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KHR+MHA]请问你是天使吗 > 第13章 情人节番外(上)
    20绿谷X20纲吉

    绿谷和纲吉已经相遇两年了,虽然这么说,但这只不过是在他们自己的世界中一起度过的日子,在别的世界过得多久记不清了,只知道那是一段很漫长的岁月。

    所以,在绿谷看来,情人节这种东西似乎根本没有必要,都是老夫老夫了,谁还会在意这么一朵玫瑰花的惊喜吗。

    当绿谷在回应丽日的问题提出这个想法时,丽日简直要为自己初恋的爱情操碎了心。

    要是以后再有这种活的话一定不会插手了,两个低情商的笨蛋,即使是小久我也不会管的。

    虽然这么想着,但还是口嫌体正直的为绿谷提出了建议催促他买好礼物然后一脚将他踢进时空隧道的不正是你吗,丽日小姐?

    于是就在情人节当天,绿谷尴尬的以头朝下的姿势从自己的卧室掉到了彭格列城堡的花园之中。虽然很快就调整好了降落姿势,但是这其中的滋味不用想也知道不太好受。

    “什么人在这里?”守卫警觉的举起了武器大声问道,绿谷刚想要回答,守卫却在看到那一头绿藻一样乱糟糟的头发以后立刻立正站好,满脸肃穆:

    “欢迎首领夫人的视察,在下惊扰到您真是万分抱歉,请继续赏花,不用在意我们。”

    说完了致歉的话语,没过一秒严肃的脸上挂上了八卦的笑容,和之前那个尽职尽责的守卫没有一点相似:“您是和首领一起过新年的吧,我这就通知十代首领,您可以在这里先歇一会儿。”

    守卫在还没等绿谷从“首领夫人”这个尬到天际的称呼中反应回来,就一溜烟的跑走了。看方向是直直冲着首领办公室去了。只留下一个不知所措的绿谷孤零零的站在花园中。

    对于这种情况,大概可以总结成几句话:你永远不知道那些装模做样的人背后是有多么的八卦。毕竟,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好像每一天都有八卦的理由。以及,果然群众才是最操.蛋的,本人还没有说什么呢,要不要跑得这么快啊!

    绿谷先放在一边不去管他,毕竟那个可怜的守卫要通过忠诚的首领控,永远以一张随时都在生气的脸做出痴汉行为的岚守狱寺隼人的防线,将绿谷到来这件事报告首领可不容易,爱情的通报员即将受到风吹雨打,电闪雷鸣。

    这么想想,真是可怜呢,那个守卫。

    【蜡烛】。

    纲吉早上从一张虽然没有200平米但也有12平米的床上醒来,迅速洗漱完毕,直到往餐厅走的时候才觉得今天有点不对劲。

    那个即使他现在成为了合格的十代目首领也没有放弃以斯巴达的方式教育他的Reborn呢。

    这么一说,纲吉眼神死的环顾了一圈守护者长桌,惊奇的发现在这里吃饭的居然只有他和狱寺两个人,而他此时正精神百倍的向自己问好。

    哇哦,人呢,他的守护者人呢?!

    就在纲吉脑洞大开,从敌人打进了彭格列再到迟到了不知道多少年的末世危机爆发最后到外星人入侵地球宣布销毁人类文明的时候,才终于有女仆小声的在他耳边说道:

    “十代目大人,今天是大晦日,几位守护者大人很早就出门了。”

    “哦。大晦日啊。”

    纲吉条件反射接了话,随后愣了两秒,又为大晦日是什么意思儿思考了两秒,最后还花了两秒作出惊讶的表情,这样一共六秒后,才终于尖叫出声:

    “等等!今天是大晦日,那明天不就是新年了吗,为什么没有人提醒我?!”

    狱寺正在往嘴里塞着培根,突然听到亲爱的首领尖叫出声,吓了一跳。嘴里的培根瞬间卡到了嗓子里。又是喝水又是拍背艰难的咽了下去后,火速恢复精神跑到了纲吉面前献忠诚。

    “十代目,不用管那群混蛋,我们一起去逛祭典,看烟花吧!”

    纲吉捂着脑袋崩溃道:“不,这个不是重点。我巴不得那群自然灾害走呢,正好节省这个月的开支。我的重点是,为什么?Reboen那个家伙果然是早就知道了今天的情况,故意没有提醒我,还布置了一大堆公文的吧。”

    “啊,Reborn桑确实布置了很多公文啊,哈啊哈!”说道公文,狱寺也讪讪地笑了笑,显然是想到了那一坨放在桌子上能够完美遮挡住坐在椅子上的首领的身影的公文了。

    “隼人!”

