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宋先生的宠妻计划 > 第8章 Chapter8 【报案】
    黑色的鸟群在天空盘旋,四下是浓郁的青色,从繁茂的叶间似沁出极浅的澄光。宋清珏静默的站在树荫里,遥遥的传来女孩慌促的叫喊:“裴司!裴司!”她叫完,身边的少年埋怨的说:“他都说没事啦,你非得上来找他。”

    女孩就嚷着:“他出来的也太久了,我不放心。”

    宋清珏的手指有着精致细长的骨节,指尖几近透明,他弯下身抓住裴司身边的相机,按动一个键,屏幕里顿时闪出白络络的身影,他温润的眸色微沉,将它拿起来,转身才悄无声息地离开。

    风呼呼地吹着,明朗清澈的日光里,凌乱的枝叶湮没了他似墨水一般浅淡的身影。

    卧室里依然安静,白络络倏地拉开窗帘,往四下看看,放眼只有茂密的树林,她脸上顿时露出不解,不明白宋清珏为什么要怒气汹汹拢上窗帘,她嘀咕着坐回到床边,拿起餐盘里的银叉子,轻轻刮弄着那两片焦黄而醇香的吐司。宋清珏的心思太过细致,干干净净的圆形白色餐盘中,不止放着盛满牛奶的玻璃杯,还有水果沙拉,然后是堆砌着淡乳酪的烤吐司,香气四溢。

    树隙透出一点晨光,静谧映在她瞳仁里,仿佛太阳照在河流上,水波粼粼,她的神色只有恍惚。就像活在梦里,她分不清是噩梦还是好梦,有一个男人给她洗衣服,给她做饭,连她的洗漱他都要包办,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她,却也囚禁了她的一切。

    她应该是恨他的,可每一次面对他时,心底里却泛出一丝难以言喻的复杂,就如同冰面裂开一丝细纹,她几乎是本能的,逼得自己不能再去深想。

    白络络定了定神,烦闷的插起一块吐司放进嘴里,乳酪的香甜立刻从舌尖滑入,衬得吐司的口感愈发清脆,咯吱咯吱轻响,她神色微微一怔,脸庞微红,咀嚼着吞下吐司,默默地就将盘里的早餐都吃完。

    宋清珏回来的时候,一眼就看见被拉开的窗帘,心口突地一跳,大步走过去又把窗帘狠狠拢起来,白络络就躺在大床上,他的动作很是剧烈,窗楣上的拉环被他这样一扯,响起“嗤啦”的噪声。

    她懒懒的睁开眼睛,神色很是不解,略微撑起身子,出声道:“你做什么?”他转过身瞪着她,青玉似的眸子恍然裂开无数缝隙,漏出诡谲阴冷的戾雾,他没有穿鞋,毫不犹豫的朝她欺身而上,眼里的火簇像是要噬人一般:“络络不乖,为什么要拉开窗帘!”

    白络络被他压得喘不过气,两只手在他胸口推了推,脸上蕴着一层薄怒:“大白天的不开窗帘难道要开灯吗?”

    “我不准!不准!!!”

    他怒不可遏的在她耳边咆哮,清隽的轮廓扭成一种微微狰狞的表情,从他身子里沁出沉木的清香愈发冰寒,就好似初冬的凛冽晨雾,湿冷的直淹没了她。他的呼吸喷薄在她的脸庞上,灼热的好似木炭,如困兽般突然发狠咬住她的唇,带着不容置疑的掠夺,想吞噬她嘴里所有的甘芳。

    舌尖被他咬的生疼,她挣扎起来,他一把抓住她的手往床头一扣,另一只掌心揪扯住她的裙子,硬生生褪到她腰间,女孩的肌肤娇柔雪嫩,细致的能看见淡青的脉络,她瑟瑟颤抖起来,他狂怒地含住她的舌头,不断用力吸吮,直到指尖触摸到她滑腻的雪肤,他才沿着她的下巴向下亲吻。

    他用脸庞沿着她的皮肤一寸寸磨蹭,她面颊滚烫,全身犹如在火里燃烧,当他的唇瓣落在她丰盈的温软间时,她的身子剧烈颤抖,失声叫道:“宋清珏!!!”她是如此的害怕,他一瞬间被她的尖叫惊醒,颤抖的将她紧紧抱在怀里。

    宋清珏抱着她,眼底是还未散去的迷乱,他低哑的呢喃:“络络……”

    他低下头去看她,怀里的女孩紧紧揪着长裙的肩带,露出的肌肤泛出月霜般浩洁,柔软的不可思议,他急促的呼吸着,胸口压抑着几近爆裂的癫狂,像要迸发一样:“我不生气了,只要络络以后只看着我,只听我说话,我就不生气了。”修长的腿缠上她的腿,他眷恋的亲吻她的颈脖,喉咙里溢出噬毒般轻搐的叹息。

    四下是一片暮色,脏乱的垃圾场就在村落外,阳光下只看见矮小的铁皮房子,用红砖堆砌的残破围墙,里面全是山一般高的垃圾。

    年迈的老爷爷衣衫褴褛,一手提着生锈铁叉,慢慢剥开几个塑料袋子,身边跟着摇尾乞怜的黄狗。当他拉开其中一个黑袋子时,森白肿胀的手指霎时出现在眼皮下,老爷爷混沌的瞳孔紧缩,犹如撞鬼似胆颤心惊,他尖叫着连忙往后退,脚底却是连续踩到几个汽水瓶,整个人一下子跌落在地上。

    身边的黄狗胆大的凑过去闻了闻,发狂似不断厉声吠叫起来,落在耳边,徒生了一种毛骨悚然的诡异。

    省公安局里。

    办公室中不断有警员来来走走,递交文件,电话铃声不断,其中一张靠墙的桌面上堆积了凌乱的资料,男人歪歪的坐在靠椅里,手里攥着一沓资料,纸张左上角正贴着徐珂晨的登记照。烟烬差点烧到了嘴角,他□□扔到烟灰缸里,清白淡袅的轻烟四散开来,映着窗外树间斑驳的日光,微微有些恍惚。

    男人有着乌黑茂密的发线,衬出一张俊挺痞气的面孔,年纪约莫二十多岁,磊落分明的轮廓间依稀勾勒出深邃的阴影,尽管他身上穿的警服有些褶皱,却不难分辨出衣衫下精实伟岸的体格。

    他皱紧眉头,面容间覆上一层颓丧的神色,正在这时,一个年轻的女警员匆匆走过来,目光扫到徐珂晨的登记照上,说:“傅瑾渝,刚刚有人报警,在惠宁县水桥镇的垃圾场里发现了一具男尸。”

    傅瑾渝猛然怔住,眸子里闪过一道惊电般的光亮,他倏地看向手中攥的资料,将它们又放回桌面,站起来拎起搭在椅背的外套,沉声说:“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