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绘色[探案] > 第10章 给过机会
    毕伟和纹身男都被雷队带走,店铺外挤满了看热闹的人。

    薛宣留下负责现场,清查完毕后,他们还得叫文物局的过来一趟。

    他瞥了眼纪虞脚边的凳子腿。

    有他手腕那么粗……

    薛宣咽了口唾沫。

    文物局的人来得很快,还在可惜没见到魏老。简单交接后,薛宣磨磨蹭蹭走到纪虞面前。

    “走、走吧……”

    纪虞刚刚站起来,薛宣却一个激灵,跟上了发条的兔子似的,噌地蹦出去了,眨眼就没了影子。

    纪虞:……?

    她低头看了眼凳子腿,略感不解。

    她有这么可怕吗?

    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打爆薛宣狗头,又不是打死他。

    薛宣在怕什么?

    -

    回到队里,纪虞先看望一下魏老。

    由于魏老现在是某种程度上的涉案人员,暂时不能回家,队里另给他安排了一间空房间待着。

    见纪虞来了,魏老眼神一亮。

    “老师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要偷偷行动?”

    魏老是个老顽童,和纪虞亦师亦友。面对纪虞的无奈,魏老显得有些心虚。

    “这种事儿,你让我这把老骨头怎么好开口……”

    他看向旁边的墙壁,眼神略显迷茫,似乎在确定毕伟的位置。

    “能不能告诉我,小毕会怎样?”

    纪虞轻轻摇头。

    魏老眼里的光骤然熄灭。

    她放下水杯,打开门。

    魏老忽然叫住她:“他还能有机会吗?”

    纪虞停了一下。

    “魏老师,您已经给过他机会了。”

    -

    面对刑侦老手们的审问,毕伟一点儿都不抗拒。

    他甚至侃侃而谈:“那屋里的货可不是我的手笔,我眼光没那么差。如果要问我那批货的来历,你们问错人了。”

    毕伟的底气非常足,甚至有高过对面审讯人员的趋势。

    然而审讯人员根本不吃他这套。

    毕伟甩了话,等着他们回应呢,对面俩人却一句话都不说,专心致志地看案卷,偶尔以嫌弃的眼神打量他,仿佛看垃圾场。

    毕伟似乎被激怒了,作势跳起来,被旁边的刑侦人员按回座位上。

    他振振有词:“你们警察打我一回还不够,还要再打一回?!”

    然而还是没人理他。

    有人推门进来,附在审讯人员耳边说了两句。毕伟耳朵尖,听见“隔壁”两个字。而审他的两个人听完,再也没有跟他耗时间的耐心,都跟着这人出去了。

    毕伟呆住了。

    他不顾自己被拷在椅子上,跟脱水的鱼似的奋力扑腾。

    “你们找隔壁的傻逼干嘛,找我啊,来啊!……”

    毕伟气焰太高,加上雷队从纪虞这儿了解到毕伟的过往,决定先晾他一下,再假装审问隔壁的纹身男,让毕伟觉得自己不如纹身男有价值。这可以大大挫伤他的气焰。

    雷队把两边人手都叫过来开了个短会。

    他先示意纪虞:“小纪你再跟大伙儿说一遍。”

    纪虞点头。刚才审毕伟的老余忍不住点了根烟:“这小子特狂,特嚣张,真他妈欠收拾。”

    一般被逮进来的人很少这么不识相,老余简直不知说毕伟还年轻呢,还是他太目中无人了。

    眼看铁板钉钉的事,还跟他们闹腾,不是找罪受么。

    纪虞非常自然地接过话题:“毕伟性格一直如此,他非常自大,自尊心很强。我和他只接触过两个多月,见过几次。每次我见到他,他要么刚和人吵架回来,要么正在和同门吵架。”

    她一开口,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

    纪虞一点儿都不怯场,雷队赞许地点头示意:“接着说。”

    纪虞点头,瞥了眼刚才写下的要点。

    “毕伟是大我两届的研究生学长,老家Z省,从小到大成绩都很不错,但为人自大,过于自尊。”

    “大概三年前冬天,魏老师带几个师哥师姐去L省帮忙,当地有个大墓,需要一批鉴定修复的专家。”

    她将当地墓葬图片投在屏幕上。

    “毕伟本科时和魏老师关系就非常好,魏老师不管走到哪里,一定会带上他。”

    “当时我研一,在美院还有一些课程,不方便跟过去。但魏老师出发后第二周,我接到老师电话,让我第二天就去L省报道,而且特地声明有人来接。”

    “我去到现场就忙得天昏地暗,当晚点名才发现毕伟不见了。”

    老余问:“他总不会盗墓去了吧?”

    “当时不确定,现场只有一些传言。等我们三周后完成任务回校时,魏老师才告诉我们,毕伟被开除了。”

    “因为毕伟利用职务便利,偷偷转卖文物出去。魏老师发现后提醒过他,他没有改正,第二次被发现时,反而卖了更多。”

    老余深吸一口烟。

    “难怪这小子这么狂。”

    纪虞:“毕伟被开除后,魏老师特意把我们召集过去,要求揭过这件事,不要再传播了,以免影响毕伟以后的生活。”

    她有些迟疑。

    “不过我听宋……师兄说过,毕伟好像是自己申请退学的。因为学校处分决定没有那么迅速。当然,这事我没有求证过,具体的再问问魏老师吧。”

    对毕伟这人有了数,审讯就有了方向。

    审讯人员出去商量突破口了,雷队派人请魏老过来。

    魏老还抱着纪虞给他倒的白开水,在雷队面前还有几分底气,在纪虞这个知情者面前就躲躲闪闪了。

    雷队对魏老这次私自行动也有些不爽:“老魏,我得明着告诉你,这面上看起来是老朋友聊天,其实是安慰你的话——瞧见那头的摄像机没?这可是审讯标配啊。”

    后头的话,雷队留白了。

    老魏一点就通,晦丧地点头。

    关于毕伟的处理,正如纪虞猜测的那样,宋师兄告诉她的才是真相。

    魏老:“他当时卖了不少文物,这事瞒不过去,L省那头特别生气,和我通气的时候,已经和学校里打过招呼了。这事儿不小,学校里告诉我,他们在商量处理办法。但……等我们回去的时候,学校又说他已经申请退学了。”

    雷队:“所以你觉得对不住他,是自己逼走了他,所以要和他混一块儿?老魏,你可不能糊涂啊。”

    魏老叹气。

    “我没糊涂,你放心。那天就是他给我打的电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