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综+剑三]攻略副本 > 正常逻辑
    唐豆豆上线后就立刻问系统,关于她的身手突然变得敏捷的事情。

    系统解释这也是未来的黑科技成果之一,在游戏中通过对于玩家精神的刺激,来提升玩家的精神力,进而加强了身体的反应敏捷度。

    唐豆豆听得半信半疑,真有这么神奇,难道未来的各种身体训练都可以在虚拟世界里完成?

    系统回答说这其实是全息网游技术研究的意外产品,然后balabala解释了一堆人的精神与肉体之间的互相影响之类的。

    唐豆豆作为一个文科生,听得一愣一愣的。

    她就追问了一句,对人有没有副作用,得到否定的回答后就极为心大地丢开了。

    今天的队友又会是谁呢诶嘿嘿?(苍蝇搓手)

    今天的副本是天工坊。这是一个极为适合刷怪练级的副本,里面各种小怪密密麻麻,数量甚至比空雾峰还多,当然要是被围殴了死得也比较快。

    唐豆豆现在已经是22级了,天工坊的等级与空雾峰是一样的,顿时觉得底气足了,腰杆儿也硬了,特期待今天碾压BOSS的美好前景。

    当新人进入副本的白光褪去时,唐豆豆内心震动了。

    一双干净澄澈的眼睛最先吸引住了唐豆豆的注意力,太干净了,当被那双眼睛专注地凝视着时,甚至有种淡淡的幸福感。利落的黑色短发,秀气得甚至有点像女孩子的漂亮小脸,大约15岁的小少年一身标志性的白色狩衣,长长的流苏从袖口垂下,双手却奇怪地戴着手套。

    居然是皇昴流……

    以阴阳术著称的日本顶尖阴阳师世家皇一门的继承人,天龙七封印之一,当然更为广大clamp粉丝所知的是那两句“樱花之所以开得这么美,是因为树下埋着尸体”和“风太大我听不见”。

    他与樱冢护之间的爱恨纠葛,在曾经也中二过的唐豆豆眼里为之揪心了很久,曾经有段时间也跟着神叨叨什么最喜欢的人杀了最重要的人这个悲伤绝望的世界啊什么的。

    直到后来某天她突然中二毕业了,回过头来看,才觉得这特么都什么鬼逻辑!

    樱冢星史郎特么就一个变态啊!把曾经还算是正常人的皇昴流都给带坑里去了,后来的X剧情都特么什么鬼?爱你就要死在你手里?我们家都是死在最爱的人手里,所以我也要这样死在你手里?!

    你杀了我最重要的姐姐但我还是喜欢你所以我的愿望是死在你手里?!

    敢不敢正常点?!

    敢不敢来个正常人?!

    正常逻辑都死绝了吗?!

    脑子都特么瓦特了吗?!

    唐豆豆每次重温X战记都恨不得把樱冢护一脚踹飞然后摇晃皇昴流看能不能把樱冢护往他脑子里灌的水给摇出来。

    那个死变态死就死了,死了还要拖皇昴流入脑残地狱,简直不能忍!

    这样看来三大民工漫简直都是小天使啊!她再也不偷偷吐槽宇智波斑的奇葩月之眼计划了,跟clamp那一帮子比起来真是正常得一点都不出奇了好吗?

    内心巨大的波涛汹涌让她呆楞了一下,无意识地盯着皇昴流半天一言不发,在害羞纯情少年皇昴流开始脸红羞涩之前终于回过神来。

    把一肚子吐槽压下去,唐豆豆再次告诫自己不要戴有色眼镜看人,队友现在是活生生的真实的人,不要用看动漫的眼光看人家。

    看着手足无措的小少年,唐豆豆露出友好笑容:“你好,我是唐豆豆,这个副本由我们俩组队,请多多指教。”

    皇昴流不愧大家出身,很快忍下羞涩,回以礼貌的微笑:“你好,我是皇昴流,请多多指教。”

    “就叫我豆豆吧,我叫你昴流君可以吗?”她不大想喊他的姓,“皇君”什么的实在不是好称呼。

    “嗯嗯……豆豆……桑……”大概没遇到过跟她这样自来熟的,皇昴流显得特别腼腆。

    “好!”业务已经很熟练的唐豆豆按照惯例问:“昴流君应该听系统解说过了吧,喜欢哪个门派呢?”

    她问的是“喜欢”,希望这孩子真的能在这个游戏里得到放松快乐,能暂时遗忘现实中的那些超过他这个年龄承担的责任和压力。

    “门派啊,”刚才系统已经把这个游戏的基本设定灌输给他了,但皇昴流仍然没有什么概念,“豆豆桑有什么推荐吗?”

    “推荐吗?”唐豆豆摸着下巴,手指在门派选择界面上滑动,“昴流君以前玩过网游吗?”

