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宋先生的宠妻计划 > 第21章 Chapter21 【接你】
    傅瑾渝先是惊怔,眼底微蕴出更为璀璨的光,如绿意方生,不由笑着说:“你这人还挺有意思。”

    她得意洋洋的一笑,眼中露出一种孩子气的顽皮,能逗弄到他这一个警员,心中自然是漾起点点的快意,使得整个人灵透甜美,散发出一种绚丽的神采,又笑道:“那我现在可以回家了吗?”

    傅瑾渝“恩”了一声,不动声色将那五角钱放进长裤口袋里,又抬起一双黑如点漆的狭长眸子,里面总透出不同寻常的雪亮,他一笑:“既然是我送你过来,那我再送你回去。”

    白络络转念一想,还是大方应下了:“好。”

    外面的雨疏清冷寂,淅淅沥沥地往下落,微生凉意,依稀入耳。

    车就停在警局门外,傅瑾渝撑了一柄伞,解开车锁,白络络便坐在副驾驶室里,他替她关好车门,自己收伞坐到另一边,启动了车子,漆黑的轿车很快调过头,向马路驶去。

    四面是茫茫的雨幕,那街景仿佛隔着一层毛玻璃,再也不分明,耳边隆隆作响,恍似闷雷在铅云里沉沉滚过,一路上他都只是开车,白络络从旁边能看见他英俊挺拔的侧颜,棱角刚毅,微皱的眉心有浅浅的川字,英气冽然,他唇边忽然含了一点笑意,目不斜视:“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车子在缓缓减速,原来是已经到了红灯前,她默了一会,眼里只剩下茫然,说道:“凶手还没有抓到?”

    他听到这句话,转过头凝视着她的双眼,墨池般的眸色里平静的看不出任何情绪,缓缓说:“是。”又说道:“现在侦察队一点进展也没有,唯一的线索就是徐珂晨的尸体,尸检报告出来后,他的尸体也被远在乡下的父亲拿去火化,运回老家去了。”

    白络络低垂着脸,双手紧紧绞在一起,白皙的皮肤下,清晰可见细小发青的血管。

    外面的雨噼噼啪啪打在玻璃上,又急又乱,仿佛也扑打在她心上,密集的让她窒息,从那迸发出无可抑制的锥心痛楚,她想起母亲病逝的时候,那一种生死别离,绝望的像是要把她五脏六腑都熬成了灰烬,她又想到徐珂晨,曾是那样鲜活的青年才俊,却突然此生此世再也不能回来,就这么死了。

    她心里便是一种怅然到难以言喻的恸叹,还是不敢相信。

    傅瑾渝再一次握紧方向盘,车子又往前加快驶去,忽然听到“呜”的一声,有汽车从旁边超过,他微抿薄唇,面前漆黑雨刮来回轻动,只闻刷刷的轻微响声,反反复复,他叹了一声气,恍如化在这寂清的雨雾里:“以前家里的老人跟我说过一句话,人命天定,还真是这个道理。”

    车厢里阒静无声,他那一句“人命天定”像是落在她心头上,一下一下在那里敲着。

    白络络转过脸去,她心知肚明,问什么都是无力,雨簌簌有声,在地面上掀起一层细白迷蒙的雾气,她恍惚想起那青竹般修美而温和的身影,不知怎的,总是隐约有一种不安,即使是人命天定,她也绝不会重蹈覆辙。

    傅瑾渝在小区里停好车,依旧撑伞将她送到楼栋下,天色已经趋于暗沉,屋檐下破旧的灯盏晕出浅白的光,灯丝闪烁,寒风呼呼地吹着,那入骨的森寒直沁入心底,如同深不可测的黑暗朝她涌来,亦如宋清珏绑走她的那个夜晚。

    她嘴角微微一动,想叫他再护送到她家门口,又害怕他误会,便牵强的扬起一抹笑,说:“谢谢你。”而他微笑着说:“不客气。”

    白络络也不好停留,直接走上楼梯,声控灯一盏又一盏在头顶亮起,一直亮到三楼,她紧张的不由得屏住呼吸,瞪大乌溜溜的眼睛四处察看,虽然没有人,但她仍有一些胆颤心惊,连忙从包里拿出钥匙去开门,她走进去,又转身立即锁紧门,这才真正放下松来。

