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KHR+MHA]请问你是天使吗 > 第6章 英雄与谢谢
    “等等,沢田先生,你是认真的吗?这难道是什么真人秀节目吗?就像是前段日子流行的突然蹦出来吓人一跳什么的节目什么的!”绿谷的耳朵上都染上了薄薄的一层红色,他睁大了眼睛,脸上写满了惊讶与不可置信。

    “我确实是认真的,绿谷。”纲吉看着绿谷脸上可爱的小雀斑,换了一个更为亲密的叫法,继续说道,“你也知道的吧,我的父母那件事。”

    纲吉并不知道智能手表在这个世界给他安排了一个怎样的身份,因此只说了一半的话,诈了绿谷一下,故意让他自己脑补出剧情。

    “啊,你是说那件事,非常抱歉戳到你的伤心点了。”绿谷恍然大悟,忙不迭的向纲吉道歉,好像他的身世真的非常悲惨一般,“如果是因为那件事的话,我可以跟英雄协会商量帮助你找一个合适的住所的。所以,同居这种事情就不要再说了。”

    纲吉看绿谷果断拒绝的模样,并不在意。他就猜到了绿谷不会那么轻易答应,因此早就准备好了后招。

    “可是,你应该懂得吧。这笔钱我不想就这么花去,这是我父母留给我唯一的东西了。”纲吉低下头,做出了沮丧的样子,刚才在窗边的快乐一下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且,我并不想一个人住,孤独的感觉太难受了。”

    这是纲吉根据绑架他的敌人的话语推断的。敌人说他是一个有钱人家的少爷,可当时他穿在身上的只有一身不算昂贵的运动衬衫。在这样的情况下敌人还坚定的认为绑架他能获取巨大的利益,那么就一定有什么支撑他的结论的证据存在了。

    果然,绿谷的眼神也变得迟疑起来。

    初见的时候,绿谷就被纲吉那耀眼而夺目的火焰吸引住了,那时候他就在想,有这么强的个性,却愿意保护孩子们没有自己逃走的人一定是个非常温柔善良的好人。接下来再次见面时他证实了自己的猜想,还被纲吉的那独一无二的大空式笑容打动了片刻。更重要的是还有同为世界支柱的好感加成。

    可以说,绿谷对于纲吉好感度要是能以游戏的方式显示的话,绝对已经突破了40(陌生人)的大关朝着70(要好的朋友)前进了。①

    因此,绿谷现在的犹豫也就不无理由了。

    “好、好吧。”绿谷带着点迟疑的声音响起,听到回复的纲吉立刻亮起了眼睛,装作惊喜的样子抬起了头兴奋地看着他未来的同居者。

    “真的吗,出久你真的愿意让我和你住在一起吗?出久你作为英雄很忙吧,我还能帮你做饭和打扫卫生呢!或者说你要是有了喜欢的人,我可以帮你出谋划策追人!如果你以后结婚了,我也可以帮你带小孩......”纲吉不停歇的说出了这一大段话,俨然看着他都快说道他和她未来的妻子老了以后的赡养问题了,绿谷连忙打断了纲吉的脑补式碎碎念,连他对自己的更加亲密的称呼都没有再去管。

    “听着,沢田先生。”绿谷装模做样的学着轰的样子绷起了一张冰山脸,妄图让兴奋过头了的纲吉冷静下来,但是那张怎么看怎么可爱的娃娃脸和上面点缀的小雀斑都使效果不甚明显,“我允许你住进我家,但这并不代表我们是在同居,顶多是一起合租公寓的伙伴罢了。而且,沢田先生并不是我的奴隶,我们之间是平等的关系。我不需要你帮我洗衣做饭收拾家务,这些事情我会自己做的,你只需要在我忙的时候帮我分担一些罢了。既然身为合租者了,那我就不得不和先生你说一些......”

    纲吉听着绿谷的说教微微鼓起了脸颊,这让已经成年的他看起来和国中生没什么区别,充满了年轻人的朝气。

    “好啦好啦,这些我都知道了。”纲吉装作快要听吐了的样子打断了绿谷的碎碎念,在他看过来前率先开口,“真是的,比起这种以后慢慢磨合就可以了事情,出久你对我的称呼才更重要一点吧。身为同居者,我都叫你出久了哎,你不礼尚往来一下吗?”

