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宋先生的宠妻计划 > 第10章 Chapter10 【底线】
    窗户映着憧憧的树影,宛如裂开的霜层烙印在其中,大抵吞噬了最后一丝余晖,苍茫的黑暗蔓延过来,宋清珏在厨房里洗完碗,小心地走到卧室中。

    床头柜上的台灯已经打开,电灯的光映出来浅浅的暖芒,白络络像只小兽缩成一团,僵硬的躺在近窗的床畔,他轻轻走过去,蹲在她面前,她的睫翼浓密的宛如蝶翅,几缕发丝乖顺垂在脸庞边,勾勒出茸茸的细小微影,好似羽毛飘飘滑过他的心头,是触电一般□□。

    宋清珏屏住呼吸,朝她的面颊伸出微凉的指尖,她闭着眼睛,硬生生拿手背隔开他的手,语气里泛着薄冰洋的寒:“别碰我。”他像是没听见,唯有呼吸越来越沉,强迫地把她的手腕箍紧,起身坐在床沿,白络络大叫:“宋清珏,你别碰我!”他只是一笑,另一只手温柔地将她鬓间的长发撩到耳后。

    他低头凝望着她,眼底是如深不可测的井,细碎的浮萍浮在井口,漾开丝丝涟漪,他眸子里宛似青玉般温和宁静,但只有她才能看见,从最深处溃裂的幽深暗影里,倾出一种困兽般噬人的癫狂暗烈,眈眈的注目着她。

    脸边那一只温凉的掌心还在轻柔抚摸,力道里似蕴着万般缱绻,就好似缫丝,一丝又一丝缠绕紧她的心,泛起窒息般的惊惶,渐渐地她只觉得那块皮肤都发起烫来,脸庞洇上浅浅胭脂似的暖红。

    宋清珏的薄唇微弯起来,眼中溅出幽蓝灼热的光芒,最深处涌着缠绵入骨的沉溺,他低眉浅笑,吻了吻她洁白的面颊,眉尾蘸着愈发明耀的欢喜,轻轻唤着她:“络络。”她看见他笑,心口仿佛堵着一块石子样的难过,每一次心跳,都能牵起隐隐的痛,她闭上眼睛,忿忿的拉起被子,直接覆住自己的脸,再也不想看见他。

    被子却哗啦一声被用力扯开,眼前又映入昏暖的光线,他的面孔被光芒笼着,宛如一抹温暖的日光。房间里暖极了,他跪趴在她身体两侧,手臂就撑在枕边,而她脸色依旧冰寒而冷硬,宋清珏的眸光几不可微的闪烁,忽然微直起身,掌心贴上她纤细的腰肢,她呼吸猛然一窒,而他修长的手指已经轻轻挠动起来。

    白络络从小就最为怕痒,她简直像疯了一样,躲躲闪闪,偏偏他的手指如影随行,她笑得胸口一阵抽痛,眼角溢出晶莹的泪水,房间里满是她如铜铃般的笑声,渐渐变为羸弱柔软的哀求,一声比一声急,慌乱地呼喊:“宋清珏,你快放手,清珏……”

    他唇边洋溢的笑意更深,终于肯放手,躺在一边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她依偎在他胸口前急促喘气,远处有隐约的风声,两人披着柔软如纱似的流光,他低下头用手指蜷着她微弯的长发,温和的轮廓里生出一种孩子似满足的安详。

    待白络络呼吸渐渐平稳时,客厅的门铃骤然响起,宋清珏指尖一顿,从骨子里浮出的薄寒清香愈发沉深,冷冷的像是冬末的雨,他对她低柔的说:“等我。”见她点一点头,他便起身走到客厅,又把房门关好,脸上的神色十分不悦。

    他把防盗门倏地打开,就见杨思惠站在面前,不由得一怔:“姑姑?”

