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幻城同人『临界水』 > 第24章 「第二十三章 生来彷徨」
    缚影枕在手臂上,躺在〖凉风草〗地里,听风吹过草地柔和的“沙沙”声,亮蓝的短发与蓝色的草地融合到一起。他穿着白底蓝边的高领长袍,白皙秀气的脸缩进领子里。明明是在等待死亡的火车到达终点,嘴角却始终带着浅浅的微笑。

    多久了?

    看着周围的人一个个远去,寻找自己的生活,自己的未来时,他到底在想什么呢?已经记不清了啊。

    水皇、明妃、轻歌曼、轻罗听……

    他记得自己是渊祭在这个世界上创造的第一个生命。他陪着渊祭看完了水、冰、火、人鱼、人五族之间的战争、情感、鼎盛、衰落、消亡、诞生。

    他有很强的力量,渊祭给了他实现一切的能力——除了伤害他人。

    一开始,他的头发很长很长,几乎是无止尽的长。他发现他每帮助一个人,头发就会减短几寸。

    他会为人间一个孩子复活死去的兔子使用自己的能力,因为那个孩子哭得很伤心。他会赠给一名青年无数颗珍珠,因为那名青年说钱是他的生命。他会让一名女子的心上人喜欢上她,因为那名女子喜欢了她的心上人好几年。他会给一位老人几百年的寿命,因为那位老人说他还有很多事没有完成……

    他从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头发铺在地上时已经一眼望得到头了。

    直到有一天,一个乞丐向他索取强大的力量时,渊祭突然出现在了她的面前。她的笑容依然倾国倾城,美丽到让太阳失了颜色。

    她用怜悯地眼神看着他,对他说:“回头吧缚影,看看你所做的一切。”

    他回头了,才惊觉自己已经为那么多人做过那么多了。他亮蓝的头发铺在地上,依旧耀眼美丽,好像洒满了生命的阳光,可是长出脚踝只有半米了。他微愣,却没有太在意。

    “再看看你的左右吧。”渊祭继续说。

    缚影抬起头,看着自己的周围。这一次,他震惊了——人,仿佛潮水一般的人汇聚在一起,努力朝他涌来。每个人的眼睛都是鲜红的,布满血丝。他们早就不是当初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了,他们只想得到更多,仅此而已。

    渊祭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她说,“没有人是需要帮助的。”她看穿了他的内心。

    “每个人都应自行取得自己想要的一切,懒惰与弱小是必须战胜的阻碍。一旦你给过他们什么,他们就会认为你所做的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缚影感觉自己就像一粒鱼食,在没有任何准备下被抛入大海,被蜂拥而至的鱼群吞食得一干二净。

    渊祭在他耳边叹了一口气,“还不明白吗?”

    “你难道没发现,他们一直再向你索取,却没有一个人在得到你的给予后为你付出什么。”

    “我的存在,是为了什么?”缚影干涩地开口,他接近乞求地看着身边这个女人,“你让我经历这一切,拥有这些能力,是为了什么?”难道说他的存在,只是为了永无止境地奉献他的一切,来满足他人吗?

    渊祭眨了眨眼,有几分无辜的样子。她挡住嘴笑了几声,风轻云淡地说:“为了好玩儿啊。”

    “缚影应该是最能理解我的吧。时间太过漫长,假如连一点趣味都没有的话,会无聊到让人发疯的。”她喃喃着,“我是这个世界的神啊,我想看这些人、神还有你痛苦迷茫的样子,有什么不可以吗?”

    没什么不可以,真的没什么不可以。对渊祭来说,这整个世界,都不过是让她用来消遣的玩物罢了。每个人都因她而存在,为她而生活。

    缚影定定地看着她,眼神却溃散了。“玩具……原来如此。那你,想看什么?”他声音冷漠地问。

    渊祭漫不经心地摇了摇头,她说:“不是我指定你做什么,我想要看你的选择。他人要杀你很容易,而你的头发落尽之时也是你离开之时。我想看看,你是回选择就此躲藏以得到永久的生命或者干脆找人帮忙了却余生,还是——为他人献出自己部分的生命呢?”

    “大概……会是第二种吧。”他说。再过一段时间,他大概就会想离开了。

    渊祭眯起了眼睛,她露出了不可琢磨的笑容。

    她说:“谁知道未来呢。”就连她都不知道。她只是种下了因,等着收获果。但在果展现在她面前之前,都有无数种可能,她无法预测。有时候她会一次种下很多相同的因,可最后的果却大相径庭。

    这就是有趣的地方,这就是她想看到的。

    她所种下的因不是死物,而是活生生的人。每个人的性格不一样,各有各的感情,注定了他们会有不一样的结局。

    其实在由渊祭主宰的这个世界中,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先有了人,才有了神。神拥有更强的力量,不想人那样弱小,能展现给渊祭更多的可能。

    一开始神与人的世界是完全隔开的,但到了后来渊祭让两个世界连在了一起。她发现原来神和人也可以相爱,人在神的压迫下也可以变得强大,得到弑神的能力。原来人在某一天能够与神平起平坐,甚至神界混乱充满战争的时候能不受影响。

    渊祭满意地坐在九天之上的神座上,看着自己的作品。她制造了一个个真真假假的空间,一个个假假真真的谎言。她喜欢看她的世界里的最强者见到她然后被压制,明白这个世界的真相的时候脸上破灭的表情,绝望令她兴奋。

    不过最令她感兴趣的是缚影的表现,他不是生活在谎言里的一员,他知道所有真相,与千千万万生灵不同。

    他生来彷徨,他只能自我催眠,自我麻醉。

    有些谎言,还不如不要揭穿。

    渊祭静静地看着他,看着他徘徊在世界的边缘与表面,却从不曾于这个世界有所交集。可有一天,就在渊祭以为缚影的生命不会再有变化的时候,他又给了她惊喜。

    不,应该说一名水族的神给了她惊喜。

    那名水族的神还只不过是一个孩子,却拥有那样空明透彻的眼神,恍若幻雪神山上千年的寒冰般冷冽。她不过是水皇与人类的孩子,却得到了整个神界的认可。她还小,却让所有人都能预见她的强大。

    渊祭紧紧地盯着她,那孩子突然若有所感地看了过来。明明知道她不可能看见自己,但渊祭还是感觉她在直视自己的眼睛。

    轻罗听,那水族名年幼的公主很快移开了视线,她对缚影伸出了手,像神明看着迷路的凡人。

    “跟我回水族吧,反正没什么地方可去了,不是吗?”她淡淡地笑了,话语像孩子一样简单。

    缚影无言了很久,睁大的眼睛可以看出他的吃惊。

    “你想要得到什么?”他问。在偌大的世界里,每个人或神拼命地想找到他,无非就是这个理由。

    轻罗听偏了偏头,说:“我不喜欢逼迫得来的东西。你可以放心在水族住下,没人会知道你的身份,甚至你的存在。你只需要……帮我照看庭院的花草就可以了。”

    “只是这样?”他自然是有些不信的。

    “只是这样。”轻罗听耸耸肩。想了想,她又补充了一句:“我确实需要有人帮我照顾庭院里的花草,我养了一些不能让父皇知道的东西。”

    后来,轻罗听真的如她所言。

    后来,缚影安静地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平静时光。

    再后来……一切都变了,颠覆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