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修真小说 > 星际之符师 > 第23章 第二十三章
    最后,余下的四十八张胡玉山按照说好的,卖了十五张给他们,二品下等定价五十星币一张,二品中等定价二百星币一张。那个医生最是精明,十张二品的都被买走了,胡玉山当时只说三成没说品级,就这么被钻了空子,不过,卖给谁不是卖呀。

    胡玉山乐呵呵看着虚拟网账号上多出来的钱,虽不多,但实打实是靠自己赚的第一笔钱,而且,定价二百一张的二品中等,价钱足足是一品的四十倍,要是画出来三品的,卖到五千都不奇怪,胡玉山只觉得自己的钱途一片辉煌,那些在他眼前扑棱着小翅膀的星币,就快钻进他的口袋了。

    重新跟顾小斐强调一遍不可泄露他的身份之后,胡玉山就买了两匝符纸下线了,趁着周六有时间,赶紧多画些符挣钱。

    下线之后,先去楼下拿了两管营养糊解决中饭,符纸寄过来起码要两三个小时,等待的时间,胡玉山便再次进入空间。空间内碧空如洗,姹紫嫣红开遍,胡玉山目不斜视走进小木屋,盘腿打坐,静气凝神开始修炼。

    快递是下午两点到的,胡玉山取了快递回房提笔开始画符,这一画,直接画到了傍晚才收笔。

    两百张符纸全用完了,有了之前的经验,胡玉山现在画起符来的速度能与他在五禄符门时相当。

    一百张一品上等,五十张二品下等,四十张二品中等,还有十张二品上等。

    胡玉山相当满意,相较于上次画符,他的水平明显增进许多,一品所占比例降了,还多出几张二品上等的符,虽说还未画出三品以上的,但以胡玉山如今的修为,二品上等已经是极限了。

    将画好的符咒打包,写好顾小斐家的收获地址放在别墅外面的快递箱,这里的快递员每日定时会来取件,比在修真界那会儿方便太多了。

    胡玉山站在门口,伸了个懒腰,顺势抓了抓头发,此刻已是傍晚六点多,克利他们还没回来。夕阳西下,通红的云霞爬了半边天,别墅前方的树林子里,不时有鸟儿飞起落下,从烧红的天际飞过,叽叽喳喳好不热闹。

    此方世界相较于修□□,很多物种都灭绝了,没灭绝的也都被这个世界杂乱的灵气所侵染,变得暴躁凶悍,具有强烈的攻击性,无法与人类和平共处,这些暴躁的异能兽,大部分生活在无人居住的异兽星球上,可以和人类签订契约的异兽幼崽,就是雇佣兵团队从异兽星球抓回来的。

    小型鸟算是一个例外,它们可以说是唯一一类可以和平生活在人类星球上的动物了(培育的异能兽除外),不像鹰那样的大型鸟可以吸收元素之力成为异能兽,这些小型鸟大都没有经脉,相当于人类中普通人一样的存在,没什么攻击力。

    但是,这些鸟类同样不能食用,因为太难吃。肉质干柴,酸涩泛苦,加之烹饪手法流失,还没有调味料,做出来的味道简直叫人永生难忘。

    胡玉山看着对面树林子里飞上飞下的鸟,思考着如何抓两只回来。

    他已经馋肉馋的快疯了,这些难以下咽的鸟在他空间养一养,说不定会变好吃,再不济,还有湖水呢,泡一泡煮个汤,味道肯定不至于吃不下去。

    想到就行动,胡玉山毫不犹豫转身回了别墅,从空间摘了几颗快熟的李子做诱饵,换上外出的鞋,带着盆和线,朝着山林出发了。

    这一片林子里的树都是自然生长,与人工移植的树林景观不同,这里的树木大多生长了几十上百年以上,枝叶繁盛,郁郁葱葱,巨大的树冠隔绝了外面的阳光,只余几缕从枝叶间漏下来,形成一道道金红色的光束。

    这个世界的树,长的奇高,叶子肥大厚实,边缘还带着倒刺,全是胡玉山从未见过的品种,有几棵看着像杉树,但杉树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叶子。

    胡玉山是为了抓鸟进来的,这些树又不能吃,胡玉山看了两眼就没在意了,一心四处张望着找空地。越往林子里走,树反而越低了,胡玉山清楚的看到好几处树杈子上盘着鸟窝,那些鸟窝里蹲着一只或两只鸟,俱都歪着头,好奇的看着树底下闯进来的陌生生物,毫无防备。

    胡玉山一乐:得,抓鸟的功夫都省了。

    于是挽起袖子,撩起裤管,抱着树三两下就爬了上去。胡玉山以前特别皮,上树掏鸟蛋的事不知道干了多少回,早就熟练成本能了。

    大概是没有天敌的缘故,这片深山老林里又不会有人进来,这几窝鸟见胡玉山爬上树杈,居然没一只飞走的,俱都睁着豆豆眼,随着胡玉山的动作,一下一下晃着脑袋。

    胡玉山看到这么萌这么乖的鸟,于心不忍了一下,然后果断连着鸟窝一道移进了自己空间,一连移了六窝。

    那几窝鸟只觉得眼前一花,自己所在的地方就变了一个样子,从金红的夕阳西下变成了蓝天白云,而且,这里的空气好好闻哦,好舒服哦,还有果子!!!

