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宋先生的宠妻计划 > 第25章 Chapter26 【原来】
    她起床后,感觉到说不出的累,连手指都不能动弹,直到他抱着她来到卫生间,她才从镜子里望见身上全是被他用力吸吮的痕迹,连腿弯和脚背也没放过,密密麻麻,大腿内侧尤其得多。

    她忍不住忿忿的想,自己竟然会睡得这么沉,还毫无知觉的让他吃了这么多豆腐。

    直到用完早饭,她都没说一句话,倦怠的靠在座椅中,脚踝的锁链被缠绕在桌脚,上了牢固的大锁,他收拾好碗筷,便走到卧室衣柜前拿出一件绒毛外套和黑色风衣,继而回到她身边,细致地抬起她手臂为她穿上外套,她却是吃了一惊,侧头问他:“要出门吗?”

    宋清珏嘴角微扬,眉棱修长,深秋的阳光笼着他俊逸的面容间,映衬着洁白的衬衫,是芝兰玉树一样幽邃好看,他温柔的说:“恩。”小心地抱起她,自己坐在座椅里,再将她搁在腿上,双手紧紧地交握在她腰前,纤细精致的骨节,指尖晶莹。

    他贪恋的磨蹭着她脸庞,低低的说:“我生病了。”

    白络络顿时惊怔住,好半会才回过神,连忙问:“你怎么了?”乌溜溜的眼眸映出他深邃的轮廓,可他偏偏又不说下去,只是说:“络络担心我。”唇边含着明亮而愉悦的笑,极是高兴,她一时语塞,自己才没有担心他,他却不依不饶地凑过来,亲吻着她的唇。

    车子一直稳稳地进入市区,穿梭在车流中,他目不转睛地开车,身上总沁出一股沉木淡淡的清香,融在暖气流中,四下便斥满他温热的气息,她百无聊赖的往车窗外看,直到驶入医院,她才看见大门外屹立的漆黑石碑,清清楚楚。

    市第三精神病院。

    白络络觉得轰然一下,整个世界突然失声,因为是晚秋,浅浅的日光经过玻璃一滤,只余下淡薄的光晕,等他停好车子,她还没从震惊中会过神来。宋清珏解开她的安全带,将车门打开,她懵了一样,抬头怔怔看着面前俊逸的男人。

    秋阳仿佛是蝴蝶,停栖在他浅色玛瑙的纽扣上,泛着莹白浩洁,衬衫裁仞着他身形翩然如趾,就像曲琼流年里修美的玉竹,面孔温润如初,她后知后觉,慢慢地被他牵着走,可心里就像煮沸着一锅水,无数气泡涌上来,嗡嗡地几乎要在太阳穴里迸裂。

    医院大厅,医护和病患来来往往,宋清珏牵着她坐电梯直到三楼,杨思惠在走廊上遥遥看着他们,急忙往前走几步,焦虑的唤道:“清珏,你来了,莫医生一直在等你。”

    他只是点一点头,转而看着白络络,她一下子别过脸去,瞳仁不安地动了动,耳边倏地传来他清幽的嗓音,微微地有些凉:“不用猜了,是我。”

    她的身体微微有一些发僵,没有抬头,他攥着她的手越发用劲,她不堪剧痛,才看向他的手背,清晰地迸着骇人的青筋,正突突地往上鼓,他身上慑出森然的戾气,连笔挺的白衬衫都折出冷光。

    宋清珏拉着她走到专家诊室去,应该是预约好的,不远处都是被家人搀扶的病患,有的脸部呆滞,有的叨叨絮絮地发起疯来,唯独这诊室门外最为清净。桌前有两个座位,他直接按着她坐下,然后坐在她的身边,手指挤进她指缝间十指交缠,静默地搁在自己腿上。

    杨思惠后脚进来,也没说什么,一手提着女式皮包,一手将它打开,拿出一张陈旧的病历,温温静静地递到桌上,含笑对略显尴色的中年医生说:“莫医生,他昨天下午就一直在痉挛,去医院检查过,也没别的问题,您帮我看看,究竟是什么原因。”

    白络络倏地一怔,抬头看向宋清珏,他正静默凝睇着她,见她看过来,眸里如月下浅潭的青玉般逐渐明亮,温润潮湿。

    诊室里的空气显得格外静谧,漂浮着消毒水的味道。

    莫医生认真翻看着病历,半晌才抬了抬鼻梁上松动的眼镜,再一次打量起宋清珏,他却总凝望着身边的女孩,温和而宁静,莫医生若有所思,开口说道:“宋先生得的是偏执型人格障碍,伴有中度自闭,既然这次痉挛不是其他疾病引起的,那就是他的精神状况出了问题。”

