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星际之符师 > 第4章 第四章
    胡玉山毫不客气抓着少年的手就将对方甩了出去,这一甩用上了灵力,直接将少年甩出两米多远。虽然丹田破碎留不住灵力,但这个世界灵气充足的很,他只是不能增长修为,不代表不会运用灵力。

    废物废物的叫半天,还真当他是废物了?想他胡玉山,活了这么多年头,还从未被谁这般嘲讽过。

    走廊里在华理和米歇尔吵起来的时候便站了好些人,现在皆是一副震惊的样子,三三两两围在一起窃窃私语。

    华理趴在地上,整个人都是懵的,他虽然资质比不上大哥,但怎么也是C级水系异能者,怎么可能被一个异能核废掉的废物甩出去这么远?这不可能!

    除非……

    “你异能核没碎?”

    “关你屁事。”胡玉山咧嘴笑,反手将一脸激动的米歇尔推进了病房,抱臂倚在门上,居高临下:“倒是你,来做什么?”

    华理揉着手腕站起来,脸色奇差无比,刚才那一下,他的手腕居然泛青了,要知道,他可是异能者,一般人根本不可能让他受伤。

    “你竟敢,伤我……”

    华理咬牙切齿,竟是顾不得哥哥的叮嘱,管他是异能核被废还是大病初愈,直接调动身体内的异能凝成一把水剑,直指胡玉山的面门而去。那水剑不过巴掌大小,却是气势汹涌,朝胡玉山疾飞而去的时候隐隐还有风雷之声。

    人群一片哗然,这少年的异能居然如此霸道,那赫伦定然接不下这一击。这个少年或许不知道赫伦的异能核是真的被废,他们可是清楚的,当时赫伦被救回来的时候肚子被异兽利爪贯穿,异能核直接破碎,根本没有修复的可能。

    之前那一甩,是那少年轻敌未用异能,现在,普通人怎么可能接下异能者的全力一击。

    胡玉山脸色一变,这一招,已有炼气三层的威势,放在以前,胡玉山根本不会把这一击放在眼里,但此时,胡玉山一点修为都没有,别说炼气三层了,炼气一层都不见得能挡下来。

    啧,算岔了,是自己小看这个世界的异能者了,少不得要受点伤。

    胡玉山心神一转,尽力催动经脉内所有的灵力往手掌上涌去。丹田无法储存灵力,大招放不出来,既然如此,不如将灵力聚在手掌,化作一张灵力版散灵符,可能还有一搏之力。

    只见水剑去势愈快,赫伦不闪不躲,手掌缓慢上抬,上抬时掌内金光流转缓缓勾勒成一张符咒的样子,剑与手掌一快一慢,却是在将将到达面门时相遇了,包裹着金光的手掌稳稳抓住了那把隐有风雷之声的水剑,没有想象中的皮开肉绽鲜血四溅,那把水剑犹如戳破了的气球,‘哧—’的一声消散在了空气中,赫伦竟是毫发未伤。

    “嘶------”围观人群倒抽一口冷气,谁也没想到异能核被废的赫伦少爷竟然接下了那一击,而且毫发未伤。

    怎么可能毫发未伤,手掌到底是不是符纸,散灵符运转时直接将胡玉山的手掌灼伤了,此时焦黑一片,不时有细密的血珠子从伤口溢出。

    胡玉山握紧拳,将手背在身后。

    此时可不能示弱。

    华理一被赫伦甩翻在地,二是凝聚异能化作的水剑也被赫伦轻而易举挡下来,面子一而再的被赫伦扔到地上踩。现下恼羞成怒,竟然不管不顾再一次凝聚异能朝胡玉山甩过去,已是不见血不罢休。

    “去死吧!”

    胡玉山刚才挡下一击已经是强撑,此时经脉一丝灵力都没有,根本无法抵挡。

    裹挟风雷之气的水剑再次逼近胡玉山面门,胡玉山眼前一花,竟是米歇尔从身后冲出来挡在了他前面。米歇尔不过是个普通人,这把水剑若是击中,他必死无疑。

    “胡闹!”

    随着一声呵斥,一道柔软却强韧的风墙自米歇尔脚底升起,眨眼间便罩住了米歇尔与胡玉山,挡住了袭来的水剑。

    一个身穿米色卫衣的少年从走廊的另一头缓缓走来,来人长了一张与华理一模一样的脸,却要成熟稳重许多,举手投足间让人如沐春风。

    “哥!是他欺负我!!”华理不服气的指着胡玉山,叫嚣道:“哥你帮我教训他!!”

    “啪!”华音扬手就甩了华理一巴掌:“怎么说话,还不跟弟弟道歉,明知他异能核被废还用异能,忘了路斯维尔家族的家训了吗?”