    果子!!!

    其中一只长得像鹦鹉的红绿蓝三色小鸟瞬间如闪电般飞出鸟窝,直直朝着胡玉山空间里那片桃树林飞过去,一个猛扎,尖嘴就戳进了桃肉里。

    哇--------人间仙境-------

    胡玉山额角一跳:糟,一心想吃肉,忘了鸟儿会偷果子的事了!

    这几窝鸟虽说以前没吃过果子,但吃果子的本能还在,有了第一只鸟儿带头,毫无疑问,剩下的鸟儿一窝蜂就奔着桃林去了,没办法,胡玉山那片桃林结出的果子味道实在太香了,能忍住的那就不是鸟了。

    胡玉山:……什么叫放虎归山。

    看着满树林灵活乱窜的鸟儿,胡玉山的脸黑了一遍又一遍,以他现在的修为,根本抓不住那些活蹦乱跳的鸟。

    好在,那几只鸟还有点良心,只戳着几颗果子在吃,没乱祸祸。

    其实不是它们有良心,而是压根不知道祸祸这一回事儿,吃都来不及呢,哪里会浪费。

    胡玉山脸色稍稍好转,扭头就去了木屋,扯藤编了一个筐子回来,那些鸟儿都吃饱了,一点没防备的又回了自己的窝,戳着翅膀在那里梳毛。那只带头的鸟可能成精了,一见到胡玉山,立马叽叽喳喳朝着胡玉山飞了过来,蹭着胡玉山的头发打了个滚儿,像是在撒娇的样子,被心疼自家桃子的胡玉山毫不留情一巴掌撸翻在地。

    呵……

    胡玉山看着窝里毫无防备的鸟,眼神一厉,反手就把刚编出来的筐子扣了过去。

    傻鸟,吃了我的桃,就别想再活着出去了。

    那只被掀翻在地的鸟儿被胡玉山的眼神吓得瑟瑟发抖,不等胡玉山动手,自己就钻到筐子底下去了。

    胡玉山心道算你识相,从周围找了块大石头压在筐子顶上,才转身出了空间。

    外面的夕阳已经彻底落下去了,西边只余一片火红的云霞,渐渐往墨蓝色变去,晚风穿山过水而来,带的整片山林的树叶沙沙作响。

    差不多该回了。

    胡玉山扶着树干,正准备往下爬,眼角余光突然发现一抹小小的黑影正在朝着他这边移动,胡玉山连忙一个闪身躲在茂密的枝叶后面。好在树够高,枝叶够茂盛,那道黑影也没想过树林子里会有其他人,速度没变的就从胡玉山所在的树底下过去了。

    是那个孩子。

    胡玉山扒着树枝,从枝叶缝隙里往下看,小孩肩上挂着几根类似竹笋的东西,应该是他找回来的晚饭,本就破烂的衣服更加破烂了,几乎是衣衫褴褛的状态,左脸上的伤结了疤,褐色的,爬了半张脸,说实话挺丑的。

    原来他一直偷偷躲在树林子里……

    胡玉山看着小孩远去的背影,眼神沉沉的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怕被小孩发现,胡玉山待快看不见人了,才从树上爬下来,远远的缀在后头跟了过去,一路上绕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

    那是一座破旧的小木屋,外墙的木头缝隙里长满了苔藓,仅有一扇往外推开的窗子,一面的玻璃碎了,还剩一面颤颤巍巍的扒在窗框上,这座林中小屋,大概是很久之前守林人留下来的。

    这片林子一般不会有人过来,也没有野兽,小孩住着倒也安全。

    小孩进屋之后便拿棍子将木门顶上了,胡玉山弯着腰,偷偷摸摸从灌木丛中小心走到窗户那边,从那扇破洞的窗户往内窥探。

    细瘦的手熟练的升起火,将铝锅架在火上,倒上水烧着,自己坐在一旁剥笋,橘红色的火光映在他稚嫩的脸上,一跳一跳的,明明是个孩子,眼睛里却是一片坚毅。

    胡玉山看了会儿,凝神进入空间,摘了一大把李子,又绕回门前,从小孩绝对不会发现的角度摸过去,将那把李子放在了小木屋门口的台阶上,想了想,怕鸟偷吃,便起身去扯了两片叶子盖在上面。

    再三确保没有问题之后,才看了紧闭的木门一眼,转身离开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