    “这、这种事情,这种事情需要那么在意吗?”出久听完纲吉的话原本已经退了下去的红晕再次蔓延上来,红着脸质疑他。

    纲吉则做出了坚持状,坚定的要求绿谷礼尚往来,改掉对他的这么生疏的称呼。

    “沢田、小......小纲②!这下行了吧”绿谷的最后一句话几乎要喊出来,说完就害羞的捂住了自己的脸,感觉整个人快要爆炸了。

    看着已经开始语无伦次,转起圈圈眼的绿谷,纲吉好心放过了他,停止了逗弄。

    现在纲吉终于明白自家的老师为什么那么恶趣味的喜欢折磨自己了,只能说因为这种感觉带来的快感真的非常爽啊。

    逗完了绿谷,纲吉将现在已经快要缩到地上了的他提起来,对着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不加掩盖的正宗的大空式笑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好了,现在我们可以走了吗,英雄大大。”

    “是——我们走吧,你有什么需要带的行李吗?”绿谷的脑子又晕了一回儿才找回了理智。

    “没有什么东西需要带呢,出久你忘了我是被你送到医院的,这你都不清楚吗?”纲吉想压抑住自己的恶趣味,但还是没忍住又调侃了绿谷一句。

    绿谷没有回答,只能从他微微颤抖的肩膀看出他羞愧的厉害。大力推开门先行一步走出了病房,只留下了一句跟上。

    纲吉耸了耸肩,觉得以后还是不要逗弄的太过比较好,轻松地跟了上去。

    正要出医院大门的时候,纲吉正好看见几辆医护车响着声音开了进来,车顶一红一蓝的灯有规律的闪烁着。

    一下子从医院里面出来了一大群人,有穿着白大褂的,也有穿着常服来凑热闹的。

    车上下来了一堆的人,他们从救护车上面抬下了一张又一张躺着伤患的担架床。病患都穿着区于常人的千奇百怪的服装,让人可以明显的看出这些都是职业英雄。

    在这些英雄病患边上还有一群人,他们看起来都灰头土脸的,像是从哪个灾难现场直接里出来的。此时正吵嚷着需要救助,尽管医生再三说明要先给重伤的英雄进行救治,但他们还是不依不饶。

    “既然是英雄那就忍着啊,反正这种也都是小伤,很快就会好的吧。我们可不一样,我们是脆弱的普通人,要是万一有个好歹死掉了怎么办啊。”触目惊心的话语钻进了周围人的耳朵里,但是却没有人站出来阻止这一场闹剧。

    因为他们的争执,受伤的英雄也迟迟得不到治疗。

    纲吉看到这一场景迅速扭头看向跟在他身边的绿谷,只见他低着头,阴沉着一张脸,表情藏在了阴影之中晦暗不明。之前与纲吉吵闹时的神情截然不同。

    “看到了吗,这就是英雄了。”他的声音很轻,说的话也没头没尾的,但是纲吉就是莫名能理解他所说的话。

    尽管他刚来这个世界两天,还有一天的时间是睡过去的,但还是能够理解英雄对于人们的意义。

    他看到这样的场景都会感到寒心,更别提站在他帮别的的那位舍己为人的英雄了。

    要我去阻止这场闹剧吗,纲吉正想这么问绿谷的时候,已经有人做出实际行动了。

    是纲吉的那位主治医生,相叶雅纪。他大步从医院内部走了出来,拿着一个大喇叭开始驱赶围观者。周围有不愿意的人,也全都败在了相叶医生那双冰冷的眼睛下面。

    “现在,所有的护士快速抬担架进医院,保安,驱散人群。轻伤的就别进医院了,里面已经人满为患了。在外面搭几套桌椅,就在外面处理伤口就行了。反正感染了也不会那么快就死掉,而且我们要赶着去救治价值更大的英雄们了,谁会有功夫搭理你们这些一穷二白的平民呢。”显然,相叶医生听到了外面闹剧的全貌,故意用话语在刺激他们呢。

    现场的医生迅速被调动起来,纲吉他们再呆在这里就有点显眼了,于是他们趁医生不注意一起跑出了医院。

    纲吉跟在绿谷的身后,他知道绿谷现在心情低落。绿谷只是一个刚毕业没多久的高中生而已,作为社会的一份子他还是太年轻了,许多潜规则他不太懂,或者说不愿意懂。

    这种感觉纲吉也曾拥有过,那是他第一次亲手杀人的时候。不是杀死白兰时那样的情况,而是亲手开枪,送了彭格列家族的叛徒一程。鲜血在他面前迸溅,将他的大半个身子都染红。他在此之前从未想过人的身体里会有这么多的血液。

