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迷屋 > 网游小说 > [綜FGO]Master太內向了怎麼辦! > 第4章 第四章
    他们打败贞德,圣女消失了。同时,藤丸立香也知道了復仇鬼的真身——《基督山伯爵》中的艾德蒙·唐泰斯。

    ——他是个经历过地狱的人。在得知的当下,这是少女第一个想法。

    在第六审判间,他们又一次遇到了贞德,以及执掌贪婪的天草四郎时贞。圣女的出现让藤丸立香很开心,可对天草这位神父就有点苦恼了。正如復仇者所言,对方救济全人类的愿望强烈到甚至不惜跟御主敌对,自从那次打败天草让对方承诺『只要还是她的从者,就会封印长久以来的愿望』之后,对方也不再掩饰自己的慾望,时不时跳出来跟她要圣杯,而藤丸立香完全生不起气来。

    毕竟,具天草所言,他可是为了圣杯蛰伏了整整六十年!那种坚定不移的、近乎诅咒的宿愿,藤丸立香抱持着尊敬的态度看待......虽然还是不会给他圣杯就是了。

    少女感到心情複杂。

    天草四郎笑着,他抚上胸前的十字架,“復仇者啊,我知道的,我相信着你。既是知晓人间地狱为何之人,想必也知道何谓真正珍贵之物。你没有协助魔术王的阴谋,也就是说——”

    “闭嘴!”復仇者喝斥,“......你可千万不要误会了,天草四郎。我可没有协助拯救世界喔?”

    ——什麽意思?

    少女看着发怒的復仇者,脑袋有些发胀。

    这个在监狱塔裡嫌弃她的英灵、这个即使嫌弃,依然带着她前行的引路人——是魔术王的人?

    而且,据天草所言,还反过来倒戈了?

    思绪一片混乱,藤丸立香强迫自己深呼吸。现在不是在这裡发抖的时候,战斗即将开始。她知道天草的小诡计特别多,跟他打可得用上全部心力呀。

    她发出了第一道指令。

    ===

    通过了第六审判间,藤丸立香回到牢房的第一件事就是找到被子然后裹起来。她露出半颗头看向神情莫测的復仇鬼。

    “......你一定深得某種存在宠爱吧。”岩窟王开口了,低沉的声音迴盪在牢房。“不会知晓如暴风雨般的拷问给触觉、痛觉带来的打击;也不会被收监的人们痛苦的呼声及临死的大合唱吵到无法入眠......对,就连无尽死臭都没有经历过。”

    只要一閉上眼,這監獄的一切便盡數顯現。那些從四面八方爭先恐後湧入五感的噩夢無法被遺忘,復仇者只能永遠帶著憎恨的怒火向前。那時,法利亞神父成為指引他的一盞明燈,如今身懷仇恨火焰的他,是否也能......

    “虽然我并不羡慕,但你和我走的路差异还真大啊。”

    基督山伯爵诉说起他的故事。那是名闻天下的復仇剧,是一部在现代唾手可得的小说,是被无数改编、追捧、赞扬的復仇的神话,这样的神话,却是这个男人的一生。

    藤丸立香不禁幻想起来:如果,能跟他一起回到迦勒底的话,他会不会也有别的表情呢?除却仇恨、憎恶、嗤笑外,放鬆地笑的表情。

    男人走过的路造就了现在的他,这些地狱是残酷的试炼,印在其灵魂的却是灿如光耀的勋章。藤丸立香不会同情或怜悯,那未免太过自负,心善的少女只是想,如果可以的话......在这一切都如过眼云烟的现在,是否能为永恆的復仇者带来些许心安。

    ===

    到达最后一间审判之间时,岩窟王感到头疼。总的来说他还是不希望人理烧毁、魔术王得逞的,但具体来说,他要放多少水,眼前的少女御主才能赢呢?

