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KHR+MHA]请问你是天使吗 > 第5章 出院与同居请求
    “我现在没有家了,请让我暂时住在你家好吗?”纲吉一脸严肃,郑重的对绿谷提出了请求。

    而绿谷则是捧着脸,像是小女生一样红着脸尖叫出来:“哎!——————同居?————————————”

    相信观众们一定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怎么感觉少看了八百集一样,让我们把时间回到早上。

    在这个城市中,市中心的医院就是整个城市中最好的医院,这里有着许多拥有治愈系个性的医生,治疗水平和条件也都是当之无愧的最好。更因为雄英高中这么一所专出英雄的学校在这里,所以接待的百分之八十的病人都是职业英雄。

    绿谷下了出租车,靠在车门旁边,等待着司机找钱。他抬头看了看医院巨大的霓虹灯的牌子,叹了口气。

    那个打败了飞羽之后就晕过去的棕头发男孩——据后来找到的孩子说名字叫做沢田纲吉——就被他送到了这里疗伤。医生说他身上并没有受到伤害,那么迟迟不醒的原因可能是因为消耗了太多体力,身体在自我修复。

    绿谷来这里的原因就是今天早上他正在晨练的时候医院的护士打电话通知了他,之前送过来疗伤的那个男孩已经醒了,可以办理出院手续领回家休养。不知道为什么,绿谷对于纲吉有一种莫名的在意,因此,他也就顺势接下了慰问这位见义勇为的少年的任务。

    想到这里,正好司机已经找好了钱。绿谷随意将零钱和□□放进口袋里,就向医院大门大步走去。

    纲吉醒来的时候只看到了大片的白,他被满目的白色刺了一下,又闭上了眼睛。一边在心里嘀咕,我这几天是不是晕过去的次数有点多啊,一边睁开了眼睛。

    纲吉坐了起来,将手重复的握紧又张开,满意地感觉到现在身体一片清爽,四肢充满了力量,晕过去前的那种无力感已经消失殆尽。

    他抬起手腕的时候,刚好看到了戴在手腕上的黑色腕表。

    这个东西真的跟过来了啊,纲吉感叹道。

    他试着点了几下,就看到手表的屏幕“噌”的一下亮了起来,在上方投影了一长段文字,排列得密密麻麻的,就像是蚂蚁一样。纲吉看了几行就没耐心看下去了,毕竟大部分情况他都已经听系统说过了,剩下的他可以以后慢慢看。于是纲吉又点了一下屏幕,立体投影很快就消失了。

    哇,这个有点厉害啊,纲吉咂咂舌,不知道旅行结束后他能不能把这个带走。

    是的,纲吉把这一个穿越世界搜集能量的任务叫做旅行。毕竟是一个从来都乐观到极点的家伙,有着官方认定的小太阳人设,即使有短暂的绝望也会由伙伴们拉回正道。因此,纲吉对任务可以说是充满了自信。

    在这一段时间里,能逃避继承制之后的麻烦就多逃避一段时间吧,纲吉这么天真的想着,也算是为我无薪干了这么久的十代目来一个长期休假好了,还可以见识一下其他的奇妙的世界。

    这不就是Reborn经常说的开阔眼界嘛,看,他是一个多听话的学生啊。

    正在想着逃离大魔王后美好生活的纲吉被突然进入房门的年轻护士打吓了一跳。护士推着一辆医用的小推车,上面摆满了各种药物和小型机械,看上去正要给纲吉进行例行的换药服务。

    护士小姐看见纲吉醒了,显得非常惊喜,朝纲吉的病床走了两步后,忙转头又跑了回去,“你行啦,等一等,我这就去叫医生。”

    “哎!等等,等等!”纲吉想要拦住护士,问问她基本情况,没想到她这么风风火火地就跑了。

    纲吉尴尬的放下举在空中的手,挠了挠脸,笑了笑“哈哈,我醒来有这么出乎意料吗?”

