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宋先生的宠妻计划 > 第1章 Chapter 1 【出院】
    市第三精神病院。

    傍晚,树木的阴翳里,夕光澄黄而绚丽,玻璃窗上映着憧憧的梧桐影子,如同冬季冰裂的霜花烙印在上面。

    他的侧颜笼在这昏暖的光线里,只添了让人目眩神迷的朦胧,变幻的光影中,能看清他睫尖跃动的晶莹碎泽,干净利落的下颚,薄刃似微红的唇瓣,鼻梁挺拔,那微敛的眼眸氤氲着青玉般温润的微芒,神色是极其专注。

    与其他病房不同,在这间房里,向南的墙多了张宽大的梨木书桌,他就坐在桌前,低头认真的雕刻着木偶,靠墙的位置还摆放了整整齐齐的十几只木偶,都只有手掌那么高,神态各异,眉眼却是千篇一律,她们身上穿了不同的衣服,那衣裙也很漂亮精致,还戴着小巧首饰,模样惟妙惟肖。

    窗户半开,细微的木屑从他棱骨修长的指间落下,随着风又拂到旁边的录音机上去,一点又一点,像是金色的雪絮,继而落在斑斓的素描本上。

    这时,走廊里有一行人正在逼近,护士长走在最前端,直接将病房门打开,录音机里飘出女孩悦耳的歌声,一首《雪绒花》愈发清晰,掺杂着微微电流,映入眼帘的就是他宁静清隽的侧影,夕光从树间洒落,点点跃在他乌黑的碎发中,光影流转。

    护士长守在门外,露出身后穿着西服裹裙的女人,她眉眼温和而娴静,望着他,脸上笼着焦灼的气息,迫不及待走进去,朝他唤道:“清珏。”

    宋清珏浑然没有反应,低头细致地雕刻着木偶,就好似凝聚了他所有的精力,她已经走到他身边,看了看还在嗡嗡发声的录音机,心头一颤,指尖立即按住了开关键,只听啪的一声,他身子微微震住,就好似梦里醒来,怔怔的抬头看她,才说出两个字:“姑姑。”

    杨思惠看了看他桌上的木偶,依然抑制不住一股冷意钻到心底,竟是觉得骇怕,她竭力挪开目光,只看着他生硬说道:“快收拾一下,今天可以出院了。”

    “出院……?”

    宋清珏恍惚的重复了一句,凝视着手里未完成的木偶,青玉似的眸里漾开细密发烫的涟漪,深不见底。梧桐的虬枝倒映在他白衬衫上,如同井里的水,细碎的浮萍浮在井口,割裂出丝丝纹路,他宛如是绽在水里的清莲,温和湿冷的气息里,却倾出让人惊惧的幽深暗影。

    天边逐渐泛出泼墨般的浓紫,不知什么时候,淅淅沥沥的雨丝开始往下飘落,如针线似飞溅在玻璃窗上。

    银白的轿车稳稳停在一栋居民楼下,徐珂晨走出驾驶室,撑开一把伞,又跑到后车门前将门打开,高高的举着伞,生怕将里面的女孩淋湿了。就见雪白的小手扶住车门,漆深的夜色里,女孩露出皎洁清甜的脸庞,她披着乌黑微弯的长发,杏眸弯起,眉眼间就流转着狡黠灵透,朝他笑道:“谢谢。”

    徐珂晨见她眼睛湿漉漉的,映着路边街灯似温暖的光芒,盈盈澄澈,仿佛被雨水冲洗了般,漂亮的宛如小鹿,他心里怦然一动,有些心慌气促的说:“不客气,不客气。”他送她到了楼梯口,心跳还未平复,她已经转过身对他说:“送我到这就可以了,你快回去吧,明天请你去公司楼下吃饭。”

    他嘴角微微一动,最后无奈的笑起来:“好,那明天公司见。”

    白络络点点头,眉间只有浓浓的乏意,不去管身后的徐珂晨,转身往楼上走,她租的房子就在三楼,楼道因为安的是声控灯,等她跑到了三楼时,灯光刚好亮起,但一楼和二楼已经全是漆黑。

    灯罩脏兮兮的,映出里面纤细混乱的灯丝,吱吱作响,她边走边从皮包里拿出钥匙,才刚走到防盗门前,身后突然飞扑来一个黑影,猝不及防,白络络被吓得“啊”的尖叫出声,钥匙从手心坠落,下一瞬,整个人重重地被压在冰冷的门板上,砰的一声巨响,她的背就这样磕上去,一阵生疼。

    不等她反应过来,他又极快地用毛巾捂住她鼻子和嘴巴,力道狠戾无比,白络络被他压的动弹不了,只闻到一股浓烈刺鼻的药味,笔直冲进来。

    白络络惊慌地屏住呼吸,对他小腿用力踢蹬了几下,可是都晚了,她不受控制的往下跌去,视线也变得模糊不清,她迷迷糊糊的,拼尽最后一丝气力,想竭力看清面前的男人,就见他戴了黑色棒球帽,半张脸都浸在那落下的阴翳里,透出阴寒的湿冷薄雾。

    滋的一声,三楼声控灯也熄灭了。

    黑暗里,女孩沿着防盗门缓缓滑落,那原本死死攥着她手腕的大手,突然又去揽住她往下跌倒的身子,宋清珏将她紧紧抱在怀里,对面居民楼散发出昏暖的灯光,映照着雨丝倾盆如注。

    他低下头飞快脱去自己的外套,小心地披在她身上,这才抱着她走下楼去,楼道的灯一盏盏亮起,他跑到离居民楼不远的轿车前,腰背极力向下弯,即使这样,她仍然淋了一些雨,而他却是浑身湿透。

    宋清珏将白络络放在副驾驶的座位里,拿开淋湿的外套,仔细给她系了安全带,自己才坐在驾驶室里,扔开头上的棒球帽。雨丝拍打着车窗,却透出气氛更加诡谲,他静默凝视着身边的女孩,那侧颜的弧度,依然柔和似茉莉花般。

    他呼吸细微,轻轻的握住她的手,他手指的棱角线条精致而修长,掌心宽厚,衬着她的手愈发柔软小巧,他心口激烈起伏着,脸上的神色仍然是温和安宁,青玉般的眸里宛如春暖花开的深海,沸涌着炙烫幽烈的思慕,细绵入骨,他静默的枕在她肩膀上,眸光潮湿。

    “我回来了,络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