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科幻小说 > 绘色[探案] > 第11章 好端端的
    魏老从没想过毕伟还会再联系自己。

    他做了一辈子学问。象牙塔里的学生普遍单纯,没什么歪心思。偶尔遇到几个调皮点的,也只是过分活跃,该认真的时候从不掉链子。

    魏老也从没想过,他能碰到像毕伟这样的学生。

    他说:“这孩子挺聪明的,学东西快,记性好,眼神好使。他读本科的时候,我就听过同事提他,说他是个可塑之才。出了那事,我比他还难过。”

    雷队:“毕伟打电话给你,是要报复你?”

    魏老摇头。

    “他退学前,给我留了一封邮件。他说他根本没想到,我会把那些死文物看得比他这个大活人还重要。”

    “那就是叙旧?”

    “他问我,还想不想要剩下那批文物了。”

    雷队顿时愣住了。

    魏老这意思是,毕伟早在爆炸前就联系过他?

    魏老苦笑。

    “真是对不住了,没事先告诉你们。他电话里告诉我,玉县那个墓是他搞的,如果我和你们联系,他会炸掉所有文物……他说就是想看看,我到底多看重那些个死物件儿。”

    “一开始我以为他骗我,但他发给我一个视频……”

    动文物,就是要魏老的命。

    这不奇怪。有些老教授看到损坏褪色的壁画,甚至能气得当场哭出来。

    毕伟就是抓准了这一点。

    雷队:“除了二十万现金,你没再给他钱了吧?”

    魏老连连摇头:“真没有。”

    问到这里,差不多都清楚了。

    魏老又问了一遍毕伟会怎样。

    他说:“我是真心疼这孩子,好端端的走上了歪路,要不然我何必搭理他。他要怪,就怪我好了,打我骂我都行,怎么偏把自己往绝路上整……”

    雷队:“魏老,对您来说,我们都是后辈。可毕伟十年前就成年了。”

    路过审讯室,透过刻意露出的一条门缝,纪虞听见里面毕伟桀骜的说话声。

    她怎么也没想到,仅仅几年时间,会以这种方式和曾经的师兄重逢。

    审讯没纪虞的事儿,薛宣看见她转身回办公室才敢出来。

    “哎哎哎,上哪儿去?”

    薛宣还想开溜,被雷队瞥见了,叫回来。

    雷队给了他一张画像,带他去另一个审讯室。

    “这不是虞……纪虞之前做的画像?”

    雷队点头,示意单向玻璃里头的纹身男。

    薛宣眯着眼睛,和里面对比一下,“和他也不像啊。”

    如果画像是纹身男,他早就认出来了。纪虞画的三白眼太生动了,深入人心。

    “当然不是他,主犯不会干端茶倒水这种活儿。”雷队脸色有些凝重,“文物局那边调查结束了,我们做了案件对比,发现这起盗墓案和很多无头案件相似,应该是同一伙人做的。”

    他指着里头垂着脑袋的纹身男。

    “毕伟就是个挑墓的人,比较浮躁,还没法打进核心。这家伙可能知道什么。”

    “您的意思是,让我和他交流,看看能不能套点别的消息?”

    雷队还以为他不乐意,没想到薛宣拎着画像,笑眯眯地颠进去了。

    雷队:?

    这小子就爱体力活儿,上阵抓人永远冲在最前头,跑得比兔子还快的也能逮回来,怎么今天审人这么起劲?

    雷队哪知道薛宣的心理活动。最近只要别让他和纪虞有独处的机会,让他审条霸王龙他都乐意。

    薛宣虽然不爱审人,但技巧非常扎实。进了门,先瞅了纹身男两眼,拖了凳子坐下。

    他问纹身男:“哪儿人啊?”

    纹身男不说话。

    薛宣不觉得奇怪。

    毕伟到底是个读书人,再多弯弯绕绕,在见多识广的刑侦眼里,只是个犯罪的门外汉,让他服帖只是时间问题。

    纹身男不一样。

    干过几年刑侦的人,一眼就看得出哪些是初犯,哪些是老油子、二进宫。

    纹身男的匪气比毕伟重多了,他听毕伟使唤,不代表他服毕伟。

    后头一定有人让纹身男帮毕伟的忙,而这个人,现在还没抓住。

    他问话,纹身男不回答,这太正常了。

    薛宣又问:“咱们应该不是头次见面了。上回在玉县没逮着你,怪可惜的。”

    纹身男还是不说话。

    这就有点奇怪了。

    不吭声很正常,可跟死鱼似的就不正常了。

    薛宣一个眼神,后头有俩人一直看着纹身男,其中一个跟了出来。

    “这小子就没动过?”

    那人笑:“可不么,跟王八似的,进了这儿就跟进了水潭,都不带动的。”

    “摄像机呢?”

    “一直开着,雷队叮嘱了,这是大案,要让他知道哪边摄像机给他闹没电,他就抽死谁……哎,薛队?”

    薛宣大步走进去,拍拍纹身男肩膀。

    “醒了醒了,这可不是睡觉的地儿。”

    手感不太对劲。

    纹身男还是一动不动。

    ……

    回了办公室,纪虞看了眼挂钟,揉着空荡荡的肚子,翻出几个小面包慢慢啃。

    不知不觉就到晚饭时间。可同事们还在奋战,她不好意思出去吃独食。

    要不,点个外卖?还是她出去打个包?上次那家饺子真不错。

    暂停了大半天的营养补给终于跟上,大脑重新运转。

    纪虞忽然恍惚了一瞬。

    有那么一刹那,好像漏掉了什么。

    思绪一闪而过,快得根本抓不住。

    到底是什么?

    朦胧间好像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又有种不安的预感。

    预感就像角落里细小的发丝,有它在,似乎没什么不对,可打扫干净,才会恍然大悟。

    但现在的她,根本找不到那根发丝在哪。

    纪虞看着窗外朦胧的灯火发呆。

    夜幕如舞台幕布,当夜晚降临,就如好戏开场,灯光即是前奏,牵引出粉墨登场的主角。

    可,谁是主角?

    纪虞内心隐隐焦灼,已经完全出了神,保持着嚼东西的动作,没有动弹。

    办公室外一阵喧哗,纪虞猛地回神,不小心把面包掉到地上,碎屑落了一地。

    她手忙脚乱蹲下清理,有人急促地敲门,根本等不及回应就打开了。

    “小纪,小纪在吗?”

    桌子边高高探出一只手,挥手示意。纪虞匆忙收拾一阵,抬头看见推门的沈期,“什么事啊?”

    因为纪虞贴在玻璃上那幅画,沈期是她目前比较熟的同事,能多说两句。

    “你赶紧过去一趟,雷队大召唤术了。”

    这口头禅和薛宣如出一辙,纪虞刚想开两句玩笑,就听他说:“出事儿了,那家伙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