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星际之符师 > 第21章 第二十一章
    比赛前一天晚上,维森星虚拟网机甲战士协会会长办公室。

    维森星虚拟网机甲战士前十名都在,各自坐着,脸色都不太好。

    “我输了。”一个蒙面的褐发男人隐在角落里:“他很强,而且……”男人抬头看向房间中央坐着的中年男人:“没有弱点。”

    “那明天的挑战我还接吗?”坐在中年男人不远处的灰发男人皱着眉开口,他一年只接十二场挑战,即一个月一场,这个月的刚好前几日用完了,正好有理由不接那个人的挑战。

    “接,为何不接?”中年男人十指交叉:“你这个月不接,下个月也不接吗?逃避解决不了问题,况且……这小子最近也太嚣张了些。”

    “可不是,会长亲自出面邀请他入会都敢拒绝,真把自己当成什么玩意儿了。”

    “要我说,不仅要接下挑战,还要赢的漂亮才行,把他狠狠打一顿才解恨。”

    “你们说的简单。”灰发男人苦笑一声:“我的战斗风格偏守,完全被他克制,我看了他今天的比赛,库伯从头到尾被压制着打,整场比赛不到三十分钟就结束了,我与库伯实力相当,你们觉得我能在他手下坚持多久?”

    灰发男人口中的库伯就是娄然今天战败的第二名,最开始说话的那个蒙面褐发男人。

    “的确。”褐发男人开口:“我与段森实力在伯仲之间,段森不是他的对手。”

    “啊---那还是别接了吧,要是连第一名都败了,我们协会的面子往哪儿搁。”

    “不战而逃更没有面子,输就输,怕什么?”

    “你说的容易,若是输了,以后我们还要不要靠比赛挣钱了?”

    “行了。”房间中央的男子摆了摆手,打断几人的争执:“段森,明天的挑战你接下,我有办法保你赢。”

    段森苦笑了下,大人的要求他无法拒绝:“是,大人。”。

    时间回到比赛现场。

    一切与段森料想的一样,他从开场就被对面的机甲压着打,连对方的机甲边都摸不着,放出来的攻击被对方轻而易举就躲开了。他就像一只笨重的乌龟,被狡猾的鹰攻击着,连攻击从哪里来都无法判断,至此,他才真正发现他和对方的差距。

    天壤之别。

    这场比赛实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整个竞技场鸦雀无声,维森星虚拟网机甲战士第一名竟然被打的毫无还手之力。

    “这这这……”顾小斐惊讶的扯了扯胡玉山的袖子,这简直,完全一边倒啊。

    “一个偏攻击型的灵活战士,一个笨重只知道扛的重甲卫士,放出来的攻击还全被挡了,重甲卫士靠的是打后期,把对手磨到没有体力再一击取胜。但现在双方差距明显,重甲根本撑不到对手力竭,只能说明战士的实力太强大。”胡玉山搓着下巴,这场比赛,胜负明显啊。

    “什么战士卫士?话本里的词……”顾小斐看向竞技场:“啊!赢了!”

    只见黑色机甲的保护罩被攻破,红色机甲不再犹豫,直接凝聚出两米长的能量刃朝着黑色机甲俯冲而去,速度快到在空中留下一道虚影。

    “好快!”

    “哇-----”

    突然,俯冲而去的红色机甲忽然虚晃了一下,将将停在了黑色机甲前两米处,巨大的能量刃刃尖指着黑色机甲的驾驶室,再进一步就能把驾驶室击穿。

    人群哗然,议论纷纷。

    “这是怎么了?”

    “手下留情?还是挑衅?”

    “我看不像。”

    “娄然的机甲好像不受控制了!”

    只见那把两米长的巨刃突然闪了一下,消散在空中,而那架红色的机甲像是喝醉酒一样,从半空中晃晃悠悠降落到地上。

    黑色机甲驾驶室的段森满头大汗,放在操作屏上的手不住颤抖。

    他犯规了,他用了那个东西,但是……

    段森瞪大充血的双眼,恶狠狠看向对面不受控制的红色机甲:“去死吧!!!!”

    一道凝聚了全部能量的超级光波从黑色机甲的炮筒中射/出,带着毁灭一切的声势朝着红色机甲裹挟而去。

    呵呵……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毛头小子,居然敢……

    段森还未来的及发表自己的豪言壮志,充血的视线便被一片鲜红色占据,下一瞬,黑色机甲便被红色能量刃一分为二。那道超级光波未打到实处,朝着观众席奔涌而去,最终被竞技场的防护罩拦了下来,只波动了几下,便沿着防护罩的壳散开了。

    段森看着那道恍若死神的身影,念叨着不可能,直接被打掉线了。

    那架红色的机甲停在原地,又虚闪了两下,也下线了。

    整个竞技场鸦雀无声,又轰然炸开。

    “作弊!!绝对是作弊!!!”

    “信号屏蔽器,这是违禁品,第一名居然用这个东西!”

    “不要脸,沽名钓誉!”