    夜幕逐渐深下去,客厅的落地窗外是一方小巧的阳台,正对着华灯初上的街道,无数霓虹灯在雨里簇开成绚丽的光影,客厅里没有开灯,一切都沉浸在无声的晚秋中。

    她原来还要做一下家务,但只是转念想了想,先是开灯,再去卧室里打开电脑,她已经下定决心,她必须要离开这里,买一张明天最早的动车票去老家,她只有一个奶奶了,这次回去就在那里找工作,安生的照顾她。

    天彻底黑下来,白络络刚刚洗了热水澡,那面颊烘出红晕,整个人仿若蜕换下一层皮,焕然新生,她坐在床头找到吹风机,一点点吹拂着湿漉漉的长发,身上是一件蓝色薄绒的卡通睡衣睡裤,衬得那灵透的眉眼多出一份晶亮的稚气。

    好半会,她吹好头发,低头缠绕起吹风机的电线,那发尾还凝着莹莹的小水珠,宛如稀疏的水钻。

    客厅里蓦地传来开门的响动。

    那声音很大,在寂静里有一种毛骨悚然,她缠绕电线的动作猛地一顿,这个房子是她租的,从来只有她一个人住,她几乎立刻弹跳起来,面色煞白,全身的血液一点点沸腾,突突地向上鼓,然而转瞬跌入冰窖,一阵阵地发冷,心脏在胸腔里剧烈地跳动,震得耳膜隆隆作响。

    啪的一下,客厅的灯寂然灭了,她整个人猛然震了震,一颗心跳的又急又快,简直要迸发出来,她放下手里的吹风机,关掉台灯,再拿起桌上的手机,小心翼翼踩在地板上,她每一步都极其轻微,只企盼不会被那人听见,也不敢呼吸,身子却颤抖地更加厉害。

    白络络定了定神,走过去握住门柄,就在这时,有一只手极快抓住了她的手,仿佛是冷雪般的凉,她心脏一下子缩的死紧,惊恐的大叫:“啊!!!”他抓住她的手不放,力道狠戾地揽过她整个人,她猝不及防,手机顿时从她指尖坠落下去,砰的一声。

    他却置若罔闻,挺拔的鼻梁磨蹭过她的脸庞,沿着下巴来到她柔软的颈间,仿佛在嗅着什么,他的气息在轻轻抽搐,从唇间溢出一种病态的满足□□,瑟瑟微颤。

    “络络……”

    他清幽的嗓音低低唤着,突然又急又狠覆上她的细唇,她一时怔仲,他却趁机用舌尖撬开她的贝齿,疯狂吸吮她嘴里的甘芳,连她的呼吸都要一并夺去,恍如狂炙高热的风暴席卷而来,她只觉得肺里的空气都被他吸走,渐渐头昏眼花,急忙伸手推了推那坚实的胸膛,他箍的更紧,手臂的力道中蕴着一种可怕的执狂和极点害怕,仿佛要把她死死嵌进他的骨肉。

    他的气息温润如初,风衣上还蘸着点点湿凉的雨水,混合着沉木薄寒冷冽的清香,慢慢浸入她四肢百骸中去,这一种凉,却无声沸热着心里最深处的悸想,他吻得这样癫狂,恨不得把她拆吃入腹。

    她无法挣脱,最后瘫在他的怀里,大口大口喘息,太阳穴涨的微痛,他怎么会在这里……她忽然想起那把新锁,恍然大悟,宋家的人只给她一把钥匙,那另一把备用钥匙便在他手里。

    这样一想,胸口噌的一下燃起不可名状的怒火,她愤然推着他,气喘吁吁:“宋清珏,你给我出去!!!”

    他只死死抱着她,用下巴温柔磨蹭着她的发顶,她回来了,真真切切,鼻端下逡巡着她牛奶干净熟稔的香味,温温热热,满满沁到他血液里去,沿着脉络缓慢游离,令空洞麻木的心脏重又找到那唯一的温暖。

    宋清珏不禁加重力道,缱绻痴痴的在她耳边低喃:“络络,我来接你了,我们回家。”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