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FGO+FZ+FE]核平的冬木 > 第3章 第二章
    红A:…………………………

    一定是有什么东西搞错了。

    他认认真真仔仔细细把阿赖耶给他灌输的的任务梗概又在脑海里又过了三遍。然后一脸三观破碎的表情慢慢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身边被同时召唤出来的另一位抑止力代行者。

    不论在哪个世界线都会被晒(?)黑的阿赖耶民工的脸似乎更黑了,而且变黑的程度还有一种向Alter化靠拢的趋势。

    我爸,他,好像被黑泥扣了一脸(不)。

    然而暗杀者看向的却是毫无形象瘫坐在地,反复看着手背上的令咒一遍碎碎念着不可能这个世界是假的这类话的青年:“罗曼……医生?”

    “啊,是卫宫先生,”粉毛青年愁苦地抬起了脸,“事情完——全——出乎意料了啊。人理应该被成功修复了吧?按理说成功了的话我应该确确实实地消失了才对啊……”

    “是的,你成功了,”暗杀者低声说,“这次出现是我在人理被修复后被阿赖耶强制召唤回英灵座之后的第一个任务,它让我和另一位代行者保护你和这个小姑娘,然后阻止圣杯降世。这样理解的没错吧,另一位抑止力的代行者?”

    “虽然第一次见面,但是却觉得莫名眼熟呢,”戴着小红帽的暗杀者先生面无表情地睁着眼说瞎话,“我毕竟是个才第二次执行任务的代行者新人,工作上的事情还是应该请教同事才对。”

    ——那是期待吧,那语气是期待吧?!老爸千万不要被阿赖耶骗了!那家伙其实是个压榨员工劳动力还不发工资的黑心老板啊!

    “阿赖耶下了硬性规定。我们不能直接摧毁圣杯,而是必须通过参加这一次的圣杯战争,阻止圣杯降临,”红色的谜之弓兵说,“本来毁了圣杯就完成任务了,可是……”

    看穿阿赖耶的本质吧,老爸!

    “连‘圣杯’这种存在也想拯救吗,果然不愧是阿赖耶呢。”

    红A:……………………

    令人尴尬的沉默总得有人来打破。勇敢的少女岸波白野面无表情地举起手来,姑且做了一个提问的姿势:“两位先生,是‘抑止力的代行者’吗?”

    她仔细地回想着【阿赖耶】给予自己的两位代行者的信息。

    “果然啊,我见到了Mooncell中红色弓兵的原型啊,”不要说出来!仍然想装作不认识老爸的英灵卫宫仅来得及伸出一只手,挣扎地想捂住少女的嘴,然而,“卫宫先生。”

    差之毫厘。

    一直老神在在的暗杀者先生终于露出了点疑惑的表情,似乎想说什么,却被医生身边骤然出现的召唤阵打断了。

    是英灵的召唤阵,但是它的符文却非常特殊,特殊到只让人想起一个地方。

    那守护人理基础、保护世界之盾。

    迦勒底。

    “真是麻烦啊,”曾是名为所罗门的魔术王,曾作为将魔术从神的领域带到人间的Grand  Caster叹息着,“我才发现自己被什么东西加上了一般质量的魔术回路,它的质量差不多是魔术师的平均水准,也就是说……”

    他将再一次成为圣杯战争的参与者。

    违和感。

    岸波白野似有所感。她猛地抬起头眺望夜空。

    巨大的,巨大的月亮。

    厚厚的云层也无法遮挡的,令人心生恐惧的月亮。

    【劣化复制品】

    【自我灭亡】

    头好痛。

    她一下子捂住了头,泪水像是自我保护的本能一样在大脑反应过来之前止不住地流出,将天空中的巨大光轮模糊成怪异的光斑。

    曾经发生过什么非常、非常、非常不好的事情。她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她一点也记不起来的东西……不是……不是月面的战争也不是月背的历险,而是……

    逃避一般地,岸波白野仓皇低下头不再直视那令她恐惧的根源。

    而是什么?

