松下来是不怎么可能的一件事。

    “差不多是时候了,我先去厨房做午饭吧!”伦子拎着买来的东西走进了厨房。

    “我来帮忙,阿姨。”菜菜子紧随其后。

    “那我也——”胡桃本想跟着一起过去的,但是被伦子挡在了厨房外面,“胡桃就好好玩一会儿吧!我家老头子你也可以不用管,你和龙马出去散散步也可以,去龙马的房间里看看也可以!”

    “这不太好吧……”

    “没事!没事!”伦子推着她到了越前跟前,“龙马,好好照顾胡桃酱哦!”

    越前转头看了过去,胡桃显然有点惴惴不安,“唔,怎么办?要上楼去我的房间参观看看吗?”

    “……带路吧。”胡桃妥协般的点点头。如果是她的母亲在招待越前的话,恐怕也应该是这样的一种情形。这么一想,也就没有这么的让她不安了。

    越前的房间在楼上的第二间,旁边挨着的是曾经的菜菜子的房间,现在已经没有人在住了。

    “嘛,虽然说是我的房间,不过现在我也不怎么经常住就是了。”越前打开门,“昨天老妈她又收拾了一遍,环境肯定是比我不在的时候好一些的。”

    很整洁,然后跟越前在美国的房间风格很相似。这是胡桃的第一感受。

    如同越前自己说的那样,因为他不怎么住了,所以这个房间看起来没有什么人气的样子。东西也很少,甚至有很多架子都是空的。

    然而这都不是重要的地方。越前的房间里最吸引胡桃视线的,其实是在那张单人床对面的橱柜,木制的,玻璃门。

    里面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奖杯和奖牌。

    看上去就很壮观。

    “这些全部都是你的?”胡桃指了指。

    “啊。”越前耸了耸肩,“都是以前参加比赛得来的,嗯,应该是国中及国中以前的时期吧?”

    也就是他十五岁以前的?胡桃咋舌,真不愧是被媒体夸到天上去的越前龙马。

    “说起来,美国的家里我好像从来没看到过啊,奖杯之类的东西。”

    “那是因为摆起来太麻烦了,我就全都扔到储藏室里去了。”

    真随便=_=不过也是啊,这个人也不是那种看重这些东西的人。

    “那,这个肯定是你最珍惜的吧?”胡桃指了指柜子里的最中间,一个非常显眼的位置。那里只有一个奖牌,周围还刻意地留空了一点地方,好像是要把它突出一样。

    “这个啊……”越前眼里划过一丝怀念的情绪,“这是初中跟前辈们参加全国大赛时候得到的。”

    “金牌……第一名?”

    “当然!”即使现在提起来,越前的语气里还是充满了骄傲。

    那是一段他非常珍惜的岁月。

    就算他现在活跃在世界网坛,拿奖已经拿到了手软,得过的冠军也比全国大赛优胜质量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但却也没有哪一个的背后,能比得上那个时候他的心情。

    真怀念。

    胡桃在一旁看着他陷入了某种情绪,也不忙叫他,反而微微一笑直接坐在了床上,等着他从回忆里出来。

    “嘶。”

    她突然感觉腹部一阵抽痛,一下子让她弯下了腰。

    “胡桃?”越前看向她,“怎么了?胃痛?”

    “唔……”胡桃揉了一会儿,感觉好像好了一些,“不知道,我也没有胃病啊……就突然很痛了。”

    “要不要吃个药?”

    “算了吧……乱吃药不太好。”胡桃朝他招了招手,少见地撒起了娇,“过来,你让我靠一会儿就不疼了。”

    伦子做饭的速度很快,再加上身边还有菜菜子帮忙。胡桃只觉得刚上楼没多久,就又被人叫下去吃饭了。

    “有咖喱牛肉啊!”看到饭桌上的菜,胡桃小小地开心了一下。

    “嗯,我听龙马说你很喜欢吃咖喱牛肉,所以今天中午就做出来了。”伦子正在摆放碗筷,“尝尝味道吧,我自己还是挺有自信的!”

    “啊是,非常感谢您。”胡桃有些惊讶地看向越前,心里却是一暖。

    怎么说呢,这种被人挂在心里的感觉真的是让她欲摆不能呢。

    伦子的手艺很棒,有或者是每个家庭主妇都有一种相通的感觉,胡桃久违地在饭菜里尝到了妈妈的味道。

    饭后,伦子拉着胡桃话家常。“新年的时候,就让龙马跟着你一起回家吧!”

    “不用了。”胡桃摆摆手,“龙马也很难回来一趟,还是和阿姨你们一起过年吧!我们家的那边,那个,等新年过了之后再抽空过去就好了。”

    “这次就听阿姨的吧。”伦子把手覆在了胡桃的手上,有些粗糙的茧子让胡桃的心里更加放松下来,“怎么说也是我们家龙马要把重要的女儿娶走的,不拿出些诚意来怎么可以?”

    娶、娶、娶……胡桃的脸一下子满红了,声音细若蚊丁,“是、是,谢谢您……”

    伦子看到她这样,却是捧着脸笑了出来,“阿拉,真可爱的孩子。都见过家长了,说结婚的事情还这么不好意思吗?”

    “……”完全不会说话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