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KHR+MHA]请问你是天使吗 > 第11章 工作与抢劫犯
    ......

    纲吉从厨房出来,擦了擦刚洗过的湿漉漉的手,拿起了餐桌上的面包片,用嘴叼着,一边换鞋一边的向后方喊道:“我出门了!记得打开窗户通风。”

    卧室的门后冒出了一个绿藻头脑袋,看起来还没睡醒,他含糊地回答道:“知道啦,你快去吧,小心又迟到了。”

    纲吉叹了口气,习以为常的嘱咐道:“记得就好,千万别忘了。我可不希望又像上次回来时候的那样差点被呛死。”

    “是是是,知道啦。快走吧,我还想再睡会儿呢。”绿谷敷衍道,又钻回了卧室里。

    纲吉看着他的模样,估摸着看出久这个样子估计是记不住了,待会还是给他发个邮件提醒他吧。

    然后,他就拧开了把手,走了出去。

    外面的世界春光明媚。

    距纲吉来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两个月了。那天遇见爆豪之后绿谷按照原计划带着纲吉去买了生活用品。为了避免麻烦一次性采购齐全,他就带了纲吉去了一家大型购物中心。东西全是全,相应的也是比较贵了。

    正当绿谷感叹钱包要缩水的时候,纲吉豪气的拿出卡结了账,他敢保证,至少那一瞬间,他在绿谷的眼中发着光。

    将生活用品码放就位后,他们两个喜闻乐见的同居生活就开始了。

    都是独生子女,谁会没有点小习惯呢。这样一来,纲吉和绿谷磨合的就相当痛苦了。谁也看不惯对方的生活方式,谁也不愿意去改,气氛就僵持的厉害。

    最后想出的解决的方法通常是不用个性来打一架,谁赢听谁的。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双方有赢有输,习惯了以后也就无所谓了。

    最麻烦的是绿谷家里意外的没有客房,照他的说法是租房的时候就没想到会有人和他一起住,因此只有一间卧室一张床。

    同居生活刚开始的时候绿谷还能以照顾客人为由将床让给纲吉,但是在睡了几天沙发之后,以他那个好脾气也不干了。

    沙发当初买的时候就没考虑过睡人,所以绿谷176的个子躺上去就十分难受了。身体舒展不开,还要当心睡着睡着就掉下去。第二天醒来腰酸背痛,感觉浑身都在抽筋,还不如不睡。

    关于到底谁睡床纲吉和绿谷展开了一番激烈的讨论。在用剪刀石头布决定谁睡床,而纲吉连睡了一个星期的沙发后,他火速去商场买了一张新床,换掉了原来的那张,选择了和绿谷一起睡。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

    绿谷因为是自由人的关系,即使战斗力再高除了一些当初看过体育祭并且还记得的英雄以外也没什么人认识他,能接到的工作也不过是帮忙抓抓小偷之类的。实在是闲的不行。

    纲吉则正好相反,他在彭格列忙惯了实在闲不住,又担心万一谁查出来他的账户没有进账但是吃喝不愁,因此又找了一份在咖啡馆帮忙的工作,每天8个小时,时薪550日元,在一众坑人的零工里算是上是不错的了。

    纲吉干刚找到这份工作的时候还暗暗吐槽过自己,怀疑自己是不是在老师的压榨下变成了抖m,但是现在他已经能理智的上班干活,并感叹没有彭格列,没有糟心的守护者的生活多么美好了。

    纲吉工作的这家咖啡馆里住的地方不远,因此人也比较少,还算的上的清闲。客人不多,老板就想着的法子折腾,今天一个活动,明天一个活动的,做梦都想要店内坐满客人。

    走在路上的纲吉习惯性的看看了告示牌,路边的告示牌上贴着咖啡馆的广告,上面写着今天到周末会有活动,只要是情侣的话点东西就可以半价,还可以在咖啡馆的墙上留下自己和伴侣的照片。

    先不说这个能不能招来客人了,光是留下照片这一点就值得纲吉吐槽的了。他很疑惑自己工作的地方到底有没有照相机和足够大的面积去贴照片。

    他快走了两倍,试探性的推了推咖啡馆的门,装在房檐上的风铃叮叮作响。果然已经有人来了。

    纲吉向里面看去,是一个可爱的圆脸女孩。她叫做五更琉璃。个子不高,算上呆毛,将将只到纲吉的肩部。个性也是中看不中用的那种,能将局部的皮肤变成玻璃一样的材质。好在她没有因为个性的糟糕就放弃了人生,选择了在普通学校上学,学业很忙的,只是为了赚取学费才来打工,为人很勤奋,几乎每天都是最早到达咖啡馆的。老板都把钥匙给了她,让她每天来开门。算得上是纲吉的前辈,在纲吉刚刚工作的时候帮了他不少忙。

