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FGO+FZ+FE]核平的冬木 > 第2章 第一章
    拯救了人理的少女并没有获得她应得的报偿。

    “白野那家伙说你快死了,”金色的从者这样说,翻飞的指尖闪现着宝石与黄金的光芒,“长生不老药(注1)给你倒也无妨,毕竟你是难得让本王感觉到愉悦的杂种。”

    ——把长生不老药这么随意的在手上丢来丢去地玩的,也只有这么一个AUO了。

    “不,不需要,”几乎失去了一切的胜利者这么回答,神态安宁,毫无迷茫,“王啊,我所想达成的事情,我‘活着’的时候是无法完成的,况且我现在在现世也没有什么可追求的了。”

    弱小即为原罪。

    世界一件一件把她的珍宝夺走撕碎,直到她几乎一无所有。

    人类这种生物,是会为了自己所珍视的东西化为恶鬼的。

    但是命运这种东西啊,我可是知道如何打破的哦。

    “我在这个世上最后的愿望,除了迦勒底,就是白野了,王啊,我请求你,”她微笑着,抖出某个王的黑历史,“千万不要再过☆劳☆死☆了☆哟☆”

    “杂——修——”

    今天的迦勒底,又是和平的一天哪。

    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0

    “……我们的胜利!”

    “杂……姑且提醒……本王可不是……”

    “什……!”

    断断续续断断续续。

    召唤她到现世的“通道”被占用了。

    斑斓混沌之中,藤丸立香的五感就像在播放机里卡住的老旧磁带一样时断时续,像与世界隔了一层膜,还带着难以忍受的杂音。她努力恢复自己思考的能力,吃力地辨认着声音的音节音色,依稀觉得熟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魔力凝结,灵体形成。

    吓到清醒。

    那一天,咕哒子终于回想起迦勒底曾经一度被哈哈哈三人组(注2)所支配的恐惧。

    “怎么会……?”

    嚷嚷着谁是你这杂修的从者的英雄王自顾自地走掉后,召唤阵又亮了起来。

    “竟然是以Archer职介现世,”召唤阵中出现的少女苦恼地拍了拍额头,“这样的话,Lancer就麻烦了啊。那边的……唔这种想让人刺杀的长相(注3)——先生,请问,你是我的master吗?”

    这位肆无忌惮地发出某些危险言论的英灵确实才是他正规的从者。他一面回答着“是”,一面连通魔术回路,一面打量起她来——然而只是直视着少女的眼睛,就让远坂时臣控制不住地流下冷汗。

    简直像是在注视着择人而啮的猛兽。

    ——不,更确切地说,简直是在注视着传说中世界尽头的深渊。

    他所召唤的,名为藤丸立香的从者,清清楚楚地显示了她的属性。

    ——混沌·恶。

    刚刚走掉的英雄王是以满破的姿态、身着神话礼装出场的。咕哒子在心中叹了口气。但是这绝非她所认识的位于迦勒底的伙伴,也不是原本她祖辈参与的那场圣杯战争的从者,更非在修正特异点的旅途中在另一个世界所看见的“第四次圣杯战争”的英雄王。

    而且毫无疑问,咕哒子瞥向一旁用来召唤的圣遗物,和迦勒底的记录一样,远坂时臣本应召唤出那位金闪闪的王才对。

    然而由于某种原因,那位王只是用某种方法借用了一下她被召唤的“通道”来到现世,并非作为被圣杯召唤的从者,而是作为自己的意志而行动。

    这样做的难度简直可以和从英灵座自行来到世界表侧的难度相媲美。

    托他这样做的福,咕哒子有了充足的心理准备和缓冲,避免了自己直面只在画像里见过的外祖父目瞪口呆的情况,还能东扯西扯几句。

    她能无视圣遗物进行召唤,尚且可以用她与远坂时臣的直系亲属关系、可以让她欣然接受死亡的愿望强烈程度以及她在人理拯救过程中从王之宝库拿的回扣来勉强解释。

    但是乌鲁克王的这种出现方式却缺乏合理的原因,作为世界观测者的迦勒底也未曾有过这样的记录。

    还有……这个职介现世的她不该拥有的本体的某些能力。咕哒子稍稍按住右手,手背上似曾相识的三划令咒灼痛着闪现。

    完全——混乱了。

    这种情况,光凭阿赖耶或是圣杯都无法办到。

    ——如果是盖亚的话,那可能真是人类的不幸了。

    冬木的某一角落,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剧烈的魔力波动,那是英灵毫无遮掩地释放宝具才能造成的魔力波动,足以被这个城市中的所有魔术师发现的。

    “是间桐家!”远坂时臣下了结论。

    又一个不一样的发展。咕哒子几不可察地蹙起眉尖。

    “御主,你知道所罗门吗?”

    远坂时臣愣了一下  ,但还是回答道:“没听说这个名字。他是……”你认识的人吗。

    从者迅速灵体化溜走了。

    那双混沌的眼睛盯住他一瞬。冰冷的目光好像刀光一般在他身上剜过,让他产生肌体撕裂般疼痛的错觉。

    远坂时臣不由得颤抖了起来。

    从者腕间闪过一抹熟悉的、属于宝石的鲜红。

    “虽然不想过早的认亲戚,但是现在请不要阻☆拦☆我☆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