    狱寺从一堆公文那里回过神,就看到自家的首领眨着星星眼,双手合十,请求道:“拜托了,隼人!这么多真的处理不完啊,我不想一直到新年了还在处理文件啊。那绝对是象征我这下面一年都逃不脱文件的拥抱了啊!”

    狱寺闭了闭眼,力求不接受首领的请求。但是心中的小恶魔早就叫嚣着要答应了。

    “怎么了,那是你从14岁就开始发誓效忠的首领,帮他批改一部分怎么了,这不是一个合格的左右手应该做的事情吗?”

    “隼人,求求你了,就这一次,只要不被Reborn发现的话就不会有问题的。”

    狱寺听着纲吉软软的声音——他居然还放软了,但是这声音真好听啊——在不得已之下答应了这同流合污的请求。

    以上,就是绿谷没有到来前所发生的一切了。

    现在将视线转移回哪个可怜的守卫。

    哦,他运气不错啊,正好赶上了纲吉出来散心,这时候狱寺还在办公室批改公文,确实是最有利的时间了。

    他上去报告了!

    他说到一半了!

    他说完了!他说完了啊!这简直就是天时地利人和,纲吉你这一趟不出去不行啊。

    纲吉显然也是这么想的,他让守卫领路,已经迫不及待想要尽快到达自己的男朋友——说肉麻点——亲爱的的身边了。

    在花园的绿谷现在可没那么好运,一个人站在什么花也没有的花园里,已经开始怀疑人生了。

    之前以路过名义过来围观他的仆人有不少,每一个都叫着“首领夫人”这个称呼,导致绿谷现在快要爆炸了。

    他确信自己生下来就是男性没有错。本垒的时候纲吉也确实知道自己有身为男人的象征的。

    那么问题来了:那个骚包至极的首领夫人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虽然理智可以得出那可能只是仆人们叫着玩的称呼这件事,但是情感上他拒绝思考这件事发生的本职——

    ——那就是这个称呼已经广为流传了。

    传播这件事的守卫深藏功与名。

    这在他冥思苦想的时候,纲吉已经向着他跑过来了。

    绿谷将手中的礼物放下,抱住了刹不住车的纲吉。问道:“既然你来了,那想好去那里过情人节了吗?”

    “欸?!”纲吉震惊脸,“不是一起过新年嘛?!”

    但是纲吉看着比他还要震惊的绿谷,尾音渐渐消失。

    两个人就都明白了。

    哦,这该死的时间差!

    既然已经说破了,绿谷也不再打算执行丽日教给他的能让男朋友开心的小花招,直接就把礼物送了上来。

    是一条铭刻着他们姓名缩写的项链。

    纲吉双手接了过去,绿谷又从自己的衣领中揪出了一条,简言意骇道:

    “情人节快乐,小纲。希望接下来的每一个情人节都能愉快地与你一起度过。”

    纲吉这才从收到礼物的惊喜中回过神来。

    意大利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浪漫都市,但是在这个城市中真正在意情人节的倒是没有多少。因为面容俊朗,忧郁多情的意大利人有能力把每一天都过的和情人节一样充满了粉色泡泡,因此,这里更多是在当天办一场更加盛大的派对而已。

    对于他来说,这还是第一次收到正经的情人节礼物,简直要感动哭了。

    他稍微抬起头,看到的就是那双第一次见面就将他吸引住了的碧绿色眼眸,不得不承认:

    “你这家伙,简直比身为意大利混血的我还会说情话啊。”

    说完,就轻轻凑了上去。

    绿谷感受着自己唇上的温软,不客气的开始享用。

    他们两人的接吻,更像是一场温存,互相抚慰,互相依恋。

    唇瓣的相互摩擦,牙齿偶尔的碰撞,舌头的接触,唾液的交换,口腔黏膜能带来的快感不如给任何肢体接触。

    比起性.,这种快乐更多的源于精神层面。他们的心靠在一起,剧烈的跳动着,仿佛在说着:

    瞧,除了这家伙没有谁能在让我如此快乐了,我们确实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

    一吻完毕,两人的气息都有点不稳。

    纲吉一边喘着粗气,一边笑着说道:“今天晚上我们一起过年好不好,出久?”

    “恩,好啊,纲......”

    “砰!”

    还没等绿谷说完,一个大大的火箭炮就直接撞上了他。

    “十年后火箭炮!”纲吉瞳孔微缩,那么这是——

    ——“蓝波!”

    “路过的蓝波什么也没做!什么也没做!”蓝波一脸心虚,后跳了几下,就哼着歌快速跑远了。一平在他身后紧追不舍。

    纲吉也没办法炮仙恋人去抓罪魁祸首,只能在原地等待烟雾散去。

    结果居然看见了——

    ——变小的恋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