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星际之符师 > 第17章 第十七章
    “春秋拍卖馆?”胡玉山与施耐德异口同声。

    “对对对!”克利连忙跳下沙发,举着虚拟屏小跑到沙发中间的位置,一屁股坐下:“你们看,春秋拍卖馆这周末上新的拍品,三级异兽雪狼幼崽。”

    胡玉山凑过去看,那是一只浑身雪白的狼崽,不过两个巴掌大,应该是刚抓来不久,身上的毛还脏兮兮的打着结,冰蓝色的眼睛占了半张脸,正怯生生的透过精铁的笼子打量着外面的世界,对这个陌生的地方害怕的很。

    一般可以签订契约的异兽,都是野生的,因为养殖出来的异兽与养殖出来的异能果一样,能量变温顺了但相应的也削减很多,不适合战斗。野生异兽最适合签订契约的时期就是幼生期,这个时候的异兽还未长成,对外界的认知不多,对契约的排斥也就比成年异兽要小很多。

    维森星的资源还算可以,每年从异兽星球抓回来的幼兽也不少,但维森星异能者的数量是异兽的百倍甚至千倍,僧多粥少,契约兽市场一直是供不应求的状态,每一只异兽的价格都在一千万以上,赫伦他们家号称艾堡镇首富,也没那么多闲钱替嫡系继承人买一只契约兽。而且并不是钱多就能买到合适的,不说属性难配,万一人家幼兽就是不愿意跟你签订契约,有再多的钱都没用。

    “很适合你。”施耐德皱了皱眉,这只雪狼是冰系异兽,相当于异兽中的变异异兽,资质比寻常异兽高,价格当然比寻常异兽高,而且要高很多。

    “你现在有多少星币?”

    “五百万。”克利看了眼自己的存款,垂头丧气的耷拉下肩膀,五百万,连只异兽爪子都买不到。

    “我这里有六百万,先都借你。”施耐德顿了顿,调出虚拟屏,指着以往变异异兽幼崽的成交价格:“只怕还是不够。”

    “我也有些,都借你。”胡玉山算了下,过不了几天芥子空间里的桃子该熟了,九棵树结了不少果子,应该能卖些钱。

    “好兄弟!”克利感动的熊抱住两人:“有你们真好----要是还不够,大不了跟我们家老头子认个错,先问他借点儿!”

    胡玉山后来才知道,克利是离家出走的,他之前在家里的院子里偷偷种异能果树被他爸发现了,他爸一怒之下训了他一顿,还把他的树苗都拔了,气的克利直接就离家出走了,到现在都三个多月了,还没回去过。

    这家子,也是心大。

    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墨蓝色的天幕上嵌着几颗璀璨的星子,一轮勾月斜斜挂在东边的天上。

    克利一进门,营养糊都来不及吃,急急忙忙换了鞋便跑去了庭院里,围着一大一小两棵异能果树好一阵观察。胡玉山慢他一步,手里接过米歇尔递过来的营养糊,靠在门框上,借着檐下的灯光,嘴角带笑的看着院子里抓耳挠腮的克利。

    从胡玉山空间里□□的那棵树,质量明显高于克利培育的那棵,但相较于刚□□那会儿灵气缭绕的样子,已然收敛很多,看着就是棵普通的树了。

    不过才在庭院里生长了一天,就焉成这样,这个世界还真是不适合灵植生长啊。

    胡玉山深吸一口气,闭眼感受着空气中各类活泼却又杂乱的灵气,比之修真界要浓郁许多,但也暴烈许多,长久吸收下来,很容易就会导致经脉受损。这里的异能者还好,修炼的功法会自动梳理吸收的灵气,但异能果和异兽不是人,不会修炼功法,他们只会本能的从空气中吸取元素之力,不懂炼化,是以经脉内灵力暴烈。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的人不会替异兽定时梳理经脉,不知是他们没意识到这点,还是传承的湮没。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胡玉山终于意识到自己之于这个世界,是个多么大的意外了。以后行事更是要小心谨慎,今日替那两个人的契约兽梳理经脉实在太出头了。

    “大桃是不是没有早上精神了?”克利苦恼的皱褶眉头,蹲在大的那棵树底下,扒拉着树根上铺着的肥料。

    施耐德嘴角微抽:“错觉吧,我看跟早上没多大差别。”随手递过一管营养糊。

    “什么没差别?叶子都没早上绿了!”克利站起身,拍掉手上的灰,接过营养糊一口喝掉:“你看,这片叶子叶尖都泛黄了。”

