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FGO+FZ+FE]核平的冬木 > 第6章 第五章
    月黑风高,正是杀人越货的好时候。

    “喂,樱,”间桐慎二狐疑地看了看四周,抖了抖自己浑身的鸡皮疙瘩,“你家里没有什么黑魔法死灵魔术之类的东西吧。我怎么有一种可怕的预感……”

    “哥哥,是魔术不是魔法……神代以前的才……”间桐樱努力地为缺乏魔术常识的哥哥补充知识。

    “啊啊啊,樱!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哥哥就是这样才总是被爷爷骂的。”

    “你还叫那家伙是爷爷?当初网线被剪断的时候你不是还跟我一起骂那家伙老虫子吗!”

    “哥哥真粗鲁。”

    ……

    “喂喂喂,”德雷克双手抱胸,“小鬼们,现在可不是能放松下来交流感情的时候。你们再害怕这个结界不进去的话,我的脚可都要站麻了。”

    刚才还幼稚争吵的小孩们有志一同的安静了下来,齐齐看着船长,两双眼睛眨着,里面好像有小星星在闪闪发光。

    “……话说,你们这样盯着我真的让我有点毛毛的。有什么问题就问吧。”

    “那我就说了——”慎二清了清嗓子,“英灵的脚……真的会麻吗?”

    “……”我看你是在为难我德雷克.JPG

    空中传来几声类似于玻璃破碎时发出的轻响。

    “咦?”英灵比常人优秀的多的感官显然也捕捉到了这细微的声音。

    “德雷克,”慎二咽了咽口水,“你是不是也听见了……”

    “嗯。结界被撤走了。主人等不了在院子外徘徊但却不进来的客人了呢。大概是要出来亲自确认一下情况吧。”

    果如英灵所说,她的话音刚落,远坂家的大门就砰然打开。远坂家的现任家主像个绅士一样优雅地踱步走出。

    事实上,如果不是看到自己过继给间桐家的女儿在外面的话,没有英灵在身边的远坂时臣是无论如何也不会主动离开像个微型堡垒一样的府邸,而选择独自面对带着英灵的另一位御主的。

    徘徊良久。没有发动攻击。没有准备强行突入。

    没有敌意。

    尽管远坂时臣做出了对来者这样的判断。

    “没想到这次间桐家出了两位御主,”远坂时臣的目光针刺一般的扫过慎二手背上裸露在外的血红刻痕,“更令我惊讶的是,之前被判定为没有魔术师资质的慎二少爷竟然成为了御主的一员……但是我想以我们两家的世交,间桐家主也会信守让樱作为继承人的承诺的。”

    “……哈?”

    “樱,”远坂时臣没有回应间桐慎二的疑问,他只是矜持地将视线转向女儿,用无可挑剔的温和语调,几乎是诱哄一般,“来父亲这里。”

    父亲……吗。

    不。

    樱没有如远坂时臣所想的那样走向他,而是轻轻地往后退了一步。

    然后,他看到那个蓝色头发的间桐家孩子立刻将樱拽到了身后,凶狠地瞪着自己。

    “你这混蛋,还在想着什么继承不继承人的事情,”  蓝色头发的孩子从牙缝里蹦出字来,“你难道还不知道吗,刚刚那发宝具,我可是狠狠砸在间桐脏砚那个老虫子的脸上啊!”

    “什……!”

    “果然,你把樱丢给老虫子之后就什么也不管了是吧!樱在间桐家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受了什么样的苦……你全都不知道!”

    远坂时臣绷着脸,盯着慎二看了看,才终于说:“也就是说,你杀了间桐家的家主,又把间桐家的继承人掳了出来是吗……”

    “哥哥,走。”樱忽然说。

    “啊?”正磨刀霍霍准备和远坂时臣理论的慎二没有反应过来。

    德雷克一手拎起一个小孩的衣领,转身就跑。

    远坂家的结界迅速恢复,魔力构成刀片般的波光快无伦捷地掠。火焰从宝石魔杖中喷涌而出,凝成火蛇向他们袭来。

    德雷克眼尖地找到了缺口,一瞬间突围了出去。Rider的敏捷无可置疑,当慎二再缓过神来,他们已经在一处僻静的小巷里了。

    “Rider!刚刚为什么要逃!那家伙无论如何也打不过我们的吧!”