    “嗯……平时看北都玩过一些。”皇昴流有些不好意思,在他这个年龄的人们一般都喜欢游玩涩谷、各种约会啊什么的,但他所有的空闲时间都用来修炼与任务,从来没有参与过,总是显得格格不入。“北都是我的双胞胎姐姐,她平时喜欢玩PSP什么的。”

    “那就是你完全没玩过了,不要紧的,我教你。”唐豆豆笑着安慰队友,她也看出来他的紧张局促了,就跟当初她还是个纯小白时一样,生怕扯人后腿。

    “首先T、治疗、DPS三大职业系,昴流喜欢哪种?是喜欢扛BOSS?还是给队友加血?还是直接打BOSS?决定不了的话,要不都试试?反正这个副本有三个BOSS和很多小怪,可以换着玩。”唐豆豆慢慢跟皇昴流说着,怕给他压力,“这里只是个游戏,放轻松,不用太在意输赢,大不了重新再来。”

    皇昴流似乎在她的亲切下放松了下来,抿着唇笑了一下,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看唐豆豆,似乎想说什么,又没说出口。

    于是皇昴流选了苍云,换上一身黑色的铠甲,一手长刀一手大盾,腰背挺直地站着,纤细轻灵的少年居然有了英武之气。

    唐豆豆睁大眼睛,惊叹道:“昴流君好帅气!”

    皇昴流大概从来没听人夸过他帅气,脸又红了。平时大多是长辈夸他天赋高、勤奋努力,同龄人与他交往则太少,不当面嫉妒就不错了,更不要说夸他。姐姐北都对他这个弟弟则是无原则地宠着,夸他毫无底线。

    她真的太惊讶,从来没想过印象中的绵软少年皇昴流居然能有这样的一面,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仿佛有着锐利坚定的光。这感觉就好像一直走少女漫画风的突然改走了少年热血漫画风,剑三的外观果然有毒,居然能这样改画风的吗?

    皇昴流咳了好几声,好容易压下脸红的感觉,他试着挥舞手中的长刀和大盾,并不像看着那样沉重。在唐豆豆的指点下练习苍云的技能,单纯的、从来没被动漫游戏洗礼过的少年果然被苍云酷炫的技能给镇住了。虽然这孩子一向性格内敛,但唐豆豆还是看出他的兴奋新奇和喜爱。

    果然,还只是15岁的少年呢。

    “那么……我就选……长歌吧。”唐豆豆也换上一身白青色长袍广袖,飘逸的长发束缚在白色的发带中,怀中抱琴,琴中有剑。

    手指在琴弦上划过,带出泠泠清冷之音,唐豆豆和皇昴流对视一笑,然后向前走去。

    苍云的场景诗是“雪覆胡关摧冷草,风扬朔漠起狼烟。刃端百死何辞战,碧血成书白马篇。”

    唐豆豆一边走一边和皇昴流描述着这萧杀中带着豪情的场景,讲述着苍云这个门派的故事背景。那是个热血沸腾的年代,为了保家卫国而驰骋沙场,流尽最后一滴血,马革裹尸誓不还。

    “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还。”唐豆豆忍不住吟诵着这首脍炙人口的诗,仿佛也回到了那个年代,悠然神往。

    皇昴流作为大家出身,汉学是必修课,但学过的中国古诗大多也只是风花雪月,什么时候接触过这样的热血豪情。皇一门的现任当家,他的祖母对他从小到大对他的要求是优雅冷静的大家风范,什么时候都不能失了皇一门的身份。

    这是一个游戏的世界,是一个新奇的世界,他听着从未听过的故事,看着从未看过的酷炫游戏技能,做着以前从未做过的事情。

    也许,在这里他可以稍稍放松一下,偶尔做一下自己?

    一路上无数的小怪仿佛激发了他们的什么隐藏属性似的,简直切菜砍瓜无往不利。唐豆豆和皇昴流都是DPS,让辅助NPC切了治疗。一开始时皇昴流还保守着,结果唐豆豆杀得兴起也不知道留手了,丫一个远程回回冲在最前面各种技能不要钱似的丢,各种光效技能酷炫无比。皇昴流也逐渐被她带跑了节奏,他们俩像竞争谁杀的小怪更多似的,一路上的各种小怪一个都没放过,刀影翻飞盾光飞扬,琴声铮铮剑光闪现。

    第一个BOSS,他们居然就以双DPS加治疗的配置刷了过去,两个人打high了,就这么一路碾压到老二面前,然后双双扑街。

    “哈哈哈哈!”两人躺在地上笑,明明挂掉了却更开心了似的。

    “昴流,觉得好玩吗?”唐豆豆侧过脸看向皇昴流。

    “好玩!”刚进副本时纤细单薄得甚至让她有种透明的错觉的小少年终于露出了符合年龄的开朗笑容。

    “那就好。”唐豆豆也觉得开心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