    此时五更琉璃已经换好了制服正在擦地。她看见纲吉来了,笑着叫了他一声:“啊,沢田君也来了。快去换制服吧,今天有促销活动,估计会来很多客人的。”

    纲吉温柔地回应了一声,暂时放下了脑内的吐槽风暴,走到了后台去换制服。

    这身制服白色衬衫打底,外面有一件无袖的背心,背心上绣着这家咖啡馆的名字“Bristot”,优美的花体字将笔画拉长,仿佛就像是一朵正在开放的花朵。下身是统一的修身黑色长裤,还附带着一顶带在脑后的贝雷帽。

    这套衣服显腿长,纲吉穿好后对着镜子笑一笑,觉得自己不跟那群颜值逆天的守护者比的话也算得上是一个出众的好男人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女朋友。

    这一点打击的纲吉都快要丧失自信心了,好在他想到他的守护者们即使再帅也没见谁脱团了,稍微挽回了了点虚荣心。

    纲吉换好衣服再自恋一回儿也不过是10分钟左右,走到前厅时已经陆陆续续的来客人了。

    纲吉是真的没想到老板的活动居然真的起效果了,今天的客人因为来得格外的多,服务员算上五更琉璃和纲吉只有5个人,简直忙的飞起。风铃响个不停,每一次的响动都标志着新的一波的客人到来。

    “虽然能有加班费很好,但是这也太累了吧。”好不容易趁着午休时间能休息一会儿纲吉靠在咖啡机上说道,“都快要转成陀螺了。”

    同样也是这个时间休息的琉璃附和道:“是啊是啊,老板自己估计都没想到的吧,今天居然会来这么多人。要是有什么突发事件能让我们歇一会儿就好了。”

    纲吉不忍直视的看着五更琉璃,没想到这个一向认真负责的前辈也会说出这种不靠谱的话。

    五更琉璃扑哧一声笑了,解释道:“就是因为知道不可能实现才会说着玩的,我还要在这里工作呢,可不希望真的出事。”

    说完,她看了看表,午休时间已经到了,于是招呼纲吉开始继续工作。

    忙到了下午1、2点,到了太阳最晃眼的时候,客流量才终于降了下来。

    纲吉擦了擦汗,用水杯接了杯水一饮而尽。

    这简直比在彭格列还要累啊,在那里是精神疲乏,在这里就是纯粹的肉体折磨了。怪不得工资给的那么高。

    歇够了,纲吉盯着咖啡机,总觉得自己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突然,他看到路过的五更琉璃打开了咖啡馆的大门打扫门口的卫生才想起来,自己忘记给绿谷发邮件了。

    “真是的,这个都能忘,果然是安逸的日子过久了。”

    纲吉快速走向后台,员工是不允许在上班时间里拿出手机的,所有的通讯工具都被放在了后台的存放衣物的柜子里面。想要发邮件的话还要拿钥匙开柜子。

    纲吉走到了门后,掏了掏口袋拿出了柜子的钥匙,打开了柜子,暗自祈求不会有人发现自己的行为。

    平时躲在后台摸鱼的人一个也没有出现,纲吉顺利地拿到了手机,给绿谷发完了邮件。

    就在纲吉想要将手机放回去的时候,超直感在他耳边响了起来。

    纲吉脸色一变,中午的时候五更琉璃立的Flag涌上心头,不会真的出事了吧,纲吉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连忙再次给绿谷发了个邮件,写上了他工作的地址。

    果然,当纲吉走到前台的时候,一个蒙面的抢劫犯正用小刀架在五更琉璃的脖子上。

    那个纲吉敬佩的前辈的脖子上有了一道血线,有细小的血珠从其中渗出,平时总是笑得开怀的脸上写满了恐惧,眼泪已经流了出来,但是在绑匪的威胁下不敢落下,只能在眼眶中打转。

    纲吉的出现让抢劫犯吓了一跳,大厅中所有人不论是服务员还是客人都已经双手抱头蹲下了,只有纲吉一个人鹤立鸡群站在那里,显眼极了。

    敌人看起来就是个新手,突然见到了纲吉导致手中的刀都拿不稳,但还是强行装成熟练工的样子用刀举着示意纲吉学别人的动作,双手抱头蹲好。

    纲吉看了看人质,也不好再刺激他,生怕他一个手抖导致五更琉璃人头落地,便随了抢劫犯的意思乖乖蹲好。

    纲吉的举动这不只有安抚敌人的意思,他的武器只有一把小刀,但是还没有显露出个性是什么。要是盲目行动的话,很容易使人质陷入到危险的境地。

    反正马上就会有英雄来营救他们的,这是在场不少人的心理活动。纲吉也是这样的想的,不过比起英雄,他还多了一道保险,那就是绿谷出久。

    他已经给绿谷发完邮件了,只要绿谷能够顺利接收到邮件,以他的老好人作风,一定不会见死不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