    “哥哥……”樱拽了一下慎二的衣角。

    “什么嘛。樱,你不要打扰我,让我说完——”慎二不耐烦地扭头把樱的手打了下去,然后就僵住了。

    “哥哥……”樱仍然保持着和以前一样的,麻木的、没有表情的脸。

    但是,这张麻木的、没有表情的脸上,此时此刻却淌满了泪水。

    那个家伙,刚刚确实是朝他们发动了攻击。

    ——在有可能误伤他的女儿小樱的情况下。

    大人似乎总有各种各样的理由解释自己的所作所为。

    “我是为你好”“这对你有好处”“我做的是对的”,所以要求别人无理由服从,决不在意这些被迫服从者的想法。

    他大概知道那个家伙这么做的理由。

    远坂时臣将自己当作了要与樱争夺间桐家的人,而他间桐慎二又是这场圣杯的参与者,那么将他立刻除掉真是最好不过的选择了。

    那个家伙估计还在心中自鸣得意,认为自己的行为是“为樱好”吧。

    如果不是樱发现有异出声提醒的话,毫无设防的他也许真的会被远坂时臣的突然袭击杀死吧。

    对于远坂时臣来说,只是一个小孩子的他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突然说什么“樱在间桐家受苦”,这样根本无法让那个家伙信服。

    啊啊。真的是差点又在圣杯战争的一开始就丢脸的退场了啊。

    ——但是樱的情况连把她当作BB忌惮的、刚到这个世界的自己都能觉察到不对劲啊!

    那个家伙是樱的父亲吧!他是樱的父亲啊!

    怎么能这样……

    “那个人毕竟是这个小姑娘的父亲,”德雷克伸出手来,安慰地揉了揉小姑娘的头,“所以,我们还是避免和他起冲突吧。”

    “从他的态度来看,和他结盟是不可能的了。救你叔叔的事暂且搁置,我们先找个落脚点,明天再想想办法吧。”

    叔叔。雁夜。

    他带着樱逃出来的时候,叔叔尽力为他们争取了机会。可是不久之后老虫子就控制着叔叔刚刚召唤出的从者追过来了,不知道他……

    与远坂时臣的结盟在自己没有提出这个条件的时候就宣告失败了。

    现在他们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涉险了。

    ——虽然很令人沮丧,但是那个狂战士从者和老虫子的组合实在是太棘手了,而他们还必须保护着没有战斗力的樱。而樱绝对不能让他们带走!

    这也是叔叔的愿望。

    那个男人是为了小樱她能摆脱间桐脏砚的控制、逃离间桐家这个魔窟,才冒着生命危险加入这场战争的。

    只要樱能逃出去,他可以立刻去死。

    在间桐雁夜回来之前,间桐慎二曾经处于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

    他刚刚到来这个世界不久,远坂向间桐家过继的女儿就来到了他们家。满脑子“怎么回事”,然后在陌生环境不得不收敛本性小心翼翼活着的间桐慎二看着这个除了发色和瞳色不一样外活脱脱就是一个幼年版BB的小女孩,一下子仿佛找到了生活的方向。

    他警惕着她的一举一动,然后在跟踪她的时候闯进了虫窟。

    他看见了——

    可那是他的妹妹啊!那是樱啊!

    她不该遭受这样的对待啊!

    那是间桐慎二发现了这个家的真相而彷徨无措的时候,想救樱却无能为力的时候。

    他只能在樱不在虫窟里受折磨的时候,对樱偷偷说“我们来玩电脑游戏吧”“哥哥我可以教你编程”,然后用这些东西来麻痹樱,也麻痹什么都不能做的自己。

    ——那个时候的樱还会笑啊!即使那时她已经没有刚刚来间桐家时更为鲜活的表情,但那个时候的樱还会在他故意放水输了比赛的时候露出腼腆的笑啊!

    ——间桐脏砚叫仆人拔了网线,丢了游戏光盘,最后扔了电脑。

    ——于是小樱连露出笑容的权利都失去了。

    而他改变不了这一切。

    然后间桐雁夜回来了。

    “只要小樱能逃出去,我可以立刻去死。”他的叔叔平静的对他说。他丝毫没有把间桐慎二当小孩子而把事实遮掩过去的打算。

    这里是阴森的间桐家、污秽的间桐家、无可救药的间桐家。连月光都不愿意照进来的间桐家。

    还有身为间桐家一员自甘堕落的自己。

    但是这家伙有点耀眼啊。间桐慎二心里想。勉强有一点岸波的帅气嘛。

    身为一个高级游戏玩家,怎么能没有隐藏王牌呢。所以那时候被间桐家忽视的慎二,小心翼翼活着的慎二,不知什么时候拥有了优秀的魔术回路的慎二,觉得自己已经不像那个可以用命帅气地救下朋友的慎二又找回了过去的自己。他伸出了手。

    幼童的手背上,有鲜红的刻痕。

    间桐慎二想起以前的事走了会儿神。

    被虫子改造了身体的叔叔已经活不了几天了,那样的身体……就算他们现在回去成功救了他出来,以他间桐慎二魔术师初学者的能力也是治不好的。叔叔的情况也只有找到更厉害的魔术师盟友才有治疗成功的希望。