    等待医生到来的时间是漫长的,纲吉不知道是不是现在医生都在忙,抽不出来人手为他做个复查还是怎么样,因此也无从判断。

    纲吉无聊地转了转头,环顾了一下病房。

    这家医院的病房和其他医院也没有什么区别,同样都是大片的白色,其中夹杂了些许红色和绿色。唯一能令人稍微感到欣喜的地方就是那个大大的窗户了吧,可以直接从病房中看到外面的蓝天、白云。窗台上还摆着一盆不知道是什么的绿叶植物,看得出来长势很好,叶片绿油油的,在微风中摇头晃脑。这让纲吉不知道为什么想到了那个阻止他的绿头发少年。

    纲吉在床上翻了个身,抱住了一大坨软和的被子,在脑海里回想。

    再冲过来阻止他的时候,那个少年的速度非常快,几乎是赶在他发射X-Burner的前一秒凭空出现在他身前的,可以知晓实力一定不弱。而且纲吉在晕倒前只看到了他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眼神非常的明亮,好像有一把大火在其中在燃烧一样。

    话说,那眼睛是不是有点像尤尼?纲吉再次翻了个身,虽然颜色不太一样,但是都有着为了什么而执着的坚定目光呢,真漂亮啊。

    脑补到这里的纲吉没想到的一点是,他自己本人的眼睛也与尤尼十分相似,或者说海贝虹这三个本就是最为相似的,这是幻骑士亲手盖章的,根本没有变动的可能性。

    ······

    就在纲吉等的就要再一次睡着了的时候,医生终于姗姗来迟了。

    “你好,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我的名字是相叶雅纪,你叫我相叶医生就可以了。”这是一个看上去就格外理智的男人,戴着一副窄边眼镜,遮住了过于凌厉的眼神,有着一张棱角分明的脸,半长不短的头发被他梳成了一个低马尾绕在了脖子上。

    “那个,你好,相叶医生,我叫沢田纲吉。这几天谢谢你的照顾了。”纲吉握住了相叶医生伸出来的手,示好性的摇了摇。即使过了几年,纲吉还是对于这种一本正经的人应付不过来。

    “现在,让我检查一下你的身体,如果没什么大问题你就可以出院了,一会儿会有人来接你。”

    相叶医生的话语里仿佛暗含着冰碴子,能够将人冻伤一般,“请快一点配合我,接下来还有人要救治,我是很忙的,所以不要浪费时间,好吗。”

    “是......是的。”纲吉惊慌的放下了握着医生的手,就差没有立刻立正站好行个军礼了。生怕自己浪费了医生的时间。

    “呼,还真是难搞的人,这么冷漠吗?”好不容易做完了全套检查,趁着休息时间,纲吉小声地腹诽道。

    “你说什么?”

    “什......什么都没说,医生您听错了吧。”没想到正在整理结果的相叶医生突然转过了身,把纲吉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回答道。

    “收拾一下吧,有人来接你了,你可以出院了。”

    “哎?有人来接我,是谁啊,医生您知道吗?”

    看到纲吉一脸状况外,医生也皱起了眉,说道,“我不知道具体是谁,只知道是英雄协会派来的,估计是某个没什么名气的新生英雄吧,也就这种英雄会有时间做这种小任务了。”

    说完,他就抱着一叠收拾好的资料转身走了,走前对纲吉告诫道,“别乱跑,你的负责人马上就来了,要是到时候他找不到你就不好了。”

    “是——,我会乖乖呆在这里,哪也不会去的。”纲吉举起胳膊冲医生摆了摆手,示意他相信自己,“我已经不是三岁小孩了啊。”

    相叶医生已经走出一段距离了,听到纲吉的保证,只从楼道传出了一个带着鼻音的“哼”,和一句知道就好的话。

    纲吉并不想再一次缩回床上了,他现在身体十分健康,体力充沛的要命,要是再在床上躺着,那可真是受罪了。

    于是他干脆把椅子搬到了窗户边,没有条件泡茶,就只倒了一杯水。坐在椅子上,打开了窗户,吹着小风,眺望下面的景色,手里一下一下的抚摸着那盆植物的绿油油的叶子。果然,放松了不少。

    来到异世界以来,纲吉几乎就没有休息。先是想尽办法从笼子里逃出来,然后是从孩子那里套情报,给他们调解矛盾,甚至还与敌人战斗了不少时间。虽然晕倒的次数不少,但是都是没有恢复一点体力的无意义睡眠,甚至因为在梦中还在用脑,精神过度使用,有时候醒来以后就更累了。