    那之后他吐了很久,吃不下饭菜,神经质般的洗澡,但怎么都洗不掉身上那股难闻的铁锈味。

    当时的纲吉在Reborn的威胁下快速命令自己习惯。他告诉自己,伙伴们也都接受着不同的试炼,他们不能来帮助他,这一关他必须挺过去。

    最终,纲吉在闭门不出了几天后想通了一切。

    他告诉Reborn,在这几天里,他把他人生的前十五年回想了一遍,最终发现,在Reborn到来之前,他的生活是灰暗的。他是那个谁都可以欺负的“废材纲”,他形单只影,孤独一人。但是,一切都在Reborn的到来之后发生了改变。他的生活有了光。空白的画卷上填充上了五颜六色的色彩。他有了可以背负性命的朋友,伙伴。在一次次的战斗中收获了友谊和锻炼。在一次次的嬉笑玩闹之中得到了宝贵的回忆。他摆脱了“废材”的称号,他也成为了别人生活的重心。

    在14岁之前的时候他是沢田纲吉,他除了妈妈的爱一无所有,但在15岁之后,他是彭格列的十代目,是他的伙伴们的首领,是斯巴达的老师的学生,他拥有他想要的了一切。

    他明白了他是家族的Boss,他要保护好自己的同伴,他必须习惯这些。然后,他在自己的恩师欣慰的目光中点燃了火焰。指环上燃烧着明亮耀眼的大空火焰,那是他的誓言,他以生命起誓他会保护他所在意的人。

    这些是几年前的事了,那时候的纲吉能挺过来,是因为有着Reborn的教导,有着同伴们的鼓励。但是绿谷不同,所以纲吉这下有些不知所措了。

    突然,在前面静静地走着的绿谷停了下来。纲吉急忙停下了步伐,差一点就撞上去了。

    “谢谢你。小纲。”

    “什么?”听到了绿谷突如其来的道谢纲吉有些摸不着头脑,“如果你是说打倒飞羽那件事,你不是已经道过谢了吗,这是干什么啊。”

    “不,不只是那件事,我是想说,谢谢你当时没能放弃那些孩子。”绿谷这么说道,他的声音如同死湖一般,泛不起一点波澜。“还有,我可能要食言了,我,可能无法和你同居了,沢田先生。非常抱歉,但是我会给你找一套合适的房子和室友的。”

    纲吉看不下去了,他猛地从背后抱住了绿谷。他们两个的身高相仿,因此,纲吉轻易地就搂住了绿谷的腰。

    “沢田先生?”纲吉收紧了手臂,将头深埋在绿谷的颈窝中,绿谷只听见纲吉的胸腔震动,发出了闷闷的、低沉的声音。他说道:“叫我小纲,还有,你已经答应我了,别想那么轻易就毁约,我还没同意呢。”

    “小、小纲,放开我吧,这在大街上呢。”纲吉不情愿地抬起头,果然又路人朝他们的方向看着,纲吉声音里充满了嫌弃,“不管他们。”

    “听着,绿谷出久,即使只相处了一段时间,我也能看出你是一个非常负责的人,你是英雄,但是你也是个凡人,你不是神,人是成不了神的。所以,你会造成疏忽,出现错误那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我给你一个机会吧,如果......”剩下的绿谷就听不见了,纲吉的声音被路过的车鸣所掩盖。

    “你刚才说什么?什么一个机会?”说完话后纲吉就松开了绿谷,这使得他能和纲吉面对面地交谈。率先问出的就是刚才纲吉没说完的后半句是什么。

    “不,我刚才说,如果你不要我的话,我就在你家门口打地铺,天天住在你家门外面。说,你还要不要我了。”纲吉扯了一把绿谷的脸颊,将之揪起,作威胁状。

    绿谷想办法将脸颊从纲吉的手中解救了出来,他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墨绿的眼睛,手摸着被揪红了的部分,朝纲吉抱怨道,“什么吗,真是的。”

    “那你说,要不要我。”纲吉不依不饶,非要找出个答案。

    绿谷也被这一通耍宝弄得有点累了,刚才什么忧郁什么自暴自弃都被丢在脑后,他只想赶紧回家睡一觉,因此敷衍的回答道;“要你啦要你啦,我不会食言的,好了吗,tsuna酱。”

    “嘿嘿,好的呢,出久~”纲吉自带波浪的话语让绿谷不禁恶寒了几下。

    “快走吧,现在回去还能赶上买些食材。”绿谷这么说着,越走越快干脆向前跑去。

    纲吉发现了绿谷的提速,也不甘示弱,加速朝着绿谷的方向跑去。

    “谢谢。”在超越绿谷的时候,纲吉确信他听到了这么一句道谢。

    纲吉笑了。他想,虽然绿谷没说,但他俩都知道这句谢谢指的是什么。

    于是,两个少年就这么向着夕阳奔跑回了距离医院50公里的绿谷的家。

    (纲吉:所以我们为什么不坐电车走啊,向着夕阳奔跑又是什么鬼啊,蠢帽子你还行不行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