    杨思惠却是半信半疑,低头看向座位上的两人,就见宋清珏微垂着眼睛,缄默无言,他的面孔幽邃清隽,宛如生在初冬湿冷的漠漠雾霭,渐渐绽开的清莲,不染一丝尘埃,连风里都流淌着微冷澄亮的碧色。渐渐地,她如梦初醒,望着白络络的目光变得沉凝而复杂,原来是她,无论是七年前还是七年后,只是因为她。

    莫医生沉默半晌,意味深长的对杨思惠说:“杨女士,我可以单独和你谈谈吗?”

    “可以。”

    走廊上比之前还要安静,淡薄的日头从云端里露出,对面的大厦镶嵌着一片片如深蓝明镜的玻璃,折射着金沙般的光芒,楼下是马路,人声喧闹,遥遥的却像是另一个世界。

    宋清珏牵着她走出诊室,她默然不语,从后面只能看见他乌黑的头发,以及宽厚修长的背,到了此时此刻,她才恍然大悟,一直以来他只要面对她,那眼底总透出不同于常人的执拗,连行为都异常固执,一定要将她照顾的细致入微,从洗漱到穿衣打扮,他什么都要给她做,就像非要挤进她生活的每一丝缝隙里。

    偏执型人格障碍,她虽然不太懂,但还是有一些切身体会。

    白络络兀自想着,陡然间落入坚实的怀抱里,她脑袋只及到他胸口的位置,他手臂紧紧箍住她腰肢,勒的她那一块骨头隐隐生疼。

    他的声音低沉而痛楚:“络络。”她的脸埋在他身上,他每说一个字,都是嗡嗡的贴着耳朵传来,她微抬起下巴看着他,见他的眼眸晦暗,无声地凝聚着噬人的风暴:“不管你在想什么,我都不准你再想下去。”

    她睁大湿漉漉的眼睛,一动也不动,细薄的阳光抚着她乖顺的面容,挨得极近,还能看清她幽长的睫毛,凝着剔透的光泽。

    他眼底透出难以自拔的沉溺,心底渴盼的焦躁像无数木炭在烧,火烧火燎地焚到脏腑深处去,他低而微的呢喃:“络络是不是嫌弃我了……”温润的瞳里清晰流露着害怕,渐渐黯淡。

    白络络没料想他问出这一句话,只觉得心里猛地一跳,慢慢涌上酸涩,宛如血液不堪重负,从心口蔓延开肿胀的疼,他还在眼巴巴望着她,抿着薄唇,脸色微微泛白,不知怎的,她就是心软了,呼吸里只有他沉木的气息,这气息如此灼热而熟悉。

    她分不清是怜悯还是别的,只是连忙说:“不是。”又认真补充一句:“我没有嫌弃你。”

    宋清珏深深地凝睇着她,嘴角忽然往上一扬,笑出声来,那样如狂的欣喜,从微弯的眼眸中缱绻溢出,亦是深缠入骨的爱恋,他手臂一阵收紧,恨不得揉碎了她,俯下身将脸庞埋在她颈间,一声又一声低喃:“络络,络络……”

    其中的宠溺排山倒海一般涌来,又层层缠绕住她,让她一颗心止不住地加快跳动。

    诊室里也很安静,莫医生望着面前的杨思惠,不无感慨的说道:“杨女士也知道,宋先生的偏执型人格障碍非常严重,但在住院期间都控制的较好,可他现在精神状况又一次趋于恶劣,既然已经发展到全身性痉挛,那如果不控制好病情,恐怕还会引起其他病症的产生。”

    杨思惠大惊失色,脱口道:“什么!?”

    莫医生沉默半晌,花白的发丝下,一张面孔很是严肃:“我今天观察了一下,宋先生从进门之后,就一直在看着他身边的那个女孩,恐怕他病发也和那个女孩有关,应该是他们之间的感情出了问题,现在宋先生的病情并不稳定,你们做家属的必须要跟那个女孩好好谈一谈。”

    杨思惠微微一默,清珏有多爱白络络,她自然比莫医生更为清楚,按照宋博海的性子,他并不愿意把无辜的人牵扯进来,所以才会用手段让白络络离开,反而她不同,除了宋家,她毫不在意白络络,但现在她根本无路可选,她绝对不能让自己的侄子再出任何意外了。

    她心里暗暗有了计较,娴静的面孔上便浮出决然的神色:“我知道了,我一定不会让清珏再发生这种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