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都市小说 > 沈医生的控妻症 > 14 第十四章 【饼干】
    可是她听不见,眼睫依然弯着他喜欢的弧度,又密又长,乌黑的长发间露出脸颊,睡容恬静。

    温钰低笑,舍不得眨眼,指尖捋起她小巧的耳垂,逐渐捋到颈窝,低头亲了亲,又从被子里握住她双手,放到被褥外,按在自己的唇上轻轻地啄。

    到了现在……

    才是真正的安宁。

    张嘴含住她指尖,用牙齿咬咬,温柔而细缓,慢慢地吻到她的小臂,来到颈间,经过下颔,最终停留在那双软唇上方。

    有香味袭来,甜丝丝的。

    心陡然一悸,用力压制住呼之欲出的癫狂,不能太急,他默默念着,将脸微偏,在她唇角吻了一口。

    真软,温钰喉结动了动,身体往下挪些,薄唇重新贴上去不肯动了。

    这是他第一次亲人,他幻想了这么多年,唇齿间充盈着甜味,缭得浑身都发紧,耳根温热。

    窗外的天空渐亮,晨光熹微,朦胧的光片斜在墙上。

    艾母推门进来,就瞧见女儿盖着棉被平躺着,睡得沉,鼻息匀细清晰,不经意看到床头柜上的餐盘,半点饼干屑都没有,不禁失笑,这丫头打小喜欢吃甜食,也不管牙受不受得了,以后还是不能惯她,于是放轻手脚过去拿起餐盘和水杯,重新退到门外,关上房门。

    她来到厨房,把东西放进洗菜池里清洗,没多久,身穿睡衣的艾父伸着懒腰下楼:“丫头还没起来?”

    艾母立刻横他一眼:“小点声,笙笙还在睡着。”

    艾父点点头,走到院子外取报纸,随性的挠下乱发。

    等到日头升高,白墙上的日光明亮的晃眼,艾笙才睡醒过来,迷蒙的抱住棉被翻身,面对房门,打出一个哈欠,眼角泛着晶亮泪珠。

    陈旧的木门已经生出裂缝,还粘着挂钩,小时候用过的单肩包挂在上头,曾经用透明胶贴过日历的胶渍也在,她睁大眼睛,才发现在自己的家里,不是在租房,腾地坐起身,开心的伸个懒腰,挪到床边穿鞋。

    已经十点多,她打扮妥当,下楼就听到电视声,艾母坐在沙发上削苹果,她便坐到母亲旁边来,出声问:“妈,爸爸呢?”

    艾母抬起头:“出去买菜去了。”继续削苹果皮,笑起来:“饿了?你昨晚吃了那么一盘饼干,应该不会很饿吧。”艾笙是吃了不少,不好意思的弯起眼,没有多想,但艾母瞧她的样子,皱起眉,温声细语道:“晚上还是少吃点甜的。”

    艾笙就起来:“早饭做了什么?我去热。”溜向厨房。

    艾母含笑的眼神便跟着她:“锅里有绿豆粥,冰箱里还有包子。”

    半合的窗帘,一束日光照着墙上大幅带框的照片,里面的女孩笑得明艳,崭亮的像是近期才拍的。

    沙发上。

    洁白的长指微曲,捏起盘子里的饼干,放进嘴细嚼慢咽,他细细吃着,向照片上的人一笑,有如暖春熏风,目光又回到手中的资料上,想了想,含住指尖将饼干渣品尝干净,这贪食不雅的动作,放在他身上却仍然矜贵。

    他吃完最后一点饼干渣,拿起身边的手机,翻出通讯录,找到“魏助理”三个字。

    那边很快接通:“温先生?!”

    魏昌在事务所里忙碌,刚走出会议室,接到他电话有些讶然:“是有什么大事吗?”

    “嗯。”

    男人清润的嗓音,亦如他的外貌,丝毫让人抵触不了:“手头的案子找你了解下,在这之前,你帮我买个饼干送过来,先要一箱,照片我发给你。”直到挂断电话,魏昌还反应不过来,耳边只剩下嘟嘟的声,然后手机一震,那人当真发过来邮件,就一张饼干的照片,连外包装都没有。

    开玩笑吧?

    这让他怎么买?!!