    杨思惠瞥了他一眼,直接擦过他肩膀走到客厅,将灯打开,冷冷坐在沙发上,宋清珏关紧门,就坐在她身边,轻微犹豫的说:“房里有人。”她一时怔愣,目光微闪,心里已经有数,便压低声音直截了当的问他:“你是不是杀人了?”

    宋清珏一震,没有说话。

    杨思惠压抑着怒火,低低说道:“是,现在警察还找不到证据是谁杀的人,但是有警察根据尸体的鉴定报告,已经怀疑到四年前的那一桩案子了,你爸如今还在床上躺着,连话也说不了,你是不是以为没人会再送你去精神病院?!”

    宋清珏仿若一下子受到刺激,霍然抬起头,面孔里透出激动而冰冷的神色,死死的怒瞪着她,全身紧紧绷住,覆住膝盖的手背也迸出一道道骇人的青筋,下一秒似乎就要爆裂,整个人犹如被困住的野兽一样。

    杨思惠纵使心里有一点畏惧他,仍是板着脸,硬生生的磨出一句话:“我告诉你,宋清珏,就算我离开宋宅,我更换了姓名,但我一样是你的亲姑姑,你爸已经把他手下的人都交给我管,再有下一次,我这个做姑姑的也绝不会再包容你!!”她提着皮包站起身,掉头就要走,刚走出两三步,身后的房门猛地被人打开。

    她惊怔的看过去,白络络就站在门口,长长的白裙漾在她纤细的小腿上,她的头发也很长,宛如海藻似披在腰间,这样纯美干净的女孩,就宛如被人一直小心呵护的人鱼,她睁着湿漉漉的大眼睛,脚踝上的锁链一直蜿蜒到卧室墙角,此时绷紧在半空,一步也挪不得。她看向杨思惠,清脆的嗓音里含着无限企盼,变得响亮不已。

    “阿姨,救救我!”

    杨思惠又去看宋清珏,似是意料之中,只是没有说出一个字,他薄唇抿出匕首似阴戾的直线,面容间覆着乌云般的狰狞暗影,极快的朝白络络走过去,她吓得大叫:“救救我,阿姨,阿姨!!!”他一把将她扛在肩膀上,走回到房间里,手扶住门把,用力一推。

    眼见房门又被关上,她的眼泪不停地涌出来,急的去咬他的后脖子,狠狠地咬,她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他,宋清珏恍然没有痛觉似,伸出手把她放在臂弯里,又小心地放回在大床上,她用手去推打他的脸颊,使劲推开他,他吃痛下没有站稳,她趁机逃下床,赤脚跑到房门前,他又飞快扑上来抱住了她,将她硬生生拖开。

    白络络挣扎着转过身,心里是一种极点的厌憎,她讨厌他抱她,讨厌他碰她,她就是讨厌他的一切,她的手指死死攥成拳头,发了狂捶打他:“我恨你,我恨你!”他什么也不说,只紧紧地,紧紧地抱着她,他微凉的脸庞贴在她耳边,她用力打一次,他的呼吸就窒一次,她的哭声越来越大,像是爆发的咆哮,脸上的泪水是冷的,心也是冷的,最后一丝希望便如风中残烛,一瞬便燃成了灰烬。

    等她打累了,两个拳头软弱无力的抵在他胸口,宋清珏才去扶住她满是泪痕的脸庞,指腹轻轻拭去她的泪水,她咬着唇,胸口剧烈起伏,泪水迷蒙里看不清他的脸,只有那双青玉般蓊郁的眼眸,泛起了潮湿又迷蒙的雾气,痴痴凝望着她,眼底是惊心动魄的执狂,犹如飞蛾扑火,她却心如死灰,几乎是哀求了:“宋清珏,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肯放了我?”

    他嗓音有些哽咽:“络络……”捉住她的手,一分分往胸膛移去,她的手指在发抖,他握住她柔软的手心,突然重重砸在自己心口上,他唇角微微上扬,像是在笑,眸中却透出一种凄惶,一字一句低哑说道:“只要它还在,我就不可能放了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