    ——你必须看着它。

    有什么声音说。

    ——我必须看着它。

    她再次抬起头来时,天空中却只留下了一个像往日一样,正常的、温柔的、小巧的月轮。

    它不见了。

    MOONCELL消失了。

    岸波白野忽然意识到她刚刚看见的是什么。她忽然明了了自从出现在这里就一直充斥的违和感的来源。

    她曾经所生存的世界,魔力已经枯竭,“魔术”  和“魔术师”几乎全部衰落了。但是这个地方……灵子和魔力两种力量的转换不应该使她毫无察觉,但是这件事确确实实地发生了。

    当她意识到这个世界毫无疑问存在魔力时,她才感受到此时身体里充盈的力量与在灵子世界中的有着微妙却明显的不同——之前的毫无感觉就像是程序被改写后机械的理所当然。

    ——就如同突然身体里被硬塞了一堆魔术回路却直到召唤阵亮起才强制性的意识到它们存在的罗曼医生一样。

    ——感觉应该更明晰。

    最起码不应该像微风拂过肌肤一样轻柔。硬要说的话,是应该如同被狠狠打了一巴掌之后的神清气爽(X)吧。

    ——MOONCELL在干涉这个世界,在干涉他们。

    她看向召唤阵。

    光芒炽盛。

    “玛,玛玛玛玛玛修?”刚刚还一脸严肃勉强找回了“我曾经也是个王”的场子的罗曼看医生着被召唤出来的从者,瞬间破功,瞪圆了眼睛。

    “医,医医医医医生?”从者的神情看起来比罗曼更惊讶百倍。

    随即就是来自从者的一记正义铁拳:“医生你这个不告而别的混蛋!”

    刀光一闪。

    红色的弓兵挡在了罗曼身前,脸上带着犹豫的神色,似乎拿不准这是一场仇人相见英灵弑主的大戏还是只是一场家庭内部矛盾略带暴力的解决过程。

    “喂,有话……”好好说。

    玛修的反应是面不改色地举起盾牌迎了上去。兵器相交的地方带出了一溜火花,冲击力顿时激起了滚滚烟尘。

    “是你啊,”  记忆仍沉溺于死去前一秒,曾经的亚从者烦躁地眯起眼睛,  “前辈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混账父亲!”

    岸波白野用“没想到你是这样的Archer”的眼神看着他。暗杀者先生的眼神也在一瞬间变得又惊讶又意味深长。

    “……哈?”弓兵百口莫辩。

    “你这家伙果然什么都不知道啊,”玛修的愤怒就像被戳破了的气球一样一下子消失了,她随手把盾牌一丢,慢慢跌坐在了地上,“你这家伙连迦勒底的记忆都没有吧。”

    “是的,士郎他完全没有迦勒底的记忆,连我这个老爸都不叫了呢,”丝毫不在意自己刚刚说出了什么惊人事实的暗杀者先生走到马修面前,蹲下身子伸出手来轻柔地摸摸玛修的头顶,“从时间神殿返回,我被阿赖耶强制召回后,迦勒底发生了什么?”

    “还有,立香是士郎的女儿?”

    “玛修!玛修!”罗曼奋力推开红A挡在他身前的身体,踉踉跄跄地跑到玛修身边,过于着急还差点摔了一跤,“你别哭,别哭啊!有什么事情慢慢说。”

    ——医生在这里。我的伙伴在这里。

    玛修,玛修,你要坚强。

    从者胡乱地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狠狠甩了甩头,就像想把那些血色刀光的记忆统统摆脱一样,然后她轻轻地,轻轻地呢喃。

    “前辈她是拯救了人类的英雄,人类却想把英雄杀死。”

    她微微抬起头,没有焦点的眼睛在同样关切地在她身旁却被两个大男人挤到外围的岸波白野脸上虚晃一下,然后渐渐凝实了。

    担忧的,担忧的表情。

    和前辈一样的表情。

    “我知道你哦,”玛修虚弱无力,但还是在苍白的脸上拼命挤出了一丝笑容,虽然这笑容仍然是苦涩到让人心痛的,她说,“‘另一个结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