    施耐德顺着克利的手指看过去,叶片狭长,带着自然生长的纹理,翠绿翠绿的,怎么也没看出来跟旁边其他叶子有什么差别:

    “灯光问题吧,庭院里的灯是暖黄色,所以显得树叶气色不好。”

    “……有道理。”克利抬头看了看院墙处的灯,煞有其事的点点头:“那我明早起来再看。”然后又叹了口气,摸了摸身旁的树干,道:“要是我买得起保护罩就好了。”

    胡玉山听了两耳朵,对克利话中的保护罩很好奇,便又翻了遍赫伦的记忆,发现这玩意儿在帝国是个很普及的装置。有大型的可以笼罩整个星球的保护罩,也有小型地个人用保护罩,跟修真界的护派大阵有些相似,只是修真界的护派大阵要更厉害些,可以抵御法术,而这个世界的保护罩只能抵挡一些物理攻击,类似炮火,炸弹一类。

    “保护罩,没有多贵吧?”胡玉山走出廊下。况且这个世界不适合异植生长,是因为空气中各类灵气杂乱无章导致的,保护罩只能隔绝物理攻击,对这些灵气又起不了作用,买了也无多大用处。

    “啊,对,你们不关注养殖的人可能不知道。”克利抓了把头发:“帝国还有一种隔绝装置,是保护罩的升级版,可以隔绝空气中的元素之力,现在只有帝国大型异能果树和异兽培育中心会装设这种保护罩。”

    “还有这种好东西?为什么不推广?”施耐德瞪大眼睛:“如果机甲上面能装置这些,与虫族对战时我们的胜率岂不是要高许多?”

    “你以为这种装置制造起来很简单?”克利双手抱胸:“不仅需要的材料高级,稀有,成功率也相当低。要我说,整个帝国,最想推广这类保护罩的就是国王陛下了,可惜这玩意儿就跟异能果培育技术一样,难得很。”

    施耐德:“……”说不过你,但还是想搞一个可以隔绝元素之力的保护罩研究研究,若是能装到机甲上那就更好了:“你说的那个,保护罩,要多少星币?”

    克利闻言掀开眼皮,上下打量一眼施耐德,非常直接的表述了自己的鄙视之情:“以你们家全部的家产,勉勉强强够买一个吧。”

    施耐德:……

    入夜,胡玉山再次进入芥子空间,里面浓郁温顺的灵气扑面而来,让人全身一震,舒服的胡玉山骨头都软了。被外面杂乱的灵气荼毒了一整天,胡玉山终于全身心的感受到芥子空间的好处来。

    依旧是先去了那片郁郁葱葱的桃林,说是桃林,一点也不夸张,树干粗壮,枝叶茂盛,错错杂杂的交缠在一起,翠绿一片,枝叶间掩藏的一颗颗桃子,已经长成了婴儿拳头大,但桃尖还未泛红,看样子还能长。先前从克里那边要来的李子也长成一棵小树了,胡玉山特地将它种在了另一边,与那片葱郁的桃林相对,形单影只的愈发显得小的可怜。

    胡玉山走过去,摸了摸小李子树,叨叨两句快长快长,转身要往木屋去的时候,突然发现芥子空间灰雾笼罩的边界处,露出一角湖泊,倒映着空间里永无黑夜的天,仿若一片碎掉的小镜子。

    恩?什么时候多出来的?

    他可以保证以前绝对没有这一角湖水,难道是……芥子空间变大了?

    胡玉山迈出的脚换了个方向,朝着那一角湖水走去。

    露出来的湖水呈一个不规则的三角形,最宽的地方不过一米,水质清澈见底,倒映着碧蓝的天,宛若一颗蓝宝石,水底的水草顺着水流舒展着腰肢,显然是潭活水。

    胡玉山伸手去撩水,水是刺骨的冷水,冰寒,不过稍稍触及指尖,那冷意便顺着手指直接侵染了一条手臂,冻的胡玉山一个哆嗦,连忙收回了手。

    “嘶-----这么冷,寒泉水吗?”胡玉山搓着青白的手指头,低头看水里摇的正欢的水草。照理说,寒泉水应该终年寒冰不破,寸草不生,若是有活物那也绝对是阴寒类属性,这水草,怎么看怎么就是普通湖里长的水草啊。

    不过,要真是寒泉水,那可真的是遇见宝贝了。

    胡玉山两眼亮晶晶盯着那一汪湖水,转念一想,不管是不是寒泉水,这芥子空间里的东西都是宝贝啊,倒是自己思想狭隘想岔了。

    得,先舀点水出来,试试怎么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