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总裁大人,别傲娇!卫子夕萧寒 > 第567章 碧落黄泉我只爱你8
“你真的想要杀死所有的狼人!”卫子夕的疑问已经是肯定的语气。

    “子夕,这些都与你无关。”周明柏冷锐的眸光看着她,希望她现在立刻离开这里。

    他不想伤害卫子夕,可如果卫子夕选择站在他的对面,那么——

    卫子夕看着周明柏带来的那些人无疑全是血族,虽然不及狼人众多,可是他们的手上握着能让狼人致命的武器,一旦双方真的动起手来,有周明柏这个强大的怪物在这里,狼人只怕凶多吉少。

    自己从小就在外面长大,与这些狼人没有任何的情感,现在萧寒心宝都在这里,她不能为了这些狼人置她爱的人不顾。

    垂在身侧的手紧攥成拳头,咬唇道:“萧寒,我们走。”

    萧寒点头说好,牵着她的手转身离开,眼角的余光一直看着她的侧颜,她的手在不断收紧力量。

    萧羽带着风懒懒跟在后面,深邃的眼眸望着卫子夕的背影,有几分探究和耐人寻味。

    唐柯没有想到卫子夕在知道周明柏是来杀狼人还能离开,涨红了眼眸歇斯底里的吼道:“卫子夕如果你走了,你一定会后悔的,你以为他真的会放过你吗?绝对不会!”

    卫子夕听到他的话,又像没听到,步伐没有停下,甚至连头也不回的与萧寒一起离开。

    周明柏波澜不惊的眼眸划过不悦,管家懂他的心思,立刻去攻击唐柯。

    唐柯反应迅放开了唐璃落的尸体,幻化为狼身躲开了管家的攻击。

    周明柏抬头去看卫子夕的身影,纤细而单薄。

    她这样走了也好,离开这里,永远不要回头。

    “如果不想死,你们可以选择从此忠心我,一旦忠心于我就绝不能背叛,否则我会让你们后悔今天没有死。”周明柏环顾了一眼四周已经愤怒不已的狼人,声音轻轻的响起,没有一丝力量却充满绝对的强势。

    自古狼人和血族就不能和平共处,他们是绝对不可能臣服于血族,战争一触即。

    没有枪林弹雨也没有硝烟弥漫,空气中却弥漫着浓浓的腥血味,死亡萦绕在每一个狼人的身边。

    凄厉而愤怒的狼嚎声几乎震彻了整个山谷,哀转久绝。

    这些年平静安逸的日子让狼人的度和力量远没有以前强大,加上狼毒树的伤口是无法愈合的,渐渐的他们处于下风了。

    唐柯这些年一直不敢松懈,坚持训练,管家一时半会还杀不了他。

    在跳跃的火光中周明柏的脸上冷如白霜,眼波划过不耐烦,他的耐心已经被用尽了。

    他布置了这么多年,费了那么多精力找到了狼毒树,不是为了让狼人还有反击的能力。

    清邃的眸光倏地一眯,抽出怀里狼毒树做的匕迅朝着唐柯的心脏攻击。

    唐柯在应付管家并没有察觉到周明柏的突袭,眼看着匕就要插进他的心脏的瞬间忽然一道白光闪过,温热的血液涌动,溅到了周明柏的脸上,也溅到了唐柯的脸颊。

    一时间几个人都怔住了。

    唐柯看到幻化为人身的唐灵也迅幻化回人。

    周明柏收手的同时拔出了匕,唐灵胸口的窟窿不断流出血液来。

    “妈!”唐柯悲痛的嘶喊,双手紧紧的抱住了她。

    周明柏指尖抹了一下脸颊上的血液放在嘴中尝了一下,淡淡道:“很久没有尝到狼人的血液了,还是这么的……恶心。”

    唐灵站不住要往地上倒,唐柯单膝跪在地上,将她抱在怀中,“妈……妈……”

    看着她胸前的伤口,唐柯无助极了,除了一声声叫着她,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

    狼毒树的伤口是无法治愈的,他救不了自己的母亲!

    唐灵脸色苍白如纸,一贯骄傲的脸上涌动着懊悔,“对……对不起……是我不好……没有留住她……”

    “没有……没有……”唐柯声音哽咽颤抖。

    唐灵凭着最后一丝力气从口袋里掏出了灵衣玉佩放在了他的掌心紧紧的握住他的手,“一定要……要让她回来……只有她……只有她能救你们……”

    声音未落地,她缓慢的闭上了眼睛,一瞬间幻化回狼身,让唐柯抱都抱不住。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死在自己的眼前,唐柯全面崩溃,眼泪不住的流出来,还有身边那些已经死去的狼人,这些都是他的家人,如今一个个倒下,他却保护不了他们。

    周明柏冷漠的看着他的痛苦,淡淡的开腔:“不用悲伤,因为我会很快替你结束这悲伤。”

    话音落地,他一步步的走向唐柯,手里拿着的匕还在滴血。

    其他狼人看到这一幕自然心急的想要过来保护唐柯,奈何他们现在疲于应付眼前的血族,根本就无法靠近唐柯。

    周明柏就差一步就站到了唐柯的面前,突然一道白影冲过来挡在了唐柯的面前,冲着周明柏愤怒的嘶吼。

    唐柯从悲痛中醒过来,“粟粟……”

    他的女儿,母亲已经死了,他不能再失去妻子了。

    周明柏欣赏的眸光看着挡在眼前的狼女,“勇气可嘉,我会记得送你们一起上路。”

    唐柯迅幻化为狼挡在了唐粟的面前与周明柏的面前,唐粟想要帮忙却被管家拦住了。

    “不要干扰先生,你的对手是我……”

    如果是唐粟和唐柯联手也许还能和周明柏周旋一阵子,可是唐柯独自面对周明柏完全不是对手,很快就被周明柏给压制住了,匕划过了他的四肢,鲜血涌动,染红了白色的皮毛。

    唐柯还没有放弃,一直在躲避周明柏的攻击。

    唐粟看到丈夫浑身是伤,心急如焚,分了心身上也是好几处伤口,深可见骨。

    “放心,我会很快送你们一家人团聚!”周明柏已经将唐柯伤的毫无反击之力,躺在地上气喘吁吁。

    四周的狼人还能站起来的已经不多了,红色的血液与他们白色的皮毛形成了强烈的对比,鲜艳而凄凉。

    腥血的气息与死亡弥漫整个山谷,让这个黑夜显得更加冰冷。

    周明柏手的匕就要插进唐柯的心脏,忽然一颗子弹穿透了他的手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