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綜FGO]Master太內向了怎麼辦! > 第2章 第二章
    回到迦勒底后,藤丸立香吐了好一会儿。她径直走过担忧的医生及学妹,他们好像说着什麽,但耳鸣声盖过了话语。她无视阻拦,直接朝自己的房间快步走去。

    直到现在,只要闭上眼睛,迴盪在耳边的依然是迦勒底前所长的惨叫。她把自己关在房间裡,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无论罗曼医生及玛修怎麽劝都不出来,就这样沉沉睡去。再度醒来却是在密闭的舱内,睁开眼睛看到的是隔着透明玻璃的纯白天花板。

    藤丸立香瞪大了眼睛,浑身不自然颤抖着。她歇斯底里地拍打着玻璃,哭喊着什麽,看起来绝望又无助,吓得本想朝刚醒来的人打个招呼的医生赶忙打开医疗舱。他制住了挣扎的藤丸立香,可少女的力气此时却大到让他有些压不住。

    “快去叫玛修!”罗曼大喊。

    身旁立刻有人应声。

    罗曼抱住藤丸立香,他像哄孩子一样顺着少女的背,柔软的声音低喃:“没事了、没事了,不会有人伤害妳的......”

    少女挣扎的幅度变小了,但口中仍喃喃自语。直到玛修赶来,藤丸立香才像梦醒一般推开了接手的玛修。

    她羞愧地低下头,“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这可怎麽办呀。就少女这样的状况,他怎麽好意思告诉她,她是人类最后的御主,而且肩负着拯救世界的使命呢。

    罗马尼突然觉得心累,并对未知的未来充满不安。

    ===

    藤丸立香与罗曼医生的关係变成了只比陌生人要好点的状态。少女在玛修的陪同下知道了迦勒底的情况,并且对此不置一词,只是点点头回句知道了就又把自己关在房内。

    “达芬奇亲......为什么好像又回到了原点......明明之前相处还不错啊?”罗马尼趴在桌子上呻/吟,手边堆满了心理学及精神病理学的书籍。

    关于恐慌症,现阶段的研究众说纷纭,成因及发作诱因各家说法都不同。虽说治疗并不困难值得高兴,但併发症及復发机率看起来着实令人担忧。

    万能之人跟着翻了翻某本砖块书,“上面说对环境敏感的精神,容易将可怕的事物做过多联想并且牢记。大概是你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将她放到医疗舱裡,让她只要一看到你就联想到那时的感觉,也就下意识躲着你了。”

    “上面是不是有说很难再赢回好感?”罗曼医生无力地问。

    “恭喜,没有。也没有说容易就是了。”达芬奇回道,“不过更让我好奇的是,听到拯救世界这种话时居然没崩溃。这个压力肯定大到无法想像吧?”

    虽说也不能算是接受啦,少女只是很平静地表示知道了。

    “关于这点,我有一个推测。”跟着来帮医生分担工作量的玛修滑着平板上的资料,上面全是世界上有过此症状的案例,“前辈应该不是对环境变化感到不适,而是对人的。”

    罗曼医生和达芬奇看向粉髮少女。

    “一开始在特异点F时,前辈都表现得很好,是从......前所长出现后才开始紧张。『把自己关在狭小的地方』的反应,就像这裡说的:患者会担心突然发病而不敢出门,有可能演变出惧旷症。”玛修把平板转过来,指着上面的一段文字,“Caster在战斗时,前辈并没有发作。可Caster回前辈话后,前辈就处于高度紧绷的状态,尤其之后Caster一直找前辈说话,那时前辈的状况医生应该知道。后来对上Saber,大抵是熟悉的人不在身边才会变成那样。”

    “这麽说起来好像还真的......”

    玛修点点头,“前辈之前跟我说过,她很喜欢这个世界,但对人感到苦手。”她对两人说了在她濒死时发生的事,“前辈还反过来安慰我,我想前辈其实并不是个悲观的人。”

    越深入暸解,越发觉得藤丸立香并非如表面上表现得那般软弱、不堪一击。罗曼医生通宵研究了相关症状,发觉藤丸立香并不能以单纯恐慌症一概而论,更像是无法定义的複合心理疾病。他制定了一套治疗计划。

    ===

    藤丸立香把自己裹在棉被裡,只露出了一隻无精打采的眼睛。她躲在玛修背后小声抱怨。

    “跟我之前的治疗没什麽差别呀......”