    微风吹动纲吉的发丝,让他露出了光滑的额头。他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将肺泡中的浊气排出。

    然后他睁开眼睛,看着蓝色的天空,想着最终于能好好休息了一会了,笑得格外开心。

    绿谷来找纲吉的时候就看到了他这么一副开心的找不着北的模样,几乎是不可见得,他的心脏开始加速跳动,仿佛有什么东西生出了萌芽。

    绿谷很快就回过了神,甩了甩头,告诉自己现在不是想这个是时候,用手指在门板上敲了几下,纲吉听到声音转过了头,惊讶的发现来接他的英雄居然就是当时阻止他的那个绿头发少年。

    “那个,你就是来接我的英雄吗?”纲吉小心翼翼的问对面那个少年,然后他发现那个少年居然比他还紧张,脸上都染了一层薄红。

    “是、是的,我叫绿谷出久,最新一届雄英高中的毕业生,暂时没有所属的事务所,请多多指教。”绿谷出久猛地一弯腰,给纲吉行了一个大礼,抬起头,给纲吉解释原因。“那个,非常感谢你救了那些孤儿院的孩子,要不是你,我们的支援可能就赶不及了。”

    “啊,这个啊。”看到有人这么夸自己,纲吉的脸也开始涨红,“这、这是我应该做的啦。对了!要不是你提醒我不能下杀手,我现在早就进监狱里了。”

    “其实,那个是我骗你的啦。”绿谷听到纲吉提到这个事情,也心虚的红了脸,声音越变越小,“这个其实完全可以辩解称防卫过度的,毕竟敌人是飞羽那个通缉犯啊,很有可能只是象征性的罚一些钱就过去的。我当时那么说只是希望飞羽能活着接受应属于他的审判,而不是就这么简单的就死去了。本来我以为你会很快就看出真相了呢哈哈。”

    “哎?是、是吗,哈哈哈哈原来是这样啊哈哈哈,关于法律这一点我不要太清楚呢。”纲吉也心知肚明绿谷忽悠他成功的原因,故意因为羞涩模糊了过去。

    在纲吉说完后,房间里就莫名陷入了一种尴尬的地步,谁也不肯先说话,于是脸都越来越红,在一片静默的病房里两个大番茄欣然出炉。

    突然,纲吉的手表“嘀嘀”的响了起来,将一片尴尬的氛围打破。绿谷看了看,趁此机会和纲吉说,“我去帮你办理退院手续,你就接电话吧,我马上就回来。”说完,他就仿佛使出了个性一样快速逃出了病房,只是看那背影怎么都有众落荒而逃的意味。

    纲吉在绿谷离开后也渐渐冷静了下来,他无语的看着手表,没想到这个腕表的提示居然是以这种方式出现的嘛。纲吉点开了手表,手表上的智能系统立刻投影出了一段文字。

    大意就是这个世界意外的没有什么被世界意识眷顾的物品,因此他只能使用另一种办法来获取能量。真正让纲吉感到意外的事,那个世界支柱居然就是绿谷,选这样的一个容易害羞的少年做世界支柱,这个世界真的还好吗。

    纲吉完全选择性的忘记了刚才自己与绿谷一直大眼瞪小眼,害羞的状态不输于绿谷这件事呢。

    那现在怎么办?纲吉想着,按照系统说的,只要待在世界支柱身边足够长的时间,腕表就能自发的吸收他逸散出来的能量,这种能量十分稀薄,所以不会对本体造成什么危害。只有一个办法了,虽然有点对不起绿谷,但还是希望他不要误会啊。纲吉为自己即将要做的事情打了打气。

    于是,等绿谷办理好退院手续,拉开病房的门的那一刻,就受到了莫大的惊吓。

    这就是开头的那一幕了。

    “我现在没有家了,请让我暂时住在你家好吗?”纲吉一脸严肃,郑重的对绿谷提出了请求。

    而绿谷则是捧着脸,像是小女生一样红着脸尖叫出来:“哎——————!同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