    路斯维尔家族家训:不可对普通人使用异能。

    华理捂着脸,瞪大眼睛:“哥……”余下的话在华音的视线下却说不出口了。

    自小而来养成的习惯,听哥哥的话。而活到这么大的经历也告诉他,哥哥的确永远都是对的,他从来就没做错过,现在让自己道歉,肯定有他的道理。

    “对不起,弟弟。”华理捂着脸,万分不情愿的道歉了。

    “不好意思啊赫伦弟弟,华理不懂事爱闯祸,你就原谅他吧,要是还气不过,告诉我,我替你教训他。”

    这一口一个弟弟叫的挺顺嘴,要是以前的赫伦,保不齐就被气的动手了,到时候出了事,也是赫伦自找的,他们就是正当防卫时不小心用了下异能而已。

    “呸!赫伦少爷才不是你们的弟弟,你们也配,不要脸的私生子!!!”米歇尔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现在这两个不要脸的私生子居然还口口声声喊少爷弟弟,他们凭什么!?

    “这……”华音为难的皱了皱眉头:“我们都是父亲的儿子……”

    “克瑞……”

    “好了米歇尔。”胡玉山再次将这个咋咋呼呼却很忠心的小仆人拉回身后,以前的赫伦会被这点小手段气到,他胡玉山可不会。

    “你们俩大驾光临,究竟有何贵干?”

    “是这样,父亲听闻你醒来的事情很开心,特意吩咐我和华理探望弟弟。”  华音温和一笑,上下打量胡玉山两眼:“现在看来弟弟恢复的很好,要不要我找医生说一声,直接跟我们回家?”

    ……要真是这样,那克瑞是存心想要把赫伦重新气昏过去,最好气的一口气提不上来直接气死。

    胡玉山眯眼笑:“好啊。”

    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自己本就打算出院回路斯维尔家,好好会一会那恶心的一家子了。

    本来就没多少东西,也没怎么收拾,胡玉山便带着米歇尔上了华音的私人飞车,一路无话回了路斯维尔家族的宅子。

    下车前,华音笑眯眯道:“弟弟身上的伤还没好,不宜吵闹,父亲已经吩咐仆人将西角的小楼收拾出来了,一会儿让莉萨里送你们过去,父亲找我和华理有事,就不送你了,以后有空我再带华理前去拜访。”

    得,接盘侠克瑞连见都不想见赫伦一眼。要真是以前的赫伦,在医院没被气死,这会儿也该被气死了。

    三个和路斯维尔家族没有丝毫关系的人,占着本该属于他的一切,大摇大摆的在他眼前炫耀。

    现在想来书桌上那份亲子鉴定大抵也是克瑞故意放来让赫伦看的。

    莉萨里东拐西拐的将两人带到了西角的小楼前便离开了。

    胡玉山看着那栋暖黄色的二层小洋楼,看起来有些年头了,西侧的墙壁上爬了一整面墙的蔷薇花藤,姹紫嫣红开了一片,挺有味道。就是偏僻的不行,周围都是茂密的山林,仅有一条石子小路与外界相通,绝对的安静幽深适合养病,没毛病。

    米歇尔还抱着那袋子异能果,嘀嘀咕咕的推开门,里面倒是装修的还不错,深色木地板,碎花小沙发,落地窗正对着屋后的池塘,白纱窗帘被风吹的微微拂动。

    “少爷……”米歇尔哭丧着脸,在他看来,高贵的少爷怎么能住在这么磕碜的地方。

    胡玉山挺满意,比以前在修真界的时候住的洞府好多了。

    “好了,收拾收拾,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了。”胡玉山接过米歇尔手中的袋子,掏出一个异能果。

    要对付路斯维尔家那群人,任重而道远吶。

    感叹完抬手就要啃桃子,米歇尔见状大惊,此时也顾不得什么主仆之分了,扑上去就要抢胡玉山手上的桃子:“少爷,不能吃,您不能吃,经脉会受伤的!”异能核被废就是普通人了,普通人不能吃异能果的。

    胡玉山灵活的闪开:“没事儿,没事儿。”

    啃一口,嚼两下就咽了,果肉甫一入口,便感觉到有一丝浓郁的灵力顺着喉道向经脉扩散开,暖暖的很温和。胡玉山双眼一亮,这东西好啊,可以用来补充灵力,比直接从空气中吸取灵气炼化为灵力省事多了,就是这桃子应该等级不高,蕴含的灵力也不多。想罢,咔嚓几口就把剩下的桃子给解决了。

    米歇尔如临大敌:“少,少爷,您没事?”

    “恩,当然。”胡玉山再掏一个果子,想了想,解释道:“这么说吧,少爷我虽然异能核废了,但好歹曾经好过不是,经脉已经习惯吸收异能果的力量了,只是无法储存,懂?”

    米歇尔愣愣的点点头:“好像,懂了。”但是,但是,好像从未听过这种说法,但转念一想,那些异能核被废的人也没传出说有谁尝试吃异能果,恐怕是大家都说普通人不能吃,他们便不敢吃,也就不知道他们还能吃异能果了。

    少爷果然厉害,连这个都知道!

    “少爷!”米歇尔星星眼崇拜的看着胡玉山,以前的少爷很强大,但总是冷冰冰的,这次醒来之后,却变了很多,还会护着身为奴仆的自己,这样的少爷怎能不让人舍出性命去追随呢。

    胡·值得舍出性命去追随的少爷·玉山正在一个接一个的啃着桃子,好不快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