    他与少女对视。对方的鼻子还有点红,显然刚刚躲在被子裡哭过。那时他烦躁地问她哭什麽,难不成现在才开始害怕、后悔?对方带有鼻音的回话从被子裡传出:我无法为英雄做到任何事,只能爲他们哭或笑了......我知道这只是我的一厢情愿啦,你可以不要笑得那麽刺耳吗......。

    英雄啊,她称呼他——他们,英雄啊。何等天真!何等惹人怜爱!他嗤笑着,到底也没多说什麽。

    ===

    在打败穿着红衣的女性后,藤丸立香得知了只有一人能出去。少女气到不想思考。为什麽一个两个都必须牺牲呢?藤丸立香久违的想起了前所长,想起了那四十七位御主人选,以及特异点上为了保护自己屡屡受伤的从者们。明明是身为御主的她懦弱无能,他们却都抢着牺牲自己。正因为她是唯一的御主,从者们才不得不如此吧?历史上伟大的英雄们怎麽可能愿意保护一个渺小的人类呢。

    说到底,少了主从关係,他们之间就什麽也不是。一直以来都将自卑的想法隐藏起来的少女,抬头正视了燃烧着黑炎的岩窟王。

    琥珀的眼眸中是下定决心的坚毅,然而更多的却是愧疚及心痛。

    “是因为我是唯一的御主,你们才不得不如此吧。”藤丸立香低语,“对不起,给你们添麻烦了......”

    ——少女甚至连想都没有想过,自己会失败的情况。

    岩窟王不甚明白她的意思,但也没有多话,因为藤丸立香周身的气势发生了令人讶异的转变,

    那是进入战斗态势的信号。有別於之前操縱從者的後方指揮者的姿態,此刻少女惊人的专注力及标准的架势,跟之前到哪都拿着被子的膽小鬼简直判若两人。

    强大的復仇鬼对早先自己天真的想法感到可笑。对方经历过无数英雄的教导及训练,如果还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孩,那真是愧对那些尽心尽力的从者们了。儘管仍有许多缺点,还有尚且不成熟之处,但已经足够让有心放水的岩窟王感到吃力。

    他最后倒在一个卢恩魔术下,身上并没受多少伤,但他的确是无法动弹了,身体也逐渐灵子化。相对于他的从容,反而是连站着都很吃力的少女看起来更像个输家。

    藤丸立香摇摇晃晃地跌坐在岩窟王旁边。她知道英灵的实力,知道他们并非人类所能及的力量。身为普通人的少女是没可能赢的,可她却成为了胜利者,这意味着——

    “真的很对不起、对不起”

    眼泪啪嗒啪嗒掉了下来,明明一再告诉自己不能哭,明明已经发过誓不会再在英灵的牺牲前露出悲伤的表情,可眼泪怎麽都止不住。藤丸立香道着歉,顫抖的手则紧紧抓住白髮男子墨绿的披风。

    彷彿胸口开了个洞,多愁善感的白云朝着世界滴落雨水,雨水汇聚成河,淹没的是少女柔软的心。

    可她不能哭,不能对英灵的牺牲报以悲伤,对、不能让帮助过她的人感到难过,Emiya妈妈说过,要对从者的献身给予发自内心的——

    “谢谢。”

    “庫、哈哈哈哈!”岩窟王充满魔性的笑声打断了陷入自我厌恶的藤丸立香,“感觉还不赖,还是该说,我一直想感受一次......我也想......向不输给绝望的某个人、向落入陷阱的无辜之人,送去小小的希望——”

    “爱德蒙唐泰斯......”

    “是吗,你称呼我为爱德蒙啊,我就承认好了!这真是......充满希望的结局呢。”岩窟王感叹道,“喂喂,别哭啊,你可是要拯救世界的人啊。”

    藤丸立香努力擦着脸,泪水使得视线朦胧不清,她甚至觉得復仇者周身都柔软了起来。

    “对不起、那个,你会消失吗?”

    岩窟王笑了,有别于之前总是带着嘲讽的笑容,这个笑饱含着温柔及无奈,可是在努力擦着泪水的少女并没有看到。

    “等待,并心怀希望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