    “机甲战士协会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

    维森星中心城郊外,一栋掩藏在树林里的小别墅。

    “将军,将军,您怎么样?”黑发仆人跪在床边,担忧的看着床上的金发男子。

    被称作将军的男人,有着刀削斧凿般的面容,鼻梁高挺,两道浓眉斜飞入鬓。

    金发男子蹙了蹙眉头,缓缓睁开眼睛。

    “将军,将军……”

    “无事。”男子抬手摁了摁太阳穴,强制掉线的滋味太不好受了:“唔,恐怕有段时间不能上虚拟网了。”

    “将军您也是,伤还未养好,就沉迷网络。”一个穿着白大褂的棕髪男子端着药进来,不甚赞同的看着床上的男子。

    “打发时间。”金发男子撑着床边坐起身,接过药一口喝完,苦涩的滋味瞬间充斥口腔每个角落:“这药熬起来费时又费力,以后停了吧……”他的伤不养也罢,反正都废了,古往今来,也没听说过有哪个异能核被废的人最终治好的。

    “将军!”棕发男子接回空碗,扯了扯嘴角:“说什么胡话,不会是怕苦不想喝了吧?”

    金发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不再辩解。

    金发男子,正是帝国大名鼎鼎的飞索军团的军团长---冉楼,驻守边疆十一年之久,期间指挥参与对抗虫族的战役不下百场,并且赢面居多,是以被称为帝国的常胜将军。在上一次的奇袭中,原本都要端了虫族的一个据点时,被一起跟去奇袭的心腹副官从背后偷袭,险些丧命。谁也没有想到,那位跟他们朝夕相处了四年的副官,居然是虫族。

    为了不动摇军心,不引起民众的恐慌,飞索军团对外只称军团长身体抱恙,未提到虫族奸细一事。

    众所周知,虫族是只听从虫母指挥的无脑怪物,攻击力强,悍不畏死,但虫母防御力低下,轻易不敢出老巢,而虫族离虫母太远就会不听指挥,变成毫无纪律只知道烧杀抢掠的蠢货,这也是为什么虫族只在边界活动的原因。

    现在居然有一只虫族奸细混在了军团四年之久,还伤了军团长,若是没在这次战役中露出马脚,后果不堪设想。想想,虫族不知道什么时候进化出了有智商的虫子,而帝国民众对它们的印象还停留在蠢大力阶段,对这些虫子根本没有防备之心,现在整个帝国,不知道混入了多少虫族奸细。

    国王和贵族们会开了一场又一场,指令接二连三的下达,为了不引起大众的恐慌,打草惊蛇,查奸细的事只能背地里进行。于是,飞索军团这次立了大功,尤其是军团长,封锁消息的举措做的非常对,国王亲自出面褒奖,并赏赐了一大堆的东西,依旧保留他的军团长之职。冉楼恐怕是帝国历史上,唯一一个异能核被废,还能继续担任军团长的人了。

    “哥!哥!!”一个金发少女挥舞着一张明黄色的纸从门外跑了进来,推门进来的一瞬间,看到屋内沉重的气氛,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没心没肺的继续跑到床前,将手中的纸递给床上的冉楼:

    ”哥你看,我发现了一个好东西!”

    来人是冉楼唯一的妹妹----冉宣,也是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所以对她一直很宠溺,这么冒冒失失的冲进自己房间也没生气,反而扬起笑容,接过冉宣递过来的纸,问道:

    “怎么了?”

    “哥,这张符可厉害了,可以凝聚周围的元素之力!”

    她也是之前无聊,在虚拟网瞎逛的时候,看见了一家符箓店,因为新奇,就进去买了几张,买回来之后试了一张除尘符,也没见有小说里排山倒海的威能,便失了兴趣,一直搁在书桌上落灰,今天在房间里没事干,心血来潮又试了一张,这下可试出了宝贝,这张符可以提高周围元素之力的浓度,有了它,修炼起来事半功倍啊!

    “真的?”冉楼翻看着手中的符纸,狐疑的看了冉宣一眼。

    “千真万确!”冉宣举起四根手指发誓:“我刚才试了一张,效果能持续四个小时呢!”话音刚落,便发现屋子里另两个人以一种不可明说的眼神看着她,尤其是那个医生,眼里的鄙视之情都要溢出来了。

    “啧,我试给你们看。“说罢抢回冉楼手中的符纸,催动体内的雷系异能涌入符纸,明黄符纸上朱砂色的符纹顿时蕴起紫色的光,周围十米之内的元素之力如同被手扯动一般朝着冉宣奔涌而去,一时间,冉宣周围的元素之力比之平時濃郁一倍不止。而且由于冉宣是雷系异能,激活符咒后,聚集过来的也是雷系元素,如此浓郁的雷元素,简直闻所未闻。

    ”大小姐,这符纸多少钱一张?”黑发仆人看的啧啧称奇,这样好的东西,怕是不便宜。

    冉宣得意的看了眼明显意动的白大褂医生,勾起嘴角伸出一只手,五指张开晃了晃。

    “五百星币?”黑发仆人猜测。

    “不。”冉宣摇头:“是五个星币。”

    五,五个星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