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宋先生的宠妻计划 > 第2章 Chapter 2 【囚禁】
    山间的别墅,四下都是冷冷清清的,草坪里亮着微弱的白炽灯,映着雨丝渐渐变小,宛如极细的银针。

    卧室里光线昏暖,床头柜上的台灯亮着,光芒是晕黄的一片,朦朦胧胧。窗台上摆着十几只木偶,静谧的映在光线里,那与白络络极为相似的面孔,此时只有说不出的阴冷诡异,一旁的录音机里还依稀传来女孩的歌声,掺着丝丝电流。

    宋清珏抱着女孩从卫生间里走出来,身上散发着团团热气,他换了一件浅蓝睡衣,怀里的白络络也穿着海棠色睡裙,那布料光滑如流水似,虚虚的拢着她,长发从他臂弯里柔顺的垂落,整个人只添了柔弱无依的乖巧。

    他小心地把她放在大床上,自己也躺在一边,只静默的望着她,视线再也无法挪开,青玉般的眸里氤氲着温柔而潮湿的暖芒,凝着万千缱绻,能直让人溺毙了。

    过了一会,宋清珏忽的轻轻凑过去,就好似试探着什么,修美颀长的身躯覆住她,一点点深吻着她的唇瓣,如痴如溺,感受到她是真真切切的人,再也不是自己的想象时,他仿佛是开闸的野兽,再也无法控制住心□□裂的焦狂。

    空气逐渐沸热起来,他的呼吸就好似噬毒的人,抽动着颤抖的腔音,才穿好的衣物又剥落在地毯上,他紧紧纠缠住她,沿着她的下巴往下疯狂的吻着,又珍重的宛如是一场虔诚的仪式,过了许久,他才枕在她温软的胸口前呼着热气,清隽的面孔浮出浅浅的红晕。

    床头柜上的手机突然嗡嗡震动了两下。

    他倏地睁开眼睛,轻而易举就拿到了它,这是白络络的手机,屏幕上烁着刺亮的白字,清清楚楚的写着“徐珂晨”,而在他名字下,则是他发来的短信,宋清珏就看见“我喜欢你”这四个字,掌心猛地攥紧,手背上暴出一道道骇人的青筋,他僵硬了片刻,才将它关机,重新放了回去。

    宋清珏深深埋进她颈窝里,他抱得很紧,清寒温和的嗓音中透出浓烈的偏执:“络络是我的,全部都是我的!”身边的人却无声无息,他只当她默许了,呼吸平缓了一些,他紧紧抱着她,清眸里是让人心惊的决绝。

    到了第二天,白络络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映入视线的是窗外蓊郁的树林,青玉一般冰凉翠绿的日光在树隙里微微闪烁,一瞬间刺进她的眼底,生疼生疼,她彻底惊醒了,慌忙打量着这间卧室,昨晚的记忆一下子涌上来,在太阳穴里泛出一阵刺痛。

    原来昨晚发生的事情不是噩梦,而是真的!

    她又看向自己穿着的衣服,单薄的一件吊带裙,顿时如同五雷轰顶,小脸煞白,哗的一下掀开被子,就见床单上干干净净,身上也没有察觉到一丝酸痛,她悬紧的心这才暂时落下。

    四下一片安静,整个房子里好像只有她,白络络会过神来,只想快点离开,地毯上放了一双粉红的拖鞋,她穿好鞋子,焦急的在卧室里寻找她的皮包和衣服,结果衣柜里除了男式的衬衫,就是女孩崭新的衣裙,偏偏找不到她的包。

    白络络气急败坏的嘀咕着:“都放到哪里去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她心里惶惶不安,就好似有巨大的阴影牢牢罩住她,愈来愈沉,她没办法控制,最后焦躁的只能去拿衣柜里的裙子,穿上了后才发现意外的合身。

    她心里突然涌上一股惊悚的寒意,不禁打了个冷颤,想也不想就逃出卧室,她刚来到大门前,只听“咔哒”一下,在静寂中尤为刺耳,仿佛是恶魔到来的警钟一般,她惊惧到了极点,整个人僵硬的站在玄关处,连呼吸都忘了。

    门一点点打开,露出男人惊怔的面孔。

    宋清珏看着她,眼眸里变得深不可测,就好似湖泊掀起的狂乱而幽烈的涟漪,沉沉深深的漾开细碎的波纹,他关好门,对她温柔的笑了笑,轻声说道:“没想到过了四年,络络还能穿上这件衣服。”

    他往前走一步,漆皮鞋径直踩在地板上,清脆的声响激的她浑身一颤,如梦初醒,她连忙往后退了一步,声音里竟然发起抖:“你究竟是谁?!”

    他眉尾蓦地轻扬,说道:“我是会陪络络一辈子的人,是络络的丈夫,宋清珏。”

    白络络脸色更加苍白,心口突突狂跳,无法抑制住那一股骇冷游遍四肢百骸,她不可思议的激烈说道:“你开什么玩笑,谁要和你结婚了?!”

    好似温玉陡然裂开一道缝隙,宋清珏的面孔里渗出狂乱的戾寒,面无表情,他极快的走到她面前,手里还提着古怪的塑料袋子,他一把攥住她的手,将她用力扯到卧室里去。

    白络络痛的尖叫了一声,好似手臂下一秒就要脱臼,她用尽全力捶打着他的手背,撕心裂肺的喊:“你放开我!放开我!!”

    宋清珏置若罔闻,将袋子扔到床边的地毯里,他两只手抄在她身后把她横抱起来,狠狠抛在松软的大床上,一只手钳制住她的双手,另一只手从袋子里拿出两串手铐,床头是镂空的柱子,他轻而易举就锢住她的手腕。

    白络络的嘴角情不自禁颤抖起来,声音沙哑:“你……你要做什么?”

    宋清珏锁紧了她的手,终于满足的覆身下来,他眉目清隽,白衬衫将他身姿衬得修美而颀长,宛如猎豹似一步步压住她,凝望着她的眸中已经没有了怒气,只有入骨的缱绻眷恋,深沉的如大海般朝她扑涌,他轻轻吻了一下她的唇瓣,温和的说:“我要络络永远都不离开。”

    白络络第一个念想就是觉得可笑,一个这么大的男人,怎么能说出这么孩子气的话,而且他外貌谦和又温润,不像是坏人,她此时完完全全冷静下来,暂时抛开他强吻了她这一点,企图用道理说服这个人:“宋先生,我们并不熟,还有,您这行为已经可以定义为绑架了,这是在犯罪,会坐牢的!”

    宋清珏安静的凝望着她,神色温柔,她并没有看见,他衬衫翻起的袖口里露出的一抹血迹,可他手腕却完好如初,脉络清晰,他轻轻笑起来,语气含着宠溺:“我去做早餐,等我。”他起身拎着塑料袋走出去。

    一路来到厨房里,宋清珏将塑料袋搁在桌面,小心地拿出一柄精巧的铁锤,铁质的锤面上印着殷红的血,大片大片的,他静默的看着那一滩血,青玉般的眼眸中却是空洞无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