    “前辈一定要认真做喔!我会负责督促前辈吃药的。”温柔的后辈认真说道。

    藤丸立香看着清单。练习呼吸法及肌肉放鬆法,这个她早会了;定时吃药,不是多难;定期回诊,情有可原;写日记......这个有必要吗?

    “这是为了让前辈能更好认清自我。医生已经答应不会偷看了,前辈要好好做喔?”

    好吧,既然已经上了这条贼船,一无是处的自己,是应该好好努力一下了。

    ===

    第一次踏入召唤室的藤丸立香发出了惊叹,她抱着达芬奇亲给的三颗圣晶石,谨慎走到召唤阵边缘。她知道召唤会让这裡的人增多,但她也不是无理取闹之人,眼下人裡烧却,迦勒底唯一的御主清楚知道增加战力才是上上之策。更何况玛修也在呢。

    在召唤阵亮起蓝白色的光时,藤丸立香突然觉得好像有什麽转蛋类游戏的既视感。身为家裡蹲,对游戏什麽的可是再熟悉不过了。

    “这次是以Caster限界呢......呦,这不是之前见过面吗。”

    看到眼熟的蓝色Caster,藤丸立香第一个想到在特异点F时,对方如野兽般冷漠的红瞳,伴随的是血腥及死亡。她呼吸急促,后退时跌坐在地,Caster库丘林被这反应下了一跳,下意识向前走,“喂,你没事吧?”

    藤丸立香如逃亡般向后爬去,玛修立刻联络罗曼医生,一边抱住陷入恐慌的藤丸立香,一边要求满脑子问号的Caster库丘林灵体化。

    “前辈,没事的,库丘林先生现在是可靠的伙伴喔!来、深呼吸——”

    藤丸立香想起了练习的呼吸法,冷静下来后突然觉得好丢脸。又出糗了,果然不要召唤就好了,Caster库丘林一定很讨厌她吧?

    一想到这裡,心就难过地揪在一起。儘管自己一人比较轻鬆,但果然意识到有人讨厌自己,还是会伤心的。

    ===

    送前辈回房后,玛修在走廊上找到了Caster库丘林。她上前道歉,并且跟Caster说了藤丸立香的情况。

    “啧、这麽麻烦啊......”

    “希望库丘林先生不要嫌弃前辈,身体反应不代表前辈心理的想法,前辈已经在努力了。”

    “也不是嫌弃啦。总之,那个医生是怎麽让小姑娘接受的?”

    对于有过糟糕联想的对象,他们找出的方案就是重新把形象连结到美好的事物以盖过恐怖的印象。罗曼医生就是花费了非常大的力气,才让藤丸立香的内心重新接纳了他。

    现在藤丸立香一看到罗曼医生,第一个反应已经不是被关起来的恐惧,而是蓬鬆甜蜜的草莓蛋糕。

    变成行走蛋糕了呢医生。

    ===

    后来,Caster库丘林同样花费了极大的功夫,才消除藤丸立香对他的下意识反应。具体而言......在经历了数次失败后,他可爱的狼群功不可没。以至于藤丸立香在与医生的例行问答中,说出了『可爱的狗狗』这样的联想。

    灵体化来偷听的C阶大狗已经被之前的挫败折磨到,『如今听到别人把他形容成狗也只会感到欣慰』的程度了。

    顺带一提,达芬奇亲是『惊奇箱』的感觉,玛修则是直观的『温柔的女孩子』。

    ===

    第一次召唤显然给藤丸立香带来了心理阴影,儘管身体抗拒,理智上藤丸立香也知道非做不可。她咬紧牙关,重新站到了召唤阵前。这次她裹了自己的被子,玛修跟医生以及Caster库丘林站在后面,召唤室能改动的地方都被佈置成了可爱的女孩子的房间,力求远离糟糕的第一印象。

    好险,大约是Caster库丘林在特异点F的坏印象太深,才导致了藤丸立香那次的过激反应,其后的几次召唤最严重也只是让橘髮少女抖了一大抖,没有再像第一次那样歇斯底里。

    Caster表示冤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