    魏昌没法,好在他聪明着,把照片放到网络聊天群里扩散开,到处问是什么牌子的饼干,自己再动身去周边的零食铺和超市,一家一家的找。

    人多力量大,统共半小时左右,就有人说出牌子名,他也顺利地批发到一整箱,开车送去温钰的家。

    然后,被拦在了门口。

    温钰不喜有人进他家里,搬过他手中的纸箱放到鞋柜旁,再走出来关门。

    他穿着白灰条纹的薄毛衣,眸色温凉,散发着疏离,手里拿着档案袋:“去车里谈吧。”

    到了魏昌的轿车里,魏昌坐在驾驶室,他则坐在副驾驶座,说:“许言的案子,按照目前警察的进度来看,关于他杀人的关键证据应该不久会找到,我准备写个声明书,不再给他当辩护律师。”

    “为什么?”

    魏昌好奇,即使罪名成立,辩护律师也能为其争取到最大宽赦,况且许言和温钰毫无关系可言,突然说要撤销,让人捉摸不透。

    温钰将档案袋轻放在中控台上,靠回椅背。

    他低下眼帘,看着自己的双手,骨节细致:“爱一个人,如疯如魔,他没错,可是真的爱一个人……”浅色的薄唇轻搐,眼睑抽着细微的痉挛,声线发寒,轻轻的,低低的:“又怎么可能会杀她。”

    充满笃定:“他是错的。”

    而自己,是对的。

    眼见着周围处境,陈队做刑警多年,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空旷的桥梁下,四下里都是泥沙地,十多个攥着铁棍的人出现在警车前,陈队长皱眉,他们刚查到线索,要去找许言的父母,就留下两车警察在许言家里继续搜证,余下他开这一辆警车去许言的父母家,结果开到半路就被人拦下来。

    他当下拿出枪,就听到一声怒喝:“别动!”

    话音刚落,从旁边走来一个男人,一手拿铁棍,一手勒着女孩的颈脖,慢慢靠近,女孩吓得瑟瑟发抖,脸面雪白,男人举起棍子向警车,狰狞的叫嚣:“我只找梁晏深,谁是梁晏深!”

    警车副驾驶的车门立即被推开。

    陈队瞧着走到车前的背影,颀挺不已,穿着黑色衬衫,袖口挽在肘间,绷紧的手臂线条却毫不夸张,蓄势待发,他猛的会过神,对后座右车门边的警察示意:“你查查,到底怎么回事?”

    对面的男人却等不住,大喝一声:“给我打!”

    “下车!”陈队厉声低喊。

    只是电光火石的时间,梁晏深的双眼眯得狭长,十几个男人扑过来,手中的铁棍晃着缭乱的冷光,他受过严苛训练,身手矫健,猛然攥住一人的胳膊反手弯折,铁棍哐啷掉落,他出手极快又凶猛,长腿扫入对方的软腹,一时间竟是混战。

    陈队和另个警察来帮忙,身手略差,但比起这些用铁棍胡乱劈砍的人要厉害,虽说是这个道理,可对方毫无招式,只是瞎劈,到后面便变得格外棘手,骤然响起闷声,陈队回头,铁棍正砸在硬硕的手臂上。

    梁晏深慢慢放下拦在眼前的手臂,脸色更加的差,煞色浓深。

    额角的青筋一跳一跳,渐渐暴起。

    到现在都没能回家,不能看见她,加上彻夜不眠,心里的躁怒翻得狂乱,打起架就失去惯有的沉稳,才会被人得逞了这一下。

    他绷直唇线,浑身凌人的戾气强势的震慑人心,狠狠朝对方一踹,抓住他衣襟又把人给扯回来,一拳砸进他脸骨,猛烈的砸得凹陷,破碎的鼻梁骨顿时流出鲜血,掀开惨叫声,松开手,身边袭来棍风,他眼瞳暗红的侧身一让,冲上前握住对方手腕,几样擒拿招式,将混乱迅速解决。

    这边,陈队长也解决了为首的人,用手铐扣住他双手,让他蹲在地上,再看向坐在旁边瘫软的女孩,打电话通知公安增援。

    打完电话,陈队走过来:“你要不要紧啊?”

    梁晏深甩动起手腕,眉眼冰冷,掏出手机点亮,陈队见状不再说话,走开了,他便专注地盯着屏幕上的短信提示,是媳妇发来的,问他什么时候能回。

    想到艾笙黑亮的眼睛,他满眼的躁怒强行隐忍住,渗出炽热,慢慢柔软。

    他也想快点回去。

    这时,空气里炸开吼叫:“你们都不是好人!”

    蹲在地上的男人露出脸上的淤青,目眦欲裂:“为杀人犯找辩护律师,你们该死!”身体往前动了动,死死瞪着梁晏深:“尤其是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