    虽然那个男人说着什么“不用管我你们先走”,还装得一副大义凛然毫不畏惧的样子……

    哼,可恶!那简直就是故意耍帅嘛。

    就凭这一句话,就凭这一句话……他无论如何也不能丢下他不管……

    那个男人比远坂时臣更像是樱的父亲。

    “所以御主啊,你选的落脚点就是……呃。网吧了是吧。”德雷克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网吧有什么不好!这种带电脑带床餐饮一条龙的网吧可是我之前踩了点的!店主也好好的用魔术暗示过了,我们住在这里是免费的啊!免费!”慎二顾忌着睡着的樱,压低了声音,语气激烈地为自己做的“圣杯战争的秘密据点是网吧”这一决定的正确性据理力争。

    “其实就是当所谓的阿宅吧。”德雷克小声吐槽。

    “德雷克你在说什么?”间桐慎二没有听清,但他没有纠缠在这个问题上太久,他张狂地笑了起来要说什么,虽然这种笑容挂在他稚嫩的脸上简直起了反效果。

    而且他因为樱在睡觉不敢笑出声。

    ——总之,德雷克忍笑忍得非常辛苦。

    间桐慎二看着自已的从者扭曲的表情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咽下了自已大概是“我是何等英明”之类得意忘形的话,然后装作没事人的样子跳……没错是跳上了电脑椅。

    ——这下德雷克是真的笑起来了。

    ……

    德雷克看着蓝发幼童拿出了类似金属片的东西插进了电脑里,又对着键盘敲敲打打了一阵。电脑上就显示出了街道的监控录像。

    简直就像在变魔术一样。

    这小鬼一直都有可取之处。她为他骄傲到几乎有点沾沾自喜了。

    “德雷克。”小鬼突然有点紧张地唤着她的名字。

    “嗯?”

    “你需要圣杯吗?”更紧张了。

    “嗤。‘万能的许愿机’?我可不会被那种好话骗到哦。我可是因为在英灵座就听见雇主你‘德雷克快来快来快来快来’这样的喊声,被吵得不行了才过来的——哎呀哎呀,御主你别这样瞪着我,我说的是事实,别板着脸不说话嘛。”

    “你已经许诺给我你爸爸的私房钱作为佣金了。所以小鬼你啊,无论是想中途带着那个小女孩逃走还是想赢得圣杯,都要先努力活下来。月球上第一回合就被打败、然后被抹杀的事情我记得可是清清楚楚哦。”

    “哼。那种因为没有弄清游戏规则而失手的事情不会再发生了。放心吧德雷克!我可是想活着和妹妹还有你一起挥霍掉间桐家的家产呢!”

    “啊?”

    “反正我的魔力回路只供你一个英灵,不使用宝具的话也足够维持你活动了。到时候就算我们买艘船一起去环游世界也是能办到的吧?”小鬼得意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哪!小鬼也开始长大懂事了!”

    “喂!”恼羞成怒。

    闲聊的时间结束。间桐的大宅已经出现在了屏幕里。

    虽然是比他们战略性撤退时的废墟更像废墟一点的间桐大宅。

    慎二紧抿住嘴。手上动作不停,然后录像从一个关键的时间点开始回放。

    不知从哪里弄回来了食物,正吃着炸鸡补充魔力的德雷克也好奇地盯着屏幕看。她的表情渐渐变得凝重了。

    救了他们的橙发英灵从间桐家正门堂而皇之地走进去,然后扛着他一动不动疑似昏迷的叔叔,又从间桐家正门堂而皇之地走出来。

    然后,本来就被之前德雷克的一发宝具弄得破败不堪的间桐家,彻底塌了。

    真英灵从不回头看塌方(X)。

    间桐慎二面无表情,他又敲了几个键,屏幕上显示的是那个英灵掩护他们撤退后的时间。

    屏幕一片漆黑。

    “我们去远坂家的时候没有刻意避着监控区,遇上那个英灵的地方虽然是个僻静的区域但路口也有安装监控探头,但是它在那场战斗一开始就被波及毁坏了。”

    “那个家伙打赢了老虫子……然后绑架了叔叔。”

    “那个英灵的御主到底是谁?他到底要干什么!”

    叔叔丢了。间桐慎二生无可恋。

    间桐脏砚那个老虫子十有八九是死在那个英灵的手上了——死在别人手上了。间桐慎二生无可恋。

    ——“不能为了游戏这种东西耽误了樱的进步。”

    森然的。平静的。那个时候间桐脏砚说。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

    他想把小樱攥在手心里,剥夺她的情感,剥夺她的自由,让她彻底沦为他的牵线木偶。

    啊啊。

    我一定要亲手杀了他。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